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本宫玩转高科技 > 第四百零九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主,皇上怎么走了啊”小桌子走近屋内,一脸疑惑的对着苏映雪问道。

    苏映雪闻言,摇了摇头道“皇上的心意,无人能知。”

    话语一顿,似乎想起了什么似得,对着小桌子吩咐道“告诉底下的人,从今天开始,都夹紧了尾巴做人,不许再出去到处晃悠,好好的呆在钟粹宫内,不许出门。”

    “要是有谁出去惹了什么是非出来,那么就别怪本小主绝不轻饶了他”

    小桌子看到苏映雪如此一番疾言厉色的样子后,顿时吓了一大跳,更加感到疑惑道“呆在钟粹宫内不许出去呢。”

    苏映雪脸色阴沉道“皇上刚刚已经告诉我了,从今日起,他会暂时让敬事房的人撤掉我的绿头牌。”

    “如此一来,外面的人便都会知道我已经出现了失宠的征兆了。那些曾经眼红嫉妒我的人,还不好好趁着如今这个好机会,把我生吞活剥了才怪。照我的命令吩咐下去吧,不然以后的日子只怕会更加难过。”

    小桌子心下一惊,没想到今后的情形竟然如此艰巨,不敢再多怠慢什么,连忙把苏映雪的命令传达了下去。

    小桌子走后,那去北偏殿通知金才人今晚过来用晚膳的喜儿回来了。

    喜儿进屋后,对着苏映雪疑惑道“小主,小桌子怎么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从屋子里边跑出来了,可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苏映雪点了点头道“是出了一点事情。”说完,便把刚刚跟小桌子说过的话,也跟喜儿复述了一遍。

    喜儿听完后,大吃一惊道“小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皇上怎么突然间会厌弃了您,要撤掉您的绿头牌呢”“不要,我怕,我一个人呆在这里真的好怕我跟你一起去吧媚儿,我跟你一起去”柏翠哭丧着脸断断续续的说道,那眼底的恐惧没有一丝遮掩的全部都流露了出来。

    夏青青她倒不是不想带着柏翠一起去,只是如今柏翠的情状儿实在是不适宜突然再出去的受什么刺激了,倒是不如呆在这屋里先缓缓神来的好,夏青青这样做也是为了她好。不过看着如今柏翠如此害怕难过的样子,夏青青倒是不好拒绝了,只能妥协道“好吧,那你跟着我一起出去吧。”

    柏翠忙不迭的点了点头,从新绽开了一朵笑容道“我看着刚才有人是朝着陆姑姑的厢房方向去的,想来是去唤陆姑姑了。这个时候也只有陆姑姑她能为大家做主意了,大伙的应该都聚在那陆姑姑的厢房外面吧,咱们也快去吧。”说罢,拉了夏青青的手朝着屋外走了出去。

    夏青青任由着柏翠拽着自己往北平院的西北面走去,看着柏翠那张转瞬间又重新焕发了神采的面孔,不由的有些无言以对。暗道真是给我找麻烦的家伙,安安分分的呆在这屋里会死吗若真是有什么女鬼上门的话,第一个也不会盯向你这身无半两寸肉的小丫头的。现在这情况,等会肯定是少不得还要去往那水井旁查看一番的,若是到时候你要是怎么地给被又惊吓到了的话,可别怨我。而当他听完菊萍的后半段话时,却是不由自主的有些感触,眼里难掩愧疚之色道“荣修仪刚刚才出幽禁,就还记得玉贵嫔这个曾经的好姐妹,想着给她过来送贺礼,恭祝她的乔迁之喜,当真是后宫当中和睦宫闱的典范啊。”

    祝星辰挑了挑眉头,看到金玄暨的眉眼间似乎对于荣修仪此番过来送贺礼的举动颇有触动的神色后,不禁在心中冷笑了两声。

    不过恭仁太后的算盘虽然打的精细,但她并不知道荣修仪早已中了五毒眠心蛊,现在已经完全在祝星辰的掌控之下了,因此恭仁太后的这个计划根本不能成功。

    念及此,祝星辰倒是没有阻止金玄暨对荣修仪产生愧疚的情绪,反而还顺着金玄暨的话道“荣修仪姐姐竟然还记得臣妾,臣妾深表感激,不如皇上改日与臣妾一起去看望一下荣修仪姐姐吧。”

    金玄暨嗯了一声,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道“颖儿你不说,朕也正有此意,正好明晚得空,咱们就去长春宫看望一下荣修仪吧。”

    祝星辰听到金玄暨同意与自己一起结伴去看望荣修仪后,不禁心中一喜,暗道一声正好仁寿宫的敬太妃急需自己的一个诚意,才肯与自己合作,一起去揭发恭仁太后的真面目。自己倒是可以借着这次机会,利用五毒眠心蛊控制荣修仪见罪于金玄暨,然后让金玄暨废掉荣修仪,最后自己再提着荣修仪的脑袋,去跟敬太妃复命。

    听他恭恭敬敬的言论,自笑了笑,道答应何至于这样说话,入宫便是同级姐妹,答应说这话岂不显得疏远,我这个人随性,不喜欢拘谨,答应自然些就好

    闻其后言,道倒也是

    复道这宫中也是啊,新人不断进来,这宫中越来越热闹了

    又想起那个同他同级同封号的和答应,想去试探试探他的反应,就作突然想起来似得,对其道答应不知,这宫中之前就有一位答应被赐了封号和,不过前些日子莫名溺了,今日听了我这宫女巧漪说又有一位和答应入宫着实下了我一跳呢,见了答应才知道原不是一个人

    毕自个儿好似如释大负般笑了祝星辰含笑道“如此,臣妾就却之不恭了。”从苡颖手中接过备好的饵料,撒向鱼池哦那位和答应是莫名溺亡,若是自缢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若是言不尽,望其意也明不若是她太小心了,就是她太不小心了。言罢,回身离了水池几步。

    见其反身离了几步,莫不知他是在提防自己,哼,这点倒是比之前的和答应要好的许多

    自个儿好似没有在意他的退后似得,自还是依在栏杆上,瞅着池中的鱼,撇撇嘴道那和答应若是太小心恐也不会自己不明不白的溺了,宫中不就要这般小心的吗

    扭头视其,笑道答应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复看向池中,看到刚刚佳人洒下的鱼食儿都被几条强壮的鱼儿吃了,笑道看看,这连鱼都是胜者为王的,更何况人呢

    一语一出,点明现状却也不点破,自己还是就像在闹鱼似的,让人觉得这话并不是有意说出的

    小心些固然不错复笑道正如您所说,强者生存,各界各地不都是这么个理。

    听其言微微顿头,道恩只是答应你说,那些个弱小的可有办法保命

    扭头视其

    复步上前,又撒了些饵料向鱼池呵呵,那些争得头破血流的不也是仅有强者么。弱小不是一件坏事,而是要看她有没有脑子罢了。谁又能说天下难容弱小一具呢

    瞧瞧天色,撒尽手中饵料,向其微俯身天不早了,钰贞先回去了。

    听其话语绕有兴趣的看她一眼,默不做声

    闻其告辞之言不做挽留,冷冷的看着她离去,方携巧漪回宫晨起,将近日之事细细理来心下堪堪,骤然想起宫中还有一权派妃嫔,肃贵人魏佳氏,入宫许久自己倒也没去拜访过,其不过是贵人就让皇上允其协理六宫,看来还是很受皇上眷顾的,思虑一二,唤来巧漪为自己梳洗

    素兰宫装着身,俏俏的同色妆容,兰花簪子挽起青丝,好一番素净打扮方前往肃贵人宫

    景阳宫明媛阁

    至殿门,唤婢前去知会宫女,道瑾答应来访

    闲闲的拾弄了一下宫窗前的紫薇盆栽,正是初春时节,这花骨朵含苞待放的样子当真可爱。

    哲儿入阁内禀告道小主,外头瑾答应求见。

    闻言微微一奇儿,这平日里与她素无往来,她今日突然来求见自己是所为何事,心里的疑心一起,却是不得不见一面才是了,让哲儿去请了进来

    随婢入内,见妙人于殿内,知道他便是肃贵人,盈盈礼道嫔妾佟佳氏见过肃贵人

    早就知道他和荣嫔关系不佳,故意如此说道,想毕佳人会因我的姓氏开话,那接下来的话自己也就好说了

    复道嫔妾入宫有些日子了,却没能来拜访贵人着实不该

    “佟佳氏”,眉头一挑,紧跟着一锁,也不叫起,冷冷的瞥了一眼道是否是不该本主却不敢说这话了,本以为瑾答应眼里是没有本主只有那荣嫔的,所以入宫多月也不曾见过答应你一面。这今日来拜访本主的事情,哪日若是传到了荣嫔耳朵里,只怕答应你以后的日子也会不好过,还是早些回去吧。

    复不再看瑾答应一眼,只眯眼欣赏起了窗前的紫薇盆栽

    听其言,心下也知晓了,面上一派苦涩神色,苦笑道贵人知道的是嫔妾同荣嫔都为佟佳氏,想着恐也是嫔妾与荣嫔私交甚好,贵人却不知,嫔妾虽于荣嫔同为佟佳一族,那荣嫔待嫔妾确是

    脸上换上一副戚戚神色,说着便要有眼泪掉下,道嫔妾刚入宫不些日子就被荣嫔害的落了个禁足地步,从那之后荣嫔便处处告知那些嫔妃不允他们同嫔妾交好,嫔妾在宫中真是举步维艰

    毕,面上换上了一副恭敬崇拜神色,惶惶道不瞒贵人言,嫔妾今日来便是来求贵人庇护的,嫔妾一进宫便闻宫中人说明媛的贵人颇受皇上钟爱,嫔妾,嫔妾只求贵人稍稍照顾些嫔妾,莫不然教嫔妾连怎么溺的都不知道

    一派柔弱,怯懦模样

    轻轻哦了一声,对于那禁足一事虽不知太过详细的情况,但也略有耳闻,心下亦忆起这瑾答应在宫里的风评似乎确实不佳,无什好友,难不成真是这荣嫔所害转眸瞥了一眼道你想求本主庇护,本主又有何德何能能够庇护的了你。你前面说本主颇受皇上钟爱,那也是从前的事了,要说如今最得皇上钟爱的可不是承乾宫的那位,除夕夜宴那天她的舞姿被皇上亲口赐下“画中仙”的名字,一举晋封贵人又钦赐柔为号。这等又晋封又赐封号的殊荣,在这后宫里可是第一人呢。你去找她庇护岂不是更实在些

    听其说道柔贵人,又想起前些日子他那样威胁自己,心下又是一阵厌恶,复戚戚道贵人不知前些日子嫔妾偶遇到承乾的贵人,贵人见我位分低便对嫔妾好一番贬低,嫔妾虽怯懦但也有几分人气儿,那贵人如此说嫔妾嫔妾是如何也不敢去的了

    复好似怯懦道嫔嫔妾知贵人有协理六宫之权,便可看的出贵人所受的皇恩浩荡,所以嫔妾斗胆来求贵人闻言良久不语,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眼,使了个眼色让宫女去扶,走到主位上坐下,面色柔和,不急不缓道答应先请起吧,有什么委屈等坐下来后再跟本主慢慢说道不是,本主为你做主

    见其唤婢女来扶,巧漪也起身,依着巧漪和那婢子的胳膊站起,才发现蹲了许久,腿都麻了半伴儿,落座客座,轻言道嫔妾入宫这些日子,可是时时有人欺辱嫔妾,倒真叫嫔妾不知该如何

    顿道先是柔贵人一入宫便给嫔妾了个下马威,然后是前些日子去了的慎答应,嫔妾见他天真,攀谈了几句,他便找借口对嫔妾好一番羞辱,嫔妾前些日子打算去找尔答应说说话儿,半道儿上遇到了穆常在,恐是他的尔答应有什么过节,一听闻嫔妾是去找尔答应的便变了脸色,后来几次三番的找嫔妾去她宫里说叨,荣嫔就不说了,处处给嫔妾使绊子,嫔妾也不知是如何惹了这些姐姐吗

    一派戚戚模样

    这可是把自己的委屈都说了,独独隐了柔贵人拉拢自己去陷害嫔妃的这件事儿,现下柔贵人得宠,他与这肃贵人谁赢得过谁还不一定呢,更何况这事儿还没成,更不得声张??n?????{??g??节?n???????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