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总裁别乱来 > 第925章 银货两讫

    苏小念的脑海里,满满的都是墨夜宸宠爱她,溺爱她的回忆。

    这样一个深爱他,视她如命的男人,她怎么忍心,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墨虚怀一根手指,轻轻的点着桌面。“苏小姐,你一定是不忍心的,对不对?我们折中一下好了,这笔钱你拿去,你想去哪里都可以,只要你永远不在回来……权当作是我买断了你们的爱情!”

    爱情?买断?苏小念的心在滴血。

    她缓缓的转过身子,下颚微抬,尽管身上泥泞一片,可她依旧要抬起下颚,这样才能现实出她尚有尊严!

    “那么请问,墨老爷,您给了多少钱?”

    “一个亿!”墨虚怀凝着她的眼睛,淡淡的道。

    苏小念莞尔,吸了吸鼻子,道:“才这么点钱?就想买断我和夜宸的爱情!”

    墨虚怀眉头一蹙,“那么苏小姐开个价吧!”

    “无价!”苏小念大声的道。“我答应离开,把夜宸还给你们。但是,我不会接受你的金钱的。我的爱情,依然是我的爱情!”

    她大声的说完,转身冲出了房间。

    外面的暴雨,依旧在下着。苏小念环抱着自己的身体,在大雨中瑟瑟发抖的超前面走着。时不时的,有闪电在头顶乍现,轰隆的雷声在她的头顶炸开。

    小时候她是最害怕大雷的。每次打雷的时候,都会钻进母亲的怀抱里寻找安全感。住进墨夜宸的金丝笼里之后,打雷的时候她只能一个人默默的躲在被窝里。

    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下,苏小念措不及防,栽倒在地上。身体被摔得好几处都疼的要命。可是她咬紧了牙关,在地上坐了好久,才爬了起来。

    一步一个坑似的,艰难的回到了他们所住的破旧的木屋。

    屋子里面的灯光还亮着,她推开门,站在雨里,看着空空的房间……夜宸应该已经被墨家的人带走了吧。

    她突然的觉得自己好可笑。既然人都已经被带走了,她又为什么要回来呢?是啊!她回来干什么呢?一个没有他的家,根本就不是家啊!

    苏小念的脸上,都是水。分不清是雨水多,还是泪水多了。眼前突然一黑,她因为体力支撑不够而昏倒……

    墨夜宸被接回墨家老宅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到了墨家老宅,在墨虚怀的吩咐下,人便被送去了家庭医院里去接受治疗。医检查了射你,喂了药,又挂了点滴,一个多小时忙碌过去后,墨夜宸的脸色才有所好转。

    墨虚怀便先回了房间。

    凌晨三点多的时候,墨夜宸突然醒来。

    昏迷不醒的人高烧还没有退,就这么突然的醒过来了。他睁开殷虹的双眼,大脑里的意识有一阵子是一片空白的!

    他盯着天花板,足足看了有几分钟。直到值夜班的护士发现了,才道:“三少爷,您可算醒了。喝水吗?我去给您倒杯水来!”

    墨夜宸想说话的,可是嗓子眼里面就像是着了一把火似的疼的不得了。只好点点头。不一会儿,护士把水端过来,他一口气喝了两杯之后,嗓子眼里的火才勉强的下去了一点。

    “我怎么会在这里?念念呢?”他开口问。

    护士道:“是老爷子接您回来的,至于那位苏小姐……我们没有看到她回来!”

    墨夜宸顿时意识到了些什么,一下子拔掉了插在手背上的针管,下了床。

    小护士看到他这样,简直就要吓坏了。连忙阻止也没有阻止下来,“三少,诶呀,这还在挂着水呢。”

    墨夜宸的脸色,阴郁到了极点,也不理会她。径自推开大门,就朝外面走着。外面的雨还在狂肆的下着,墨夜宸径自朝墨虚怀的主宅走去。

    念念一定出事了!他记得,自己病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她还在自己的身边照顾着。怎么一觉醒来,他人在老宅,而念念却不知去向了?

    主宅的灯还是亮着,但是迎接他的却是张有龙。

    “张伯,我要见爷爷!”进了门,墨夜宸便直接道。

    张有龙道:“三少,老爷子歇下来。”

    “我要见他!”墨夜宸的脸色本来就不怎么健康,如此一阴下来,则带着一抹骇人的神色。

    张有龙蹙眉,为难道:“三少,太晚了!”

    墨夜宸知道,今晚他无论如何都是见不到爷爷的。他勾着嘴角,点着头,冷冷的道:“念念在哪里?”

    张有龙的回答不紧不慢,“苏小姐拿了钱离开了!”

    “你骗我!”墨夜宸突然大喝一声,上前一步,紧紧的揪住了张有龙的衣襟,目呲欲裂,暴躁如雷。“她怎么可能会要墨家的钱而离开我?一定是你们用了什么手段威逼了她,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

    张有龙虽然衣襟被劫着,可是却依旧临危不乱,口吻镇静。“没有人威逼她,苏小姐的确是拿了钱离开了的。所以,我们才能把你接回来的。”

    “不信!我不信!我要去找她,我要见到她!”墨夜宸近乎发狂了似的将张有龙推倒,转身跑向雨地里。

    张有龙蹙着眉头,看着墨夜宸飞奔出去的身影。半响,脸色平静如水,走向内室。

    墨虚怀并未睡下,他就坐在里面,外面发生的一切他都听入耳朵。

    “老爷子,三少爷走了!”

    “嗯!”墨虚怀蹙眉,没有想到的是墨夜宸居然还会离开。

    “老爷子,我觉得三少爷这次是真的了,而那位苏小姐也是真心的。”张有龙话说到一半,在看到墨虚怀的眼神之后,才闭上了嘴巴。

    墨虚怀收回视线,缓缓的道;“苏小姐安排的怎么样了?”

    “苏小姐在家门口发现了三少不在之后,也昏倒了。我们把她送到了附近的医院检查了。”

    “嗯!”墨虚怀起身,“检查完毕,没有什么大事就给她一笔钱让她走吧!”

    “……是!”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