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地球第一剑 > 第二十二章 符法之争!(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是什么境界?剑仙儿啊?”

    “武当山的道承也是有点东西嘛,这么年轻的三代弟子,竟然能有聚神后期修为,剑道悟性更是惊人。妙书斋小说网..”

    “不可小觑的剑道啊。”

    “剑法如何不算道法?这话说的有点意思,啧,有点意思。”

    “剑法就算再强,始终也敌不过道术啊,不说别的,蜀中那边已经有御剑术复现了,千米之外取人首级就跟电影里的狙击手一样。”

    “说的倒是好听,还不是一样的华而不实?”

    夹杂各类口音的私语声,随着茅山那位主事的道长起身渐渐安静了下去。

    其实大多只是些年轻修士在讨论,那些道爷和阅历稍微丰厚些的道长,在王升演示完剑法之后,除却少数善剑之人动容,其他道爷少有情绪表露。

    倒是李始悟在众道爷中坐的更直了,整个人都一扫之前的颓丧。

    一根葱白般的拇指伸到了眼前,在王升面前轻轻晃着;王升和师姐对视一眼,也见师姐比几分钟前放松了不少。

    且听茅山道承的主事道长言道:

    “武当七星剑名不虚传,各山道法道术也令人印象颇为深刻。

    今日我茅山斗胆邀请诸位前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让道门传承能尽可能的圆满、完善。

    道术绝迹千年,世人尽皆不知,不信,不少道承的道法也都有了缺漏。今日,便是各道承查遗补漏、互相印证的良机。

    接下来,不必有什么拘束,各位尽可互相请教。

    但有一点,若各位想要互相切磋,还请点到即止,莫要伤了咱们道门一家的和气。”

    言罢,这道长做了个揖,手中拂尘轻轻甩动,顿时有数十位身穿玄色道袍的茅山弟子入场,负责维持各处秩序。

    众人似乎都有些‘害羞’,场地安静了近一刻钟,才有两位道长起身,朝着一旁的道承走去,很快就和对方攀谈了起来。..

    有人开头,早已跃跃欲试的众人顿时朝着早已选好的目标而去,武当这边,也有几位道长结伴来探。

    这潭水,总算活泛了起来。

    年轻弟子其实都只是看客,这种场合也不敢多说话,只是在旁听着道长们交谈,偶尔也能有些收获。

    本来,这几位道长都是来找王升请教‘剑道’的,但碍于自身辈分,也因王升坐的靠后,只能跟武当山在此地的两位道长交谈。

    王升倒是一心不问旁事,坐在那闭目养神,将灵念尽数蕴于体内,并未对外探查。

    旁边的师姐轻轻拉了下王升的胳膊,王升睁眼顺着师姐略微扬起的下巴看去。

    那个双眼放光、留着毛刺头、身着休闲装扮,此前出言嘲讽茅山道承也奚落过武当道承的年轻道士,此时正目光灼灼的注视着这边。

    王升先是眉头一皱,还以为这家伙这眼神是看自家师姐的,面容顿时有些冷峻。

    这家伙,在打他师姐的主意?

    然而,很快王升就发现,这毛刺头小道士,却是将目光紧紧锁定在他身上……

    这,就让人有些不寒而栗了。

    那毛刺头道士似乎总算拿定了主意,朝着十几米外的王升迈步前行。

    这人身旁的两名蓄着胡须的道长对视一眼,各自露出少许轻笑,并未阻拦。

    但这毛刺头道士刚走两步,一旁有几名身着玄色道袍的茅山弟子走来,为首的一人对着此处道承的几位道长拱手做礼,那清朗的嗓音顿时吸引了周遭众人的注意。

    “茅山弟子柳云志,冒昧想讨教龙虎天宗符箓大道。贵派有道之士施千张,可否与弟子再切磋一次!”

    茅山,柳云志。

    龙虎山,施千张……

    王升莫名感觉这名字有些印象,似乎自己上辈子曾在天榜或者地榜稍微靠后的位置看到过几次,但印象并不是很深刻。妙书斋小说网..

    但茅山的柳云志,王升就比较熟悉了,毕竟早饭时还在街上遇到过一次。

    柳云志是未来的三十六道门人杰之一,茅山派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因面容英俊、气质不凡,今后会拥有大批‘网络粉丝’。

    王升自然已经看出,那施千张应当是要来寻自己切磋,但半路杀了个柳云志出来,暂时没他的戏份了。

    王升之前出手展露了自身剑道境界,一是为武当之名与师父在武当山的名望,二是不想让师姐抛头露面,也没想过自己能在今天就扬名立万。

    名气这种东西如果对修道有用的话,他不如在回武当山后找个风景秀丽的山崖边,开直播练剑。

    但王升却想跟这满嘴张狂的施千张切磋一番。

    他是死过一次的人,也知道十几年后仙道势力互相倾轧,这太平盛世的一些阴暗角落会乱成何等模样……

    比起在场这些山中清修的道长,或许也就王升更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生死拼斗。

    这种点到即止的切磋,实在是增加实战经验、了解各种道法的顶好机会。

    所以,王升见这个毛刺头道士被拦住,还是有些小遗憾的,虽然他对施千张的挑衅本就没半点怯意。

    道道目光的注视下,施千张不以为意的撇撇嘴,不等自家门派的道长回答柳云志,径直开口,语气有些懒洋洋。

    “怎么,上次败的还不心服?”

    “啊,自然是有些不服的,所以想再和你切磋一次。”

    柳云志面容沉静,却是丝毫没有回避自己此前的败绩,目光坦然的注视着施千张,“上次斗法过后,我心中总有几分不甘,已是影响了平日里修行清净。今日还望阁下再次不吝赐教,胜负无论,我再不会与你纠缠。”

    施千张扭头看了眼王升的方向,见王升正闭目养神,嘴角轻轻抽搐了下。

    就听这位龙虎山来的年轻道士嘟囔了句:“反正也不怕武当山的那耍剑的哥们跑了,跟你再斗一次也花不了多时间,来吧。”

    耍剑的……

    王升嘴角一撇,但也没说什么,继续闭目养神。

    等会手下见真章吧。

    龙虎山的几位道长并未阻拦,而其他施千张同门的师兄弟则是面露笑意。

    他们对施千张的性子早就见怪不怪,也对施千张的实力颇有自信。

    就是跟随柳云志而来的几名茅山弟子,此时面色有些不太好看,但他们似乎也知道施千张的厉害,都只是站在柳云志身后为师兄撑场子,没人多说什么。

    切磋斗法也是这次道术交流的一部分,这两个‘大派弟子’要斗法,自不会有人阻拦。

    相反,场内的目光尽皆汇聚了过来,不少人还走的近些,怕自己等会看不清。

    大殿前的那一位位端坐的老道,此时也都瞧向了此地,似乎也颇为期待。

    龙虎山与茅山都是在道门之中分量极重的道承,而柳云志与施千张又是两派年轻一辈的佼佼者,被授了两派的完整道承。

    此二人相争,于今日而言,当真不是一件小事。

    往大了说,可以看做是符箓大宗的排名之争,往小了说,那也是两名修为出色的年轻一代领军之人的切磋较量。

    几分钟后,崇禧殿前的空地中,施千张与柳云志相对而立,站在那刻满了岁月划痕的平整石板地上,相隔七八米,各自身周都有元气不断汇聚。

    施千张应当不满二十,此时一调运气息,整个人的气质都为之一变,目光也多了几分锐利,但骨子里依然是不变的傲意。

    双目蕴神、宝华内敛,这施千张的修为竟也是聚神后期?

    刚睁开眼的王升,也不由对这位龙虎山高徒的修为稍感惊讶。

    天地元气刚恢复两年半,年轻一辈修士能入聚神境的,其实都算是可造之材。

    王升此时能有聚神后期的境界,是他在天地元气开启前做了诸多准备,又有师父从旁相助打通了浑身经脉,享了天地初元的红利,凭《纯阳仙诀》与《七星剑阵》,这才稳步突破。

    像柳云志这般自小修行,又得了茅山大力培养的年轻弟子,此时也不过聚神中期罢了。

    若如此看,这施千张若非如自家师姐这般资质惊人,应当就是龙虎山的道承有神奇之处。

    先不提施千张的修为,以及他并不算太出众的长相,单说他这一身打扮,毛刺头、牛仔裤,灰色短袖前后略显浮夸的图案,外加那一双一看就要价不菲的名牌跑鞋……

    这家伙,还真没办法简单评说。

    这施千张往那里一站,就自带一种‘违和感’,也让围观的道士们略感突兀。

    反观柳云志就‘正常’多了——一身道袍、长发结束、面若温玉,此时运转气息站在场中,长发微微飘扬,说不出的潇洒飘逸。

    施千张双手插在屁股裤兜,似乎很享受周遭注视而来的目光,悠然问了句:“这次比什么?”

    “自然还是符箓之法,”柳云志左手轻轻一晃,食指与中指之间多了几张薄薄的黄纸,其上则是朱砂画出的古老符纹。

    施千张嘴角一撇,毫不掩盖自己的脸上的不屑。

    他左手前伸,捏出一张有些皱巴巴的黑纸符箓,轻轻打了个响指,这符箓之上刻画的纹路轻轻一闪,一抹茭白之火转眼将这黑符燃尽。

    火光之内有四道亮光轻轻闪烁,化作了四只十多厘米长的‘符箓包’,被布带绑在了施千张随手可触及的手臂与大腿外侧。

    青、红、黑、黄四色符箓,各有厚厚的一沓。

    只是这一手,就震的全场静寂无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