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别乱来 > 第465章 胡搅蛮缠的旧情人

    容妈三两步追上前,口吻依旧很不友善,“谷小姐,请你出去好吗?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谷若琳才不管一个佣人的说三道四呢,她径自的走到龙浅浅的身边。探出身子,朝宝宝看了看,声音看似温柔中带着艳羡,却又阴酸中带着几分复杂。

    “小宝宝果然好可爱,长得非常像夜寒小时候的照片。呵呵,浅浅,你也算是母凭子贵了。想必有了这个宝宝,你在墨家的地位是更加不可动摇了吧!”

    这一席话里,夹杂了太多的涵义了。

    龙浅浅蹙起眉心,冷然道:“谷小姐,请你出去,这里并不欢迎你。还有,希望谷小姐下次不要再到这里来了,我怕我的宝宝沾染到了你的气息会生病!”

    谷若琳脸色陡然一变,阴笑道:“龙浅浅,你别以为你仗着自己生了个孽障就可以跟我拍板了。我告诉你,总有一天夜寒会厌恶你,把你们母子全部赶出墨家!”

    龙浅浅脸色陡然下沉。

    墨夜寒突然大喝一声:“若琳,你住口!”

    “我不!我偏不!”谷若琳突然抬头,冲墨夜寒大吼起来。脸上带着异常的不甘,情绪也显得异常的激动。“你就是被这个女人用了极其下三滥的手段抢走了,如果不是她和这个小杂种,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她说话的时候,张牙舞爪的,俨然就是个疯子。

    龙浅浅几乎将婶子全部陇在了宝宝的上面,用自己柔弱的身体抵御宝贝随时都有可能遇到的各种危险。

    墨夜寒也是怒不可遏,抬手把谷若琳从龙浅浅的身边拽离,一巴掌打在她过去。

    “这一巴掌,是为我的儿子打的。记住了,下次再让我知道你说出这种恶毒的话来诅咒我的老婆和孩子,我绝对不会轻饶!”

    谷若琳被这一巴掌打蒙了。等她回过神来后,后悔,不甘,怨恨,仇恨,一股脑的涌了上来。她像个祥林嫂一样,嚎啕大哭,大声咒骂着。

    墨夜寒喊来保镖,让人把她拖走。

    谷母及时赶到,见到这情景,便知道一定是谷若琳没有忍住来闹事了。实在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她忙向墨夜寒求情。

    “夜寒,阿姨这就把她带走,你让那些人放了若琳。夜寒,你放心,阿姨今后一定好好的看着她,绝对不会再让她闹事的。夜寒,求求你看着若琳对你一往情深的份上,放过她一回吧。”

    谷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请求着。

    最后,墨夜寒也是心生一丝善念,让保镖松开了谷若琳。

    谷母扶起谷若琳,感激的冲墨夜寒点点头。

    墨夜寒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声音带着严厉的警告:“若琳,记住了,再让我听到你出口侮辱我老婆和我的孩子,我会对你不客气的!还有,若你再有事没事来闹事的话,国内你最好还是不要待了,你想去哪一个国家,告诉我,我派人送你过去。至于市,一辈子别回来了!”

    这无疑就是要将谷若琳驱除出境。

    谷若琳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昔日甜蜜的恋人,如今俨然是一个陌生的仇人一样,如此冷酷绝决的对待她。

    她的眼睛里,露出委屈,悲痛,哀怨,痛苦的神色。豆大般的泪水,一滴一滴的落下来。

    谷母道:“夜寒,小琳儿之所以会这样,还不是因为……”

    她本来还想为自己的女儿说几句话的,可是话还没说完,却被墨夜寒无情的打断。“伯母,难道我就应该顾忌昔日的旧情,任由着她伤害我的妻儿吗?不管是任何人,哪怕是我的父母,都不可以对我的太太和孩子出言不逊!”

    最终,谷若琳被她的母亲带了回去。

    龙浅浅自始自终护着怀里的宝宝,但她依然看到了谷若琳在转身的时候,凝视自己的眼神是那么的恶毒和阴沉。

    出于母性的本能,她再次将宝宝朝自己的怀里挪了挪……

    谷母把谷若琳带到对面楼层的病房里,一进门,谷若琳便嚎啕大哭。

    其实她早就知道,她和墨夜寒,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交集了!可是,她是真的不甘心!从小就喜欢的男人,深深爱着的男人,眨眼之间,却成为了别人的丈夫,别人的父亲。叫她如何能做到放宽心?

    她无计可施,只有不停的作,不停的闹!为的,也只是能够见他一面。见不到他的日子,对她来说,简直生不如死!

    可是,就连见面对她来说,都是奢侈的。她得不停的虐待自己,才能换来与他仅仅几分钟的碰面。

    谷母叹了一口气,道:“傻丫头,妈妈知道你心里放不下他。可是,你的方法错了。”

    谷若琳闻言,止住哭意,狐疑的看着她。

    “你越是这样,在男人的心里就会越是反感你,你明白吗?”谷母是过来人,当然懂得这感情中的事情,最大的禁忌无非就是明知已经不可为,却还死缠烂打。这样,只会令人厌恶,反感!

    “那我该怎么做?夜寒他……不要我了……我不奢求他会向从前那样待我……我只希望,只希望每天能看到他……只要每天能看到他,我的心里就会好受一些!”

    “有那个女人在,她又如何允许自己的丈夫被别的女人窥视!”谷母为女儿擦拭去眼泪。

    谷若琳抓着她的袖口,泪如泉涌。“妈妈,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办……”

    谷母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想了想,她坐下来,和谷若琳说:“其实你与其这样紧紧相逼,倒不如……”

    自从这次谷若琳来闹过之后,墨夜寒特意在门口加强了防护。

    一天二十四小时,门口的保镖两班倒,不许任何可疑的人踏入一步,以保护龙浅浅母子的安全。

    一个星期过去了,宝宝已经从婴儿监护室带回到龙浅浅的身边。龙浅浅由于身体虚弱,身体素质跟不上,所以奶水并不是很充足。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