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地球第一剑 > 第二十四章 提剑再登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得见这冒着金光的道袍,王升也是心道了句此行不虚。

    说来也挺郁闷的,他还从未在这么近的距离,亲眼观察过真正的道门法器法宝。

    视频上看的不算。

    金褛法衣,其实并不算高品阶法器,威力虽大,也需要大量真元和灵念支撑。

    此时,以聚神境修为催动法器还是有些勉强,看柳云志此时煞白的面色就能知晓,他应当催发不了几次金褛法衣的威能。

    施千张却是丝毫没有半点意外,似乎早知柳云志藏了这一手,冷笑了声:“嗤,传承千年的法器竟然让一个聚神境的年轻弟子穿上,你们茅山道承还真是有点不要脸呐。”

    柳云志刚要开口,施千张拽了拽屁股,在后面的裤兜中摸出了一片月牙状的玉石,咂咂嘴,悠然道:“不过大家彼此彼此,我龙虎山的老家伙们也挺不要脸,不巧,来之前也赏给了我这么一件小玩意。”

    噗嗤几声,却是有年轻道士忍不住笑出声。

    茅山弟子脸上都是怒色,而龙虎山一行则是面容颇为尴尬,殿前端坐的不少道爷倒是一个个带着笑意。

    柳云志面露谨慎,紧盯着施千张手中那月牙状的玉石,俊美的面容因多了几分苍白,略有些妖异。

    他已经祭出了最后的底牌,今日这切磋已然是没了输的余地!

    柳云志先是并起剑指点在额头,而后双手擎天,身上那件金褛道衣不断飘舞,一根根金丝绳在道衣之上抽离而出,如一面金墙冲天而起!

    “五方神佑!破此虚妄!”

    金丝冲起五六米高,而随柳云志双手摁压,金丝纷纷下折,摇曳着道道金光,对着施千张袭杀而去!

    咻咻的破空声不绝于耳!

    铮铮琴音此起彼伏!

    施千张双手捧着那块月牙玉石,屈腿一弹向后跳开。

    他选择暂避锋芒,口中还不断念着含糊不清的咒语。

    就听叮叮几声,十数根金色丝绳落空,直接在地面这不知几百年历史的石板上留下了十数个深深的孔洞……

    此法器之威力,彰显无遗!

    更多金丝绳追着施千张而去,去势越发迅疾。..

    每根金丝绳似乎都可以无限延展,而场地就这么大,施千张的法器尚未启动,此时只能不断依靠大腿上的两张符咒加持自身,不断腾挪跳跃。

    龙虎山一众道者顿时变了面色,而在殿前,也有一位留着络腮胡子、花白头发的老道站起身,有些紧张的注视着场中情形。

    终于,躲了四五次攻势的施千张咧嘴一笑,手中月牙玉石散发出青色光亮,自行悬浮。

    就见这家伙双手张开,做了个风骚之极的动作,仿佛是在迎风飞舞。

    月牙玉石贴在了施千张额头,他整个人顿时被青光包裹,原本聚神境后期的灵念突然暴涨,一股股天地元气被他灵念引动,让他四周甚至出现了升腾的雾气!

    恍惚间,这施千张如临世的仙人一般,虽然笑容略显猥琐,长相不算出众,但也别有一番味道。

    这法器的功用,竟是加持修士的灵念!

    “哈哈哈,柳小白脸,你又要输了!”

    施千张的轻笑声传遍场中,他落地的一瞬,数十根金丝绳从四面围剿而来。

    但,金丝绳虽迅疾,却依然晚了半步。

    此时柳云志的双眼已经满是血丝。

    可惜他的对手,那个被誉为符箓奇才的家伙,也已经展露了自身的底牌……

    施千张扎稳马步,左手平举在胸前,掌心向上,右手并起剑指,抵在左手掌心,双目之中青光一闪。

    “降魔宝箓在我手,六诀妙法随我行!”

    手臂、大腿外侧的四只布包同时打开,先是四张黄纸符飞出,化作四面土墙挡在他身周,强行拦下了道道金丝。

    而后土墙缝隙之中飘出了三张黑符、七张红符,黑红两色光芒一闪,这十张符箓快如子弹,对着柳云志激射而去!

    柳云志急急作法,一根根金丝绳迅速抽回,抢在那十张符箓之前,在自己身周布成了一只金丝大茧。

    忽听一声炸响,施千张身周土墙轰然倒塌。

    这龙虎山弟子露出几分诡异的微笑,双手轻轻一晃,那三张已经扑到金茧之前的黑符再次炸开,但这次却是炸出了三股黑红色的血液,直接泼进了金茧之内。妙书斋小说网..

    那金丝大片大片的冒出白烟,这水火不侵的金褛道衣,此时竟被这三张黑血符污了,暂时失却了效果。

    场中有人忍不住破口而出:“卧槽?黑狗血都上了?这龙虎山弟子要不要点脸了!”

    这人话音还没落,场中已是分出了胜负。

    那七道红纸符冲入金茧,只见其内红线交织,柳云志的脖颈、手背、脸颊,顿时出现了道道细小的伤痕。

    若这不是切磋而是生死拼斗,一张红符就足以切开柳云志的咽喉……

    在柳云志身上留下数十道微小的伤痕,七张红纸符飞回施千张身周,漂浮在他身后。

    施千张负手而立,一副高人做派。

    柳云志面容黯然,继续对自己身上的道衣注入真元,有些苦涩的嗓音传遍鸦雀无声的场地。

    “我输了……”

    这位龙虎山的年轻道士颓然一叹,而后抬头看了眼午后的蓝天,不知何时飘散开来的长发垂在身后。

    但柳云志又突然轻笑了声,目光露出几分释然,他对施千张拱拱手,转身朝着一旁离开,并未多说什么。

    在场观战的众多修士此时也只有小声议论,没人叫好,也无人出言发表什么高论。

    不得不说,施千张和柳云志展露出的本领,其实高于今日来此地的大多数修士。

    柳云志的上清宝箓引雷法,碍于此时修为不足,无法发挥出真正威力的百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假以时日,待修为境界上去,必不可小觑。

    而施千张所展露的本领就更复杂了些,符箓五花八门、多种多样,也印证了他符法奇才的传闻。

    今日这切磋,其实并没有真正的败者。

    只不过是切磋,柳云志此时法术不如施千张,并不代表今后的神通本领就一直不如施千张。

    今日这两人都算是博得了一身声名,这是真本事,并非虚夸而来。

    殿前,不少道爷都对茅山和龙虎山两家在场的老道贺喜,两家的老一辈修士也自始至终都和和气气,并没有什么冲突。

    道门一家亲嘛,大家山头又不挨着,往日也没抢过香客。

    “没意思,”施千张嘴角一撇,然后摸了摸自己额头的玉石法器,目光看向了场边一直没挪过位置的王升,朗声道:“启动一次这法器也不容易,武当山那位刚才耍剑的小哥,咱们比划比划?”

    明目张胆说要以法器压人,这也是相当彰显其不要脸的本色了。

    道道目光顿时朝着王升汇聚而来,虽然又有不少目光被牧绾萱强行分流……

    施千张此前便是要来找王升切磋,只是被柳云志截了,才有了此前的符法之战。

    此时施千张胜了柳云志,更是祭起了此时修道界中还难得一见的法器,气势、状态都在顶峰,乘势约战王升,似乎已是胜券在握。

    王升坐在长登上似乎发了会呆,他倒是没多想,只是想起师父嘱咐自己尽量低调一些,他要不要回绝了对方。

    还亏他记得。

    但转念又一想……

    人生在世,总归难免轻狂几次,若是这般不战而退,虽对自己心态没什么影响,但总归是没什么好处,还要落下个胆小怕事的名声。

    于是,王升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在周围有些期待的目光中站起身来,又走向了周应龙。

    “师兄,再借剑一用。”

    周应龙自是连忙将长剑捧起,一旁两位武当道长有些担心的注视着王升,欲言又止。

    不少修士也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一个有自家师门给的珍贵法器傍身,另一个要出手还要先去借同门的长剑……

    武当山到底是有多不重视这位刚才已经惊艳了全场的剑修?

    王升道:“我想趁机会去探探自己的底,若是不敌这位龙虎山高徒,怕是要给武当抹黑了。”

    一位武当道长叮嘱道:“师侄注重自身安危的是,这种名声,算不得什么。”

    “不错,师侄切莫太过争强,修道重在清净。”

    显然,两位道长并不看好王升,在担心王升会被施千张所伤。

    符法的威力,刚才已经彰显的淋漓尽致,仅是聚神境的修士施展开来,也已经有要人性命的厉害之处。

    王升剑法就算再精妙,此时修为有限,剑不能离手、也没有剑气、剑光这种手段,面对能够将符箓打出十多米甚至几十米的对手,如何能不吃亏?

    牧绾萱也跟了上来,轻轻拉了下王升道袍的衣袖。

    王升对她眨眨眼,牧绾萱想叮嘱师弟几句,却一时开不了口,稍有些着急。

    “师姐你放心就好,没事的。”

    王升只得温声安慰。

    但周围这些上了年纪的道长,血气方刚的道士,灵气满溢的坤道,此时都仿佛看出了点什么。

    有人轻笑了声,言道:“这两位倒也算是神仙眷侣,羡煞旁人呢。”

    王升看向说话那人,虽大多数道门道承不禁婚恋嫁娶,但这事也不好拿到明面上来言说。

    再说,他跟师姐彼此纯洁的很,一个是沉心大道,并没有动过任何这方面的念想一个是本就在道中,对男女之事根本不明白。

    王升并未就此驳斥什么,因为这事本就是越描越黑。

    清者自清,纯者自纯,他自然有他自己的坚持问道长生立根本,才可念及儿女情。

    提着这把刚入过手的长剑,剑未出鞘,踏着月华台旁的石板路,漫步入场中。

    王升并没有趁机靠近对方,隔着十五六米的距离停了下来,对着施千张拱拱手。

    这位龙虎山弟子挑挑眉,不知打什么主意,自报了家门:“小道施千张,道号千张,师从龙虎山天正道人。”

    “王升,道号非语,师从武当山青言子。”

    算是回礼,王升也把自家师父的名号抬了出来。

    看周围这平平的反应,显然都不知师父这号人物的存在。

    但不等王升摆好架势,施千张却笑呵呵的对他一阵挤眉弄眼,搓着手问了句:“哥们,你跟你师姐到底谈着没?能不能给个你师姐的联系方式啊?要不咱们打个赌?等会你输了,就把你师姐的联系方式给我,怎么样?”

    王升嘴角一阵抽搐,这家伙……

    能这么讨打也是真不容易。

    “打完再说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