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纵古横今 > 第二十七章:吃软饭的

    两人相视会心一笑,各自喝了一口,李擎苍只觉这酒入口微涩,略带甘甜,酒味却是极低,想来是海如玉爱喝,毕竟她是个女子喝那烈酒估计不太习惯。

    却不知红酒配西餐正是当下国人最正宗的吃法。接着海如玉率先拿起刀叉切割起牛排来,李擎苍三人自是有样学样,左叉右刀的切起牛肉来。

    佳人在旁,三人故作斯文,小口抿酒,小块吃肉,不过也符合这西餐厅典雅清静的环境,细细品尝,也觉得这外国美食别有一番风味。

    在座四人年纪差不多,觥筹交错间话题也多了起来。李擎苍到这时代也有三月光景,很多新生事物都已掌握。加上他本是记忆强悍的人物,对北宋以前的各代历史典故,轶闻野史,都如数家珍,娓娓道来,不时对当代一些历史著作中一些谬论提出自己的观点。

    其实也不是李擎苍见识有多高,只是后世朝代更替,战火连绵,许多史料事迹已经湮灭世间,李擎苍所知的典故有许多已经失传,不为后世所知罢了。

    海如玉也是智商超高,学识渊博的大学历史系老师,听到李擎苍所讲的一些典故竟是连自己都从未听过,偏偏李擎苍又讲得合情合理,不由得心花怒放。

    只觉得面前这男孩真是学富五车,勇武过人,再加上高大英俊,简直是上天送来的白马王子,一念至此,心里非但不恨那俩个抢包的强盗,反而偷偷感谢起他们来。那俩歹徒如若狱中有知,只怕也会腹诽不已,好处没捞着不说,不仅身陷牢狱,却还免费做了一回月老。

    小孟和豹子见老大今天言语精妙,都想难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以前只觉得老大讲话酸味太重,不过现在已经好了许多,没想到老大历史功底如此深厚,餐桌上引经据典,妙语连珠,引得对面的海妹妹笑的花枝招展,一副花痴模样,也自是替他高兴,佩服不已。

    这一餐饭吃的宾主尽欢,开心得很。饭后李擎苍想要结账,却被海如玉推在一边,娇嗔道:“说好了我请客,还要和我争付账,是想让我言而无信吗?”李擎苍只好随她。

    四人出得咖啡厅,海如玉舍不得这么快分别,美目一转,计上心头。提出要帮李擎苍买一个手机,理由是上回李擎苍为了帮她把手机扔坏了,再说没有手机两人以后怎么联系呀!一番话说得既顾虑了李擎苍的面子,又表达了她的不舍,理由充分,滴水不漏。

    李擎苍大男子主义却重,坚持要自己买,不让女人花钱。两人争执不下。

    就见海如玉红润饱满的嘴唇一嘟,挺拔秀气的鼻子一皱,抓住李擎苍的手臂晃了两下,撒起娇来。

    李擎苍一见她这副刁蛮可爱的模样,无奈说道:“好好,就依你,我们去买部手机”。

    海如玉立刻眉开眼笑,欢呼一身,雀跃前行。一条马尾辫在脑后左右晃动,活力四射青春无敌。

    小孟和豹子见此情景自然不会再去当那电灯泡。一个握拳对李擎苍做加油状,一个对他大打眼色,鼓励其趁热打铁,奋勇泡妞!

    李擎苍笑着与二人挥手道别。和海如玉买手机去了,两人也不打车,就这样并肩而行。此时天色渐晚,凉风习习。玉人在侧,李擎苍心旷神怡,只觉沿途花草树木,路上各色行人,无一不是风景。

    海如玉开口问李擎苍:“刚才小孟哥说你以前接受过一些特殊训练,你是干什么工作的,上次你们的那桩生意,谈好没有,不会因为我的事影响了吧?”

    面对海如玉的询问,李擎苍心里却有些纠结,实在不愿对这娇憨可人的姑娘撒谎,可讲真话这世上估计也没人会信。略一思索便开口答道:“我的经历有些离奇,说了你可别见笑。大概两个月前,我莫名其妙的昏倒在江宁青龙山上。当时只是记得昏迷了一阵,醒来后却很多事都记不起来了,包括我的父母亲朋,出身地方,做过哪些事,是干什么的都无法记起。衣衫褴褛,身无分文,还被人当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子。还好遇见了燕姑娘,就是今天在球场的那个女学生,当时她和陈胖子几个人在那里钓鱼,见我衣不遮体还给了我两百块钱买了身衣服。

    “我碰见小孟和豹子这两朋友时,是在江宁,有一群人欺负他俩,我看不过,就帮助了一下他俩,我的功夫却还记得起来,就像是种本能,不需要思索。那些人被我打跑以后,他俩见我迷迷糊糊什么都不知道,也感激我帮助了他们,就带我到小孟表哥那里做事,不过也没做多久。你说的那次生意早谈好了。现在也没做什么事。前两天在这附近遇见陈胖子他们在这打球,我便和他们玩了一次。他们见我球技还不错,所以要我去学校帮他打球,没想到却遇上了你!”

    海如玉听得如此稀奇的事情不禁大感意外,原以为这气质英武,学识过人的男孩肯定是书香门第,要不就是军旅世家,哪里想到会是个连自己父母亲朋都记不起的病人,不由得大感意外!

    转念一想,又觉得李擎苍实在是诚实,以前她遇见的的一些追求者无不是在她面前炫耀优点、长处,像李擎苍这样自曝其短的还是第一个,他这个样子自己不说谁会知道他是个失忆症患者。

    也许是爱情让她盲目,不由得爱怜之意大起,女人天生的母性涌动,只觉要好好照顾这俊朗正义的大男孩一生一世。情不自禁的停下脚步,拉住李擎苍的大手,另一只柔荑轻抚他的面颊,柔声说道:“想不到你的身世这样离奇坎坷,你去看过医生吗?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一定会治好你的记忆,让你记起过去,记起你的家人的。我们可以多去找一些专家,医院,一个个找,总会治好的!”

    李擎苍见她说得真挚,没有一丝嫌弃自己的意思。心里也不由感动,轻握海如玉的双手说道:“我到医院看过,医生说我可能是在山上摔倒过,导致头部受到撞击,我这种情况医学上叫“选择性失忆”也不要什么治疗的,随着时间慢慢的会恢复的,谢谢你这么关心我,海姑娘!”

    海如玉本是一脸柔情蜜意,听到“海姑娘”三字,忽地小嘴一扁,娇嗔道:“以后我不许你这样叫我,听得太生分,我不喜欢,我以后也不叫你李大哥了,叫什么呢,嗯!就叫擎苍吧,这名字好听。”

    李擎苍对她这一喜一怒的小性子也觉得好笑,开起玩笑来:“好好好,不叫海姑娘,那叫什么呢?对了,就叫玉姑娘,要不“如姑娘”也不错,你这名字怎么取得这么好,怎么叫都好听。”

    逗得海如玉笑的娇躯乱颤,却是不答应,说道:“不好听,一个都不喜欢,你笨死了。”

    李擎苍笑着接口道:“那是呀,我这榆木脑袋,只能想到这些称呼,况且医生也说了,要我不要多动脑筋,能想到这些称呼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

    海如玉见李擎苍就是不上套,无奈下只好板起小脸,故作严肃说道:“考虑到你的病情,这种深奥问题就不强迫你了,本姑娘给你一点小小提示。我呢!在家里,妈妈叫我玉儿,爸爸叫我如玉,你准备怎么称呼我呢?”

    李擎苍苦着脸说道:“这下糟了,好称呼给你父母占用了,我该怎么叫你呢?要不在玉儿面前加一个小字,就叫你小玉儿吧,好不好?”

    海如玉听完皱着好看的眉毛,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说道:“好吧,这也算听着顺耳,不过这称呼只是你一个人叫的,别人叫我,我可不理他。”俩人会心一笑,继续漫步而行,一路上絮絮低语,柔情蜜意。

    走了一会儿,就见路边有一家售卖手机的商店,海如玉拉着李擎苍走进里面。

    穿着白衫黑裙的销售小姐看见这一对金童玉女,连忙上来招待,热情的介绍本店的商品来。

    海如玉问李擎苍,“你喜欢什么牌子的手机,上次摔坏的是什么牌子?”

    李擎苍说道:“我也没什么喜欢的牌子,你看着买一个吧,只要是你挑的我就喜欢。”一句话说得海如玉乐滋滋的,眉开眼笑。

    边上的销售小姐却在暗自腹诽“靠!老娘还以为是男人帮女人买手机,结果是女人帮男人买。原来是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不过这小白脸高大威武,外形倒是不错。假如跟了老娘的话,老娘也愿意帮他买手机。”心中想的龌龊,脸上却堆着一副常年练就的职业笑容继续热情推销。

    海如玉看中了一款诺基亚手机,那时这可是奢侈手机的鼻祖,浅灰色的亚光银外壳,流线顺畅的外形,无不显示这经典品牌的匠心独运。

    只是价格高昂,竟要五千多元。海如玉也不征询李擎苍的意见,直接掏出信用卡,吩咐销售小姐刷卡结账。直到把手机拿在手中后,才笑眯眯的问李擎苍:“喜欢吗?我知道你一定会喜欢它的,因为我也喜欢。”

    李擎苍不忍拂她好意,摸摸鼻子说道:“手机是喜欢,只是这价格我不太喜欢,太贵了!”

    海如玉开心的挥挥小手,说道:“好啦,雷锋同志,是你说我喜欢的你就喜欢的哟,只要你喜欢它我就高兴啦!”然后替李擎苍补办好以前的电话号码,俩人离开店铺。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