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庶女嫡宫 > 067 送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大娘子在片刻的怔愣后,眉头就竖了起来:“安姐儿,你怎么和你表姐说话的,王小娘呢?怎么没有看见她?”

    陈大娘子的目光在林玉安的身上从上到下的打量一番,颇有些不屑,她这副素净的模样,在王家这么个金窝子里,像个叫花子似的寒酸,只怕她在王家的日子也不好过!

    想到这里,她的底气就足了,面带几分谄媚的对王老夫人道:“安姐儿这样不知礼数,只怕给老夫人惹了不少麻烦,真是辱没了老夫人的英名!我替我家姑奶奶给您赔个不是。”

    王老夫人并不答话,转头对一旁的娟儿道:“去看看给安姐儿做的羊奶羹好了没有,好了就端过来。”

    余氏和魏氏齐齐替陈大娘子捏了一把冷汗,林玉安在这老祖宗的心里,那就是心尖子,别看老夫人平日里不显分毫,实际上,老夫人宝贝着呢!

    魏氏就笑道:“你三舅舅昨儿晚上拿回来的羊奶干酪,知道你喜欢,今儿就送过来在你外祖母这里一起下了锅子,瞧你外祖母多疼你,还惦记着你喜欢的吃食呢!”

    说完就掩嘴而笑,余氏也跟着笑起来,打趣的吩咐钱妈妈:“不行,快去把我们瑶姐儿并几个姑娘一同请过来,可不能让老太太这心偏狠了!”

    屋里又是一阵笑意,逗的王老夫人心里的愠怒也消散了几分,她朝着林玉安招手,声音温和:“来,外祖母这里来。”

    素妈妈就近端了一张绣墩过来放在王老夫人身旁,林玉安心里涌起一种莫名的酸楚,眼中泛起水光,低低的应了。

    陈大娘子母女俩就有些不安起来,方娴若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如坐针毡的望向自己的娘。

    陈大娘子的气势也泄的一干二净,弱弱的喊了一声:“老夫人。”

    屋子里空气一滞,众人齐齐的看向她。

    王老夫人端起粉彩浮瓷纹茶杯,面无表情的喝了一口,这才看向陈大娘子:“陈大娘子,你家的姑娘真是好伶俐,不知道是得了你陈大娘子的真传,还是得了方家主君的真传,或者说这是你家祖上一脉传承下来的?”

    长年位居高位的那种气势压的陈氏母女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陈大娘子的脸上顿时火辣辣的,仿佛被人狠狠的掌掴了似的,她嘴唇有些颤抖:“老夫人何出此言?”

    方娴若见自己的母亲被卸了脸面,也有些坐不住了,她伸手拉了拉陈大娘子的衣袖小声道:“娘,我们走吧,这实在……”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王老夫人已经沉声喝道:“送客!”

    陈氏母女俩灰头土脸的走出堂屋,迎面就碰上了端着羊奶羹的娟儿,方娴若气呼呼的看了一眼石榴纹珐琅彩的瓷盅,鼻尖嗅到一股羊膻味,朝着面前呸了一口,陈氏的心漏了一拍,忙拉着她出了怡然居。

    林玉安刚端着碗,王萱瑶就来了,还有三房的王萱薇和王萱蓉姐妹,老夫人让人给几个姑娘都上了羊奶羹,这才叹了一口气,却是问余氏:“柔姐儿的病还是没有进展吗?”

    余氏听见王萱柔的名字,面上的笑容渐渐淡去,看了一眼正垂头吃羊奶羹的王萱瑶,语气怅然:“大夫说了,这病这能先这么养着,能不能好,全看她的造化了。”

    王老夫人听了,又是一声叹息,待几个姑娘吃了羊奶羹,就打发她们回去了,只留了余氏和魏氏说话。

    想来应该是要商量王萱蕊的事了。

    林玉安心思纷杂的回了闲云阁,她的脑子里乱糟糟的,还带着几分反击之后的畅快,不断浮现的却是外祖母维护她的模样。

    除了母亲,没有谁这样维护过她。

    想到外祖母已经年迈,自己又因为母亲的事刻意的疏远她,林玉安心中浮现出几分愧疚。

    她啪的一声推开了小轩窗,让风把屋里有些沉闷的空气卷了出去。

    又拿出高柜里的针线篓子,上了临窗大炕。

    窗外一道闪电横劈天顶,哗啦一声又响起一阵隐隐雷鸣。

    秋奴忙走了进来,把窗都关上了。门口的珠帘摇摆着碰撞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姑娘,天光不好,仔细别伤了眼睛!”

    林玉安点头,秋奴凑过去看了一眼林玉安正在比划的一块宝蓝色回纹锦缎,看这样子不是姑娘家穿的,倒像是给上了年纪的人穿的。

    秋奴眼珠儿一转,抿唇笑道:“姑娘这是给老夫人做衣裳吧!”

    屋里倒还暖和,屋外秋雨萧瑟,雷鸣滚滚,做了一会儿针线,林玉安就觉得脚下生寒,秋奴去拿了一床锦被过来,下午的时候,红缨去厨房要了一碟子芙蓉糕,伺候林玉安用了,一整日都没有出门。

    王萱蕊还被关在柴房里,纸包不住火,郡主府洗三礼发生的事不胫而走,只言片语传了出去,真真假假的话掺杂在一起,各种版本的风流公子和良家姑娘的韵事传得沸沸扬扬,京城里的流言蜚语漫天飞舞。

    汪家还没有动静,王家上下气氛压抑,林玉安昨儿在屋里做了一日的针线,今日想出去透透气,就去向王老夫人讨了个出门的恩典,王老夫人听她是去斗书阁,叮嘱她要戴好帷帽,近来是非多,要小心些,就让她出门了。

    距离上次来斗书阁已经有五个多月,雨后初霁,松针含霖,许是来得太早了,临江的斗书阁门可罗雀,檐下有个小童正躬身扫地,桂花香阵阵扑鼻,不知花藏何处。

    四处可见枯黄落叶,林玉安深吸一口气,嗅到的不止花香,还有自由的味道。隐于人烟皋盛中的斗书阁笼罩着一层静谧的光晕,让人不由放松下来。

    小童见马车上走下一个戴着白纱帷帽的少女,马车旁站着四个护院打扮的男子,灰衣车夫正收了脚凳放好。

    少女迈步朝斗书阁来,一旁的青衣丫鬟亦步亦趋的跟在身后。

    这不就是那日在书阁里打盹儿的小童吗?察觉到林玉安的目光,小童向她躬了躬身,林玉安对他颔首回礼,然后错身上了台阶。

    秋奴觉得这样的气氛十分舒服,轻声的提醒林玉安小心脚下。

    秋奴守在门口,林玉安自己上了阁楼,清晨的阳光透过雕花窗上糊着的高丽纸照在一排排书架上。

    上次走的急,还没有仔细看过这里的书,她轻撩开帷帽前的轻纱,或新或旧的书鳞次栉比,一一看过去,前面几排书架上都是经史策论,往后走,有图谱,游记之类的书。

    信步游走在书架间,窗外的一丛南竹被清风吹得婆娑作响,投进来的阳光被剪碎,零散的落在窗棂上,还有少女锦缎般光滑的乌发上。

    绣花鞋踩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吱呀声,林玉安感觉好像有道声音随影同行,和自己的脚步声遥相呼应。

    转过身前的一排书架,迎面就碰上了一个男子,他坐在轮椅上,目光深邃,险些和她撞在一起。

    他修长的手指放在轮子上,指节分明,十分好看。

    几息愕然后,林玉安微微屈膝:“余世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