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天下第二美 > 第214章 赤子

    关于汉王殿下的未来媳妇,连人选大家都知道了。

    大老婆是谢家的常平县主。

    王家二姑娘,傅家五小姐等人便是一系列准小老婆。

    军汉嘴上没个把门儿的,对这些大小老婆,可都是羡慕妒忌恨得很呢!

    嗯,不是羡慕小殿下左拥右抱,而是羡慕这些姑娘们。

    就小殿下那脸,哪家姑娘嫁他不得说烧高香了么?

    但此时的小殿下,却抱着他家师姐加急送来的第二拔东西,直着眼发愣。

    派来传话的王府侍卫,赶车的老张,絮絮叨叨,添油加醋。

    “……这些蘑菇春笋,都是春天里掐下来的嫩尖儿,林姑娘没舍得吃,让老杨拿坛子泡了,给您尝个鲜儿。还有这些新鲜鱼虾,都是捞起来就晒干了的。林姑娘说了,只拿油盐一煎,撒点小葱花,就香得不得了呢!

    至于她那里的糟心事,是一件也不许我们提,只让大伙说个马尾做琴弦的小事。但大家实在都看不过眼,才想着跟主子念叨几句。

    自你们走后,林姑娘可是遭大罪了。

    先是有人往军营里投毒,栽赃陷害,连苏栋小五都挨了打,差点没命。后头又诬赖林姑娘逼出人命,不都是眼红她的生意好么?

    那严大将军不知为何,也不管。

    反倒给林姑娘说起亲事,说的还是给唐家小子做二房。

    就算他肩挑三祠,了不起么?都有儿有女的人了,大妇还在。林姑娘去了,也不比人家儿女大多少,怎么做后娘?偏又奈何不得……”

    “他,他休想!”

    小殿下气得一张白玉般的脸庞,染上红霞,也不知是在骂唐庄,还是在骂那背后主使。

    “收拾行李,孤这就回去!看看是谁这么无法无天,欺负人!”

    “你连是谁都没琢磨出来,就这脑子,回去了又能干什么?”上官令老神在在的进屋,不动声色的一瞥眼,林俊武就把腌菜坛子和小鱼干先抱走了。

    还很认真的跟小殿下说,“我侄女可没这么好欺负。是不是?”

    后一句,问的是老张。

    他只好咳咳,说了实话,“那,那倒也是。严大将军因为过意不去,如今把整个军营的煮饭差使都交给林姑娘了。那人命官司虽未了结,但原林的生意倒是没受什么影响。我走前,王府的花匠还过去又换了一批花的。”

    林俊武松了口气,反倒笑着安慰起闵柏,“哪个背后无人说?反正公道自在人心。我相信美娘,应付得来。你不信么?”

    小殿下,他自然是信的。

    可信了,就要让她独自面对风雨?

    这还是亲叔叔吗?

    眼看林俊武抱着东西走了,上官令才板起脸,教训徒弟。

    “你是你师姐的什么人?你能护着她一辈子吗?就算你能,你又怎么知道她就愿意让你护着呢?”

    他问老张,“唐家那亲事,美娘应该拒绝了吧?”

    老张讪讪,“当时一找来,林姑娘就拒绝了。她,她说——”

    美娘当时对吕主簿说,“我年纪虽小,但也听说,婚姻是结两姓之好,却不该当成一场交易。”

    就算唐庄是为了帮她,严大将军也是为了帮她,但美娘还是在第一时间,就拒绝了。

    上官令点头,脸上总算有了几分满意之色。

    “这一点,你师姐比你们都通透。她尚有一份赤子之心,你呢?”

    闵柏,被先生这突然一问,犹如千斤重锤敲上心上。

    他呢?

    最初传来自己可能结亲的消息时,他是诧异的。

    但,没有想过反抗。

    谢常平是他从前在宫中见过的,一个据说身子娇弱,但挺好看的小姑娘。

    当然,他更知道的,是她的身份背景。这门婚事,父皇一定十分满意。

    况且,她在得知自己染上瘟疫时,主动表示愿意嫁他,闵柏心里,是有几分感激的。

    其他那些女孩也一样。

    虽然他对她们一无所知,但父皇选的,肯定不会差。

    但为何,心底仍会觉得失落,觉得不开心呢?

    此时,闵柏知道了。

    因为那些姑娘再好,都不是他喜欢的。

    他们倒是结两姓之好了,但彼此根本不了解,也就谈不上中不中意。

    但是美娘,即便是遇着那样艰难的处境,她还是凭着本心,第一时间回绝了一门看上去不错的亲事。

    因为她不愿让自己的亲事,成为一场交易。

    那闵柏呢?

    扪心自问,他能做到吗?

    上官令严肃的告诉他,“你年纪也不小了,有些话也该知道。你若不是对人有意,就不要对一个女孩太好,老把她挂在嘴边。君子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我曾跟你讲过,你该懂的。”

    又一记重锤。

    闵柏有点着急了,呼吸急促,手心冒汗。

    他不是刻意要败坏师姐名声的,他,他就是想让人知道,自己有个好师姐。

    他真的没有恶意!

    上官令却越发严酷,誓要一次将弟子打醒。

    “天家无小事。你的好意,可能对于别人,就是万劫不复的砒霜。你师姐不比你,她只是个再寻常不过的民间女子。没有父兄依靠,没有家族撑腰。就算遇到什么事,也只能靠自己一双肩膀硬扛。

    你若是这么不管不顾的冲了回去,就是将她置在火上烤。那些人不会动你,却能轻易的将她丢上砧板,当成鱼肉!”

    闵柏眼睛泛红,已经快哭了。

    可先生说的,全是对的!

    为什么那些人,明知道美娘是他师姐,还敢在他走后,这么肆无忌惮的欺负她?

    别说他只是染上瘟疫,象先帝,就算是死了,有谁敢轻易动那些长公主么?

    无非是欺美娘身后无人。

    上官令今天是不准备放过他了,步步紧逼。

    “你还太弱小了,连自己的事情都决定不了,还得靠你父皇庇护,你要如何大言不惭的保护别人?”

    闵柏狠狠的抹了一把脸,跑回屋里,把自己关起来了。

    在上官令教训弟子的时候,老张早已悄然退下。

    只有平安伺候一旁,却也已经眼眶泛红,酸了鼻头。

    在宫中长大的他,自然知道,上官令话虽重,却委实全是好意。

    闵柏自己都是个没有根基的大皇子,他的路,难走着呢。

    是,

    他现在年纪还小,不应该承受这一切。

    可谁叫他是汉王殿下呢?

    连美娘这样的民间小姑娘,都没有任性娇惯的权利,他就更得快快成长了。

    唉。

    教完弟子的上官先生,心好累。

    “晚上给他烧只鸡,两只鸡腿都给他。”

    吃点好的,心情总能好一点。剩下的家乡菜,就归他了。

    “我,孤不要鸡腿!平安,把师姐……孤也要吃家乡菜!”

    上官令诧异。

    小弟子怎么这么快,就想起来了。

    平安深吸口气,“上官先生,对不住了。”

    殿下今天受的打击太多,必须吃点好吃的,安慰下心情。

    他,他要去抢回来啦!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