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玄幻小说 > 明虎 > 第二百二十章 软鞭之战

    王老虎和四个贴身护卫往大当家的房间靠了过来,这里黑灯瞎火,看不到屋内的情况。..王老虎示意二当家的上前敲门。

    “咚咚咚。”二当家敲起了房间的门,房内传来男子不耐烦的声音:“这么晚了,谁呀?”

    二当家的道:“大哥,是我。”

    “这么晚了,你敲什么门,有什么事明天不能再说嘛?”看来这大当家的一口的埋怨。

    “大哥,这事很急,你先开门,我进来再说。”

    “好,你等一下。”房内的烛火亮了起来,一人来给二当家的开门。门开了,是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刚从睡梦中醒来,披着一件外衣,身材丰腴。女人似乎很吃惊:“你们是谁?”

    王老虎平静地道:“我们是二当家的朋友,今夜特意上山,来见大当家的。”

    女人将信将疑,向着王老虎道:“既然是二弟的朋友,就请先在寨内休息,明日再见也不迟。”

    “这事很急,我想今夜就叫大当家的。”王老虎道。

    “夫人,怎么回事?”里面有人喊道。

    “没事,二弟的朋友想见你。”

    “是二弟的朋友,就让他进来吧。”

    女人看了看王老虎几人,道:“你们请进吧。”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怀着一颗警戒的心,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

    王老虎等人进了房内,那女人走在最后。

    一个男人约摸四十来岁,下巴留有一戳胡子,他坐在桌子前,打量着进来的几人,也隐隐感到事情有些不妙。妙书斋小说网..他看着一起进来的二当家,发现他浑身哆嗦,心里更是明白了几分,他向夫人打了个眼色,而这也在王老虎的掌握之中。

    王老虎在大当家的对面坐下。

    王老虎和大当家的眼神对视着,他们同样犀利的眼神,相互观察着对方,有时这气场或许就能压倒对方。许久,大当家的道:“你深夜敢上我这天目山,胆子看来不小啊。”

    “我打小就在这泰利长大,就没听说过这天目山上有匪!”

    两句话之后,房内又是一阵沉默。两人的眼神一直对视着,这眼神和心理之战已经开始了。

    “你知道我这天目山上有多少人吗?就凭你们这几人?”

    “你这天目山共有二千七百人。可多是些失土的农民,刚上山不久。而我带的都是些精兵强将。”

    “精品强将?你们这么几人,你也太高瞧你自己了!”

    “你知道朝庭现在对匪的态度吗?有匪必剿,必要剿清。虽然你们从安徽天目山逃离到了浙江天目山,安徽的官兵不再追来,这并不是说你相安无事,而只是暂时无事,到时浙江和安徽的官兵联合起来,你们这些人逃都无处逃。”

    “看来你是深夜特意来给我报信的?”

    “不!”王老虎道,“我是来给你分析时事并劝你回头的。”

    “劝我回头?你是什么人,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并不是所有人我都会劝他回头,十恶不赦之徒决没有这个机会!”在王老虎眼里,他真正看中的是这二千多的失土农民,这些农民是一支不小的力量。妙书斋小说网..所以现在不管这山海豹是否犯过事,能说通的先说通了再说,不能说通,擒贼先擒王,拿下这房里的两人。

    山海豹在天目山盘踞多年,虽然现在移了窝,但手下那些忠心之士还都在,他没把王老虎放在眼里。但从王老虎双眼中透出来的气,让他也有些寒战。“如果我不要这个机会呢?”看来是山海豹一口回绝了王老虎。

    二当家的知道这两人是谈不笼了,他反而觉得高兴,如果这房里的人打起来,他就有可能乘着乱逃走。

    房里的女人感到事情的不妙,她已将一样东西抽在手中,只是没有完全将它露面。

    四个贴身护卫看着眼前的一切,知道一场打斗已经在所难免,也紧张的将刀柄握紧了。

    “敢问大当家的,你起初上山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听着王老虎的提问,山海豹并不把他的话当作一回事,道:“我上山不上山,现在与你又有何干?”

    “今日我和二当家的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他去了我的一个朋友那儿,幸好是友好相处。我听说这上山不外乎有二,一是因日子过不下去。二是因犯了事。不知大当家的是哪一种?”

    “看来你是来者不善,是来调查我了,想要知道我的底,先过了我这关再说。” 山海豹刚想起身,被一旁的女人拦住,女人道:“大当家的莫生气,让我先来会会他。”说完,这女人手里多了根软皮鞭。

    “夫人,你当心。” 山海豹道。

    王老虎起身,空手欲迎敌。那女人道:“你挑件兵器,我不想被人说对付一个手无寸铁之人。”

    “夫人,可要当心了,我虽然手无寸铁,但一样可以伤人于无形。”王老虎道。

    “看来你口气挺大,那就接招吧。”

    大当家的房内还是挺大,女人的软鞭看似柔软,是弱不禁风之物,实则杀伤力无穷。俗语说一条鞭子在手,强似雇个保镖,即是弱女子一旦掌握好它,也就平添三分英雄气。现在这女人有一个优势,王老虎手上并没有武器,软鞭技击对于手无兵器的对手,完全可以直接攻击,不计其余。那情况如同鞭子打狗。但也有一个劣势,现在在房间,虽然场面也还大,但也会或多或少影响鞭子的发挥。

    女人将手上的鞭子抖了抖,在地上甩出了一些尘土来,这是她在试探王老虎的功夫路子。王老虎并没有出拳路。女人将鞭横扫了过来,鞭子声呼呼,这细小之物最忌直接去挡,柔弱的女人有时甩出的力道你想都想不到。王老虎当然也知道这鞭中的奥秘,他没有直接去挡,而是巧妙地躲过了这一鞭的攻击,这一鞭甩以屋内柱子之上,憋憋地响。

    一鞭又以蛇形,变化莫测,朝着王老虎的胸前、背后、肚子不断地扭曲猛抽,这让人看花眼的气势,连接着一鞭一鞭的鞭气,一浪一浪的袭击,似抛又扫,鞭的灵气也在女人的挥洒之中表现的淋漓尽致。

    看着女人的鞭法,王老虎感觉这女人功夫不错,这要练好一门鞭法也实属不易,而且要发挥的这样巧妙,好不是一朝一夕所能练成。王老虎在没有武器的情况之下,以矫健的身形躲闪着每一次鞭的袭击。

    抛、扫、横、进、圈,这些鞭形的常用技法,在王老虎身上似乎是有些苍白无力,女人有些急了起来,转身又力千斤,鞭舞花击地趟象蛇在地面爬行,突又腾空而起,象跳跃的火焰之舞蹈,这是一招舞花鞭,是她比较得意的一个招势,差不多的高手都避不过这一招。

    这样灵活的鞭法在王老虎眼前四处开花,没有武器的劣势在这招面前就更明显了。王老虎身形随着鞭的速度也在不断地调整变化,这闪的速度让房里的人看花了眼。一旁的大当家也对王老虎的功夫身形另眼相看。

    没想到王老虎竟避过了这招舞花鞭!

    待到下一鞭而来的时候,王老虎确是来了个硬拼硬的接触,女人和其他人都没想到此时王老虎会突然去接女人的鞭子。这是一招羊顶鞭。羊顶鞭,将握把之力,在鞭游弯的过程中,鞭的力度呈弯曲直形而击,击的力道在于顶部,在于直冲力,王老虎似乎知道这力的所在,一把将鞭子抓在手,尔后一招借花献佛,女人随鞭向着墙而处,在两人即将靠近的一刹那,王老虎扬手扣住女人的手腕,向下一用力,女人的手松开,鞭子掉落了下来。王老虎抓着的另一手将鞭子扬了起来,鞭的握把处硬生生地又弹回了女人的肚子上。

    女人倒地,口吐了一口鲜血。女人手上的软鞭也在了王老虎手里。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