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兵 > 第682章 不是对手

    方鹤观主眉头紧蹙,低沉提醒道:“你真的要跟我们动手?虽然你能打赢孙长老,有些实力,但是我们四个,有两个个实力都在孙长老之上,你根本没有赢的机会,倒不如乖乖地跟我们回去,免得伤了和气。”

    “伤了和气?”林如玉不由觉得好笑,问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和气可言?纵使我不是你们四个的对手,也别妄想让我束手就擒!想要擒我,你们得付出代价!”

    “既然你执迷不悟,就不要怪我们以多欺少,持强临弱了!”方鹤观主道。

    “动手吧,一群欺世盗名之辈!”林如玉冷喝道。

    “上!”方鹤观主不再多言,冷喝道。

    那曲长老早就等的不耐烦,一听观主下令,便是率先出手,欲要抢个头功!

    林如玉自知实力不如这四人,苦战没有任何意义,只能避其锋芒,尽可能的不让自己受伤。

    现在,林如玉只能将希望寄托在烛哥身上了!

    天色渐黑,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这里的打斗倒没有引得他人注意。

    只闻那曲长老一声大喝,“吃我一记的《烈鹰神爪》!”

    曲长老十指粗壮,苦练《烈鹰神爪》多年,皮糙肉厚,能生撕猛虎,活擒蛇蟒。

    对于力道、要害,早已拿捏的炉火纯青。

    此刻,对林如玉施展,简直就是辣手摧花,毫无怜香惜玉!

    “曲长老,我来助阵!”另外两位长老一声大喝,纷纷加入战场,谁也不想被别人抢了头功。

    唯独那方鹤站在原地,静观其变!

    方鹤是白云观的观主,不论是谁擒了林如玉,都是他领导有方,少不了大功。而且,方鹤为人耿直,虽然下令要擒林如玉,但是自己却是不屑以多欺少,所以干脆站在一旁掠阵!

    曲长老一人就已经让林如玉难以招架,此刻又突然加上两位。而且其中一位实力还尤在曲长老之上,林如玉的处境无疑雪上加霜,苦不堪言!

    @≮@≮@≮@≮,.▽.≤方鹤观主站在一旁掠阵,冷眼旁观,心中暗道:“这个林如玉也不过如此,实力跟孙长老应该在伯仲之间,也不知道孙长老如何被打的头破血流?”

    就在方鹤纳闷之际,天空划过一道黑影,狠狠砸下。

    只闻一声痛愕,一位长老一摸脑袋,一把鲜血。

    那黑影在地上一扫,便以鲲鹏凌九天之势,冲回云霄。

    “心!”方鹤观主立即提醒道:“那林如玉有宝物,大家心!”

    当即,曲长老和另外一位长老立即后跃数米,一脸戒备的看着天空。

    这时,他们似乎明白了什么,原来孙道进的脑袋是这样破裂的!

    只闻曲长老低沉冷喝道:“妖女,有本事亮出宝物,正大光明一战!你这样故弄玄虚,趁机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

    “呵呵。我是女子,我要做什么好汉?女汉子?更何况,你们三个老男人,欺负我有一个人,就是英雄好汉了?”林如玉冷哼道。

    “你……”曲长老当场语塞,无言反驳。

    方才,那从天下砸下来的黑影不是别物,正是那一直暗中等候时机的烛哥!

    烛哥通晓古今,只是年少时与人好勇斗狠,不心棋差一招,略输一筹,落得如今的下场。沦为七巧玲珑炉的器灵,不然以烛哥当年的厉害,这几个老杂毛,打个喷嚏,都能将他们震的魂飞魄散,死无葬身之地!哪会像现在,还需要暗中偷袭。

    而且,除了‘砸’这一招,竟是无计可施,黔驴技穷!

    这让烛哥颇为感慨,岁月不饶人阿!

    白云观的道士警惕着天上,那脑袋开花的长老撕下道袍,将脑袋上的伤口包好。只是包的手法很粗陋,竟是将脑袋包的像个粽子。

    也许,跟他尖尖的脑袋有关吧!

    此刻,只闻方鹤观主道:“你们速战速决,我警戒那偷袭的宝物,早些将这妖女擒了,早回白云观!”

    “那就有劳观主了!”三位长老道。

    当即,这三位长老再次出手,只是那招式越发变得狠辣凶险,欲要速战速决!

    方鹤观主手腕一挥,凭空的取出兵刃,拂尘!

    想来,那方鹤观主应该是有与纳灵玉牌类似的储物法宝。

    白云观能称天下第一观,即便并非实至名归,但其深厚的底蕴,却毋庸置疑!

    方鹤身为观主,有这么一件储物法宝,也是极正常!

    此刻,只见那方鹤一手握着拂尘柄处,一手托着拂尘长须,双眼死死盯着昏暗的天空。

    烛哥藏在云端,窥视着下方的一切,见那方鹤死死凝视着那打斗上方的天空,烛哥不由一阵皱眉,这可如何是好?如何偷袭?

    忽而,烛哥灵机一动,心生一计。

    只见烛哥悄悄飞到方鹤头,忽而猛地砸下。

    既然这方鹤负责戒备,那就先将这个方鹤砸死。

    待他们失去警戒,在伺机将他们个个击破!

    时差,那时快!

    眼看着烛哥就要偷袭成功,砸的方鹤脑袋开花。只见那方鹤一喝,手中拂尘一耍,抽向烛哥。

    烛哥内心一凛,暗道:“不好,竟是被发现了!”

    烛哥沦为七巧玲珑炉器灵,早年还颇有手段,对付个金丹修士,不在话下。

    可是,现在烛哥是手无缚鸡之力,更无神通妙法,偷袭不成,只能逃跑!

    “想逃?”方鹤一喝,手持拂尘追了上去。

    方鹤不会飞,但却是一跃数丈。只见他手腕一抖,拂尘一甩,欲要飞走的烛哥竟是被拂尘缚住。

    “不妙!”烛哥大道。

    但是,还未等烛哥道完,那方鹤手腕一回,拂尘卷着烛哥随同方鹤一道落回地上。

    天色已黑,新月未升。

    这空旷之地,一片漆黑,方鹤观主竟是看不清那拂尘中缚住的是何法宝。

    只是道:“那妖女的法宝已被我缴下,你们无需再有所顾忌,速战速决!”

    “是。”三位长老一同应道,手中的真章更加的厉害。

    林如玉势单力孤,哪是这三位长老的对手?

    不用一会,便败下阵来,被生擒了!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