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别乱来 > 第916章 墨夜风和慕离完婚

    楼下大厅的气氛,似乎有些邪乎!

    除醉生梦死还没有下床的墨夜寒夫妇之外,神色自若的人就是墨夜风了。而其他几个,一脸鬼畜的看着他。

    墨夜风摸了把自己的脸,道:“怎么,我脸上有字吗?你们一个个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似的看着我?”

    “呃……大哥,这个……这件事,我们会想办法帮你解决的!”

    “什么事?”墨夜风问。

    轻邪和萧景逸,季楚阳对视了眼。打着哈哈的道:“大哥,你……还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墨夜风反问。

    “……”如此一来,其他人都沉默了!

    每个人的心中,都燃起了同情心!看来,可怜的墨夜风还不知道自己被慕离快完婚的消息呢。这可怎么办呢?

    最后,还是萧景逸开口说话,他起身,安慰道:“大哥,你别着急。这只是慕离单方面的宣布要跟你结婚,只要你死咬着嘴巴不答应,我们一定会帮你的。到时候,我们必须一起离开这里,一个人也不能丢下的!”

    这番话,说得兄弟几个心里都暖洋洋的。岂料,墨夜风却道。

    “谁说我要跟你们走的!”

    “啊?”

    “什么?”

    “大哥,你……”

    墨夜风笑了笑,扬了下眉,“还有,说跟你们说,这是慕离单方面的宣布要跟我结婚的?你们从哪里听到的这些小道消息?”

    轻邪无语了!他狐疑的看向季楚阳,难道外面传的铺天盖地的消息,竟是假的?不可能啊!官方已经证实了这件事的,而且还是由慕离亲自出席的记者采访的。怎么可能有假。

    “是我跟她共同决定的事情!”

    墨夜风的这句话,彻底的让室内所有人彻底的凌乱了。

    意思是……难道?

    墨夜风颌首,“嗯哼!下周我要跟慕离结婚。”

    萧景逸腾的一声,从沙发上站起来。“大哥,你……没开玩笑吧?”

    季楚阳也是惊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假陈申捂住了腮帮子,哎呀,脸又疼起来了。

    轻邪吓得长大了嘴巴,难道是姐姐威胁了他,他才不得不答应下来的。可是,怎么也不应该啊!这段时间的相处,让他深知了墨夜风的为人的,怎么看都不像是能被人威胁到的人!

    墨夜风勾唇,道:“作为市最优秀的男人,当然要娶到境地最优秀的女人!她是我的!”

    他离开后,其他几个人依旧久久的无法从这份震惊中回过神来。但是,他们也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墨夜风从来都不是被迫娶慕离的……

    婚礼现场,可谓是相当的隆重了!

    当慕离一席神圣婚纱,手捧着鲜花,走到墨夜风的跟前时。这段距离,所有的人都成为了他的背景,所有的装饰品,鲜花,全部都是为了他才存在的。她的眼中,只有他一个男人。而他所站的地方,便是她将要停留的港湾……

    私人飞机停靠在偌大的广场上。

    墨夜风和所有人告别。

    “大哥。”龙浅浅的眸中闪烁着泪花,十分的舍不得。

    “丫头,别牵挂我,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会回去看看你们的。”墨夜风温柔的看着龙浅浅,温柔的安慰着。

    眼眸转向了墨夜寒,兄弟二人,毋须过多的语言,光是这眼神的默默交流,一切就都够了!

    最终,还是墨夜风先开口说话了,“替我跟爷爷说一声,这次是我擅自做主了!不过,我会尽快抽出时间回去看望他老人家的!”

    墨夜寒颌首,没有说话,只是像儿时的样子,攥起拳头,在大哥的胸口,力道不重但也不算太轻的锤了一下。

    墨夜风失笑,也学着他的样子,在他的胸口打了一拳……

    土房子的外面,正熬着一锅黑糊糊的药汁。

    苏小念蹲在旁边,将下面的柴火往里面添加着。火势突然大起来,烟一下子蹿了出来,呛的她直咳嗽!

    自从墨夜宸上次被砸伤至今,这个男人一直就昏睡着。已经过去了快两个月了,依旧没有一点的好转。

    在这些天里,苏小念一直悉心的照料着夜宸。看着男人的脸颊上留下来的伤痕时,她的心就难受起来。这是一张多么帅气的脸庞,却因为这个疤痕……俊美的脸上留下来不可磨灭的伤口。

    这几天,似乎昏迷的男人有所好转了。每天给他擦拭身体的时候,她甚至都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在轻微的颤抖了!她的直觉告诉她,他也是在坚持的。她相信,墨夜宸一定会清醒过来的,一定会的!

    ‘踏踏蹋……’有脚步声传来。

    苏小念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一定是班布拉。这小子,因为墨夜宸的事情,心里很内疚。每天都会来看望他,帮苏小念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苏小念从未责怪过班布拉什么,可是班布拉的一家人,却视墨夜宸为救命的恩人。一点都不敢怠慢的。

    班布拉跑到她的面前,蹲下来,“念茫茫,吃饭。”说着,拿出一个包裹,打开,里面是烤熟的地瓜。

    苏小念笑着摇了摇头,她晚上喝过米汤了。

    班布拉皱了皱眉,问:“恩人呢?”

    苏小念的动作停顿了下,看着火势的视线,似乎有些模糊。她嘴角勾起一抹忧伤的弧度,道:“他在睡觉。”

    每天,班布拉都会这样问。而每天,苏小念都会这样回答他。

    是的,夜宸在睡觉!他只是累了,他只是疲惫了而已。总有一天,他会醒过来的。

    眼泪,不知不觉的滑落下来。

    她意识到自己流泪了,立刻抬手,把脸颊上的泪水抹去!嘴角露出笑容来。对,要笑。不管明天怎么样,她都要带着笑容,等他醒来!

    “恩人……”班布拉突然嗫嚅了句。

    苏小念也没有抬头,继续熬药,也没有理会班布拉。

    班布拉急了,伸手推了下苏小念。再次道;“恩人……恩人……”

    “班布拉,别闹,我在给他熬药。”苏小念微微蹙眉,道。

    班布拉急了,急得在原地直跺脚。一手指着门口的方向,一手继续推着苏小念蹲着的身体。“恩人,恩人……”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