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都市小说 > 亿万爹地要听话 > 第859章 我劝了,没有用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陈宋秋收回视线,瞥了一眼说话的人,“暂时不会离开,等着新特先生派出第八军再说。”

    “是,团长!”手下说完以后溜走了。

    陈宋秋随手抓住一个人,“你去把这份名单给我放好,等着野鹤先生要,记得提醒我一声。”

    五月一,花烛派遣的十架飞机到了另外一个隐秘的总部。

    别说东方轩和楚笑微,就是洛诚都说不出这里是哪。

    清尘是昨天赶回来的,望着受伤的楚笑微第一时间进行抢救。

    不出三个小时,良缘带着救出来的人也来到这里。

    吃了镇痛剂短时间不会难受,可是药剂过来是要硬挺过来的。在飞机上面,东方轩和楚笑微都已经疼一次,两个人却没有表现出来。

    然而楚笑微当着清尘的面,“清尘,你下手轻一些。”

    “忍一下。”清尘柔声,“不然以后会变蠢的。”

    楚笑微脑袋贴着清尘手术刀,“没关系,东方轩不介意我蠢。”

    “可是我介意,如果你不想三个孩子担心你。”清尘轻喝一声。

    楚笑微苦笑,“是是是,我闭嘴就是。”

    清尘说的凶巴巴,下手温柔的不能再温柔。

    三个孩子听着分出胜负,开始坐不住了,就想过去找爹地和妈咪。

    楚小匆噘着屁股拿出皮箱,“里面都是我的巧克力,找妈咪和爹地以前,我先把巧克力给了外公。”

    楚大枫,楚二蓉,“……”看你那点出息。

    楚小匆仿佛听出他们心中吐槽,摇晃小手指,“你们不懂,我这是未雨绸缪。”

    隔天的飞机,叶天琴和东方天三胞胎送到良缘小岛,再由良缘弟子把三个孩子送到楚笑微和东方轩身边。

    上飞机。东方天安慰,“你放心,野鹤死不了。”

    叶天琴重重点头,“肯定是媛媛吓我们,野鹤就是打不死的蚂蚁。”

    野鹤昏迷已经三天四夜,病危通知书下了又下。

    野鹤的小妻子媛媛,天天给新特以及史密斯打电话,新特派出第八军镇守帝中海。

    陈宋秋第一时间赶过来,和叶天琴,东方天打了照面。

    “天琴。”媛媛今年才三十出头,和东方轩年龄相似,一看见叶天琴就和没主心骨一样,紧紧抱住她,泪水流个不停。

    “别哭,一定没事。”叶天琴安慰。

    陈宋秋把主治医生叫过来,“野鹤先生情况如何?”

    “不太乐观。”主治医生说的保守,“陈先生,我希望你能给我找两个人。”

    “谁?”

    “何安,何晨。”

    陈宋秋点头,转身就走。别说何安和何晨,就是良缘能救野鹤,陈宋秋今天也照去不误。

    ——

    “微微今天能醒来吧?”东方轩堵住清尘。

    清尘脸色不善推开东方轩,“能。”

    面对语气不善的清尘,东方轩又迫不及待问,“如果醒不来呢?”

    “醒不来那就明天。”清尘怒,“谁让你没有保护好微微。”

    东方轩,“……”

    凌晨六点,三个小兔崽子终于下飞机。楚小匆昏昏欲睡,跟在哥哥和姐姐后面。

    东方轩出来迎接,直接抱住三个孩子。

    “呜呜呜,爹地。”楚小匆干嚎起来,“你没事。”

    东方轩满头黑线,“我当然没事。”

    楚二蓉气的直咧嘴,“你很希望爹地有事?胆子不小!”

    “胡说,人家才没有呢。”楚小匆解释,转移话题,“妈咪呢?”

    “还在睡觉,要到晚上才能起来。”东方轩声音温柔。

    楚小匆双手托腮,“我想和妈咪一起睡觉可以吗?”

    不等着东方轩拒绝,楚大枫说,“小岛这么好看,我们不四处看看吗?”

    “我不想看。”楚小匆噘嘴,然后想了想,“算了,我们还是去看看干妈和小月吧。”

    东方轩把他们三个放下来。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不少,比如莫小可和吴青走了,杰凯和钟桥安以及秦霜也走了,然后一卫的人也都离开。

    总部这边有花烛和梁玉辰,两个人联手用三四天就稳定下来。

    洛诚不方便参与这事,天天和叶楚凡研究怎么做饭。

    至于陈月则是和东方轩抢着照顾楚笑微,东方轩气的不轻,甚至想和陈月动手,毕竟微微是他的爱人。

    书房里面。

    “花烛,我想认真和你说一件事。”坐在太师椅上,梁玉辰幽幽开口。

    花烛点头,“你说。”

    “我要退下去,哈泽总部交给你,恭喜你从副团长变成正团长。”梁玉辰笑眯眯说。

    花烛眸光隐忍,“你认为这是一件好事?”

    梁玉辰笑容收敛,垂下眼眸,“对你或许不是,对洛诚一定是。”

    “疲倦了,还是累了?”花烛淡淡开口,脸色让人捉摸不透。

    梁玉辰颔首,“我是疲倦也累了,你也看到洛诚和楚笑微为了我可以不要命,我不能……”

    “你别自私。”花烛一把打断,“我就问你,你是要抛弃我们对吧?”

    “我没有。”梁玉辰的辩解都有点无力。

    花烛抓住梁玉辰的脖领,英俊的脸上带着怒意,“既然你想当普通人,为什么要用别人的身份活下去!”

    梁玉辰直勾勾盯着花烛,没有丝毫躲避,“花烛,当我没爱上洛诚以前,我从来不知道,原来爱一个人能得到回报是如此快乐。”

    “师傅教给我强大,哈泽教给我自信,楚笑微让我懂得不舍,东方轩让我学会珍惜。你,小白,咲舞,求生,哈泽团队每一个人,让我明白家人是多么重要。”

    “可洛诚要给我一生,为了我三番两次陷入危机,我也只是想给他我后半辈子。”

    花烛的手渐渐无力,慢慢放开她。不懂吗?不,很懂,因为他也爱着一个人。

    “老大,你退下去。”花烛说,“只是别现在,兄弟们也很累,禁不起这个折腾。”

    梁玉辰轻轻点头,“好。”换主只会让下面的人担心。

    门支吾一声打开,楚二蓉嘹亮的声音传过来,铿锵有力,“以后我会成为哈泽团队的老大!干妈,花烛,你们当不了几年老大,世界是属于年轻人的!”

    楚大枫含笑点头,“是啊,二蓉这句话我喜欢,世界是属于年轻人的。”

    “嘿嘿,那我以后就可以搜刮很多巧克力。”楚小匆欢乐的想。

    梁玉辰发愣,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你们瞎说什么。”

    “我没有瞎说!”楚二蓉斗志昂扬,指着花烛的鼻子,“以后你也会是我的手下,现在不服没关系,总有一天让你服。”

    花烛被逗笑了,楚二蓉稚气还未脱,就如此张狂,不像伪善狡猾的楚笑微,也不像霸气凌人的东方轩,反而和他们这‘一类人’很相似。

    花烛伸出手,放在楚二蓉的脑袋上,“以后你当老大,以真实身份吗?”

    “我就是女的,不懂伪装!”干妈太累了,谁说女子不如男!看她不打碎那个人的牙齿。

    花烛满意的点头,单手捞起楚二蓉亲了一口。楚二蓉瞬间恼羞成怒,脸色通红,“谁让你亲我的。”

    “女孩子纯情,男孩子无耻。”花烛一针见血,“要是你以真实模样上位,人们会说你出卖身体。”

    “……”楚二蓉。

    楚大枫蹙眉,刚打算说谁敢!楚小匆不答应了,“出卖身体也是我,花烛苏苏,难道你不觉得小匆更加可爱咩~”

    “……”梁玉辰,我的小宝贝这是重点吗?

    楚小匆深怕花烛不答应,一把抓住花烛的手,卖萌撒娇,“我不好看吗,我不可爱吗?”

    花烛费劲把扯出去的嘴角收回来,“小匆,我就喜欢看你耍无赖,真的很好看。”然后又补充,“如果你年长十岁,我一定追求你。”

    说完花烛就后悔了,咲舞站在门口,皮笑肉不笑,“原来你喜欢未成年?”

    “这是个误会。”花烛放下楚二蓉,立刻追咲舞。

    咲舞一巴掌挥开花烛的手,咆哮,“你丫给我滚!!”

    楚小匆对着梁玉辰伸出大拇指,坏笑,“我把咲舞叔叔叫过来的。”

    梁玉辰给楚小匆脑瓜蹦,看向了二蓉,多了少许认真,“二蓉我不推荐你来这里,我认真的。”

    “我也是千想万想要加入。”楚二蓉小脸谨慎,“我没有骗你,也不是三分钟热度,干妈当初你加入这里,一定没有后悔,对吧?”

    梁玉辰确实没有后悔,毕竟都有一个年少轻狂,而又暴戾血性的年岁。

    如果不是为洛诚,梁玉辰确实不会退下去,最起码是现在不会。

    楚二蓉看梁玉辰不说话,继续说,“我的人生我想自己做主,最起码不想毫无意义活着。”

    梁玉辰默不作声,不再看楚二蓉,直接看门口的东方轩,“我劝了,没有用。”

    “爹地。”三胞胎同时喊一声。

    东方轩伸出手,抱起楚二蓉,“我和微微说了,战胜我们就答应。”

    梁玉辰挑眉,本想说这很难,可楚二蓉眼睛都是亮的,是充满期望的。有梦想总是好事,没有人能决定以后的人生,或许楚二蓉年龄还小,过几年就不这么想了吧。当然,这也是大概?笔趣库 www.biqi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