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别乱来 > 第865章 保护轻邪

    客厅里,容妈到了茶水,放了些吃食。

    “容妈。”小颖看着桌子上,都是她以前在水杉苑的时候爱吃的糕点。感动的泪水,在眼睛里直转着。

    容妈尽管眼睛湿润,但还是露出微笑来,“二少奶奶都不跟你计较什么了,你怎么还哭上了呢?”

    小颖眼睛里面的眼泪,到底还是滚了下来。“二少奶奶,小颖谢谢您!”

    龙浅浅道:“快别再提及这些事了。你又不是犯了什么大错。”

    小颖擦干了眼泪,“二少奶奶,其实,小颖早就知道您回来了。也早就想来拜访一下,可是一直没有这个勇气。我怕……怕容妈不肯原谅我。”

    “傻丫头。”容妈眨巴了下眼睛。

    “这次,我听说……听说……”小颖眼睛里面的眼泪,再次溢满。到嘴巴的话,却再也说不出口了。

    室内的气氛,一下子又沉重了起来。

    龙浅浅抿了下嘴唇,将胸口厚重而又沉痛的哀伤,强行的咽了下去。道:“夜寒的事情,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唉……”

    这一声叹息里面,饱含了太多太多的无奈了!

    但是,她必须坚强起来。必须!

    “二少为什么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小颖低头啜泣起来。“二少奶奶,容妈,我可不可以,有个请求。”

    “说吧。”龙浅浅微微颌首。其实,她已经猜到了什么。

    “我想……给二少上柱香。我想去看看他。我出狱之后,若是没有二少的帮助,我的生活也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他给予了我很大的帮助,不管是精神上的还是生活上的。”小颖的脸上,满满的感恩之色。

    容妈长叹一口气,道:“二少还是把你当成是妹妹一样的去看待。你是应该去看看他的。”

    龙浅浅道:“好,我带你去看看他吧。”

    由于墨家的祠堂,是不允许女人进去的。所以,一行人,只是站在了门外。

    龙浅浅,容妈,以及佣人等人,站在了外围。

    小颖跪在前面,手里接过佣人递来的香火。她手举着香火,恭恭敬敬的朝着祠堂的方向,规规矩矩的磕了三下。

    再起来时,小颖的脸上,已是满脸的泪痕。

    “二少爷,小颖想您了!小颖,来看您了……”

    初春的天气,虽然天气没有寒冬腊月那般的阴冷,可即便阳光普照大地,却依旧让人觉得冷寂寂的感觉。

    现在,龙浅浅就是这样的感觉。

    直到小颖离开,这一天才算浑浑噩噩的过去了。

    晚饭后,龙浅浅本想陪着儿子温习功课的。可是,佣人传话,说流水苑的客人想见她。

    轻邪想见她?难道是想起了什么事了吗。

    龙浅浅安排了儿子之后,便朝着流水苑走了去。

    “轻邪。”龙浅浅进了大门后,脸上带着盈盈的笑意,“在这住的可还习惯吗?”

    女人的脸上,气色恢复了不少。但额头上的伤,还没有好,因此纱布依旧。可是,这似乎并没有影响到她迷人的容颜,反而,更给人一种病态西子的美感。

    轻邪在这里待得非常的沉闷,有时候想出去走走,却都被保镖给拦了下来。这不等于就是变相的软禁吗?心里窝了一肚子的火,然而,在看到她之后,心里的怒意莫名其妙的消了一大半。

    不过,他还是很恹恹的道:“把你关在一个地方,你觉得你会习惯吗?”

    说的也是。龙浅浅微微一笑,在他面前坐了下来,“那你可知道,你的处境很危险吗?”

    轻邪脸色微微一顿。

    “你知道看到了表面上我是关着你了,但实际上,我这是在保护你。”龙浅浅说着,换了个姿势坐好,“难道,你没发觉吗?”

    轻邪又不傻的。那天他是怎么死里逃生的,又是如何得救的,他心里清楚的狠。虽然他在这里的出入没有自由,但起码安全是有保障的。

    见他不说话了,龙浅浅于是淡淡一笑,道:“这段时间,我们也一直在跟境外取得联系。事情的进展只要有了一点的眉目了,肯定会动身去的。到那个时候,你也要跟我们一起去。”

    这件事,轻邪没有拒绝的理由。

    他颌首,“好吧。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龙浅浅蹙眉,“应该是越快越好的。飞机失事的地方,就在边境的山谷。警方已经包围了那里,我们想悄悄的过去看一下,看现场可有什么蛛丝马迹可以寻。”

    轻邪狐疑道:“你们不等把墨二少的白事全部办妥的吗?”

    他对华夏的文化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华夏人对鬼神,有着崇高的敬畏心。但凡办白红事的人家,都会在有限的日子里,把风俗做完的。

    龙浅浅面露凝重之色,“不能再等下去了。等下去的时间越长,对我们的行动就越是不利。他们一定也在想,这时候我们正处在悲伤的状态里,肯定无心做其他的事情。也只有在这个短期的时间里,他们是最放松警惕的时刻!所以,我们必须抓住这个时机!”

    好一个心思缜密的女人!

    轻邪心中惊叹。这个女人,表面上看实在是弱不经风。想到,她的内心,竟能如此的强大。在发生了这么悲痛的事情之后,还能有如此理智的头脑,实在是令人钦佩!

    他不禁想起来,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的情景。远远的,他看着她走过来。当然,她并没有注意到他。

    她的脸庞,神色,甚至就举手投足间,都像极了他的未婚妻!可惜,他知道,她只是有点像而已,并非是同一个人。

    而今,他再次觉得,她们只是有点像而已,并非是同一个人!

    他的未婚妻,温柔,孱弱,时刻都需要他的保护。仿佛他不在,她就会失去了所有的分寸和方向。

    而眼前这个女人,给他一种外柔内刚的感觉。就好像她身边没有男人的保护,她也不会受到伤害一样。

    但!这种强撑出来的坚强,又能坚持到多久呢?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