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最强弃兵 > 第771章 像个男人一样战斗

    此刻,张无水已经顾不得争辩李明是死是活了,更没工夫说要杀了这妻儿。{看最新章节请到:}【最新章节阅读】现在,他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看看自己的命根子是否有恙。

    只闻张无水丢下句话道:“这个小孩就交给你们了,谁杀了他,就找我来领赏!”

    当即,张无水便是跑进了屋后的小树林。

    张无水一走,张家顿时群龙无首。但是,对付这孤儿寡母,却没有问题。

    只见张家的这些人马,一个个*向谭小玲他们母子二人。

    谭思明一直生活在李明的羽翼之下,无忧无虑,没有任何烦恼,更不要说面对死亡了!

    虽然,谭思明也读过不少有关修真世界的古籍,什么凶兽、什么恶人,这些统统都离他很远,一直都只是当个故事在看。

    但是此时此刻,却是要面对这十余个古武者,面对死亡的威胁!

    他们说,父亲已经死了。

    虽然谭思明根本不相信,但却是知道此刻父亲绝不会出现。而身后,是自己的母亲,手无缚之力,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

    所以,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只见谭思明拔出别在腰间的匕首,指向那一群古武者,稚嫩的喝道:“你们有本事冲我来,别伤害我母亲!”

    那不是真匕首,是木质的,对于古武者的杀伤力,几乎为零!

    更不要说,它只是在一少年郎手中!

    张家众古武者一怔,接着哄堂大笑,“傻小子,你拿个木头算什么?鸟枪当大炮吗?”

    “不许你们伤害我母亲!”谭思明再次喝道。虽然他的声音还很稚嫩,但却无比坚定有力,不容置疑。

    谭小玲一把扑到儿子身边,搂着他道:“思明,你快跑。这里妈妈拦着!”

    “不,我要像个男人一样战斗!”谭思明虽然还只是个孩子,但却战意凛然,修罗巫灵诀不由自主的运转起来,只见谭思明那张白嫩的脸蛋,顿时黑了几分,一股煞之气聚到天灵之上!

    张家的古武者也都见过几分世面,一见谭思明有异变,其中一位立即说道:“这小子有古怪,尽早杀了他。莫不要跟他老子一样邪门!”

    “怕什么,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娃娃而已。”另一位满不在乎的说道。

    “别废话了,家主说了,谁杀了谁去领赏!”

    当即,张家的古武者便立即冲了上来。

    谭思明脸色一变,将谭小玲向后推了几步,自己则是迎了上去。

    谭思明跟李明学过几招拳脚功夫,体内也生出真元来,再加上修炼修罗巫灵诀的缘故,也算的上不凡。

    但是,这只是对于普通人而言。

    与古武者相比,还是差了一些,更不要说此刻张家的古武者还有十余位之多,谭思明哪会是他们的对手?

    过了几招,谭思明招式间的漏被对方捕捉到,对方好不客气的就是一脚,将谭思明踹飞。

    谭思明倒飞出三米,股咚的一声着地,接着哇的一声吐出口鲜血。

    谭小玲色变,立即扑了上来,红着眼问道:“思明,你没事吧?你别吓妈。”

    谭思明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揉了揉胸腔,说道:“妈,我没事,就是有点疼。”

    谭小玲看着张家的古武者,说道:“你们要杀就先杀,不要伤害我儿子!”

    “哈哈。”张家古武者冷笑,道:“杀你?我们家主可是要留着你性命,血债r偿!”

    “你……”谭小玲气的脸色发青,她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

    谭思明吃了一条,胸膛疼的厉害,全身的气血也被震的翻滚起来,那潜藏在手臂上的灭神蛊似乎感觉到了危险,竟蠢蠢欲动起来。

    谭思明一怔,只觉得手臂一阵发痒,捋起袖子一看,只见手臂上的血丝暴露,有些浮肿,宛若一个莲藕。

    血丝如同蜘蛛网,遍布整条手臂,但是最终都缔结到手腕三焦玄关。

    三焦玄关有一血点,谭思明知道,那便是灭神蛊所在的地方。

    此刻,灭神蛊正在疯狂的汲取着谭思明体内的能量,极力的挣脱!

    张家的古武者看着谭晓玲这对孤儿寡母,没有丝毫的怜悯,只闻其中一位说道:“打晕着女的,杀了这小孩,领赏去!”

    就在那人要动手时,一道白练般的身影,横空出世,咬了一口那预要出手的张家古武者。

    随后,便是拦在谭小玲母子二人面前,挡住张家的其他古武者!

    这白练不是别物,正是白玉京鳞蟒。

    只不过并不是那条成年白玉京鳞蟒,而是那条小白玉京鳞蟒!

    即便未成年,这条小白玉京鳞蟒也有两三米的身长,看起来不容易对付。

    小白玉京鳞蟒奉母亲之命,暗中守着李明的家人。

    方才,张家来犯,小白玉京鳞蟒便立即发出求救信号,同时潜藏暗中,随时准备出手!

    白玉京鳞蟒的毒非同一般,即便是未成年的小白玉京鳞蟒,也是毒性强大,不是这些古武者能够承受的。

    不出十息,那被咬了的张家古武者便是倒下,命丧当场!

    其他古武者一怔,脸色顿变,喝问道:“这是什么毒蛇?毒性好强!”

    “不用怕,一条毒蛇而已。方才若不是偷袭,怎么可能会咬到张伞,大家小心点便是。”另一位张家古武者满不在乎的说道,那被蛇毒毒死的张家古武者名为张伞。

    虽然这样说,但是张家古武者还是蛮小心敬慎。

    打蛇打七寸,要么不出手,要出手就要一子打死!

    张家的古武者与小白玉京鳞蟒对峙着,谁都没有率先出手。

    其实,小白玉京鳞蟒心里很慌的,它能感受到这些古武者的强大,绝非自己能够对付的。

    但是,母亲有令,它又不得不保护谭小玲母子。

    所以,只能硬着头皮硬上!

    现在,小白玉京鳞蟒只希望母亲能早些赶到。

    母亲一到,这些古武者都要死!

    此刻,只闻张家一位古武者说道:“大家散开,让这蛇分身乏术,再伺机偷袭!”

    当即,张家的古武者便是散开,将谭小玲母子与小白玉京鳞蟒包围起来。

    <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