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都市奇门医圣 > 每2339章 打算

    “我有这个打算,而且,这也是我师父临终前的遗愿,她告诉我,我是华夏的不管在外面过的在好,总有一天,会落叶归根的,她也一样。”

    林玉玉低着头道:“这也就是我为什么在欧洲那边玩的正开心,为什么突然折返回华夏的原因,我师父临终前,要我一定要把她的骨灰带回来。”

    “落叶落归,你师父是一个怀旧的人。”叶皓轩笑了笑道:“她的根在华夏,所以她就算是死,也要死到华夏,我可以这么认为吗?”

    “是,她之前的确是这么对我说的。”林玉玉点点头道:“我想在华夏生存,所以我得弄清楚,他们这些人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那就好办了,把跟前的人打趴下,然后押着他们的头,去找他们的老大,然后在通过他们的老大,找出他们这一门的头头来。”叶皓轩笑道。

    “喂,我说你们两个,说够了没有。”三毛感觉自己被人忽视了,他显得有些气极败坏的吼道,好歹,他在这一片也是跟着鼠爷混的,提起鼠爷,业界谁不知道?

    今天他栽到了一个女人的手里,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了,不仅他没有面子,就连鼠爷也脸上无光,所以就算刚才看清楚这两个男女有些势力,但他还是挺而走险,不管怎么说,他今天一定要找回这个场子。

    “没说够呢,我们两个如果真的说起来,三天三夜也讲不完。”叶皓轩笑呵呵的说:“你不用等我们了,要不,你先回去睡觉?”

    “傻逼。”三毛冷笑了一声道:“别在我跟前和我逗比,大爷我没心情,我们的事情,该说道说道了吧。”

    他觉得眼前的这家伙就是来找他逗比的,他现在是很正经的要和这对狗男女谈谈人生理想的,可是这男的居然没有把他当成一回事,这让他感觉到他的人格受到了侮辱,这口气,他也咽不下去。

    “哦,我们之间,有什么事情?”叶皓轩回过头,他像是刚刚才注意到了三毛的存在一般,他看了三毛一眼,又向林玉玉问道:“这逗比是谁,你认识吗?”

    “认识啊,刚才偷我钱包,然后让我揭穿,在步行街那里被人暴打了一顿并送到警察局里面那傻逼啊。”林玉玉咯咯笑道。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叶皓轩一拍手道:“怎么办?这家眼来者不善啊,看他的样子,他是想过来找我们报仇的吧。”

    “那就来吧。”林玉玉毫不在意的一笑,她和叶皓轩东扯西扯,根本没有把三毛放到眼里。

    “看来你们两个是有恃无恐啊。”三毛笑了笑道:“我知道,你们有些势力,刚才那家古玩店的老板,我也认识,他可是一个黑白两道都通吃的人啊,可是他在你们两个外地人的跟前栽了个跟头。”

    “这说明你们还是有些来头的,但我这个人,专治各种不服,而且你们不要以为,刚才被你们放倒的那家伙有多厉害,我告诉你,我是跟鼠爷混的。”

    “鼠爷是谁?这家伙已经不止一次提到这个名字了。”林玉玉诧异的向叶皓轩问道。

    “你混这一行的,你不知道鼠爷是谁?”三毛都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他对自己身边的人说:“你们见过这样的奇葩吗?”

    “没见过。”

    “的确,连鼠爷都不知道是谁,这女人也真够可以的。”

    “混这一行的,谁不知道鼠爷大名,我看这个女人就是装的,我们得好好教训教训他。”

    一听说林玉玉连鼠爷是谁都不知道,这些人的脾气马上蹭的出来了,他们可以忍受自己吃亏,他们也可以忍受对方羞辱自己,但是他们不能容忍对方没有听说过鼠爷,因为鼠爷,代表的是一个新的时代。

    “鼠爷这个人,我听说过一二。”叶皓轩笑道:“据说是你们这一行的业界第一,当然,他的活动范围没有你这么广,但是我觉得,他的水平和你是半斤八两的,只是他这个人相对低调一点。”

    “那就是说,我太张扬,我不低调喽?”林玉玉有些不悦的看着叶皓轩道:“你这是在讽刺我吗?”

    “不是讽刺你,毕竟,没有人像你一样,搞的国际刑警都在通辑你吧,鼠爷这个人,一向是在幕后,很少有人见过他。”叶皓轩苦笑道。

    “哦,那就是说,他是一个喜欢在后面扇风点火的人?”林玉玉看了叶皓轩一眼道:“所以他显得神秘?”

    “不,他年轻的时候,也是干过几件大事的人。”叶皓轩笑道:“不然的放,他也不会在业界有这么大的声望。”

    “他年纪大不?”林玉玉又问。

    “那我就不知道了。”叶皓轩双手一摊道:“不过据可靠的消息,他的年纪并不是很大,顶多四十多岁。”

    “你们两个废话够了没有?”三毛走上前,他咬牙切齿的说:“你这个贱女人,今天让我在同行面前丢了这么大的脸,我要不找回这个场子,我以后还怎么在这一带混?”

    “你想怎么找回场子?”林玉玉笑呵呵的说:“论打,不是我鄙视你们,你们这些人加起来,不够我身后这个男人动一动手指头的。”

    “论盗术嘛,呵呵,也不是我看不起你们,你们的鼠爷,也未必是我的对手,所以你凭什么找回场子?”

    林玉玉的话让这一群自以为是的盗贼瞬间炸锅了,他们觉得这个女人太嚣张了。

    “三毛哥,这个女人真的太嚣张了,我忍不住出手揍人了。”

    “就是,呵呵,我出来混这么久了,还没有见过有人敢在我们面前这么嚣张的,今天真是涨见识了啊。”

    “给她点颜色瞧瞧…”

    这群家伙仿佛是受到了天大的侮辱一样,不错,对方可以侮辱他们长的丑,但是不能说他们的技术不行,毕竟他们就是靠这一行吃饭的,说他们的水平不行,简直要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