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天子呼来 > 第014章 朕为你做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长夜慢条斯理地将她的手塞回了怀里,问道:“你们说谁折了王子微的手?”

    王太后看了王夫人一眼。

    王夫人一想起长子受的苦,瞬间红了眼眶,指着钟迟迟,悲愤道:“就是她!陛下,东市好多街坊都看到了!陛下可以派人去问!御医说大郎的手差一点就废了,这女人下手何其狠毒!陛下可不能包庇她!”

    李长夜垂眸看了一眼,这个狠毒的女人正小鸟依人地依偎在他怀里,百无聊赖地玩着他的衣带。

    看把她无聊得,是不能再包庇了。

    “这样啊……”他漫不经心地应道,捏了捏怀中人的脸,含笑问道,“迟迟,你说呢?”

    钟迟迟睨了他一眼,攀着他的肩坐了起来,半边脸欲露不露,柔柔道:“夫人这话可不敢当,迟迟只是个弱女子,如何能折得了令郎的手?”

    这样一说,王太后也露出了疑惑之色。

    那个替王子微看诊的御医她也喊来问过话了,说是大力捏断的,就是普通的男子都做不到,何况这么个娇滴滴的女子?

    王夫人急了:“臣妾怎么敢欺瞒陛下和娘娘,有人亲眼目睹大郎受伤前跟这女子在一起,没说两句话手就折了——”

    她突然想到什么,陡然瞪大了眼睛,指着钟迟迟,惊恐道:“巫、巫术,她一定是会巫术!”

    钟迟迟哑然失笑,委委屈屈地唤了声“陛下”。

    李长夜轻笑一声,很是顺手地摸着她的脸,缓声道:“巫蛊之事,舅母可要慎言呐!”

    王太后也觉得这个闹得有点大,警告地看了王夫人一眼,道:“既然大郎受伤前是和钟迟迟在一起,大郎的伤多半是她动的手,至于怎么动的手,送到京兆府打几板子就招了!”

    打板子?

    李长夜暗自一笑,低头看怀里的女人。

    她正从他掌心抬起脸,又是委委屈屈一声“陛下”。

    李长夜含笑道:“母后和舅母要定迟迟的罪,怎么也要问她两句吧?”

    不等王太后回应,便低头问道:“迟迟,王夫人说王子微受伤前和你在一起,你认不认?”

    钟迟迟点了点头,柔声道:“确实如此,昨日民女奉诏入宫,出宫后,在东市醉云楼前,偶然遇上了承恩公府的大郎君!”

    “哦?”李长夜漫不经心地抚着她的脸,柔声问道,“然后呢?”

    美人垂首,娇躯轻颤,仿佛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

    李长夜配合地搂紧了她,柔声安抚:“迟迟莫怕,告诉朕,朕替你做主!”

    美人儿依偎在他怀里,如泣如诉道:“大郎君……大郎君想要轻薄我——”

    “胡说!”王子微的妻子闻氏愤然起身,指着她,气得浑身发抖,“一派胡言!血口喷人!陛下!娘娘!我家大郎是什么样的人,您二位最清楚了!这贱人竟敢污蔑大郎,请陛下和娘娘还大郎一个公道!”

    说完,便往地上“噗通”一跪,跪得十分实在。

    王夫人也被气得往地上一跪,道:“陛下,娘娘,请为大郎做主!”

    李长夜抬起她的下巴,似笑非笑道:“小迟儿,太后面前,说话可要注意点呐!没有真凭实据,朕也会很为难的!”

    钟迟迟直起身子,转向王太后。

    王太后这才看清了这女子的容貌,不由得一惊,这样的绝色,难怪李长夜进殿至今,一直爱不释手,那王子微——

    “大郎君无礼的证据自然是有的——”钟迟迟说着,把脸偏了一偏,露出一截精致修长的玉颈,一枚暧昧的印记赫然在目。

    李长夜顿时愣住了,这不是他刚刚咬的吗?

    “不可能!”闻氏怒道,“你自己不检点,不要赖在我家大郎身上!陛下!娘娘!大郎那样修身克己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钟迟迟似是无奈地叹了一声,道:“王娘子这话说得有些无礼了,昨日民女是从浴堂殿出来的,怎么叫不检点呢?民女出浴堂殿的时候,身上有没有这个,陛下应该是最清楚的——”目光盈盈地朝李长夜望了过去。

    李长夜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迟迟出浴堂殿的时候,是没有的!”

    钟迟迟又道:“民女出宫后就遇到了大郎君,大郎君受伤后,便被夫人关了起来,之后直接被陛下带进了宫,若不是大郎君所为,难不成是陛下么?”

    说到这里,她又盈盈地望了一眼过来。

    其他人也随着她的话,朝李长夜望了过来。

    谁都看得出钟迟迟和李长夜关系不一般,王夫人婆媳俩自然是更怀疑李长夜,可人家毕竟是皇帝,怀疑也不能明着问,只能等着他自己说。

    备受期待的李长夜勾了勾唇,缓声道:“王子微,可真是叫朕失望呐!”

    这话一出,王夫人和闻氏顿时身子一瘫。

    “就在醉云楼门口,大郎君众目睽睽之下便要欺辱民女,后来不知怎的折了手,民女不识得大郎君,不巧和大郎君走了同路,便被承恩公夫人抓进府里关了起来,受尽凌辱,滴水未进——”她楚楚可怜地说着,最后深情仰慕地看向李长夜,“幸亏陛下来了……迟迟好怕再也见不到陛下了……”

    李长夜似笑非笑地将她搂进怀里,看向王太后,道:“母后,这件事——”

    “这件事岂能听她一面之辞!”王太后越发嫌恶地看了钟迟迟一眼,道,“哀家从小看着大郎长大,他的人品哀家绝对信得过,不过一个印子,蚊虫咬出来的都行!”

    “太后娘娘说笑了——”钟迟迟抬起脸,柔柔弱弱地说,“阳春三月,哪里来的蚊虫呢?”

    李长夜忍着笑,把她的脸按回怀里,低声轻斥:“迟迟,不许同太后顶嘴!”

    王太后正要发作的火气被他这一句安抚了一半,冷哼道:“没有蚊虫,那不能是她自己挠的?想要诬陷大郎,真当哀家是个糊涂的?”

    钟迟迟幽幽道:“太后娘娘自然是不糊涂的,否则怎会生出陛下这样英明神武的天子?”

    王太后顿时一噎。

    皇帝陛下信了她的说辞,太后娘娘却表示不信,到底是谁糊涂?

    殿内一时僵持。

    这时,内侍监高福疾走入内,禀道:“陛下,娘娘,江陵郡王把承恩公告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