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系统让我去算命 > 第460章 老疯子和猴拳

    大黑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巫俊对老牛的安排也挺满意。自从有了他这个自告奋勇的门卫,很多事情的确让他省心不少,来搞事的进不了门,令人省心。

    只是茉莉这几天早出晚归,也不知道在外面做些什么。

    既然大黑现在正式成为牛寿通的学生,茉莉也不能再天天玩了啊。

    于是这天一大早,他看到茉莉悄悄地想往外面溜的时候,便把它叫了回来。

    “最近你在做什么?”

    茉莉低下头,不敢抬头看他。

    “你整天这么玩也不是办法,”巫俊说道,“最近你草也不割了,也不拍照更新微博,听说吃饭都不积极了,你到底想做什么?”

    “想做什么就直说,只要不是做坏事,我又不会怪你。”

    茉莉从脖子上拿下平板电脑,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语音。

    最后它灵机一动,就在草庐里摆开了一个黑虎掏心的姿势。

    巫俊眉头一皱,这是什么意思?

    见他不理解,茉莉又换了个白鹤亮翅的造型。

    巫俊眉头皱得更深了。

    茉莉有点着急了,干脆跑到外面的草地上,直直地站好,摆好起手式,然后一套太祖长拳就麻利地耍了出来。

    巫俊:……你这是要上天啊!

    居然都学会打拳了,这是在哪里学的?

    望峰寺?

    不太可能,望峰寺又不是少林寺,里面的和尚只会念经不会打拳,可能有的连念经都不利索。

    “你这是跟谁学的?”

    茉莉见他没有批评,赶紧跑过来咬着他的衣服,就要往外面拽。

    巫俊跟着茉莉走进树林,在一个崭新的帐篷前,他看到一个熟悉的人正在用很小的炉子煮粥。

    一张金色卡片,同时在他的识海中浮现出来。

    侯永平,老疯子?

    巫俊定了定神,以前那个脏兮兮,头发胡子都快粘在一起的老疯子,现在看起来干净多了,而且眼神清澈。

    难道他恢复神智了?

    天机眼!

    嗡嗡——

    老疯子的影像更新。

    巫俊翻了翻他最近几个月,发现他的言行正常,果然是恢复了神智。

    只是浑浑噩噩了几十年,他已经与时代脱节了,所以才会到这荒山野岭一个人生活吧。

    巫俊看着他锅里的粥,稀得倒在地上,估计连茉莉都追不上。

    就吃这个东西,能够生活得下去吗?

    见巫俊来了,侯永平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过他好像认识这张脸,应该是茉莉的主人,而且还给他买过东西,所以也并没有什么警戒的神色。

    “是你教茉莉打拳的?”巫俊问。

    “嗯。”老疯子只是嗯了一声,就算是回答了。

    “你以后就打算住在这里?”

    “嗯。”

    好吧,看来暂时是交流不出什么结果了。

    巫俊又在周围随便地走了走,当他看到那整整齐齐的田垄时,觉得这老疯子种田还真是一把好手。

    这让他有了一个想法。

    现在后院那么多土地空着,方恒也只占了一小片用来种菜,反正空着也是空着,倒不如让老疯子去种种地。

    当初覃晓雨一个小姑娘都能种那么大一片,老疯子应该也不会种得少吧?

    到时候除了天师蔬菜,只要是他种出来的东西,都归他所有好了。

    吃肯定是吃不完的,卖给苏昊然还能换点钱,买不起房子也能租个房子,总好过在这树林里当野人。

    这样茉莉学打拳也方便,不需要天天鬼鬼祟祟往外面跑。

    虽然注定它学不出什么名堂,但至少不用整天无所事事,也算是个好事。

    而且在院子里学打拳,也不用担心被外人看到从而惊掉下巴了,刚才他看到茉莉打拳,比知道大黑会释放精神力还要惊讶。

    这个消息要是传了出去,指不定有多少人天天跑到这里来围观呢。

    于是他再次回到帐篷旁边,问:“我那里有很多地,你愿不愿意去种?”

    老疯子有点惊讶地抬起头,这个年轻人是地主吗?

    不对,早就已经没有地主了。

    “你可以先去看看。”巫俊说道。

    老疯子有点迟疑,虽然他知道巫俊是个好人,但他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好事。

    之前回到老家的时候,属于他的那些土地被别人种了庄稼,他想去要回来,结果那些人还非得等这一季收成之后才肯还给他。

    乡里乡亲都是这样,一个陌生人,会这么好心地给他很多地种?

    见他有些迟疑,茉莉在一边有点着急了,咬着他的裤脚,就要把他往家里拖。

    老疯子拗不过它,便点了点头。

    看看就看看吧,如果真的能给他土地种,就算多交点租也没关系。

    这树林太浓密了,就算能开荒,也种不出太多粮食。

    跟着巫俊和茉莉来到后院,当老疯子看到一大片长满了杂草的土地时,布满皱纹的额头紧紧地皱到了一起。

    “这……”

    他走进地里,伸手抓了一把泥土放在鼻子边闻了闻,又走向其它地方。

    几乎把整个空地转了一圈,他这才来到巫俊面前。

    “这地不错。”

    “那你怎么说,”巫俊问,“愿不愿意来种?”

    “愿意,”老疯子说道,“你收多少租?”

    收租?

    巫俊摇了摇头,他又不是地主,收什么租啊。

    只要以后他需要用土地的时候,老疯子能给他腾出一片就行了。

    至于他不用的时候,随便他怎么种都可以。

    “不行,”老疯子坚持地说道,“我不能白种你的地。”

    “那你平时负责教茉莉练拳,就当是租金,怎么样?”

    “那也不行,”老疯子说道,“教它练拳是我喜欢,它也喜欢,不能算租金。”

    这老疯子人还挺实诚的,看来要改变一下策略了。

    于是他让意识回归识海:“系统,以前的天师水稻、小麦的种子,能不能再给我多弄点?”

    系统:“可以,都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

    有了系统提供种子,巫俊便有了主意。

    “要不这样吧,”于是他说道,“也不要说什么租金了,以后你按照我说的种,能种多少就种多少。但种出来的东西全部归我,我每个月给你开工钱。”

    “那就是长年了,行。”

    巫俊:“……长年是什么?”

    老疯子回道:“长年就是我帮你家干农活,你负责我伙食、住宿,每天再给我开工钱。”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巫俊道,“不过我们家伙食比较清淡,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惯。”

    “只要能吃饱就行。”老疯子说道,“我也不住你家里,我就在这里搭个帐篷,住在田边。”

    这好像有点不地道吧,巫俊想了想,道:“我给你造个大门口那样的房子,你觉得怎么样?”

    “那就劳主人家费心了。”

    决定了之后,巫俊便电话通知宋强,赶紧再来给他弄个小房子。

    老疯子也是个实在人,把他自己的农具搬了过来,当天就要开始干活。

    见他一锄一锄地挖地,巫俊觉得这样效率实在太慢,而且也累人,于是又把之前买的耕地机推了出来,让茉莉教老疯子怎么使用。

    老疯子也是个聪明人,在神智不怎么清醒的时候,都能学会摩托车,所以一个耕地机自然不在话下,很快就上手了。

    把后院剩下的空地翻了几遍,又靶得平平整整后,便来找巫俊要种子。

    “这一季就全部种小麦吧。”

    巫俊给他拿了足够的天师小麦种子,让他去自由发挥。

    老疯子浑浑噩噩了几十年,但对种田的事情一点都不生疏,很快就把麦种放了下去。

    而且他还发扬了华夏农民的传统精神,边边角角的地方,都种了很多小菜,什么萝卜、青菜、花菜,蒜苗之类。

    后院很快就变成绿油油的一片,以往那种长满杂草的荒凉感,终于不复存在了。

    巫俊让方恒给他买了足够的大米,蔬菜就到院子里摘天师蔬菜,至于油盐酱醋这些杂七杂八的,巫俊就给他拿了些钱,让他自己去操办。

    老疯子吃了天师蔬菜之后,知道那是好东西,便也不敢多吃,大多数时候还吃自己买回来的榨菜和鸡蛋。

    即便是这样,在院子里生活了一个多星期,他的精神面貌和身体状况,都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把地里的事情弄得差不多之后,他就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教茉莉打拳了。

    一套太祖拳法茉莉已经打得非常纯熟了,除了一条大尾巴有点岔眼,其他的动作都很到位。

    于是老疯子便琢磨着去弄新鲜的拳法。

    最后他让方恒帮忙,在网上买了几本新的拳谱。

    虽然他也不会打,但他会看图识字,而且也有一点底子,琢磨起来也挺快。

    不过茉莉对于这些新的拳法有点挑剔。

    因为老疯子觉得茉莉是动物,所以就买了一堆象形拳的拳谱,但是茉莉有点嫌弃这些动作不美观。

    什么老虎、豹子,能有它厉害?

    它想学的是人打的拳法。

    最后它挑三拣四,最终相中了猴拳。

    从这之后,院子里就多了一个学猴子的大狗,整天上跳下窜,闹得鸡犬不宁。

    草地上、榕树上、围墙上,只要是能站住脚的地方,都能看到它的身影。

    最后它还大胆地蹦到草庐顶上,在上面滚来滚去,要不是草庐修建得比较结实,非得被他两百多斤的体重压垮不可。

    巫俊见它玩得高兴,也就懒得理会它。

    后来连每天只知道画符的黄臾也遭殃了,一不留神,她准备好的那些纸就被茉莉抓得满地都是,她却只能看着一溜烟跑掉的茉莉哭笑不得。

    在学了几个连贯的招式之后,这货更加膨胀了,时不时跑到大黑的教室旁边去敲敲玻璃,摆上几个造型,炫耀一下自己的武力。

    不过只要被大黑看一眼,它就只能灰溜溜地跑到巫俊身边,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该,谁不好惹,你要去惹大黑,它现在是精神力攻击,你会武功也打不过它。”

    茉莉有点迷茫地挠了挠头,精神力攻击是什么拳法?

    不过它也不往心里去,打不过大黑才是正常的,它从来都没有赢过,早就已经习惯了。

    于是它又开始了没心没肺的胡闹。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去,平淡而又宁静。

    这天一大早,方恒锻炼回来之后,便吹了一个稍微低调一点的发型,收拾好东西,拎着两大包烟酒茶糖和月饼。

    “师父,那我今天就回去过节了。”

    巫俊点点头。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又是一年中秋节了。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