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九天炼神诀 > 第415章 黄金牌匾

    前往红叶山庄的路上,不时能看到成群结队的平民和农夫,或者挑着担子,或者推着小车,兴高采烈地前行。

    一个大妈没留神,两只老母鸡挣脱了牢笼,四处乱跳。

    大妈骂骂咧咧,过往的行人哈哈大笑,大家一同帮忙,把那两只老母鸡重新收押起来。

    行驶的马车上,叶从新坐在车厢里,透过窗子看着这一幕,不禁嘲讽道:“难不成,他们也是去叶家赴宴的吧!”

    说罢叶从新自以为幽默地干笑了两声,却见黄天波和叶从文根本没有理睬他,不禁尴尬收起了笑声。

    黄天波缓缓睁开双眼,面无表情道:“叶长生说动文山书院,在三水镇修建了一座文庙,还有文宗坐镇,这是造福千秋万代的恩德,叶家当得起百姓的赠礼。”

    叶从文也向着窗外看去,面色凝重了几分。

    叶从新却是暗自冷笑,眼中的鄙夷一闪而过。

    全他妈是错觉,他一开始还以为黄天波有多厉害呢,哪想到连一场宴会都维持不住。

    一百多个权贵啊,听到叶长生回来了,哪里给黄天波留半点面子,一转眼全跑光了。

    黄天波把叶长生说得那么厉害,那么得民心,还不是为了掩饰他自己的无能?

    当年的黄龙山庄,贵为四大山庄之首,却被叶家处处打压,甚至被逼出了三水镇。

    黄天波的宝贝儿子黄景云,甚至被叶长生弄成了一个废人,这样的家族,这样的家主,还能指望什么呢?

    这帮人,都被叶长生吓破了胆子,可我叶从新却一点都不怕。

    等到了红叶山庄,见到了叶长生,看小爷怎么扫他的面子!

    心里向着,叶从新一脸戾色,伸手摸了摸缠在腰间的软鞭。

    马车带着十几名护卫,还没到红叶山庄的大门前,就被形形色色的老百姓们给挡住了。

    三人无奈下了马车,饶是心里有了准备,可见此一幕,还是震动不已,不禁动容。

    红叶山庄的大门前,前来馈送赠礼的老百姓,足足有数千人之多,人山人海,浩浩荡荡一大片。

    最前方,三水镇的镇长吴有才,还有几位德高望重的乡老,满面红光,一脸激动地看着面前的叶长生。

    吴有才转过身,大喊道:“抬匾!”

    几个大汉闪身而出,扶着一块长方形的匾额,脚步沉重地走上前来。

    吴有才笑眯眯道:“三川伯,请揭匾!”

    叶长生微笑点头,伸出手,抓住大红绸缎的一头,轻轻揭开。

    一片金光闪动,整块牌匾,赫然是用黄金打造而成!

    金匾之上,龙飞凤舞写着八个朱红大字: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这八个字……有点眼熟。

    叶长生猛地想起来了,当年郡守吴天恩曾经送过他一副墨宝,正是这八个字。

    从笔迹看来,金匾上的字应该也是出自吴天恩,比之以前,倒是端正苍劲了不少,至少不会闹出“如坐春风”这样的笑话来。

    叶长生收起眼中的惊讶,急忙谦逊道:“镇长大人,几位乡老,如此贵重的牌匾,长生惶恐,愧不敢受!”

    吴有才故作不悦,郑重道:“三川伯,您可不知道,这块黄金牌匾,是三水镇所有人的心意,为了这块牌匾,就连打渔浣纱的苦力们都主动捐了钱,这是大家在念您的好,您怎么能不收呢!”

    一位牙齿快掉光的乡老笑呵呵道:“三川伯,你们叶家自从来到三水镇,救济灾民,收留孤寡,这些乡亲们都看在眼里,念在心里。如今您更是为我们带来了文宗之气,还带来了佛道的道场,更是让镇子变得更加繁华,这块牌匾,您当之无愧!”

    “是啊,叶公子,您就收下吧!”

    “叶少堂主,您当之无愧!”

    “三川伯,你是三水镇的恩人啊!”

    群情沸腾,呼喊声此起彼伏。

    老百姓们挑着菜担着柴,提着鸡捉着鸭,纷纷涌上前来,将他们微薄的礼物摆放在地上。

    叶长生明知自己是作秀,但见此情景,也忍不住心潮涌动,眼中流露出感动之色。

    他的身后,来自行省和郡城的官员们一字排开,面带微笑,频频向着老百姓挥手示意,把这亲民的戏码,演到了极致。

    黄金打造的牌匾,叶长生终究是收下了,送了礼的百姓们,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啪,啪,啪!”突兀无比的掌声响起,叶从新三人,悠然走上前来。

    叶长生漠然看着三人,最后目光停留在叶从新身上,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他在九风行省的时候,叶向西已经详细禀告了三水镇发生的一切,还有这两位枫城叶家旁系的明暗动态。

    别的倒也罢了,可叶从新竟敢在问剑堂的大门前,鞭挞大总管马黎明,这是叶长生绝对无法容忍的。

    长生原本想着,自己刚刚回来,先处理一下手头的事务,再去会会叶家的两兄弟。

    想不到,他们竟然主动送上门了。

    叶长生冷眼打量两兄弟的同时,两兄弟也在打量着叶长生。

    果然和传闻中一样,神姿高彻,风尘外物,尤其称着那一头飘逸的银发,更显超然之态。

    更让两兄弟吃惊的是,他们越是走进叶长生,就越能感觉到来自叶长生身上的那股压迫感。

    这种压迫感,只会出现在上位者的身上,两兄弟对此一点都不陌生,无论是见到家中长辈,还是那些天资卓绝之人,他们都会从对方身上,感受到这种无形的压迫。

    这是境界使然,也是实力使然,两兄弟心惊的同时,更是多了几分嫉恨。

    而跟在两兄弟身后的黄天波,心中却是掀起轩然大波。

    几个月前,他在云龙城还见过叶长生,这才短短几个月,叶长生的境界,又精进了!

    昔日的少年,如今摇身一变,已经成了一方霸主,并且威势已成。

    再想想他寄予厚望的二儿子黄景云,黄天波又怎能不五味杂陈?

    也许这一次,我真的不该回来。

    黄天波的脸上露出亲和的笑容,率先上前一步,向着叶长生颔首道:“三川伯,别来无恙?”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