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地球第一剑 > 第五百零六章 不语启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灵石发电机,稳压器,充电宝,六百部精选漫画,个人影院……师姐,这些东西都在里面了!”

    王小妙满脸不舍的,将自己手中的玉镯递了过去,“还有几台备用的手机,以及研究院那边送来的文字语音即时转化器,都是用灵石当电池用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我哥他有时候闷闷的……就拜托你了!”

    牧绾萱将玉镯接了过去,带在手上,随后将矮了半个头的王小妙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

    这么好看的背,不拔火罐……

    咳,正是跟大家告别,气氛正伤感时,自己还是不能表现的太开心。

    终于能去找师弟弟了!

    虽然还要在路上飞一年多,师弟那边还会过去百年;但从现在开始,自己就能全力赶去师弟身旁。

    值得一提的是,前几日,怀惊三人又穿过虫洞,在仙禁之地出口,跟大华国联系了一次。

    大华国也将无灵剑回返地球,王升于血矿脱困的消息传递了过去。

    并按瑶云所说,让他们三人一剑在外面藏好不可乱动,报个固定的地址,等待她赶回去与王升汇合,自会去找他们三人碰面。

    他们此时正在纯阳剑派大殿之前,不少道承都赶来此地见面。

    这次并非只是师姐一人赶去仙禁之地之外,同行的还有四位道长,都是现如今能在天榜排前五十,且并非道爷一辈的高手。

    剑宗长老飞楝子,武当山道长高始行,这两位是主动请缨,要一同去帮王升的忙。

    另外还有战备组的两名教官,一位就是跟王升相熟的张自狂,还有一位短发的大姐姐,名为‘范疃疃’,在张自狂口中就是‘饭团’、‘饭团’的叫个不停。

    这位大姐修为只是元婴境,在此行的五人中修为最低,但她却是战备组出了名的心思缜密、擅长行动策划,此行的目的就是补充仙禁之地外的地修小分队智力水准。

    王小妙本来也想跟着去,但她修为实在有些不堪,仙人斗法的余波都能让她香消玉殒,只能老老实实在家里修行。

    更何况,若是让王升得知,自己小妹还这么‘小’,就被安排去十三星那么恶劣的环境中闯荡,王升估计会直接翻脸……

    他在外面拼死打活,就是为了让自己亲友家人能安安稳稳的在后方生活修行,他日能平安的走出仙禁之地,轻松的迈入更为广阔的修道世界。

    “不语,这里是研究院搞出来的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牟月将一个小盒子放在了牧绾萱手中,“里面有七个储物法宝,上面都标了里面物件的大类,可能遇到紧急情况能用上。”

    “嗯,”牧绾萱柔声应着,注视着牟月的面庞,却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无灵剑悬浮在一旁,发出轻轻剑鸣声,一艘中型的无影梭漂浮在广场上空,在那静静悬浮。

    瑶云并未现身,只是径直飞入无影梭中。

    随后张自狂和范疃疃一同御空飞入了无影梭中,高始行与飞楝子也与各自前来送行的同门、师长行礼告别,转身飞入了无影梭。

    牧绾萱看了眼纯阳剑派的三个小徒弟,目光流露出几分欣慰。

    轻语、莫语、忌语三人同时行礼,轻语也道:“大师姐与二师兄早日会面。”

    “嗯,”牧绾萱温柔的笑着。

    “小萱,过来。”

    青言子出声召唤,牧绾萱立刻转身,看着站在众多道爷、道长面前的师父,提了下裙摆,低头跪了下去。

    “哎,为何突然行礼?”

    青言子双手虚抬,想将自己大徒弟搀扶起来,但牧绾萱身周阴阳二气环绕,却是毫无阻碍的磕了下去。

    这就很尴尬了,师父的修为被大徒弟和二徒弟超过了许多……

    青丝在身后滑落,牧绾萱这一跪,也让场内安静了下来。

    等牧绾萱起身,青言子将两个厚厚的信封递给了她,言道:“我知道你在小升家中拍了他父母的视频,师父也就不准备什么视频了。

    这里有两封信,一封信是师父给他的,一封信是各家道承的道长们写下的,你一并交给小升便是。”

    “是,”牧绾萱恭恭敬敬的将信封接了过来。

    青言子叹了口气,似乎有千言万语要嘱托,但话到嘴边,看着眼前这早已长大成人能够独当一面的大徒弟,依然有浓浓的不舍。

    师父对每个弟子的感情是有所不同的,对王升更多的是期待、信任,对牧绾萱这个自己一口药、一口饭辛苦养大的首徒,青言子的感情比对自己亲生女儿还要深厚些。

    “记得,修为不够时就低调些,不要逞强……

    小升有时也会脑子一热,你做师姐的要劝住他,不能让他轻易涉险。

    还有,你如今如此美丽动人,外面应该很乱,切记要做好自我保护,别轻易与人交谈,遇事就跟小升商量,千……

    罢了罢了,再说下去天都要黑了,快去吧。”

    “嗯,”牧绾萱点点头,转过身,小脚上的绣花鞋散发出点点光亮,一步已是飞入空中。

    就如同奔月的??穑?扇肓宋抻八笾小

    而后这中型无影梭的梭门缓缓闭合,梭子上的禁制迅速开启,梭子渐渐接近完全透明。

    下一瞬,无影梭冲天而起,在空中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

    下方青言子抬手不着痕迹的擦了下眼角,目光中有欣慰,也有担忧,还有几分自责,几分安然。

    这一去,要一年的时间才能抵达仙禁之地出口。

    也就是说,对于王升而言,要见到师姐等人,还要等待百年。

    百年……

    其实说快也快,毕竟王升此时又要忙着修行,又加入了星海门,着手于星海门的吞并计划。

    虽然他此时还只有一个人。

    但野心,还是可以有的;而且从入门的测试就能看出来,这个星海门的管理层并没有太强的危机意识,对自己的法术神通过于自信。

    而入住星海门不过半个月,王升就发现,这个星海门的问题,远不只这点。

    ……

    这个门主和副门主,应该完全不擅长门派管理什么的吧。

    招仙三个月,招了二十多名护法,其中有真仙境十二名,元仙境巅峰六人,元仙境中期九人。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按理来说,招完人之后,不是开始搞团队建设,凝聚人心,提升门派凝聚力,开展‘爱门派一家亲’之类的活动吗?

    但星海门的门主和副门主,完全没什么表示,整个门派平静得让人感觉有点压抑。

    当年荆轲刺秦王,明知是否功成都是必死之局,为何舍身负义?燕太子丹对他掏心挖肺的好,‘尊荆卿为上卿,舍上舍’、‘供太牢具,异物间进,车骑美女恣荆轲所欲,以顺适其意’。

    这才有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绝唱!

    现在呢,在王升的角度来看,他们这些所谓的护法,就是被星海门招纳过来,例行惯事一般赠送以侍女、灵石、丹药,但门主和副门主却全然不露面拉近彼此距离。

    完全就给人一种‘养着你们就是为了今后天风门打过来了,你们能顶上去送死’的感觉。

    散修的人心其实并不难拉拢。

    大多数散修,都是历经坎坷修行到了真仙、元仙境,给他们尊重、敬重,给予足够高的认可和重视,很容易就能让他们对星海门产生认同感。

    最基本的,门主出来摆一个宴席,让新加入的门人一起吃个饭,这也就有了最基本的认同感。

    若是有足够分量的长老,多来找他们坐而论道、闲而饮酒,这比赏赐女侍、仙石都要有用许多……

    要是交情深了,说不定还能感化一些原本是‘内奸’之人,有出其不意的收获。

    但从这点来看,王升就觉得这个星海门肯定要出事。

    又修行了半个月,星海门一切如旧,仿佛他们新加入的这批修士,完全已经是门内的老人了一般。

    在自己的阁楼中呆满了一个月,王升也想出来走走看看,探探星海门的底细。

    出了闭关专用的静室,停下了聚灵阵,王升背着手走向了阁楼花厅。

    些许私语声传入耳中,却是花厅中有两个美貌的少女,穿着相同式样的纱裙,在那窃窃私语着什么。

    “皮护法只是见了咱们一面就不理咱们了,当真是如同传闻那般,是个心念青梅竹马的痴情之人呢。”

    “虽说如此,但咱们也该想想今后怎么办,若是得不到皮护法另眼相看,那咱们过个几百年怕也难有什么机缘。”

    “这事随缘就好了,听说跟咱们一同练琴的姐妹,有几位已经被她们侍奉的护法解了衣衫……”

    “这不是咱们早就心里有数的事吗?”

    “唉,虽然心里有数,但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会觉得有些伤感。”

    “咳!”王升的咳嗽声从楼上传来,两个少女面色顿时苍白无比,连忙从座椅上跳了起来,并排跪在那,低头大气都不敢喘。

    王升走下楼梯,淡然道了句:“起来吧,以后安心修行,莫要在背后再乱说什么。”

    “是、是……”

    目光扫过这两个跪伏在那不敢乱动的少女,王升又道:“我出去走走,你们两个去将静室打扫一遍,顺便帮我去买些仙酒。”

    言罢,王升袖中飞出十块仙石,堆在了她们两人身前。

    想了想,王升又取出了四块仙石、两瓶丹药,以及两块记载了一些基础仙术口诀的玉石,送到了两人面前。

    等他出门之后,两个少女起身面面相觑,看着面前这一堆‘宝物’。

    “皮护法这是……”

    “该不会是让咱们主动一点?毕竟他是个德高望重的仙人,有些事不好意思说出口呢。”

    “诶?”

    “唉,能摊上这般的主人,也算不错了,”那名一直在搞阴谋论的少女眨眨眼,“起码咱们侍奉之人年轻英俊,比那几位年老却心不老的护法强多了。”

    门外,王升听到这些,嘴角抽搐了下。

    总觉得这两个侍女是在搞颜色,而自己也没什么直接证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