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炉石之末日降临 > 第八百零三章 先知祖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    “欢迎欢迎,没想到您亲自来了。妙书斋小说网..”

    战场后方的野战机场上,项宁轩亲自前来接机,迎接的居然是阿曼尼巨魔首领祖尔金。

    之前从天竺回来时,祖尔金派遣龙鹰之神加莱亚出使共和国,但路上高傲的龙鹰就跟项宁轩不对付,被赶了回去。

    反正阿曼尼巨魔是在蒲甘,只要别来惹共和国,项宁轩也懒得理他们。他也没想到祖尔金会亲自过来。

    陪同祖尔金的是枯木巨魔大祭司玛尔里,枯木巨魔已经改为崇拜龙图腾,除了原来的族人,龙骧军后来收编的巨魔以及其他一些原始崇拜的部族也编入枯木巨魔麾下。玛尔里就是专职给人洗脑的。

    通过玛尔里,项宁轩已经知道祖尔金为什么亲自前来了。起因是他收到了一份邀请函拉斯塔哈大乱斗的邀请函。

    赞达拉的拉斯塔哈大王邀请世界各地的巨魔前往竞技场一展技艺,胜者可以获得不菲的奖励。

    问题是祖尔金立志重建阿曼尼帝国。阿曼尼和古拉巴什曾是瓜分古艾泽拉斯的两大巨魔帝国,那时候的赞达拉只是负责保存知识和研究法术的部族,相当于图书馆管理员。

    现在古拉巴什早已四分五裂,阿曼尼实力也大不如前,赞达拉俨然以巨魔的领导者自居。

    巨魔老牌英雄祖尔金居然被邀请去跟一帮年轻小辈同场竞技,还要接受高高在上的拉斯塔哈大王品评。这面子往哪儿搁特喵的,虎落平阳被犬欺

    项宁轩至少是平等结交的朋友,阿曼尼巨魔其他人都不靠谱,祖尔金干脆自己找了过来。妙书斋小说网..他先到滇省见了林博云,口头达成了和平协议,并在边境开放一个交易口岸,然后就坐飞机前往龙骧军总部。

    由于项宁轩领兵在外,祖尔金便由玛尔里招待,参观了现在枯木巨魔的新家。

    枯木巨魔的现状令祖尔金目瞪口呆,整洁干净的住房和营养丰富的食物并不能打动他。祖尔金最震惊的是青少年巨魔的训练。

    枯木巨魔是最早绑上龙骧军战车的异族,正职战士的待遇跟龙骧军一样除了军功不能兑换太初集团股份。成年巨魔的收入足以养活整个部族,那么,青少年巨魔就不必为衣食住行发愁了,可以全身心投入训练中。

    巨魔是天生的战士,基础比人类好得多。只要经过科学合理的训练加上充分的营养摄入,实力进步很快。一年多来,三成受训的巨魔青少年进阶精良英雄,就职萨满、法师、祭司等法系职业的约有。

    这是什么概念枯木巨魔以阿曼尼五分之一的人口,拥有进阶职业的青少年跟阿曼尼相当。

    其中最出色的巨魔青年已经能跟祖尔金带去的精锐老兵打得有来有回,当然,也仅限比试,真要是分生死,这些训练有素的菜鸟有几条命都不够。

    不过,这些青年只要去战场上历练一番,必定能涌现不少强者。

    对比,祖尔金羡慕不已。他已经下定决心与人类,准确的说是共和国合作。当然,不是像枯木巨魔那样举族投靠,祖尔金可不会放弃手中的权力。阿曼尼会成为稳定拿钱为共和国办事的雇佣兵。

    在凉州碰到了赞达拉的人,项宁轩便把祖尔金叫了过来。

    蹲在赞达拉战士的尸体前,祖尔金呵呵冷笑,道“想不到一向自诩为巨魔文明传承者的赞达拉,不好好侍奉洛阿神灵,居然会投靠邪神。”

    项宁轩道“这恐怕是先知祖尔自作主张。”

    “呵呵,那就更有意思了。”祖尔金说着掏出邀请函道,“赞达拉上下离心,拉斯塔哈居然还有心思玩什么大乱斗。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的王国正在分崩离析”

    “现在,我倒是有兴趣去看看这位赞达拉的国王到底是怎么的蠢货。”

    项宁轩摊手道“那不如先去会会赞达拉的先知。”

    凉州血神殿是一座隐藏在戈壁深处的建筑群,原本不知道是祭祀哪路神灵的,反正现在归了血神教。地表建筑只是冰山一角,庞大的地宫才是精髓,内外均有法阵防护。

    当初项宁轩就带人突袭过这里,占领表面不难,难的是怎么攻破错综复杂的地宫。

    项宁轩带着祖尔金前来时,正看到蓝军的满军长实力演示怎么打地鼠。

    始皇帝的皇陵地宫开山为陵气势恢宏,想要靠外力破解,除非削平骊山。血神教的神殿可没那么霸气,就是建在开阔的戈壁下方。

    于是,一群蓝翔毕业生加上几十枚破魔破法特效加持的钻地弹就令据守地宫的血祖慌了神。因为照这种破坏进度,十天半个月就能摧毁外围法阵,挖穿地面。

    “祖尔,赞达拉的先知。你不去侍奉洛阿神灵,跑这儿来干什么”祖尔金嗤笑道,“我知道你听得见,别像老鼠一样躲着嘛。”

    魔力涌动,一个幻术影像投影到地面上。头戴金色高冠,含着两颗大牙齿的祖尔显现出来。

    祖尔反讽道“祖尔金,你什么时候成了人类的走狗。”

    祖尔金摊手道“我们是平等的合作关系。何况,现在看来人类比你的神灵靠谱多了,至少不用躲在阴暗的地宫里。”

    “混蛋,你还没见识过戈霍恩的真正力量。而在我的背后,可不仅仅有血神不论是艾泽拉斯还是这里,都将被毁灭。而你们唯一的出路就是加入我们。”

    祖尔的话中透露两个意思首先,他跟恩佐斯、克苏恩等古神也有联系;其次,这家伙已经走火入魔,没办法正常沟通了。

    这话连祖尔金都听不下去,呸道“你就不怕我告诉拉斯塔哈”

    祖尔冷笑道“拉斯塔哈根本不配统治赞达拉他就是个蠢货,你认为他更相信你还是我”

    项宁轩暗暗点了点头,通过祖尔的话,至少可以确认大致的时间线。祖尔还没造反,但是也快了。

    “你就是那个屡次破坏血神计划的人类”祖尔突然转向项宁轩,道,“预言告诉我,你要倒霉了。哈哈哈”

    随着祖尔的话语,地上陡然冒起丝丝缕缕的血雾,腐化剧毒的之息渗透出来。

    “不好,快撤”项宁轩招呼一声,陷仙剑锵然出鞘,银白剑光锁定地面,迟滞血雾蔓延。

    “,,,,。”倒数完毕,项宁轩可不管还有没有人没撤走,单兵战甲背后的喷气背包全力开启,陡然腾空。

    失去压制的血雾浓稠得如同血液一般,整个神殿区域化成一片怨毒血池,黑红相间的血色中仿佛无数张脸在哀嚎惨叫。一股血色能量冲破时空召唤束缚,投向戈霍恩所在的位面。

    “血神教竟然献祭了所有剩余教徒”项宁轩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

    在决战败北后,血神教主力战兵已经伤亡殆尽,祖尔和血祖知道凉州血神殿守不住。

    血神招揽信徒可不是为了传播教义,而是为了获取鲜血和力量。既然凉州血神教已经失去了继续做大的机会,甚至还会被全灭,那就要及时割肉止损跟投资一个道理。

    那帮参与的老弱病残就是要割掉的肉,他们陆陆续续被献祭掉,化作血雾能量储存起来。

    血祖对屡次破坏计划的项宁轩恨之入骨,以为共和国军会杀入地宫,没想到采用的是外力破解,只能匆匆引爆献祭的神力。

    在远处岩洞中,祖尔和血神带着少数亲信传送了出来。

    “走吧,回赞达拉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

    血祖的资格比祖尔还老,但现在失去全部势力之后,只能成为祖尔的追随者。他躬身行礼道“那个项宁轩跟祖尔金搅和在一起,最近拉斯塔哈不是搞了个乱斗吗我怕他们会坏事。”

    祖尔感兴趣道“哦,你有什么主意”

    血祖身上血雾涌动,森然道“项宁轩实力高强又有大军在侧,正面对抗肯定不行。但我听说曾引心魔入体,如果能从侧面击溃他的心防,同样能废掉他。”

    祖尔笑道“很好,你需要什么援助,我会让人全力配合。”

    “交给我吧”弥漫在血祖身周的血雾渐渐收敛入体,化作一名其貌不扬的男子,望着远处。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