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噬天狂尊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清风一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现场沉寂了良久,一众人这才大叫出声“我去,这个冲脉三重的废物,竟然赢了”

    “赢个屁,实在太卑鄙了,连续使阴招,淘汰李轩,刘聪,抱头鼠窜,胆小如鼠,简直是吾辈武者之耻辱”台下有人怒骂出声。

    “什么东西,滚下来啊,你这渣渣,这也能算胜利么”

    一众愤愤不平之中,人群当中的季千军却是冷笑一声,居然奇迹般的胜出了,真是老天爷都要让你落在我手里啊,这就怪我不得我了。

    夏悠悠冷哼一声,戳了戳身边的季千军,冷冷道“季千军,等会若是碰见这唐铭一定不要留手。”

    台下的刘聪愣神了好久这才长长的看向台上的唐铭,又看了看身边的李轩,心中像是打翻了的五味瓶,一时间百味杂陈,心中的苦涩如同潮水怎么都倒不出来

    直到现在李轩的目光都没离开唐铭的右拳,那一抹金色的华光他看的实在是真真切切,那绝对是金光伏魔拳所附加的光芒,只是这唐铭又怎么可能会使用金刚伏魔拳

    云墨子看了台上的唐铭一眼又看了看台下的两人,顿了顿,这才道“杂役弟子唐铭胜利”

    台上的唐铭漏出一个胜利者的专属微笑冲着台下两人比了个鬼脸,路过李轩身边的时候对方伸了伸手,想要叫住唐铭,但犹豫一下,最终却将手收了回来

    “对了,有句话忘记说了,事实上,过了第二关的人就是逍遥派的外门弟子了”

    “啊”不少参赛者惊诧出声

    “怎么有意见”云墨子剁了那外门弟子一眼随后愤愤的对着人群中的众人指了指

    “下一场你们三个”

    云墨子再点三人,第三场竟是徐飞扬上场

    唐铭定了定神,这场比赛当中唯一一个能对其造成威胁的对手恐怕就是这徐飞扬了吧,虽然她话不多,但实力,战斗力都是绝佳,若是没有唐铭出场这次的逍遥大典,相信这第一名的称号必定会落在徐飞扬的身上。

    被点名的徐飞扬没有说话,脚底用力,似乎是装上了火箭一样,飞上对站台,那飘然的样子倒是有几分“蔷薇剑,雁南飞”的感觉,台下的唐铭不由的砸了砸嘴,光是徐飞扬这个上台姿势就逼格十足啊。

    他的两人对手不由的哭笑一声,虽然两人都是冲脉巅峰的高手,但对上徐飞扬,实在是没有半分胜利的希望

    走上对站台,率先对徐飞扬抱了抱拳。万望他能收下留情不要让自己输的太难看就是了。

    徐飞扬握着长剑微微抱拳道“徐飞扬,请赐教。”

    他声音很是平淡,听不出悲欢。或许可能在徐飞扬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悲欢二字

    “周五,苏长琴”两人同时对着徐飞扬拱手行礼,当这徐飞扬的面拉开架势。

    这一战,二人半分都马虎不得,连试探的念头都没有就直接抽出自己的兵刃,一人持刀,一人持剑,一上一下,以两个不同的方向朝徐飞扬横砍而来,那剑刃上面的速度更是快到了冲脉九重的极致。

    面对如此凌厉的攻势徐飞扬仍旧是是神态自若,只是后退两步,随后脚尖轻轻点出,手若奔雷脚若闪电,先出左脚,后劈右掌,一脚踹在苏长琴的肚子上,一张劈在周五的手腕上,都没有使剑,就将两人打的结界败退。

    其手段之凌厉就连台下的唐铭都啧啧称奇。暗暗将这种情况放在自己身上做个对比,换位思考一下若是将对站台上的人换做自己,自己又该如何应对。

    苏长琴与周五对视一眼,都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惊骇的神色,早就知道这徐飞扬强势,但从没想过竟是这般的强悍,甚至不用出剑就打的二人节节败退。

    “苏长琴兄弟,用全力吧。”周五对苏长琴大喊一声,随后手中长刀在周身挥舞出道道残影,隐隐之间竟是带动了点灵气的波动,要知道外放灵气那可是后天境武者的标志,冲脉竟武者想要外放灵气,只有一种方式,武技,但是武技这种东西不仅稀有,而且极难修炼,就算是最低级的“清”级武技也不是一般的庸才可可以修炼成功的。

    刚才唐铭的对手那小金刚,李轩就是因为修成了“金刚伏魔拳”这才被众人所知晓。

    “哈,斩元刀”周五大喊出手,手中长刀在空气之中划出道道残影,随后对着徐飞扬的脑袋怒劈而下

    与此同时周五身后的苏长琴也微微顿了顿,能够走到冲脉竟巅峰的修士那个还没点看家的本事了只见他长剑挥舞之间冲着,天虚,玉虚,清虚,三个位置刺出三剑,随后三结合一,凝结一点,霎时间迸发出丝丝灵气华光

    “又是武技”

    “这只怕是,清,级,中级武技三清剑法吧”有些见识的参赛者顿时认出了那剑法,在台下一唱一和的惊叫出声

    “三清合一”苏长琴大喊出声,手中长剑旋转着,直刺这徐飞扬的面门。

    眼看着如此强横的攻击就要到达徐飞扬的面前,徐飞扬终于动了,脚尖轻点地面,这一瞬间竟是踏出五步有余,呼吸之间,清风徐来,徐飞扬已然鬼魅莫测的走到了两人的身后,半蹲着,手中的长剑不知何时已经出窍完璧,此时正在慢慢收鞘

    “清风一剑”徐飞扬一字一句的说出这四个宛如地狱之回声的四个字,话音落下,那与子对战的周五,苏长琴二人同时飙血,半跪着倒在地上,尽管输了,但二人的眼神之中却没有丝毫的哀怨,满满都是憧憬之色

    清风一剑徐飞扬,名不虚传,这才是当之无愧啊的第一名

    “好厉害的一剑啊。”唐铭也不禁暗暗咂舌,虽说他能看出刚刚那暗藏玄机的一剑,但若是让他模仿,那唐铭自认无从下手

    “徐飞扬”对站台之下众位弟子大叫出声,就连不苟言笑的云墨子都冲着徐飞扬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认同他的实力。

    自始至终徐飞扬都一言不发,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木偶一般,一步步的走下对站台,对他来说这次的逍遥大点或许称不上是一场比赛,只是一张单方面的试炼而已

    云墨子吩咐两个童子抬走昏迷的二人之后这才用干涩的嗓音道“咳咳,现在进行下一场,后面的我也一并安平了。”

    紧接着云墨子节接连不断的点出对战顺序,幸亏这木红衣以及夏悠悠两人没有正面对上,不然的话可能回提前进入决赛圈吧

    接下来的比赛木红衣以及夏悠悠以干脆利落的手法击败对手,进入决赛,如此进入决赛圈的还剩下十一人。

    运气好的是唐铭第二轮直接轮空,剩下的四小强也毫无意外的击败了自己的对手,两番淘汰战下来在场还剩六人。

    唐铭,夏悠悠,木红衣,季千军,徐飞扬,以及一个叫做李长歌的胖子,李长歌只有冲脉八重的实力,奈何人家运气好,第一场的对手是个冲脉五重的人,被他轻易打败之后,第二场的对手又是个冲脉六冲的,两轮对战下来不仅没有受什么伤,反而像热身赛,让这胖子变得更加的荣光华发

    这最终的决赛倒是没有再和之前的三三擂台赛一样,如此儿戏的由云墨子点人对战,反而是变成了由抽签决定的两两对战。

    落在唐铭手上的长签单面写着个甲,背面画着几个浮云,这意味着他的编号是“甲”而他需要和另一个持有“甲”字符的人对战

    正当他在琢磨自己这个对手到底是谁的时候,身后的季千军却晃了晃手肘的竹签,戏谑的道“呵呵,真是冤家路窄,你这小子,先是顶撞了我们小郡主,然后又耍了,这么多对手,如今落在我的手上,呵呵,真是自寻死路”

    唐铭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这季千军倒是有意思,不过是在其手中救下一个乞丐,这人竟然能记恨到现在真是有够小肚鸡肠的

    第二场是木红衣对战夏悠悠的戏码,两个女人打架,那绝对有看点。

    而李长歌的运气似乎是用尽了,他第三场的对手自然就是剩下的那个王者,徐飞扬了,见到自己的对手竟然是徐飞扬小胖子顿时有些坐立不安,弃权不好不好,都打到现在了弃权肯定是不好的,等回去之后,家里的那群老不死非得拔了自己的皮,若是对战嗯若是对战的话,难免要见红

    这,这可如何是好小胖子像是个无头苍蝇一样在台下走来走去,但却没人理他,对手徐飞扬正靠在对站台的边上呼呼大睡,唐铭,木红衣等人都找到了自己的对手正在针锋相对,谁有时间管他啊。

    云墨子看了决赛圈的众人一眼,淡淡道“甲级的选手快上台吧,天都快全黑了,赶紧今晚结束比赛明天去领取奖励”

    “来吧,浑水摸鱼的渣渣,看来你的最后时刻要来临了”季千军率先走搜对站台,对着唐铭招了招手,言辞之中不乏鄙视的意味。

    唐铭若有深意的嘿嘿一笑,摸了摸后脑勺走上对站台,对着季千军拱了拱手“还请季千军师兄手下留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