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别乱来 > 第365章 强于常人的毅力和决心

    墨夜寒突然的沉默,让安浅浅心中顿时没了底。

    她凝着眉,目光紧紧的追随着他俊美的脸庞。男人的桀骜微垂,遮盖住他瞳孔中大部分的光泽。薄唇轻抿,似是在思量着什么,又像是有点逃避回答这个问题的意思。

    她轻咬了下下唇,“夜寒,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在骗我。”

    男人依旧沉默,可是他脸上渐渐收起的笑容,则应征了她的怀疑。

    “……我们不是说好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隐瞒对方。”安浅浅的声音很轻,也很浅。听上去似乎是没有溫怒的意思,可是字里行间却带着些许的委屈。

    不难想象。若真如此,那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傻子一样,被这兄弟二人刷的团团转。但同时,她也知道他们的身不由己。可为什么,都现在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宝贝,如果一开始就告诉你真相,你还会嫁给我吗。”男人终于开口说话了。

    “不会!”安浅浅实话实说。

    她当时只想从安家的泥潭里爬出来,若知道转身又将跌入火坑,她当然不肯。

    “所以,我若不骗你,我哪里有这么好的老婆呢。”男人尽显他的流氓本色,在她的脸上又亲又摸。

    安浅浅躲让着。尽管情绪还是很温火,可是心里的怒意却也消失了不少。

    这个该死的混蛋!总是有办法来哄她开心,偏偏自己还就是被他给吃定了的。谢特!凭什么啊。

    “宝贝。”男人看出她心中的疑惑。伸出修长的五指,轻轻的插进她的发丝,抚摸着她的温温暖暖的头皮,温柔的道:“当初之所以隐瞒你,确实也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杭伊辰一直潜伏在我们身边,完美的一举一动,都在关咏梅的眼皮子底下进行的。”

    安浅浅静静的听着,眉宇轻蹙。

    如果说她现在心里的情绪还是很复杂的话,那大抵上就是心疼更多了吧。

    墨夜寒收回手,揽上她的腰肢,与她肩并肩的站在落地窗旁边,看着窗外宁静幽美的夜色。

    他的声音,淡如水,却柔似蜜。

    “其实这件事,最先是大哥的主意。”

    “……”安浅浅双眸一睁。

    男人点点头,喉结的部位轻轻的滚动了下。而他的眼神,投放在外面遥远的地方,眸光凝结成冰,放佛再次张口就会哽咽那般。

    “自从母亲去世,大哥就知道,我们已经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但那时候我还小,让我装疯卖傻是不可能的。有一天晚上,他把睡着的我叫醒,告诉我,我们的母亲被父亲接间的害死了。若是我们兄弟二人再不成熟起来,只怕下一个死的就是我们了。”

    安浅浅凝望着男人的喉结,性感的下颚,还有他绝美的侧颜。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他,却不打断他的话。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以前懵懂,从那天开始以后,我突然一下子知道了很多一样。哥哥告诉我,他会在别人的面前,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然后,让我人前什么都不要表现出来。”

    安浅浅最终还是没有忍住,问道:“大哥人前都做了什么,才让他们相信他是真的疯了的?”

    墨夜寒纤长的睫毛垂下来,菲薄的嘴唇有些许的颤抖。

    他在隐忍!他在极力的隐忍。再一次的,把他和大哥的伤口,揭开给逼人看到。他有这如此冷漠强大的外表,可是他的内心,却是柔软的。所有的坚强,冷硬,无情,实际上都是装出来的。

    夜寒他只是个男人,甚至也能算是个普通的男人。

    可是,是生活,将他逼成不得不与众不同。如此一来,别人才会忌惮你,才会害怕你。否则,就会将他像一只蚂蚁一样的踩死!

    “大哥会爬到树上,吃树叶。大冬天的睡在雪地里,大夏天的站在太阳下面暴晒……见人就打,见人就骂,见人就咬……”

    安浅浅双目圆睁!

    一个思想健全的人,是如何忍受内心的屈辱和自尊,做出这些事情来的。

    她此刻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他抱在怀里,疼惜一番。她也是照做了的,尽管她的身高没有他高大,体格也没有他的身材俊朗。甚至,将他揽入自己小小怀抱的时候,这样子不但显得有些滑稽,动作也显得极其的笨拙。

    可是,她的温暖,到底还是传递到了墨夜寒的身上。

    男人倚靠在她怀里,身子猛的一僵硬。墨夜寒应该是没有料到,她会这么做的。他也仅仅只是倚靠了几秒钟的时间,便长臂环住她的腰肢,这姿势,顿时便有些以被动转换成主动的意思了。

    安浅浅心中不禁觉得又是一阵子的疼惜。

    这个男人,向来如此,永远顶天立地,百毒不侵。永远都是以一副强大的样子,展示在每个人的眼前。

    百折不挠,永坚不摧!

    墨夜寒双手捧起安浅浅的脸,目光似潺潺小溪,却隐藏着惊涛骇浪般的睿智。他轻声道:“大哥做出如此大的牺牲,这件事我如何向外人说?”

    真是一对可怜的难兄难弟!

    安浅浅的眼眶瞬间湿润了,“对不起,夜寒。我不该这样问的,还如此的咄咄逼人。”现在她才知道,让墨夜寒把这件事说出来,无疑是残忍的揭开他们兄弟二人心口上的伤疤。

    男人淡淡一笑,“此一时非彼一时。既然你问了,我觉得应该告诉你了。”

    他说着,双手捉住她的手臂,带到自己的腰肢上,让她的双手环住自己的腰肢。而他则抱着她孱弱的双肩,与她紧紧相依,永不分离。

    安浅浅依偎在男人的怀抱里,“对不起,我不该问的。”

    她刚才的理直气壮已经荡然无存了,口吻里满是愧疚。她突然觉得,自己也有些太无理取闹了。如此不分轻重,与爷爷说的那样,还是只考虑到自己的情绪,任由着性子来。

    其实她刚刚明明应该忍住不问的,即便是要问,也不应该那样的口吻。

    她何尝不知道,墨夜风是要有多大的毅力和决心,才愿意装疯这么多年的。

    安浅浅的心中,带着深深的钦佩和敬畏……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