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一世锦绣 > 第一百一十七章:往事不可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恩思义殿是正儿八经的宫殿,不是大户人家的院子。皇后二十多年前省亲时修建而成,后来连圣上都住过。

    既然是宫殿,这地方自然不同凡响。除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家具摆设是傅锦仪东拼西凑而来,颜色木料款式都不相同,一眼看上去就是暴发户家里的便宜货。而其余的亭台楼阁、庙宇屋瓦、牌匾字画之类,无不是皇族的赏赐,那房顶的琉璃瓦随便揭下来一块都价值连城。

    林氏抬头怔怔地望着内室门头上的“中正仁和”四个大字,半晌终于道:“似乎是先帝的笔迹,多少年的旧东西了。”

    傅锦仪细细瞧着,分辨了许久才道:“是当初老国公爷还在的时候,先帝赏赐的吧?”

    林氏疲惫地闭上眼睛,声色中透出莫名的感慨:“是啊,如果老国公爷还在,他一定不会允许徐家的子孙这般作践祖上的名声……”

    眼睁睁瞧着顾恩思义殿的恢弘壮丽,和那么多熟悉而陌生的物件,林氏不再挣扎了。

    “母亲,当初徐家将您赶出家门,这里头的贵重的摆设都被陆续地搬走了,媳妇没有办法,先在外头买了几样给您急用。”傅锦仪觑着她的脸色道:“您先用着,日后媳妇再给您换好的。您喜欢用什么、吃什么、穿什么,随意吩咐媳妇就好。”

    林氏摆了摆手。

    “都是身外之物而已。我多年礼佛,早就心如死灰,对这些东西没有任何兴趣。”她淡淡说着,头顶房梁上高悬着的东海夜明珠散发出如皓月一般的柔润荧光,清凌凌洒在她清瘦的面颊上。

    当初她也是在这儿住过几年的。那是她一生中最好的时光,国公爷虽然是个武夫,却心地单纯、为人正直。国公爷曾跪下对她说,一辈子不纳妾,不沾花,一辈子以她为先。

    在这个地方,国公爷将她伺候地妥妥帖帖,吃穿用度不必说,丈夫体贴,婆家显赫,周遭没有人是不捧着她、敬着她的。就算宫里新做了皇后的大姑子,日子都不如她。

    她在青灯古佛面前供奉了十多年了,但那些华贵而美丽的记忆却永远不会磨灭。她记得丈夫在她发髻上插上的那支七尾凤凰金步摇上熠熠生辉的红宝石,记得皇室赏赐下来、随后又率先被送到她面前的一整箱子的双面苏绣,记得她有孕时皇后专程前来道贺赐给她的那棵足有一人高的价值连城的珊瑚树,她还记得,这正殿里悬挂的夜明珠是徐家大老爷从苗疆的皇室中得到的。

    徐家本想献给皇室,唯有她说了一句“从前没见过这样晶莹的东珠”,便被丈夫拦了下来,笑嘻嘻给捧给她。

    如今这些东西都被搬得一干二净了。首饰匣子里空空如也,一应摆设珍玩都被陆续搬走,唯有头顶的夜明珠,因当初镶嵌的时候是请了倭国的能工巧匠,后头怎么也敲不下来,只能不了了之。

    傅锦仪看着辉煌华美的墙壁和宫柱,再看看这几天自己四处采买过来的乱七八糟的家具,心里也颇有些感叹。

    昔日繁华,到头来终是一场空。

    “母亲,您身份尊贵,我再也不会让您受委屈了。”傅锦仪忍不住握着林氏的手腕道:“您喜欢礼佛,我就将这正殿设为神龛,请最德高望重的师父前来为您讲经,请价值连城的佛祖舍利、肉身菩萨等佛家至宝给您供奉。若是您不喜欢铺张,咱们不请高僧也行,您想怎样,就怎样,我都依着您……”

    话没说完,林氏一点点抽出了自己的手。

    傅锦仪的眼角就开始抽搐,心里拔凉一片——好不容易说出了一长串暖心窝子的话,结果林氏迎头又浇了她一盆冷水。

    额,老话说得不错,婆婆是最难伺候的。

    “母亲,儿媳……又说错什么了?”她满脸尴尬地问道。

    “你没有错,错的是我这个做母亲的,拖累了你。”林氏淡淡道:“你只想着让我过的好,让我不受委屈,但你知道自己要付出什么代价吗?我身为你的婆母,想要教导你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个道理谁都知道,但你始终不懂得。我此前就想着好生教你,可惜没有机会。如今有了说话的地方,我必得把你教得妥妥帖帖,让你改改这愚蠢无知不计后果的性子!”

    傅锦仪被骂得抬不起头。

    她忘了,林氏家里是正儿八经的书香门第,祖上全是清一色的翰林。跟这种婆母打交道,就要时刻做好被说教的准备。

    论嘴皮子,十个她也别想干掉一个林氏。就算是她一开始认为是正确的事情,从林氏嘴里说出来后,她自个儿都怀疑自个儿了。

    总之就是,她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力反驳。

    傅锦仪低头听训,林氏越发起劲,一手揪住她的耳朵语重心长道:“你还年轻,不懂事!你觉着徐策加官进爵后你就能在徐家横着走了?我告诉你,你这实在是太天真了!女人的后宅和男人的朝堂是不一样的,后宅里的手段永远见不得光。你得罪了太夫人,她必定会想法子磋磨你!而且,她会让你有苦说不出!”

    傅锦仪听得一愣一愣,半晌喃喃道:“那,那太夫人她会对我做什么呢?”

    林氏冷哼一声:“她是皇室出身,在那么个腌?地方长大的人,什么东西没见过?你只等着吧,日后你可有的受了。再则,她又是皇后娘娘的母亲,真逼急了,皇后娘娘难道不顾着她?”

    傅锦仪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只是这哆嗦一打,她反倒清醒了。她怔怔地看着林氏,突然道:“这有什么好怕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只等着她上门来!什么皇后娘娘的母亲,哄得了别人,咱们又不是不知道皇后殿下并非她亲生!我还不信,我可是凭着自己的本事册了县主的人,我能怕了她!”

    说完,傅锦仪暗暗松一口气,方才差点被林氏带进沟里去了。

    林氏听她如此,倒也不生气,只是摇头苦笑一声。

    “她和皇后虽不是亲母子,十年的养恩总是有的,皇后也不会太绝情。左右脸都撕破了,如今咱们也回不了头。我被你拖来了这顾恩思义殿,紫竹林是再也回不去了。”林氏话中颇为无奈:“你都走到这一步了,我也只好陪着你一块儿走下去。”

    这话虽然不好听,到底是答应了的意思。

    傅锦仪喜上眉梢,连忙答应着,一壁招呼外头的丫鬟们进来伺候林氏,一壁给林氏交代道:“这些都是大将军身边跟了多年的丫鬟,也有我娘家的几个心腹,忠诚可靠,绝不会怠慢您。这屋子里的摆设日后我会一样一样地换,您喜欢什么就先和我说……”

    林氏不过缓慢地点点头,一群丫鬟们战战兢兢上来磕头。这里头的人无一不是精挑细选,甚至连傅锦仪身边的大丫鬟谷雨都送出来了,另有医女小蓉暂且安排过来给林氏问诊。她考虑的虽不是尽善尽美,短时间内倒也能应急,林氏的日子是不用担心了。

    如此一日的折腾,搬屋子的事儿就在傅锦仪的粗暴推进下顺利解决了。她从顾恩思义殿里告退出来的时候,看着外头火焰一般明丽的彩霞,心里头一阵舒畅。

    这种舒畅甚至可以被称之为痛快。是了,她从嫁入徐家后就小心翼翼,不敢得罪一个人。可如今,一切都在改变,连太夫人李氏都要在她跟前低头了。

    林氏说的也有道理,为着搬个屋子闹得这样,日后李氏定有后手等着她。只是,她并不赞同林氏的过分谨慎。

    人总要迈出第一步,今日等,明日等,要等到猴年马月?再则,林氏自个儿可能还未曾在意,傅锦仪却知道——林氏在普寿庵里的日子早已损了她的身子。听说,她那时候过得连最下等的仆役都不如,被尼姑们欺辱地几次活不下去,冬日里洗所有尼姑的衣裳、夏日里在偌大的宅院里拔草、早起去冰凉的水井里一桶一桶地提水、夜里跪在神龛面前一个人擦完几间屋子的地板。不说挨饿受冻,就是挨打挨骂也是常事。

    这种日子林氏过了十多年了,这样地狱一般的折磨,若不是心里一口气撑着,怕是也早病死了。林氏的身子能成什么样?她好歹要给林氏请几个御医来瞧,现在调养也不知来不来得及。

    什么都不如人要紧,人没了,还如何计较划不划算?

    至于太夫人李氏……哼,且看她又能拿自己怎么办。

    ***

    “母亲又被她们关进了地窖里?”刚从宫里回来的徐策早听说了傅锦仪给林氏搬家的消息,今日一进府,竟瞧见林氏已经正儿八经地住进了顾恩思义殿,颇有些惊讶。

    徐策自晋封一品镇国将军、又复了正指挥使的职务后,在兵营主事的时候少了,进宫的时候倒多。傅锦仪并不知道他是去见了圣上,还是去了东宫。

    此前的两日夜里,他都留宿宫中,不曾回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