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剑下轩辕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水雉峡戏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矮人族与人族的身高比例,矮人最高身高只相当于正常成年人族身高的一半。因为呼韩殇的身高比他们所有的矮人都要高出一头,所以他才敢举拳威慑众矮人。

    “你就是我们矮人族,等待已久的人族少年。莫慌!我们矮人没有恶意,只是需要你的帮助而已。”捷达城的新城主,矮人族的新王梦萧年,从众矮人的身后出来说道。

    “帮助?错了,是我需要你们的帮助,我这里有被打破的一只流彩紫金杯,希望你们能帮我尽快修复好。作为交换,我胸口的这块宝石就送给你们吧!”呼韩殇掏出破损的流彩紫金杯,然后脱下上衣,露出了吸附在自己胸口处的捷达之心说道。

    “王!”突然,梦萧年和众矮人大惊,跪地齐呼道。

    “王?不,我不是你们的王,我也不想当什么矮人王。我还要回呼家村,继续捉弄呼来和呼去呢!”呼韩殇穿好上衣拒绝道。

    “你当真不知那块宝石的来历吗?”梦萧年问道。

    “不知,你知道啊?你要是知道,快点给我去除掉,它搞得我疼痛不已。”呼韩殇抓挠着胸口的位置说道。

    “那是我们矮人族至高王权的象征,捷达之心。它是捷达城几十座山峰的精华,是群山之心,唯有帝王可以拥有它。谁拥有它,就是我们矮人族的王。”梦萧年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啊!我是被迫拥有它的,我不是你们的王,也不会是你们的王。”呼韩殇深感不妙道。

    “不,这是你的使命,你无法抗拒。”智者大师说道。

    “哎!我也是服了,你们玄机门,闲的如此厉害吗?矮人族,你们也要插一手?”呼韩殇无语道。

    正在与梦萧年谈话的呼韩殇,被秘客强行带至玄机门,接受智者大师的骚扰。

    “我说过,这里无生无死,自然时间多的很。你的命数,也是必然,你无法逃脱。”智者大师说道。

    “哎!我还就不信了,我今天就赖在这儿不走了,你奈我何?”呼韩殇躺在地上耍无赖道。

    “看看你的胸口,它还在吗?”智者大师问道。

    “不好啦!抓贼啦!玄机门智者大师抢东西啦!”呼韩殇一摸胸口,宝石不见了,取泼妇骂街般大喊大叫道。

    一旁的秘客大笑不止,智者大师白了他一眼,他才收敛了笑意。

    “剑帝皇者,恐怖如斯!”受不了呼韩殇无休止的叫喊,智者大师双手捂住耳朵逃出了玄机阁大厅。

    “你不用担心,这流彩紫金杯,我们矮人不消一个时辰,便能让它完好如初。作为交换,我们不需要你胸口的宝石,需要你为我们矮人族寻获一件利器。一件可以杀死巨龙焚煞的利器——自由之矛。”梦萧年说道。

    “能修好,一切好说,说说如何帮你们吧?”呼韩殇不知何时从玄机门回来了说道。

    “首先,需要你跟随我们,登剑峰,取剑心;然后寻获法阵图谱,将剑心置于图谱法阵之内;最后方可取出法阵之内的自由之矛。至于击杀巨龙焚煞,夺回捷达城,重建我们矮人族的家园,就是我这位新城主的事了,不劳烦你了。”梦萧年解释道。

    “好吧!剑峰在何处?”呼韩殇问道。

    “上山!”梦萧年手指天空喊道。

    呼韩殇心想:傻子吧你,都叫剑峰了,我也知道是上山,难不成它在海底?

    梦萧年挑出八位矮人族中的猛将,便让呼韩殇跟随其后,向剑峰动身出发了。

    一行十人爬过了一座一座山,趟过了一条一条河,可是还没有到。

    “你不会记错地方了吧?”不耐烦的呼韩殇问道。

    “当然不会,它就在你的身后。”梦萧年指着呼韩殇的背后山峰说道。

    “什么?”呼韩殇回首望去,巨大的瀑布下面确实隐约可见剑峰二字。

    这剑峰还真在海底啊!着实惊到了呼韩殇。

    众人绑紧了绳索,沿着峭壁,走进那剑峰洞口。

    虽惊险异常,怎奈矮人们身手灵活,有惊无险进了剑洞。

    “剑心就在这里面?我看不像啊!”呼韩殇望向黑不见底的剑洞问道。

    “确实在此,矮人先祖,是不会骗我的。”梦萧年点亮火把,递给呼韩殇一个说道。

    “那你的矮人先祖,有没有告诉过你,你们矮人族的家园捷达城会被巨龙焚煞抢占啊?”呼韩殇讥讽道。

    “那倒没有”梦萧年伤心回道。

    “臭小子,竟敢羞辱我们矮人先祖,找死!”一粗壮矮人执剑欲刺杀呼韩殇喊道。

    “佛泽住手!”梦萧年持刀挡住了那对呼韩殇的致命一击劝道。

    “我有说错吗?就是你们的城主贪恋金银,堕于黑暗,才导致你们如此凄惨的下场。他才应该来拯救你们于水火之中,根本与我无关,硬让我来趟这趟浑水。告诉你们,小爷我还不伺候了!”呼韩殇说罢,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愿继续前行。

    “不伺候就不伺候,谁稀罕你伺候!我们自己找!”矮人佛泽对呼韩殇忍无可忍道。

    “他知道错了,只不过,他无法带我们重回家园了。”梦萧年擦了擦手指上的城主戒指流泪道。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他离世了,对不起!”呼韩殇起身致歉道。

    “没关系,你又不知道。他曾是九州大地上最好的国王和父亲,为矮人们带来了富足的生活,为家人们带来了无尽欢愉。与他在一起的时光,是我此生最幸福的记忆。但是好景不长,随着捷达之心的出世,他的欲望变得无法满足。他下令众矮人挖穿了所有的山脉,凿碎了所有的巨石,为他带来了如河流般无尽的金银。可是他仍不觉满足,强迫昔日盟友为其卖命,继续开采金银。渐渐的,我与他相处的日子少了,甚至整日都见不到他了。堆积如山的金银,吸引了巨龙焚煞。被巨龙焚煞的烈焰屠城后,人们都说他疯了,四处寻那巨龙焚煞,索要只属于他的捷达之心。不知过了多久,我在溪流边发现了这枚国王戒指,才知道了他的离世。没事的,他是他,我是我,我一定会带领矮人族夺回捷达城,重建家园的。”梦萧年擦了擦脸庞泪水说道。

    “好!我帮你,我们一定会找到自由之矛,杀死巨龙焚煞的。”呼韩殇感动的一塌糊涂说道。

    一行十人,没了隔阂,便很快来到剑洞深处。

    “传闻剑心乃剑皇心脏,不知是否属实?”一独眼矮人僧贺问道。

    突然,僧贺一不小心,踩中了洞内机关,十人只见万箭乱射,疯狂躲闪。

    梦萧年不幸被射中,重伤在地,昏迷了过去。虽然呼韩殇轻功不错,但也被射中左臂,所幸无碍。

    呼韩殇把受伤的矮人们,放置在墙壁处,吩咐他们不要再四下走动。然后他踩踏墙壁突出的尖石,飞身到了墓室中央。

    只见一具被霸道的剑气环绕的棺椁,横于中央。

    呼韩殇心想,莫非这里面就是剑皇尸骨?

    只见他用力一掌劈碎棺盖,看见里面有一柄虹殇剑,还有一具拥有鲜活心脏的尸骨,才发现江湖传言属实。

    “剑皇,你这心脏还是血淋淋的,与活人无异,有点恶心后人了吧?”呼韩殇对着剑皇尸骨吐槽道。

    “要你管!我堂堂剑中皇者,死后心脏如果幻化成一块宝石或者其他,那多没有排面。”棺椁中的尸骨竟突然站了起来,对呼韩殇说道。

    “我今天就管了,怎么着?有种你拿起虹殇剑刺死我啊!”呼韩殇不惊反怒道。

    “好小子,你以为我不敢吗?”剑皇捡起棺椁中的名剑,指向呼韩殇问道。

    “我就认为你不敢,怎么着?刺我啊!刺我啊!”呼韩殇扯开上衣,露出被宝石吸附的胸口叫嚣道。

    “好小子,你有种,我今天就刺给你看看!”剑皇握紧虹殇剑蓄势大喊道。

    “来啊!你可别手下留情啊!”呼韩殇紧闭双眼,向前挺胸大叫道。

    “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的,受死吧!”剑皇执剑向呼韩殇怒吼道。

    “来吧!”呼韩殇生死看淡道。

    “我来啦!”剑皇用力刺了过去。

    “哎!我怎么没事?”呼韩殇睁开双眼,摸了摸胸口问道。

    “臭小子,你想阴我,没门,我才不上你的当呢!”当虹殇剑剑尖距离呼韩殇的胸口仅有一寸的距离时,剑皇停了下来。

    “谁说你不刺,就不会被我阴?”呼韩殇指着虹殇剑上,剑皇那血淋淋的心脏笑问道。

    “你小子,阴我!”剑皇说罢,便尸骨无存,魂飞魄散了。

    原来,就在刚才剑皇用尽全力刺那一剑的时候,呼韩殇利用自己绝世的轻功,回到棺椁中,取出了剑皇的心脏,捧在自己胸口前。

    结果,可想而知,剑皇的虹殇剑刺穿了自己的心脏,自己杀了自己。

    一代剑中皇者,竟如此搞笑的再次死去,令墙壁处的众矮人唏嘘不已。

    之所以呼韩殇这么做,是因为呼韩殇听闻江湖传言,唯有剑皇本人手持他的虹殇剑,剑破己心,方能剑心出世。

    虹殇剑碎裂,剑心脱离剑身,悬于空中,呼韩殇一把夺过剑心,收了起来。

    这里江湖传言也没有错,剑心确实是剑皇的心脏所化,至少占绝大部分。当剑皇老人家用他的虹殇剑刺破自己鲜活心脏的那一刻,他心中的所有生前剑道恩怨都被自己祛除了。此时,他的剑心是纯洁无瑕气垫,附于自己的名剑之内。

    但是剑皇活了百岁有余,生前剑道恩怨无数,强大煞气无处去往,便附于剑身周围。纯洁无瑕的剑心,不愿被恶臭难闻的煞气沾染,便脱离了虹殇剑剑身。

    没有剑皇镇压的剑洞,霸道剑气,四处横冲直撞,致使剑峰快要轰塌了。

    此时的呼韩殇只能救一人,在其余矮人慷慨赴死后,他没得选择,怀抱昏迷不醒的梦萧年,便飞身离去了轰然倒塌的剑皇独孤阙墓穴剑峰。

    “哎!不是我说,你们矮人族真心会玩,他们都死了,我还能救谁?”呼韩殇对着梦萧年吐槽道。

    歇息了一夜,梦萧年苏醒了过来。

    “剑心,你拿到剑心了吗?”梦萧年看身后,被夷为平地的剑峰伤心问道。

    “兄弟,你看!”呼韩殇掏出怀中剑心递给梦萧年看道。

    “兄弟?嗯!殇兄,我就说你是我们矮人族的大救星,你还不信,你看这剑心就是最好的证明,不是吗?”梦萧年看着呼韩殇手中的剑心笑道。

    “殇兄?错了,错了,我姓呼,名韩殇,你以后可以叫我韩殇兄弟或者呼兄。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叫我韩殇兄弟,呼兄叫起来挺那个的,你懂的。剑心又如何?只不过是那剑皇独孤阙脑子不好使,上了我的当罢了!我这就算是你们矮人族的大救星了?不敢当!不敢当!”呼韩殇笑道。

    “哦!对了,矮人族古书里面记载说,法阵图谱,藏于剑龙潭。如今我们已经恢复了元气,那么我们即刻动身出发吧!韩殇兄弟?”梦萧年右手轻锤了一下呼韩殇胸口说道。

    “萧年兄弟,那好吧!”呼韩殇也右手向梦萧年的胸口处回捶了一拳,不过他下手没轻没重,这一拳捶的梦萧年疼痛不已。

    “对不起!我忘了你箭伤初愈。”呼韩殇看到梦萧年疼痛不已的样子,连忙起身扶助快坐不住的梦萧年致歉道。

    二人结伴,一路上打打闹闹,很快便到了剑龙潭。

    两条凶恶蛟龙守护着剑龙潭中心位置的法阵图谱,梦萧年决定孤身一人引开两条恶龙,让呼韩殇趁机窃取法阵图谱。

    怎奈两条凶恶无比的蛟龙法力高强,啃咬掉了梦萧年的左臂,仍继续纠缠于他。

    很快窃取到法阵图谱的呼韩殇,将剑心置于图谱中央。随着法阵的运行启动,不久后,自由之矛便破阵而出。

    悬于空中的自由之矛,自古以来是矮人族的皇家至宝,自然会守护矮人族皇室的后代子孙。

    眼看将要被两条恶龙追上的梦萧年,命悬一线。自由之矛从两条恶龙的身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其杀死。

    两条恶龙形神俱灭后,自由之矛到了梦萧年的右手中,为其封住左臂断裂处流血。

    手握自由之矛的梦萧年,终于有了对抗巨龙焚煞的资本。

    “捷达城,你们的皇帝回来啦!”二人回到捷达城四周的矮人族聚集地,梦萧年右手紧握自由之矛振臂高呼道。

    “皇帝?萧年兄,你这是没把梦王朝当今皇帝梦流年放在眼里啊!按照本朝刑法,你这可是可是要杀头的重罪。”呼韩殇打趣道。

    “韩殇兄,谢谢你!让我有机会带领矮人族与那恶龙焚煞一战。”梦萧年充耳不闻感谢道。

    “你我是兄弟,别说这些见外的话,都是兄弟分内之事。”呼韩殇回道。

    梦萧年集结散落在各处的矮人族,聚集于捷达城门前。

    “恶龙焚煞,速速出来受死!”梦萧年站在矮人族战车上用尽全力对捷达城内怒吼道。

    过了一会儿,城内没有任何风吹草动。

    “我猜,它没有听到,我走近些,再帮你喊喊看。”呼韩殇猜测道。

    呼韩殇向捷达城城墙高处飞身而去,却不曾想被巨龙焚煞一巴掌扇的好远好远。

    地下深处的巨龙焚煞,对于捷达城地面的动静自是警觉不已。

    破土而出的巨龙焚煞,爬上捷达城城墙高处,与飞身而来的呼韩殇撞了个满怀,自然气愤不已,便一巴掌把他扇的好远好远。

    “你们是来送死的吗?”巨龙焚煞脚踩捷达城的高墙,口吐烈焰问道。

    “不,是你的死期到了!”梦萧年手握自由之矛大喊道。

    “自由之矛?你不会天真的以为,它真的能杀死我吧?”巨龙焚煞口吐烈火熔岩,焚烧着城下的矮人说道。

    “不试试看,怎会知晓?”梦萧年用尽全身气力,将自由之矛向巨龙焚煞投掷而去说道。

    巨龙焚煞丝毫不惧,口吐炙热熔岩,竟焚毁了无坚不摧的自由之矛。

    “现在知晓了吗?”巨龙焚煞手握心如死灰的梦萧年问道。

    “怎么会这样?”呼韩殇从很远的地方,飞身回来,看到如此景象,惊讶不已的问道。

    “怎么又不能这样?”智者大师反问道。

    “不是说自由之矛,能取巨龙焚煞性命吗?”呼韩殇问道。

    “是的,确实能,只不过不是梦萧年取。”智者大师回道。

    “谁?谁取?是我吗?”呼韩殇问道。

    “不是,是那个为捷达城带来无尽灾祸的人取。”智者大师回道。

    “巨龙焚煞自己?所以说是巨龙焚煞自己,会用自由之矛插死自己,对吗?就像剑皇独孤阙那样。”呼韩殇不敢相信的问道。

    “臭小子,拿命来!!”肉身的剑皇独孤阙突然从暗处冲出,手握虹殇剑向呼韩殇杀去。

    “别!别!别!”呼韩殇连忙捂住头求饶道。

    只见剑皇独孤阙连人带剑从呼韩殇的身体穿过,原来玄机门里的呼韩殇只是他的幻影而已。

    “哈哈哈!”智者大师和秘客,互相扶着对方,大笑不止,生怕对方笑翻在地。

    “哎!别笑了,别笑了,有点过分了啊!”反应过来的呼韩殇生气道。

    二人不予理睬,继续狂笑不止。

    “话说回来,智者大师,我刚才说的对吗?”呼韩殇问道。

    “对你个大头鬼,对。是昔日捷达城城主梦武年,梦武年。你可真是剑帝皇者,恐怖如斯啊!”智者大师感到自己的智商受到了污染,继续笑道。

    “不!我的子民们!不!有种你朝我来啊!”呼韩殇的身后,旧城主梦武年突然出现了,眼看满地被烈火焚烧的矮人们,他对巨龙焚煞宣战道。

    “你还没有死?”巨龙焚煞惊讶不已的问道。

    “对,没有亲手杀死你之前,我是不会死的。”梦武年怒吼道。

    “父王!父王!”听闻父王没有死的梦萧年,又重新燃起了斗志,回头对梦武年喊道。

    此时梦萧年不在巨龙焚煞的手里,在呼韩殇前面。

    “那就一并解决您们父子俩,让你们黄泉路上也不会感到孤单。”巨龙焚煞口吐烈火怒吼道。

    巨龙本以为炙热的火焰,会烧死二人,却不曾想呼韩殇挺胸阻挡住了火焰,火焰击碎了他胸前的捷达之心,震飞了呼韩殇。

    龙火的余温喷向梦萧年,梦武年飞身用身躯为儿子阻挡住了那龙火的炙热余温。

    此时的梦武年,不再需要用捷达之心来向族人们证明他是矮人之王了。在所有矮人们的眼中,敢于用自己生命保护自己儿子的梦武年,就是他们无可替代的矮人之王。

    焚化了的自由之矛,重归于梦萧年手中。

    “父王,给你,你永远不会让我失望的。”梦萧年将右手中的自由之矛,交与他的父王说道。

    “傻孩子,父王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梦武年接过自由之矛,抚摸着梦萧年的头发说道。

    “不!不要!”梦萧年看到父王转身奔向巨龙焚煞的后背时哭喊道。

    原来刚才龙火的炙热余温,已经烫毁了这位老国王的驼背,只留下他那一颗缓慢跳动的心脏了。

    “你不怕死吗?”巨龙焚煞问道。

    “怕,不过,我答应过我的儿子,我是不会让他失望的。”梦武年对恶龙说道。

    “来吧!”巨龙焚煞从城墙腾空而起,飞向梦武年说道。

    “捷达之心,助我!”体力不支的梦武年,呼唤着散落在各处的捷达之心碎片。

    顿时,四处的的碎片,齐聚在梦武年的腿部,助其腾空飞向迎面而来的恶龙。

    画面顿时定格住了,白发苍苍的瘦弱矮人国王梦武年,将自由之矛插进了巨龙焚煞的喉咙处。而他的腿部却被巨龙咬住,他的身体独有心脏,还在跳动。

    “父王是不会让你失望的!”梦武年用尽最后一点气力,插穿了巨龙焚煞的喉咙,对地上的梦萧年嘶吼道。

    “不!不要!”地上的梦萧年泪流满面,对空中巨龙口中的父王伸手挽留道。

    “嘭!”

    巨龙焚煞从空中陨落,死的很惨。

    梦武年心脏还在跳动,他的身体已经被巨龙焚尽,独留心脏在巨龙口中。

    梦萧年夺过父王心脏,装于铁匣之内。

    巨龙死了,梦萧年带领剩余存活的矮人们,在捷达城这座被龙火肆虐过的地方,重建起了矮人们的新家园。

    “萧年兄,节哀顺变!”呼韩殇安慰道。

    “不,我不伤心,他从来没让我失望过,他一直都在我身边。”梦萧年摸着装有他父王心脏的铁匣笑道。

    “再见!告辞!不送!”呼韩殇腹内翻腾的厉害,匆匆道别道。

    “别呀!韩殇兄弟,我还有关于父王为什么永远不会让我失望的往事,要与你叙说呢!”梦萧年对远去的呼韩殇背影挽留道。

    至于梦武年的心脏为何还会跳动,是因为剑心、自由之矛和捷达之心,这三件仙物的原因。有感于梦武年爱子心切,三件仙物便附于梦武年的心脏内,让他们父子不再分离。

    “还恶心吗?”智者大师对呼韩殇问道。

    “什么?又是平行世界?你没搞错吧?”呼韩殇刚吐完,对智者大师无语道。

    “错?什么是错?”智者大师继续问道。

    “毁人家园,私自占有,那就是错。”呼韩殇回道。

    “那你所谓的对又是什么呢?”智者大师问道。

    “杀死巨龙,重建家园,那就是对。”呼韩殇回道。

    “那你是要你的好兄弟梦萧年和他的父王有个好结局,还是要我手里这只完好如初的流彩紫金杯呢?”智者大师问道。

    “当然是流彩紫金杯了,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嘛!”呼韩殇抢过杯子笑道。

    “你再看看你的手里,后悔吗?”智者大师问道。

    “杯子呢?我的流彩紫金杯呢?”呼韩殇看到自己手中空无一物,对智者大师问道。

    “剑帝皇者,何须自欺欺人呢?你是不会选择杯子的,虽然你很恶心最后他们父子俩一直在一起的方式,但是这都是命数,你改变不了的。”智者大师笑道。

    “不与你闲聊了,七日之期快到了,回见!”呼韩殇作别了智者大师道。

    呼韩殇手握先前梦萧年答应的流彩紫金杯,不知疲倦的向上关赶路,去营救他的养父呼延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