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地球第一剑 > 第三百一十五章 片刻不得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警笛声刺耳且急促,响彻在樱岛国这处城市的某个角落,宣告着这里发生了一些异常的情况。

    一处小巷中,七八具尸体被蒙上了白布,在这些尸体不远处,还有个浑身是血的年轻男人,胸口正不断起伏。

    医疗人员匆匆赶来,但根本不敢乱动,只能在旁边干着急。

    他身上没有任何明显的伤痕,这些血液从他浑身毛孔渗出,虽然此时还有气息,但体内近半的器官已经‘干瘪’……

    任何触碰都有可能加速他的死亡。

    终于,一次长长的喘息之后,这个年轻人双手垂落,头一歪,停下了呼吸。

    一旁传来了叹息声,有两人盖住了他的面容。

    几道身影从两旁落下,站在了小巷中,领头的就是之前去跟王升他们接洽的高级干事,秋生麻代。

    “救不活吗?”

    秋生麻代沉声道了句,那些穿着白大褂的医疗人员只能摇头。

    “秋生干事,是你们回来了吗?”

    巷外传来了呼喊声:“那个凶手被抓到了对吗?为什么你们不对我进行实时汇报?”

    “抓到了,因为他执意反抗,已经被我们当场格杀,”秋生麻代向前走了两步,走到了探照灯的范围中,那灰色的忍者服上,还有一点点未干的鲜血,目光带着几分迫人的威势。

    秋生麻代冷笑了声,言道:“而且我可以对你保证,他死的绝对不安详。”

    小巷外有几个身穿西服、四五十岁年级的中年男人,为首的是一个大腹便便、地中海发型的大叔,此时正皱眉注视着秋生麻代。

    “谁给你们杀了那凶手的权力?”

    “他在反抗,松田组长,”秋生麻代低头在忍者服中拿了一盒烟出来,随手抽出一只,旁若无人的点上,“按照【特殊事务处理条令】,我们有权将他当场击杀。

    他已经死了,松田组长,我希望你能正视这个问题——那是个手上沾染了四十几条人命的变态杀人狂。

    这些受害者,都是我们合法的公民!”

    胖大叔有些不敢直视此时咄咄逼人的秋生麻代,眼珠挪向一旁,又开口问了句:“那把刀……那把凶器呢?”

    “凶器很重要吗?”秋生麻代冷然问着,“松田组长如何知道那是一把刀,而不是匕首或者长剑呢?甚至,松田组长为什么知道凶手行凶这么多次,只用了一把刀?”

    “秋生干事,我希望你能明白自己的身份!”

    这胖大叔脖子一挺,嗓门顿时拉大,“和你在进行对话的,是这个国家的高级官员!

    我现在需要你明明白白的告诉我,那把凶器在什么地方!我需要将它收缴!

    如果你再这么无礼下去,我会将你的职衔暂时性撤销!”

    “呵,”秋生麻代冷笑了声,“已经不再继续伪装了吗?你们看重的只是那把会吸血的刀,对吧?

    这六年里面,发生在这个国家,三十二次类似事件,超过一千六百名受害者,都是因为这样的刀,对吧?

    你们真的是樱岛人吗?松田组长?还是被外人养的狗呢?”

    “秋生干事!我宣布!”

    “没了,那把刀没了,在我们拦截到凶手时,已经失踪了,”秋生麻代缓缓吐了个烟圈,“你可以现在就免掉我的职务,刚好我也不用费心再去调查那把刀的下落。”

    “你!哼!”

    胖大叔的脸皮不断抖动着,随后重重的哼了声,丢下一句“你会明白今晚这件事有多严重”,转身离开。

    秋生麻代冷笑了声,身后的几名隐者则是双眼喷火注视着这个胖大叔的背影,但也并没有多做什么。

    等胖大叔带着人上了几辆高档豪车,从这里气冲冲的离开,秋生麻代也稍微松了口气,把烟头踩灭,喃喃道:

    “真羡慕大华国特殊部门的工作环境啊。”

    “队长,”一名隐者凑在秋生麻代面前,小声说了句:“监控录像中发现了一些线索,这可能就是拿走了魔刀的人。”

    “嗯?”秋生麻代接过手下递过来的那块透明的‘玻璃板’,上面是类似于手机的操作界面。

    玻璃板上,两道身影在一处楼顶飞过,虽然图像有些模糊,但秋生麻代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谁……

    只是一瞬,秋生麻代的面色就变得无比复杂;目光扫了眼两旁,抬手点了个删除按键。

    “这下麻烦了……将这个图片毁掉,你去跑一趟,将拍摄这张图片的监控也毁掉,”秋生麻代揉了揉眉头,目光不断扫过各处,确定自己这番话并没有被其他人听到。

    “队长,我们为什么要惧怕他们?就算不想引起新的冲突,但我们去拿回命案的凶器,这也是合情合理的。”

    “这把吸血的邪刀,如果能被大华国的修士毁掉,那对我们来说就是最好的消息。”

    秋生麻代叹了口气,喃喃道:“我们这个美丽的国度,现如今充斥着太多无可奈何。

    很多时候,我们需要一些变通的手段,但这不是妥协和忍让。

    唉,快些去吧。”

    “是!”

    身后的手下低声应了句,身影几次跳跃,消失在夜幕中。

    而秋生麻代思索了一阵,最后又沉吟几声。

    “或许,我也该马上去走一趟。”

    ……

    某国际酒店顶层,王升房间。

    一把血色的长刀悬浮在沙发上,猩红色的血光在刀身各处流动,长刀不断发出轻轻的颤抖,想要挣开它周遭法力的束缚。

    房中的七道身影或站或坐,都在盯着这把长刀一阵琢磨。

    “还真一样,”王升率先开口打破了房中的平静,对着一旁的施千张喊了声,“千张还有印象没?”

    蜷缩在沙发上的施千张抬起眼皮,脸上写满了萎靡不振;他身上的圣光已经散去,此时只剩下了些许回味。

    被王升点名,施千张才迷迷糊糊的道了句:“啥印象啊升哥?哈……我怎么这么困。”

    正趴在床上打游戏的兮莲抬头看了眼,嗤的一笑,也没多说什么。

    “郭千行被抓的那一晚,在医院。”

    王升淡定的提醒了一下,施千张顿时来了精神,皱眉注视着这把长刀。

    “?G,好像就是那把刀,这刀不是被官方收走去研究了吗?”

    “之前跟马教授交流了下,当初被收走研究的这把刀,已经不小心被毁了,”王升看着马教授发来的信息,“也没研究出什么结果,只知道这把刀的特性是能够吸血并转成刀本身的力量。

    所以,这把刀跟十多年前不是同一把刀,但是同一类法器。”

    郝灵小声问:“怎么被毁的?”

    “好像是,我看看,”王升在手机虚拟屏幕上滑动了几下,看着那一串图表,“是在做动物血液实验的时候被毁了,在输入狗血的时候,这东西砰的一声就炸了。”

    房间中顿时响起几声轻笑。

    周应龙面色稍冷,问道:“这么说,阴阳万物宗在樱岛国还有余孽?”

    “不是阴阳万物宗,”王升手指不断滑动,马教授给他传过来的信息相当繁杂。

    这也从侧面表明,王升现在的‘机密阅读权限’并不低。

    王升道:“是大米国的一个组织接手了这项研究,他们在很久之前就得到了阴阳万物宗给的十几把魔刀,一直就没停下过研究。

    很明显,樱岛国就是这个组织的练刀场,眼前这把刀少说已经吞了千人的生魂,勉强有了魔刀的雏形。”

    师姐轻轻眨了下眼,手指轻轻敲打着,面前浮现出一行小字。

    ‘咱们既然知道这些,为什么不去制止呢?’

    “这个不是那么简单的,”怀惊和尚道,“咱们想要来国外行侠仗义,其实会受到很多阻力,环境也不可控。”

    “咳,”王升清清嗓子,“其实我知道这把刀的来头,但你们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这把刀名为化血神刀,炼制办法自天庭流传下来,修炼到大成,可以凭它跟真仙级数的高手一战。

    这把刀只算是勉强入了门,威力并不算太大,但这件事的隐患倒是不小。”

    “化血神刀?”兮莲眨眨眼,“天庭怎么会弄这些东西……”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怀惊和尚笑道,“天庭来地球的时候已经近乎走投无路,想一些特殊的手段,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王升摇摇头,转而道:“这把刀怎么处置?”

    “毁了吧,这东西害人匪浅,”周应龙如此说着。

    “哎,这是我捡回来的!”狐半仙顿时跳了起来,“你们凭啥说毁就毁!

    刀跟功法一样,你把它用在正途就是好刀,你把它用在歪门邪道上就是魔刀!

    这把刀威力大着呢!”

    “大姐,”王升无奈的道了句,“你先坐下,这把刀确实不能留着。”

    少女模样的兮莲顿时噘嘴坐了下来,“行吧行吧,听你的就是了,人家好不容易捡到了个宝贝,真是的。”

    王升将剑匣放在一旁,取出无灵剑,注视着面前这把血色长刀,目光又略微有些迟疑。

    “怎么了升哥?”施千张纳闷的问了句。

    “毁了这把刀,其他十几把刀的下落就断了线索,”王升沉吟两声,“不如拿它当个诱饵。

    大姐说的不错,作恶的是人,而非功法、刀剑,只有把炼制化血神刀的组织引出来清理掉,才能永绝后患。

    我们……”

    嗡!嗡——

    手机震动了几下,打断了王道长的演讲,不等王升去摁接听按键,师娘迟绫的立体投影已经蹦了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