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悠然山居:世子妃的繁花田园 > 21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云霓看向季玄泰,季玄泰若无其事地抹开折扇,没有给云霓任何眼神,忍不住的,云霓又想起刚才季玄泰看见乐轻悠时脸上的笑容,那心中的滋味就别提了。wj

    跟着乐轻悠到了船舱,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乐轻悠给她倒了杯茶,看得出来人家不想理自己,她也不主动说话找怼。

    云霓见乐轻悠半点没有心虚没有要给她道歉的样子,气得抬手就拂掉桌子上的那杯茶,幸亏乐轻悠躲得及时,不然一杯茶水都要落到她腿上。

    乐轻悠不准备像之前那样对云霓说话难听时那样忍着她,站在桌子几步外,她冷声道:“表姐这是做什么?”

    “你还问我做什么?”云霓想起季玄泰就是又气又委屈,“当初我问你玄泰哥哥的住址,你说什么不熟,今天他看见你就把我忘到脑后怎么说?”

    “我真是没想到,你看着年纪不大,怎么就那么能勾引人?”

    乐轻悠真不知道这云霓是怎么样长大的,似乎在她那里,任何不顺的事都能找到人背锅。

    “我凭什么跟你解释?看在亲戚的面子上,我劝你行事前多思考一下后果,别只凭一己之爱好纵意放行。”

    云霓听了这几句话,看向乐轻悠的眼中都好似带了刀子,“我的事情需要你管?我也看在亲戚的面子上提醒你一句,别行事太不要脸,给你……”

    “在说什么呢?”话没说完就被乐巍冷冷的声音打断了,他走了进来,站到乐轻悠身边,对云霓连一个称呼都没有,“舅舅让你过去一趟。”

    云霓委屈地看了乐巍一眼,见他的神情丝毫没有缓和,也没有提点自己几句的意思,心中越发委屈。

    这算什么表哥,她心里恨恨的,转身便大步离开这个船舱。

    乐巍抬手揉了揉乐轻悠额前的流海,叹口气,“都是我们护得太好,你这性子也太软和了些,听到那么难听的话也不知道反驳。”

    乐轻悠心想我刚才就露过脾气了,而且对于太过胡搅蛮缠的话,她都不想搭理,那会让她有一种自己跟胡搅蛮缠之人是一类人的不好感觉。

    便笑道:“我刚才就说过她了,只是大哥没听到罢了。”

    乐巍好笑地看着自家轻轻,“以后大哥再不会让你招待这个表妹了,没得受她那无缘无故的闲气。”

    乐轻悠说道:“我说我跟二哥、三哥一起下船去采买特产吧,你和二哥还都不让我去。”

    乐巍笑了笑,没接她这个话,只叹一句:“女大当嫁这句话说得真是不错。那表妹来这么一处,舅舅这次可算是里子面子都折了进去。如果不是季玄泰顾念着跟咱们家的情分,把云霓送了过来,恐怕大哥也得跟着舅舅一起愁。”

    “聘则为妻奔则妾嘛,我知道的,大哥不用这么提醒我”,乐轻悠低头,“再说,我也不是那种做事不管不顾的人。”

    乐巍心内叹气,拍了拍她的发顶,笑道:“我们可不会让咱们家的宝贝恨嫁。”

    乐轻悠听大哥话里话外都是给她定亲的意思,便也不接他的话题,只道:“霓表姐不在家,舅母怎么不给舅舅写一封信,虽然玄泰大哥把人给送了来,但是舅舅恐怕都没颜面听完这件事。”

    确实,太丢人了,虽然家里没出丑事,但是自家女儿带着金银去奔人家小伙子,到了被人给送到他这个当爹的跟前,真是吞不下去吐不出来啊。

    云诏强扯着笑脸把那年轻人送出去,片刻之后就低声咬牙对乐巍道:“把那个逆女给我叫过来。”

    云诏与季玄泰谈话时,乐巍是在外面甲板上站着的,他虽然没听见多少,心里却是清清楚楚的。

    不过这种丢人丢到姥姥家的场面没有小辈在跟前,云诏只得自欺欺人地想,没让小辈们见证这种没有颜面之事就好。

    云霓大步从靠右边这船舱中出来,看见父亲就满脸黑沉地站在隔着一个船舱的舱门口,她顿时怯了。

    “爹,有什么事,回家再说好吗?”站在几步外,云霓小声地恳求。

    以往她做错事,只要这样小声恳求,爹爹在娘亲的劝说下,大多都会轻轻放过的,这次娘亲虽没在,爹也不能在外面就教训自己吧。

    再说,她这么大的姑娘了,若是还被爹爹打了或者骂了,以后还有什么面目存活?

    云诏却只是冷笑道:“知道丢人当初就别办出来这让云家先祖蒙羞之事。”

    “爹,您别说了”,云霓见父亲还在外面就这么说她,当即打断道:“女儿知道错了。”

    云诏当然不会把女儿的面子往地上扔,只道:“你若想以后和你母亲还有好日子过,就乖乖跟我回京城,然后我会让人把你们送回襄州。否则……”

    云诏深深看了女儿一眼,“霓儿,懂点事吧。”

    云霓看到父亲眼中那浓浓的失望,心里又是委屈又是伤心,咬着下唇点了点头,便一步步走了过去。

    云诏看着女儿进去之后,才喊来人,让去二层唤来两个在厨下帮忙的婆子过来守着小姐。

    下人们也不是傻子,虽然当时都听乐小姐的话躲了下去,但是云家小姐怎么过来的,现今老爷的脸色又难看成这个样子,他们无不在心中猜出个八八九九。

    只是未免触怒主子,他们也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

    季玄泰却是自然的很,跟云诏把事情说清楚后,出来就直接寻到乐轻悠和乐巍所在的这个船舱。

    相互见过,又说了些别后话,季玄泰便起身告辞了。

    下船之前,他突然转头对乐轻悠道:“咱们不是相熟的朋友,以后可不能打着我的旗号在外行事啊。”

    乐轻悠一怔,乐巍已经笑着拱拳:“多谢季兄提醒。”

    乐轻悠想起小舅舅曾经说过的那些跟季玄泰有关的话,忙道:“玄泰大哥做什么事前也要三思而后行。”

    季玄泰笑了笑,摆摆手中的扇子,直接运轻功跳下,稳稳落在大船旁边的小船上。

    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尽管四周有渔火点点,乐轻悠还是很快就看不见那艘小船的影踪,她转头,看向夜色中轮廓模糊的乐巍,“大哥,玄泰大哥他?”

    乐巍低声说道:“今上的几个皇子中数三皇子最有用人之才,如果以后……东北边境或可相安无事。”

    其实,季玄泰这个人身上的反骨太明显了,乐巍总觉得季玄泰早晚必反,而这也是任何一个皇帝都忍受不了的吧。

    或许今天就是他们和这季玄泰最后一次见面,但乐巍不会把这些说给轻轻听的。

    乐轻悠点点头,希望大哥的分析是对的,若有刀兵之争,最后苦的只会是无依无靠的百姓。

    她和乐巍在船头又站了会儿,乐巍正说外面蚊子太多,让她回船舱去,乐峻、方宴已经一前一后地各自乘着一艘小船过来了。

    两个船上各还有两名乐家的护卫,再加上装得满满的东西,小船几乎被水吃进去一大半。

    船挨得近了,乐峻才笑着对大船上的轻轻道:“轻轻,快让人点火把来,瞧瞧我给你带了些什么东西。”

    不远处,聂易撑起双桨,对斜靠在船舱中看着那大船上的女孩子发呆的季玄泰道:“将军,咱们走吧,等那边点起火把,恐怕会发现咱们。”

    “走吧”,季玄泰收回目光,心里却是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要说喜欢小丫头,他觉得不至于,毕竟是她小的时候就比较讨人喜欢,现在又长成了一个大美人,自己这是好美色的毛病又犯了吧。

    不过那是他好好照顾了这么多年的小丫头,长得再美,他也不能抢回去,军营里那么些个女人,乌烟瘴气的,她过去岂不是天大的委屈?

    最重要的是,小丫头可半点没有喜欢自己的意思啊。

    季玄泰叹口气,回首再望了那艘大船一眼,便把这些让他纠结的情绪扫在脑后。

    ……

    乐峻的确给乐轻悠带来许多东西,头花、手帕、团扇,还有十几样本城最有名的点心,各类小玩意儿,直接把船上属于乐轻悠的本就不少的行李又增加了一大箱。

    方宴也买了些,乐峻、乐巍没有管制到连份东西都不能给的地步,方宴这一天才算找到跟乐轻悠说话的机会。

    乐轻悠看着方宴,莫名觉得心酸,在他把特地卖给自己的一套茶杯递过来时,差点控制不住流下眼泪。

    “这个釉彩明亮好看,用来喝花茶最好”,他这么说道。

    “嗯”,乐轻悠点头,不敢说话,担心声音暴露出自己的情绪,让大哥、二哥还有方宴都和自己一起难受。

    早知道跟方宴谈恋爱会让大哥、二哥这么反对,她就不该那么轻易地下决定,方宴是个年轻热血之人,可她不是啊,她该更冷静地把这件事处理好的。

    方宴还是看出乐轻悠差点就要哭出来了,不禁心疼不已,晚上等众人都睡下,便假作出来看星象,避过护卫耳目,将他写的一个小纸团从窗缝里投给乐轻悠。

    然后真的准备在甲板上看一会儿星象再回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