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鲜妻撩人:寒少放肆爱! > 第050章:触之既死的底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章:触之既死的底线

    顾瑾寒闻声回过头。妙书斋小说网..

    叶幽幽眼睛半睁盯着他,被裴影扶着,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去。

    “顾瑾寒。”她动了动手,想要去拉他,却因为药物的原因浑身没有一丝力气。

    顾瑾寒走过去,冷峻的脸上看不出半点情绪。

    想起她刚才也喝了镇定剂,于是吩咐裴影,“送她回去。”

    “不。”叶幽幽拉住他的衣袖,腿一软,差点跌倒,顾瑾寒眼疾手快地抱住她的腰。

    她靠在他肩上,浑身的力气都卸在他身上,声音如蚊子一样,“让我陪着你……”

    她想陪着她,在她最难受的时候陪在他身边……

    顾瑾寒寒眸闪过一抹暖光,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乖,你今天太累了,好好睡一觉。”

    叶幽幽:……

    怀中传来女孩儿清浅的呼吸,睡着的她,如同一个孩子一样恬静,浓密卷曲的睫毛灵动轻柔覆在眼上。

    “送她回去。”顾瑾寒把她放进裴影的怀里。

    “是。”裴影应声,打横抱起叶幽幽。

    他一直以为叶幽幽只是个有点小聪明且古灵精怪的小丫头,没想到刚才那么危机的情况下,她居然能想到安抚老夫人的办法,还如此地沉着应对

    甚至为了让老夫人喝下镇定剂,她自己也跟着喝了一半。

    果敢,聪明,是在经过刚才发生的事情后,裴影对她的印象。

    ……

    等医生给顾母做完检查后,天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顾瑾寒一直站在床边,寸步不离。

    裴影送叶幽幽回去后,又马不停蹄地赶了回来,此时他正在顾瑾寒身后,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他跟在他身边四年,他了解他。

    寒少,有一个别人触之既死的底线,那就是老夫人。

    “寒少,已经都检查过了,老夫人左腿错位骨折,我们已经做了处理,但是恢复起来有点慢,恐怕三个月内老夫人都不能下地了。”

    “还有手上的伤,我们也重新处理了,没有伤到筋骨,不会留下后遗症,除此之外,老夫人身上还有几处擦伤,也都上药了。”

    一位医生弯着腰,将顾母的情况向顾瑾寒汇报。

    顾瑾寒盯着床上的母亲,他的脸色带着病态的白,手背上打着点滴,手臂上和头上贴着一些医疗仪器线。

    床头柜上放着一排医疗仪器,上面显示着一些波动的数据线条。

    他看向另一位年纪稍大些正在做记录的医生。妙书斋小说网..

    “秦医生,怎么样?”

    秦医生抬起头,推了推鼻梁上的镜片,面色沉重地叹了口气,“寒少,上次我就和您说过,老夫人的病无法根治,只能控制,并且要静养,不能受任何刺激,否则都有可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本来这些年老夫人的病情就有加重的情况,如果还不时地受到外界刺激……”秦医生叹了口气,一脸难色。

    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寒少。”一位保镖走过来,“刚才查了监控,昨天下午,顾爷来过。”

    顾瑾寒眯着眼,面色铁青,浑身上下散发着巨大的杀意。

    ……

    客厅里,管家,佣人跪了一地。

    “寒少,都怪我,是我大意了,没有看住老夫人,让她从楼上摔了下去。”管家陈妈泪眼婆娑地跪在地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顾瑾寒翘着腿,目光阴鹜地扫了一眼跪在面前的所有人。

    裴影看了眼跪在地上的人,说:“昨天下午,顾爷来过。”

    陈妈一听,霎时顿时一阵白一阵红,回过头去看向其他佣人,厉声答问:“怎么回事?!你们谁让顾爷进来的!!”

    顿时一片抽气声,所有人都吓白了脸。

    “不是我,陈妈,我们没有。”

    “不是我们。”

    “陈妈,陈妈,不是我们……”

    七嘴八舌的求饶身声响起。

    这时,一个保安走过来在裴影耳边低语几句。

    裴影点头,将得到的消息告诉顾瑾寒。

    顾瑾寒冷着脸,动了动手,两个保镖从身后走上来,拎起跪在陈妈旁边的女佣站起来。

    女佣尖叫着,手脚并用地想要挣开保镖的束缚,“啊!你们干什么?寒少,饶命啊,顾爷他,我不敢不开门啊,陈妈,陈妈救我,寒少……啊!”

    求饶的话还没说完,下巴就被保镖卸了。

    裴影看了眼顾瑾寒,对保镖说:“带出去。”

    女佣还在哭喊,却说不出一句话,只能从喉咙发出呜咽声……

    陈妈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看向那些佣人,气得浑身发的,“你们看清楚了,谁还敢做出这种吃里扒外的事情,刚才那个人就是你们下场。”

    说完,陈妈又看向顾瑾寒,微微发胖的脸上写满了悔恨,“寒少,都怪我,是我没有管理好这些佣人,差点害了老夫人,我……我……”

    顾瑾寒站起来,尊贵冷煞的气息弥漫整个客厅。

    “再有下次,你知道后果。”

    说完,向外走去。

    陈妈跌坐在地上,用衣袖擦了擦泪水,她知道,寒少要不是看在她这么多年伺候老夫人忠心耿耿的份上,这件事情,足够要了她的命。

    走出客厅,顾瑾寒直接朝车子走去。

    “寒少。”裴影跟上去,为他拉开车门。

    顾瑾寒坐进车里,朝母亲房间窗户的方向望了眼,“去顾家庄园。”

    ……

    顾家庄园。

    一早,正是用早餐的时候。

    顾启赫正看着早报,管家就跑进来禀告,“顾爷,寒少回来了。”

    话音还没落下,顾瑾寒已经走了进来。

    顾启赫愣了愣,放下报纸,眼神闪过一丝疑惑。

    “还没用早饭吧,坐下来一起用。”他淡淡地指了指对面的座位。

    佣人来添了副碗筷,为顾瑾寒拉开椅子。

    顾瑾寒没有坐下,森冷的目光扫了一眼白风华。

    白风华一僵,仿佛有毒蛇爬上背脊。

    想起昨天的事情,余光瞟了一眼正在喝粥的顾启赫,她淡淡地笑了笑,让自己保持镇定。

    顾瑾寒看着顾启赫,嘴角勾起一丝阴冷的笑,“你昨天,去小雅清苑做什么?”

    顾启赫一怔,抬起头,狭长的眼睛眯起,不怒自威,“你在和我说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