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别乱来 > 第647章 豪权高门汇聚一堂

    顾明荣开始怀疑这个管家了!

    并且,他也开始冷静下来。他跟市墨家的渊源,其实说白了,很浅淡的。这一次,为什么墨家老爷子突然派人来接他相聚?跟这个管家一见面,他就在说着老爷子惦记着他的话。

    而他,一开始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给蒙蔽住了。

    说个实在的,他十几岁的时间见了墨家老爷子一面,而两家一个是海城,一个是市,说白了,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去的,他怎么好端端的偏生想起了自己来?

    不对!不对!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顾明荣半眯着眼睛,满脸的疑惑和怀疑。

    管家当然不是墨家的管家,只不过是人为的安排的称呼罢了。他先是一怔,一副被冤枉了的样子,叫道:“顾老先生,您该不会是在怀疑我吧?我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跟墨家做对啊!我可是靠着墨家吃饭的人,我要是这么做,岂不是砸自己的饭碗?墨家人待我恩重如山,如再生父母,我怎会去做这种令人不耻的下作事情。”

    说的似乎也很合乎情理。他不过是个小人物,有什么资格去陷害墨家?

    顾明荣不再说话了,靠在椅子上阖上了眼帘。

    在萧景逸的豪车的带领下,顾明荣所做的车子,一路畅通无,直到在市国际饭店的停车场停下来。

    萧景逸推开车门,便朝着顾明荣那边走去。

    “顾老先生,你们请。”他笑着很是谦逊。

    顾明荣下了车后,理了理衣服,点头笑道:“请,请。”

    萧景逸转首,朝那所谓的管家点了个头,那人心领神会,转身离去。

    萧景逸带着人来到了十六楼上的一个豪华包间里,推开鎏金色的大门,室内的金碧辉煌一下子印入眼底,视觉的感官就给人留下了第一个印象,气派!

    见顾明荣来了,在座的人均转首看来。季楚阳则起身,神色淡然,眸子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摆出一个晚辈该有的仪态。

    “顾老先生,来啦。”

    顾明荣很高兴,在萧景逸的介绍,走过去,“这位就是季公子吧?”

    季楚阳笑笑,双手抱拳晃动了下,道:“顾老先生,叫我楚阳就好。”

    顾明荣笑微微的点头,道:“楚阳。”

    紧接着,萧景逸,云华,孟晓洛,以及其他几个年轻后生,逐一的和顾明荣打着招呼。顾明荣都保持着很好的态度,和蔼可亲。

    这几个年轻后生,可都不是一般人,不能轻视了他们。这场晚宴里,汇聚了市的豪权高门,哪一个拎出来,那都是富可敌国,不容小视!

    只是……顾明荣的眸子流转着,这晚宴不是墨家的老爷子亲自设下的吗?怎么只有一帮晚辈在,怎么不见墨家的老爷子呢?

    正打算询问着,包间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来。走进来的男人,身高俊朗,气质独特,一身低调的深黑色西装,阿玛尼限量版的风衣简单的披在肩膀上。

    墨夜寒容颜完美,锋利的双眉轻轻舒展着,性感的嘴角,勾着若有似无的浅笑。侍者忙赶过来,从他的手中接过外套,轻轻的唤了声,“二少,您里面请。”

    墨夜寒微微颌首,但也没有看他一眼,面看着正前方,径自朝里面走去。在顾明荣的面前,停了下来,“这位是……”

    其实,顾明荣早已认出是他了。虽说他们没有见过面,但是这一身的孤傲气质,以及他的面相里有几分是神似墨虚怀的。并且,顾明荣虽然人在海城,可市的墨家二少是在是太出名了,电视上的各类新闻,各大娱乐的头块板条,都是被他占据了的。想不认识都难。

    而今晚的晚宴,不正是墨家邀请的吗?他又怎会不认识自己。

    他还没有说话,只听萧景逸道:“夜寒,这位便是海城的顾老先生。”

    墨夜寒威严,脸上露出微微的诧异,“哦,顾老先生,幸会。”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眉肆意飞扬而起,带着奇异的风彩。

    顾明荣顿时有种一头雾水的感觉。

    墨夜寒朝座位那边走去,余光却轻斜睨了一眼顾明荣,那琉璃粹磨而成的眸,光芒深幽而精练。

    顾明荣完好的捕捉到了他这眼神,心里顿时‘咯噔’了下。

    似乎,这晚宴跟他预料的并不一样。

    难道不是叙旧吗?怎么这些年轻后生们,一个个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古怪。还有,今天一下飞机发生的那件事,已经令他的心情有些不快了。

    究竟问题出在哪里?

    “顾老先生,这边请。”萧景逸依旧是那副谦逊的样子,带着顾明荣朝座位走去。

    顾明荣收起心里的郁闷,笑眯眯的点头,跟着走过去。

    中国的餐饮很将就,而这坐席的位置,则更是将就了。通常年长者,德高望重者,会被安排到坐在上席。或者说,被邀请来的贵客,也是会被主人安排在最重要的席位。

    顾明荣本来是要顺势做上去的,却听到了萧景逸一声‘诶’,他道:“顾老先生,您坐着这儿来。”

    说着,把上席旁边的一个位置的椅子拉开,指了指。

    顾明荣明显一怔。随即一想,可能墨家的老爷子还没到场,那个上席的位子理应是他老人家坐的才是。想到这里,他含笑点头,“好好。”

    坐下后,他轻叹一口气,道:“墨老爷子还没来吗?”

    萧景逸笑了笑,道:“顾老先生,您真是爱说笑,墨老爷子哪有闲工夫应付这种饭局啊!”

    “什么?”顾明荣闻言,脸色都变了。

    说到底,他也是个长辈,跟一帮子后生们坐在一起用完餐,这叫个什么话?

    墨夜寒开了口,他凝着顾明荣的眸光凝成一练笑意,仿似摔在空中的厉鞭,噼啪作响,鞭未落在身上,也惊得人心跳。

    “顾老先生,我爷爷身体不便,一般深居简出,不问世事。而像这样的饭局,他肯定不会放在眼里的。把您请来,也只是我的意思,并非他老人家。”

    顾明荣一听,心里顿时火了。这话的言外之意,可不就是‘想要墨家老爷子请你,你也配?’

    敢情,他一直被人戏耍着?一群小毛孩子,把他当猴耍了?说到底了,今天这饭局若不是事先得知是墨老爷子设下的,他压根就不会来。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