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地球第一剑 > 第八十九章 战备组进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个撤字,那身材出众的女人冲到‘少主’身胖,两人朝着远处的住院大楼急退。..

    他们已经重伤了施千张,且耽误了最关键的几分钟,从医院出发,想要找到圣火者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简而言之,此时已经没人能中止圣火者的计划。

    “刀奴!回来!”

    王升身周这持刀之人却像是失却了神智,怒吼不断,只是对王升不断挥刀。

    笛声越发急促,‘少主’一甩衣袖,竟对这‘刀奴’管都不管,头也不回冲进了楼门。

    笛声骤停!

    与王升缠斗的这个刀奴,已被这位‘少主’舍弃。

    王升于是出手更慎重了些,他还想着能抓活的,从而让官方提前注意到阴阳教这个真正的邪道大鳄。

    虽然心底也觉得,对方这么轻易就舍弃了这一刀一人,显然这‘刀’并非是什么绝品法器,这‘人’身上也应该没什么重要情报……

    不然,让那个女人过来杀人灭口,凭这女人的身法,也耽误不了几秒的功夫。

    激斗之余,王升看了眼倒在远处的‘血人’。

    施千张在浑身抽搐,仿佛达到了人生之,王升却是禁不住苦笑了声……

    考虑到这家伙那有点糟糕的性格,还真不知道自己肩上这一刀挨的值不值。

    这阴阳教几人当真有些太过谨慎,那两人撤走之后过了半分钟,在医院的院墙外面才响起了整齐划一的脚步声。

    而后王升就见到了颇为壮观的一幕……

    上百道身影翻过院墙,在四处灯光照射下,如一股军绿色的浪潮,对着王升所在之地直扑而来。

    他们双腿外侧贴着神行符,背后统一斜背着连鞘的宝剑或长刃,腰间斜跨着步枪与冲锋枪,腰间缠绕着一根根铁链……

    此时他们发足狂奔,身周气息冲荡;王升用灵念扫过去一眼,顿时被这满满的阳刚之气与冲天血气所惊。

    不知从哪传来呼喊声:“放下手中武器!立刻封闭经脉!如果反抗,我们无法保证你生命安全!”

    王升高喊:“我是武当王升!尽量活捉这人!有两个邪修跑进大楼了!”

    那喊声再次响起:“保护王道长,一组封锁医院出入口!

    二组准备第六套常规作战方案,抓活的!

    三组立刻搜查各处,有修士直接擒拿,有反抗者允许就地格杀!”

    这百多名已经冲到此地的汉子齐声怒吼:“是!”

    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铁血军令,过百压雄!

    原本在地上躺着安静流血的施千张都哆嗦了几下,下意识蜷缩起身体,习惯性的抱头缩臀……

    这百多人立刻分成三股,分工明确,行动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中间那三十多人直冲王升而来,在十多米外,有十八名军人直接跃起,同时拔出背后长剑,竟结成了十八人剑阵!

    王升手中残剑轻轻一抖,刀奴被一股反震之力推的后退两步,刚好被剑阵盖下!

    只见十数道人影在刀奴身侧极快的穿梭,这十几人走位节奏一致、直线速度完美爆发,各自只出一剑,却直接重创这刀奴身周十数关节。

    道道血箭尚未来得及喷发,一根根蕴含真元的锁链从后方袭来,直接将刀奴捆成了粽子;

    又有七人按北斗变化位交替前冲,手中举着的符箓、长钉,对着刀奴全身上下一阵招呼……

    前后不过十秒,刀奴直接丧失所有行动能力。

    三十多名聚神境修士的实力,短时间内发挥到了极致,各般手段施展在了这刀奴身上!

    尤其是那简单却实用的穿插剑阵,让王升看的颇为赏心悦目。

    这是最少也要几年苦功才能锻炼出的默契。

    王升不由自问,自己如果双腿没伤、手持神兵,是否能够抵挡这三十多人?

    心底稍微推演了一番,也只能告诫自己,以后千万别做什么祸国殃民的坏事……

    惹不起,惹不起。

    哐!

    被铁链锁起来的刀奴被扔到了地上,额头、身周贴满了黄纸符,身上几处经脉更是被插入了断元钉,此时已是完全昏迷了过去。

    这些身穿特殊军装的年轻人站成两排,挺胸抬头、血气盈空,目光之中神采奕奕,却只是向前注视。

    一名皮肤黝黑的军官从这些人身后转了出来,对王升行了个军礼,中气十足的吼着:

    “王道长!是否需要我们帮忙对你进行救治!”

    王升指着施千张的位置,那里有四五名军人正用长剑抵着施千张身周要害。

    “我伤不重,那位是龙虎山高徒施千张,”王升道,“他有办法找到圣火者郭千行,快救他,现在或许还来得及。”

    这黑脸军官一听顿时精神一震,扭头吼了一声:“快!救人!神仙水给他多灌几口!”

    神仙水其实是战备组对疗伤符水的‘爱’称。

    如果说特殊调查组最优秀的是办事效率,这些战备组成员最突出的,就是他们的执行力。

    两名战备组的战士立刻单膝跪地,用标准的流程摆弄着施千张,迅速给施千张塞入一颗丹药,灌了两口他们后腰铁壶中不知名的液体。

    很快,施千张神志暂时清醒了过来,张口咳嗽两声。

    他也不含糊,在上衣兜中抽出一张黄纸符,直接在身上沾了点血,点在黄纸符上,然后浑身紧绷着喊了一句:

    “千行……老子对不住你了!下辈子我给你当鸡做鸭!”

    蓬!

    黄纸符炸开,一只染着血羽的青鸟扑哧着翅膀飞了起来,在施千张上空盘旋两周之后,立刻朝着西南方向飞去。

    黑脸军官扯着嗓子大吼:“一班留下保护两位道长,其他人跟上!立刻通知总调度室!所有手段锁定这只符鸟!”

    负责战斗的成员迅速追着青鸟冲了出去,负责联络的两人则捧着‘板砖’迅速联系行动指挥部。

    施千张用手臂捂着眼,在那嚎啕大哭了起来。

    王升倒是觉得,这家伙哭这么厉害,一半原因应该是被身上伤口疼的……

    “非语!”

    静云的嗓音从远处传来,其声未绝,人已经到了王升面前。

    这小师叔看到王升的伤俏脸冷寒,二话不说走向前来,一掌抵在王升肩头,一股柔和之力钻入王升体内,在王升伤口处缓缓韵开。

    “可是五神教之人?”

    “不,另一波邪修,应该是阴阳教的。”

    静云问:“可知道他们的落脚之地?”

    这句,已经露出了淡淡的杀意。

    王升摇摇头,静云目光也渐渐恢复了平静。

    她对迟绫没有安排足够人手保护王升有些恼怒;但又想,自己此前也觉得不会有邪修在这个节骨眼针对王升,也去外面帮忙了……

    五十步笑百步,倒都是没立场去责怪对方;若今晚王升遇到点什么事,她跟迟绫都无法对青言子交代。

    还有几分钟就到凌晨十二点,静云却打定主意哪里都不去,就在王升身旁守着。

    医院住院大楼顿时热闹了起来,但正如王升之前所预料的那样,阴阳教遁走的两人像是凭空蒸发,彻底消失在了这大楼之中。

    牟月和大牛都没什么危险,施千张也被抬去了急救室;

    其实,施千张放出了那只青鸟之后,他的生死,对今晚的局势已经不再有任何影响。

    王升摇着轮椅凑到了一个通信兵身旁,在静静等着拍卖会的消息。

    零点整,通信兵的‘板砖’中传来了命令,分散在城市中的特殊战备组,近半兵力朝着一处跨江大桥聚集,那里是圣火者公布的拍卖会地点。

    因为担心这是对方声东击西的计策,各处依然留下了足够的力量,随时可以布防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

    然而。

    零点过一分,大江的江面上传来震天爆炸声,火光照亮了半边天空……

    这像是一个信号,城市各处等待已久的修士们纷纷现踪;有小部分提前就接到了圣火者通知的修士,已经冲上了跨江大桥,直接跳入了江中。

    能否提前得到通知,就在于是否提前提交给了圣火者更多身份信息,调查组安排的内线并没有这种待遇。

    大桥下,江面肆虐的火光中,一艘不知从哪来的快艇飘过,在江中撒落了一个又一个铁盒。

    今晚的拍卖会,将在江下进行。

    但在江下何处位置还未确定,修士们只是按照那艘小船扔下的铁盒所给指引,如同一条条游鱼,争先恐后地朝着下游赶去。

    结胎境之下的修士,注定是无缘参与其中了。

    ……

    静云师叔虽刚下山不久,与人对战经验欠缺,但修为却是实打实的虚丹境。

    为了能让静云师叔安心去帮忙稳定局势,王升让牟月送自己去师娘迟绫那边;他现在的身份是特殊调查组的顾问,倒是可以随意出入。

    静云把王升送到地方,亲眼看到王升进入临时驻地,这才转身奔赴江边……

    王升被牟月推着进入总调度室时,已经是零点二十三分。

    跨江大桥已经被特殊战备组控制,但要参加拍卖会的修士们却大多已经进入江中。

    总调度室的几个大屏幕上,能同时看到几幅画面……

    江面之上飘着几具尸身,直升机打着探照灯在江上来回不停的盘旋;

    江面不断炸起道道水柱,时不时就会有一两道身影跃出来,随后又立刻落入水中。

    江边,大批战备组成员列队前进,丝毫不乱,严密监控江水中这些修士;上百名身穿道袍的修士来回游走,大多是龙虎山的门人弟子,此时他们并未进入江中。

    王升摇着轮椅到了一处角落,仔细看着屏幕中的画面,牟月也面色苍白的在一旁坐下来休息,倒也没人管他们两个。

    牟月这刚坐下,就听旁边传来一声大喊:

    “组长!抓到郭千行了!”

    整个总调度室内都是为之一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