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热血仕途 > 第2424章 收拾烂摊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正文

    家属们没有立即表态。

    彭长宜又说:“这里治病有大夫,花钱有政府,回去商量商量,我们怎么解决问题,我也希望你们为我多提供一些解决问题的办法,也想听听你们几位的意见,你们的意见如何?”

    几位家属面面相觑。

    彭长宜说:“没关系,我的建议供你们参考,但是我要回去了,我接到命令后,一刻都没敢耽误,直接就坐出租车来医院了。”

    最后,彭长宜又将市里和乡里的干部叫到一边,简单安排了一下,让钱程和那位人大副主任也回去,只留下政府办一位副主任和亢州驻京办的一个同志。

    彭长宜安排好这一切后,又来到另一家医院看望了撞车的那个村民,这个村民已经被有关部门监护治疗,被告知任何人不得看望。这件事惊动了大领导,彭长宜倍感压力巨大。

    等他们返回的时候,这个城市早已经是万家灯火了。

    舒晴知道彭长宜重任在肩,她不想跟他回去,彭长宜看出她的犹豫,就当着大家的面说道:“舒书记啊,如果没事的话,就跟我们回亢州吧,也顺便指导一下我们的工作。”

    舒晴的确犹豫,如果她要是跟他回去,势必会分他的心,就说道:“我不给你们添乱了,你们还是办正事去吧。”

    哪知,吕华主动给舒晴拉开了前排座位的车门,说道:“彭市长说的对,你也帮助我们去做做群众工作。”

    舒晴看了一眼彭长宜,彭长宜示意她上车:“说道,上车吧,亢州同样需要你。”

    舒晴说:“如果我跟你们回去,肯定就要委屈几位领导在后边挤了。”

    吕华说:“桑塔纳车宽,要是别的车就真挤了。”

    温庆轩也说:“小舒教授跟我们同车,我们情愿挤着。”

    就这样,舒晴上了车,彭长宜和温庆轩、吕华坐在后排座位上。

    上车后,彭长宜说:“老吕,给家里打了电话,通知所有班子成员,今天连夜召开常委会。另外,通知所有的市领导包括一些相关部门的领导,明天上班召开常委扩大会。”

    “好的,我马上通知。”

    吕华往回打了一个电话,重复了一遍彭长宜的指示。

    彭长宜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国庆家属没来医院吗?”

    吕华说:“出国了,好长时间了,陪读去了。”

    彭长宜点点头,没再说什么。他感到,这次事件,比牛官屯要复杂得多,也棘手得的多,之所以复杂和棘手,并不是事件的本身,也不是老百姓,彭长宜从来都不觉得处于弱势地位的老百姓是问题,固然,他们针对征地有这样那样的一些不合理的要求,但他从不认为他们不好对付。他们本质是不坏的,他们无非就是想多得到一点补偿,甚至把这些补偿任意夸大。

    彭长宜他不再关心事件的详细过程,而是问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温庆轩:“温部长,您怎么看这次事件?”

    哪知,一路上都很少说话的市宣传部部长温庆轩,此时听彭长宜问他,却出乎意料地说:“彭市长,我不瞒您说,我昨天就写好辞职信了,本来我今天上午已经交给国庆书记了,但是国庆书记说我不能关键时刻掉链子,如果非要辞职,也要等完成这次强拆任务后再提出辞职,常委会上定的事,不容更改,更不许有人当逃兵!就这样,我就没交这封辞职信,果不其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的声音跟大,而且很激动。

    彭长宜一听,就是一愣:“哦?您,真的想辞职?”

    “当然了,您看,辞职信就在口袋里揣着呢,他不收,我就又揣了回来。”温庆轩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封辞职信,递给彭长宜。

    彭长宜没有接过来看,他说:“我不看,也不管,那是上一篇的事,今天晚上我回来了,就从今天晚上往后翻篇,我在一天,您就别想辞职,除非上级来调令,调您到别处高就,那我就拦不住了,否则,您就是说出大天这职也辞不了。”

    温庆轩叹了一口气,口气有些缓和下来,说道:“彭市长啊,我还真不是见着您说好话,在来医院的路上,我就跟老吕说,我说,我要是昨天晚上知道长宜回来收拾这个烂摊子,我都不会写辞职信。”

    彭长宜笑了,说:“这就对了。”

    温庆轩说:“我不是抬举您,我说,彭市长在亢州当书记的时候,遇到不同意见的时候,能跟他交流,也能把问题谈开,但是跟国庆书记就不一样了,我不是背着国庆书记说他的不是,我对事不对人,你一旦有不同的意见,就很难跟他沟通,他在征求你意见的时候,也是非常虚心、非常真诚的,但是你只要提出不同意见,甚至有时不等你把话说完,他就打断了你,说:这事已经定了,就那么地吧。好几次都是这样的态度,老吕应该也有体会。他根本听不得不同意见,那种行事作风,特别像当年的钟鸣义。一次两次行,次数多了,他就是再怎么征求我的意见,我也不提了,你提了也没用,提等于不提,还惹他不高兴。但这次强拆可是例外,我昨天晚上在会上就提出了不同意见,以前我也都是坚持自己的意见的,这个您不信的话问老吕,市委办都是有会议记录的,您可以去查。”

    彭长宜笑了,他说:“您的话我没有理由不相信。”

    温庆轩说:“我就是不明白,我们已经在类似的问题上栽过一次大跟头了,在全省都出了名,为什么就不能吸取血的教训?非要跟老百姓硬碰硬!当然了,硬碰的最终结果肯定是政府胜利,因为谁惹得起你政府啊?但是有句老话怎么说的?兔子急了还咬人哪,你把他逼急了,逼到了死胡同,他能不采取极端手段吗?”

    温庆轩停顿了一下,在看彭长宜的反应。

    听到这里,彭长宜说道:“您说下去。”

    热血仕途

    (笔趣库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