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地球第一剑 > 第四百三十四章 怀惊示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修士的顿悟,对于修士而言可遇不可求,也是颇为玄妙,没有什么出现的规律。

    顿悟发生最多的情况,其实并非是修士卡瓶颈许久、努力许久而后灵光一闪;

    反倒经常出现在,修士漫长闭关,按步就班的达到了自己原本预期的突破,觉得自己的‘灵感’已经耗尽,刚准备出关、心情一放松,顿悟反而就毫无征兆的来了……

    王升陷入顿悟后,身周立刻出现了些许道韵,正说话的几人同时没了声响,一个个错愕的看向了王升。

    尤其是青言子,此时已经不是老怀欣慰了,而是实打实的哭笑不得。

    自己这二徒弟怎么回事?

    这是非要让他这个做师父的钻地三尺不成?

    “嘘,”青言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几人悄然退出了道藏阁,也不忙着去布置此地的防护阵法。

    殿外的空地上,青言子面容复杂,师姐牧绾萱也有点无奈。

    师姐大人紧赶慢赶总算追到了现在,王道长看样子又会有所突破……大师姐的威严受到了持续打击。

    “非语现如今已是脱胎境,”静云道长轻声道,“这才多少年?这孩子当真受了不少苦头。”

    迟雯笑道:“应当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师兄从地灵封禁一跃而下开始就时来运转,脱困之后便是一路势如破竹呢。”

    “小升在修行之事上一直十分努力,从未懈怠,又把握住了自身际遇,这才有了如今的成就。”

    青言子板着脸,瞪着自己女儿,“小雯你却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让你闭关一阵,没几日你就开始上网闲逛!”

    迟雯眨眨眼,“爸你是怎么知道的?哦!你监控我手机了!”

    青言子淡定的耸耸肩,“你妈监控的,跟我没关系……还有,崂山派的那个小道士修道不专心,自身资质也不怎么样,跟你聊天的同时跟几位女修打的火热。”

    “那都是前年的事了,”迟雯嘀咕一句,随后躲到了师父身旁一阵抱怨自己没有隐私权。

    兮莲在牧绾萱耳旁轻声说了两句,师姐答应了一声,走到殿前,摆了个蒲团坐下。

    守关。

    青言子感慨道:“也不知道小升这次有所顿悟,是否能向前再迈出一步。”

    “应该会,”一直没说话的怀惊,此刻也露出少许神秘的微笑,“不用太感慨了,这事对他来说再正常不过了,以后还会出现更多。”

    “哦?”青言子看向怀惊,笑道,“大师所言必是有所依据。”

    怀惊道:“不言道长可听闻气运一说?”

    “气运之说,老生常谈了,只是太过虚无缥缈,”青言子叹道,“修道界原本有观气望气之法,现在却是已经不多了。”

    “哦?”怀惊笑道,“我佛门却有一门秘法,当年一位老法师传授于我,我大概能看到一些。”

    此言一出,兮莲、静云尽皆投来目光,王小妙和迟雯则是一个看星星、一个看师姐。

    兮莲问:“非语的气运如何?”

    “非语原本的气运并不算太强,也有紫气东来之相,从鬼门关前他静坐一夜就直接破入金丹境就可见一斑。”

    怀惊叹道,“但非语破关而出,我再见非语时,他的气运……已经盖过了整个修道界。”

    “为何如此?”青言子满是惊讶的问了句。

    “瑶云仙子,”怀惊沉声道,“此事大概是要应到瑶云仙子身上,瑶云仙子乃是天庭公主,虽原本尚未摘得长生道果,却是实打实的仙帝之女。

    天庭开辟三界,执掌三界数百万年,聚拢无尽星空的气运于自身……咳,这点是天庭会被诸多异族强者围攻的一个原因,那位老僧告诉我的。

    仙帝意外身陨,瑶云身为仙帝之女,自然有这个资格继承仙帝之位,也就是说,瑶云本身就带着一份天庭的气运。”

    几人的注意力都被怀惊吸引了过来,位于殿门的师姐在背后升起了一张太极图,也是认真听讲的模样。

    怀惊有意提醒王升,又不想当面对王升说这些,借此机会,将此事详细说明。

    青言子沉吟几声,反问道:“天庭既已破灭,天庭主宰之仙帝更是身陨,何来气运不灭之说?”

    怀惊缓声道:“此时实乃谜团,小僧也无法断言。

    但实际上,当年紫薇大帝从北星域杀回天庭,救出天庭诸仙,一番生死逃亡的大战,一直到进入这处奇异的仙禁之地,寻到地球,这个过程中,天庭气运并未完全消散。

    天庭最鼎盛时的气运如果有十分,那最起码三分气运随着天庭诸仙到来,不知何故留在了此界。”

    “法师何以知这般清楚?”静云在旁也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旁边王小妙立刻跳了出来,“那位老僧说的……而且那位老僧很厉害的,许多年前就告诉怀惊大师,让他关键时刻去湖底把我捞了上来!”

    青言子赞叹道:“那位老僧应当也是一位当年的仙佛吧。”

    “咳,说正事,”怀惊咳了声,继续道,“道门乃是天庭留下的道承,本就受天庭气运庇护,但道门并不能承接天庭这份气运。

    反倒是非语从小地府出来,小僧用观气之法一看,却见他头顶紫气冲天而起,几乎要破开天际。

    要知道,此刻不言道长您头顶的气运是青色,距离紫气还差了很多,但也有紫气东来之相……”

    “怀惊师父,我的呢?”王小妙指着自己头顶,开心的问了句。

    “淡青色,不过比较微弱,但这般已是气运不错。”

    兮莲兴冲冲的问了句:“大师,我的呢?”

    “绿色,古时修士和仙人的平均水平。”

    “靠!”兮莲顿时一阵咬牙切齿,“清林道长肯定在仙禁之地外面有道侣了!”

    怀惊笑道:“这不能这么说……”

    “为啥都是绿色、紫色、青色的?”迟雯纳闷的问了句,“就不能是红色吗?不是有句话是说鸿运当头什么的吗?”

    青言子额头挂了几道黑线,淡定的解释了句:“要是红色,那是血光之灾,厄运当头了。”

    “正解,”怀惊打了个响指,强行把话题带回正题,“我当时被非语的气运惊到了,也百思不得其解,但之后无灵剑剑灵露面,我总算明白了。

    天庭公主带着她那份气运,化作剑灵,认了非语做剑主。

    王升一跃舍身救众生,相当于经受住了大道冥冥中的考验。

    有瑶云为契机,王升本就修有天庭仙人所传之道承,名正、义正、又大难不死,自身大功德引发了大气运,天庭那三分气运,就这般凝聚于非语之身。

    唉,若当年紫薇大帝能得这份气运相助,恐怕天庭反攻……啧。”

    怀惊很快意识到自己多说了些,不等青言子他们发问,继续道:“今日小僧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让不言道长提醒非语一句。”

    “哦?何事?”

    “都知道大气运是好事,但争夺气运的是何人?自古而今,无数岁月,那都是仙圣界的一方霸主,大罗金仙那般的人物!

    非语修道只是刚刚起步,虽聚起了大气运,却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守住这般气运的实力。

    这份气运,让他今后有更多的机会、更多的机缘,随处可寻宝、遍地寻灵根,像这般突然顿悟也是家常便饭,但同样的,气运之下多磨难。

    古时伴着大气运而生的修士突然暴毙,这情况并非没有,而且不在少数。”

    怀惊喘了口气,“尤其是这份气运还是得自于天庭,天庭仙帝又偏偏冒犯了三清、触怒了大道,这就搞得有点尴尬,这份气运说不定本身就是毒药。

    更棘手的是,观气之法,可不只是小僧会。”

    言罢,怀惊念了句佛号,“时候不早了,小僧暂且回寺中休息,明天再来此地。

    今日与各位所说之事,切记不可外传,免得引来麻烦。

    非语这边,不言道长一定要提醒他小心谨慎,不可露气运于人前。”

    青言子忙问:“可有掩盖气运之法?”

    “这个小僧就不知了,阿弥陀佛,小僧先行告退。”

    怀惊施了一礼,众人各自还礼,而后目送这位大师告辞离开。

    气运。

    突然被怀惊这么一说,青言子不由开始忧心了起来,在原地来回踱步。

    怀惊所说不错,这份气运是好事,但更是危难。

    只要王升日后暴露了这份气运,别说那些破灭了天庭的强敌,便是与当年之事无关的高手,恐怕也会对王升下死手。

    王升又偏偏还日夜想着冲出地球,去无尽星空中见见世面。

    青言子看兮莲几人都带着愁容,不由笑道:“大家都去休息吧,这事不用太担心,等非语醒了研究研究对策就是了。”

    几人轻轻点头,各自要转身离开,但青言子却出声将王小妙喊住。

    “嘿嘿,青言子师父……”

    “这位大师是哪般人物?”青言子目光直视着王小妙,但王小妙却只是一阵眨眼,丝毫不为所动。

    “天龙寺的年轻和尚呀。”

    青言子道:“可为何,怀惊大师言语中总是透露出一些比较微妙的讯息?他那一句从古至今,指的应该是仙灵界的从古至今,而不是地球这一界吧。”

    “哇,青言子师父好聪明!我突然肚子痛!先去茅房了!”

    王小妙捂着小腹就要开溜,但青言子手掌一伸,就扣住了王小妙的肩头。

    “此事事关你哥的安危,我总要先知道怀惊大师的身份,才好断定他所说有几分用意。”

    王小妙目光有些犹豫,但还是小声嘀咕了句:“好吧,这事青言子师父你不能告诉别人,不然我在怀惊那边真的不好交代。”

    青言子点点头,一本正经的听着。

    就在一旁,被忽略的师姐大人正侧耳倾听状,很快就和青言子同款震惊表情。

    空中,正踩着紫金钵盂的怀惊和尚没由来的打了个喷嚏,但他揉揉鼻子没有在意,并露出淡淡的微笑。

    事了拂袖去,深藏功与名。

    “唉,非语唷,小僧能帮的都帮你了,这也不算白蹭你的三轮车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