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四重分裂 > 第一百一十二章:路见不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个小时后

    龙魂镇,‘檞寄生’酒馆

    “老板!再来一桶蛇头蓝。”

    “好嘞~”

    “老板,我们的炸肉排呢?”

    “稍等稍等,这就好!”

    “老板,我的烤月猹好了没?”

    “稍等稍等,马上好。”

    “老板,我的包菜……”

    “稍等!”

    “老板……”

    尽管已经过了夜里十二点,但这里的生意却依旧好到爆棚,仅有的十几张小桌子全都是满员,隐约还能看到外面还有不少人正在排队。

    【啊!谁能来救救我啊!】

    忙到脚不沾地的半兽人老板绝望地从喉咙里挤出了一声叹息,将一桶烈酒放到了两个半龙人客人面前,冲厨房的方向吼道:“7号9号14号桌的菜好了没!”

    “早着呢!”中气十足的声音如此回应道:“没事儿就过来帮忙!”

    “滚蛋,我这儿比你轻松不了多少!”老板德里这会儿都快被累的吐信子了,他一边梗着脖子怒吼着一边暗暗发誓这两天必须得招到个打下手的,否则就算自己又当老板又当服务员的勉强还能应付过来,但厨房那边的效率实在是有点儿太慢了!

    【再这样下去那帮饿疯了的家伙万一把我架起来烤了怎么办!】

    德里偏过头避开几道饥饿而犀利的目光,很是悲愤地诅咒起了前一阵子组团来镇子中闹事的那些个外来者们。

    尽管当地的半龙人卫队最终还是轻易地将那些人干掉了,但镇子中的另外两个酒馆却也在那次风波中损失惨重,暂时闭门歇业了。

    本着同行是冤家的道理,德里当时还挺高兴的……

    结果他才高兴了不到半天,就发现了一个十分糟糕的现实。

    那就是,如果再继续坚持一个厨子的高性价比原则,那自己这家店估计也保不住了!

    “那个……”

    【但是雇佣正儿八经的厨师很贵啊!】

    “您好……?”

    【所以只要会做饭的人就好!最重要的是便宜!】

    “请问您是这里的老板,德里?巴脾先生吗?”

    【但是直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任何一个人来应……嗯?】

    一直处于走神状态下的德里这会儿才反应过来有人在叫自己,定睛看去,一个背生双翼、带着兜帽的女孩正俏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用力挥着她那只白皙的小手。

    “啊,我是德里。”德里有些好奇地打量着面前这位只露出了小半张脸的少女(猜的),问道:“你是?”

    女孩见对方不在无视自己,立刻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皱皱巴巴的羊皮纸,笑嘻嘻地问道:“您还招人吗?”

    “招人?”德里愣了一下,随后下意识地瞥了一眼对方手中那张‘传单’,恍然道:“你想来这里当厨师?”

    “是的!”少女用力点了点头:“我叫夜歌,是一位厨……师……”

    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她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怯怯的。

    没错!出现在德里面前的这位兜帽有翼少女正是季晓鸽!有着无论在游戏中还是现实里都当之无愧的【倾国】天赋,同样也在两个世界都兼具着【杀人料理】天赋的季晓鸽!

    “厨师啊~”德里的眼睛不可谓不毒,当场就看出了面前这位少女底气貌似不怎么足的样子,慢悠悠地问道:“厨艺不精吧?”

    少女点了点头,随后将两只小手举到面前用力握紧:“但是我会努力的!”

    “啧啧,这份心态倒是不错。”刚才还慌得一批的德里此时此刻却是稳如老犭,对季晓鸽点头道:“而且我这儿的确也有些缺人,留下你倒也不是不行,但是……”

    少女连忙问道:“但是什么?”

    “但是在待遇方面可能就不会那么好了。”德里企图坐地起价。

    结果……

    “没关系!”季晓鸽笑盈盈地说道:“只要让我做饭就行!”

    【卧槽,有这么好的事!?】

    德里顿时心花怒放,正准备二话不说就把这姑娘安排进厨房打下手,没想到就在此时……

    嘭!

    酒馆的大门被人从外面用力推开,只见门口出现一高一矮两道身影,均是气喘吁吁、满脸菜色。

    高的那位身着一套法师长袍,须发皆白,男性,背后那把形状怪异的法杖缭绕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黑烟,看起来约莫七八十岁,手中牵着一条铁链。

    矮的那位正半蹲在地上,有着一对尖尖的灰色兽耳与毛茸茸的同色尾巴,女性,看起来十七八岁左右,面容姣好清秀,身材玲珑有致,但她那双仿佛会说话一般的大眼睛却不知为何仿佛萦绕着一层氤氲,看起来好像随时都要哭出来一样,而且……

    她那雪白的颈子上,竟是套着一个大项圈,而还有一条大铁链子连在上面,另一端就握在旁边那看似道貌岸然的老者手中。

    “老板,麻烦来一盘酱肉,一杯麦酒。”那老头一边牵着女孩往里走,一边扯着嗓子叫道:“再来三斤大骨头,两斤煮烂剁碎,一斤熬汤。”

    “汪。”他身边的女孩也叫了一声,竟然……

    【竟然被调教的连人话都不会说了!】

    嫉恶如仇的季晓鸽此时此刻只觉得心中怒火中烧,她已经顾不上再跟面前的老板说话,银牙紧咬着转过身面向那高高瘦瘦的老头,娇声喝道:“无耻!”

    “啊?”

    那老头却是一脸茫然地看了她一眼,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啊’了一声。

    而他身边的那只犬娘少女却是有气无力地冲季晓鸽晃了晃脑袋:“饿!”

    【太可怜了!】

    季晓鸽与周围的食客此时此刻都不由得如此想到,那一声悲愁垂涕的‘饿’里面似乎蕴含着千言万语,数不尽的血泪辛酸,让人几乎不敢去想这个人话都说不清楚的小姑娘到底经历了什么!

    至少在饱受各种文学作品荼毒的某少女心里,这会儿已经脑补出了一个十好几万字的悲怆故事了。

    随便拿出一个来都能引发大量社会舆论的那种!

    无良而残忍的主人、一口饱饭都吃不到的可怜少女、冰冷的地下室、象征着屈辱的项圈、丧心病狂的魔药实验、邪恶炼金术的受害者、正常说话的权利被剥夺、得不到回应的呼救、一片黑暗的人生……

    【可恶,必须要救她!】

    季晓鸽下意识地上前走了一步,却在恍然间发现其他人尽管眼中也包含着愤怒,却并没有任何一个人义愤填膺的站出来,哪怕是那几个看起来颇具实力的冒险者都默默地转过了头去。

    趋利避害是所有智慧生物的本能,很少会有人会选择那听起来颇具有浪漫主义情怀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种情况并非只会发生在现实世界,只要是有着所谓‘智慧’与‘本能’的地方,都会存在这种事……

    而在尽管有着基本道德体系,但社会形态却并不算发达的无罪之界中,这种现象更是屡见不鲜。

    并非人们眼中没有‘善’与‘恶’,但真正能够为了他人不顾及自身利益乃至生命去‘行善’的成本却远远高于说着困难但做起来却格外轻松的‘作恶’。

    当然,在大部分人眼里,如果自己在面对恶势力时有着压倒性的实力优势,他们自然不会介意去随手制裁一下对方,然后得到‘心理安慰’、‘鲜花掌声’、‘投怀送抱’等精神、名誉或物质上的回报。

    这种行为或许同样值得肯定,但真正的伟大,却更应该属于那些甘愿付出巨大的代价而去‘行善’的人。

    且看那位老法师,且不说别的,就凭他那看起来就跟个贤者似的长相,就足以扼杀在场绝大多数人心中那‘拔刀相助’的**了。

    法师越老越牛辶,这是公认的事实。

    就凭这家伙看起来半截身子都进土里的岁数,就能轻轻松松地镇住在场所有的围观群众。

    但是……

    有人不在乎!

    “放开那个女孩!”季晓鸽可不管那么多,就算没有人陪她一起站出来也阻止不了这姑娘想要抽那变态死老头一顿的想法,这与是否身处‘游戏世界’无关、与她的容貌、家势、实力无关,仅仅只是看不顺眼而已!

    单纯的看不顺眼、单纯地想帮忙,这就是她此时此刻忘记了所有风险的全部理由。

    “放开她?”老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链子,犹豫了一下。

    那女孩却是轻轻摇了摇头,低声道:“不行,饿,汪饿……”

    老者对女孩微微一笑:“好吧,虽然结果比较微妙,不过你终于懂点事了。”

    【害怕没有饭吃么?真是太可怜了。】

    季晓鸽却是已经看不下去了,背后那对雪白的双翼猛地展开,整个人飘身而起,并在半空中停滞了数秒后飞快地向面前那个老头掠去。

    “呃?”只见那老者……算了,事已至此估计大家早就已经猜到了,只见贾德卡拽着牙牙飞快地退开数步,连连摆手道:“这位姑娘你怕是误会了!”

    季晓鸽原本有些生涩的飞行技巧竟然在怒急之下变得无比顺畅,背后那双羽翼如臂使指,竟是在半空中骤然提速,蹁跹倩影携着一阵香风席卷而至。

    “汪!”牙牙这会儿也有点儿着急了,连忙大声道:“汪饿!汪德卡不是汪人!”

    说实在的,她的通用语要是再标准点儿,季晓鸽那张吹毛断发的大饼估计就不会砍出手了……

    对,诸位并没有看错,我说的就是大饼!

    虽然季晓鸽只有一个职业,还是个厨师,但这并不意味着她没有什么攻击手段,在她那极度异禀的料理天赋下,原本在‘无罪之界’中也算是个生活职业的厨师也是可以打架的!

    只见她纤手一翻,竟是不知从何处掏出了一张椭圆形的片状物,抬手就向贾德卡切了过去!

    “这是神马武器!”还算见多识广的后者当时就慌了神,下意识地抬起胳膊一挡,那质地还算精良的法袍竟是被直接割裂了袖口,他肌肉坚实的胳膊也是被那锋利的圆形武器留下了一道血痕!

    季晓鸽冷笑了一声,反手切向了贾德卡牵着牙牙的左手:“这可不是武器!”

    她倒是没撒谎……

    【葱?斩铁?花?破甲?大饼】

    制作者:夜歌

    消耗品/装备

    使用:生命值-5%、有一定几率造成沉默

    装备:攻击力低、命中时有一定几率为目标施加流血效果

    装备限制:拥有天赋【自产自销】

    【备注:吃我一饼!或者……吃我一饼?】

    没错,这玩意儿的确不是武器!

    虽然这张饼不但十分锋利,甚至还有着攻击力、能够破甲、能够让目标流血,但它的确不是一件严格意义上的兵器!

    至少在季晓鸽眼里,它是吃的!

    如果不是情势所迫,她也不想将自己辛辛苦苦烹制出来的食物用于战斗……

    但现在是特殊情况!

    【一定要救出那个女孩!至少也要给她制造逃跑的机会!】

    季晓鸽如此想着,手中的大饼结合新世纪女子格斗术上下翻飞,攻势之猛甚至让战斗经验丰富的贾德卡一时间都有些手忙脚乱,连连后退且暂避锋芒!

    而其它客人见两人大打出手,犹豫了片刻后纷纷毅然决然地站起身来,然后……头也不回地向外跑去!

    “付钱啊!”原本有些呆滞的德里立刻回过神来,一边骂街一边也嗷嗷大叫着追了出去。

    整个酒馆顿时空旷了起来。

    数分钟后,伴随着贾德卡的一枚小火球,季晓鸽手中的【葱?斩铁?花?破甲?大饼】应声而碎。

    “小姑娘!”贾德卡特别无力地叹息道:“你冷静一点儿啊!”

    他的经验终究还是远比季晓鸽丰富,不过几分钟的功夫就看出了面前这女孩其实并不会什么战斗技巧,于是便随便找了个空挡将一枚火球糊在了那张饼上,果然效果拔群!

    但是……

    “会烤饼很了不起吗?”季晓鸽撇了撇嘴,两只小手轻轻一翻,竟是又拿出了贾德卡从没有见过的诡异兵器!

    【这次是钝器吗?这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头!】

    贾德卡谨慎的拽着牙牙后退了两步,感觉自己有点方……

    “再来!”

    季晓鸽双翼再震,手中紧握着那两枚圆滚滚的奇形钝器向贾德卡当头砸去!

    ……

    【杂?强固?粮?硬化?馒头】

    制作者:夜歌

    消耗品/装备

    使用:生命值-3%、有一定几率造成窒息

    装备:攻击力低、击中头部时有一定几率让目标眩晕

    装备限制:拥有天赋【自产自销】

    【备注:来个馒头吧,哈?你说咬不动?没关系,拿回家磨刀也是好的嘛。】

    第一百一十二章:终

    (笔趣库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