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和事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云横秦岭连死三次,其中两次是死在王远手里,没有人比云横秦岭更明白王远有多凶暴。..

    之所以云横秦岭有底气和王远对着干,主要是因为兄弟会人多势众,而且各个都是高手,对付王远大家都有钱拿。

    可现在兄弟会其他人显然是不想插手了,就云横秦岭一个人又怎是王远一伙人的对手。

    且不说王远实力多强,就方才那个使剑的红衣玩家,其实力就远在自己之上。

    打是肯定打不过了,跑的话还有一线生机。

    云横秦岭思索了片刻,身形微微一晃再次使用出。

    作为一个可以隐身的技能,无相残影绝对是逃生利器,打不过随时可以遁而远之。

    “嘎达,嘎达。”

    然而云横秦岭隐身后刚走出复活点,突然听到脚下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云横秦岭闻声连忙低头一看,只见一个木头制作的小鸭子,正围着自己转。

    “?”

    就在云横秦岭纳闷这是什么玩意的时候。

    “轰!”

    只听轰的一声响,鸭子突然爆炸,云横秦岭被硬生生炸退了三四步。

    虽然没有受到多大伤害,但是却显出了身形。

    与此同时只见一个圆脸虎牙的蓝衣小姑娘轻飘飘的从天而降,一脸玩味的看着云横秦岭道:“想跑,我让你跑了吗?”

    “唐门?这是机关术?!”

    看到那小姑娘,云横秦岭惊讶的叫出声来。

    唐门的“千机变”是可以提高玩家洞察力的心法,无论是机关还是隐形的敌人,在唐门玩家面前都无所遁形。

    更让云横秦岭感到惊讶的是,眼前这姑娘竟然还是个机关术玩家。

    机关术,在游戏中并不讨好,没啥攻击不说,而且制作机关需要很珍贵的图纸和书籍,又费钱又费脑子还没啥威力,属于极冷门的职业。

    可眼前这小姑娘手里的机关明显比寻常机关术弟子呆头呆脑的机关傀儡不知道灵性了多少。

    “砰!”

    就在云横秦岭惊讶之时,王远已经追了过来,一巴掌拍在云横秦岭后脑勺上,可怜的云横秦岭再次被拍进了复活点。

    “我日!!”

    第四次出现在复活点的云横秦岭泪流满面。

    连死四次,云横秦岭两把刀一把被夺一把被打断,江湖阅历掉了也就算了,方才这一次死亡,功法还掉了一层境界。

    云横秦岭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还没死够?)。

    复活点外,王远正在纠缠那蓝衣姑娘独孤小玲。

    “玲啊,送我个鸭子玩玩。..”

    “你要鸭子干什么?等我机关术升到顶级能做人傀儡了,我送你个鸡……”独孤小玲不愧是老污婆一条,张嘴就开始疯狂飙车。

    所有人:“……”

    “你到底要怎样啊!”

    看着近在咫尺正和姑娘谈笑风生的王远,云横秦岭崩溃的叫道,语气像极了港台偶像剧里的女主角。

    “解药!”

    王远闻声转过头来,黑着脸道:“不然咱们就继续耗吧,老子有的是时间,咱看谁耗得过谁。”

    “我……”

    听到王远的话,云横秦岭心里咯噔一声。

    耗时间,王远这一手可算是戳到了云横秦岭的软肋。

    王远是什么来头云横秦岭不清楚,但是云横秦岭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

    杀手也是职业玩家,靠打游戏混饭吃的。

    出不去复活点,云横秦岭就没法接任务,接不到任务就赚不到钱。

    普通玩家若是在游戏里赚不到,现实中还有别的工作,可云横秦岭若是游戏里被人断了财路,那就只能吃土了。

    耗时间,云横秦岭是真的耗不起。

    就这么把解药交出去,云横秦岭脸上肯定没面子,可跟生活比起来,脸面又值几个钱。

    “好吧!”

    思来想去,云横秦岭终于认怂,掏出解药走出复活点递给了王远。

    “嗯!”

    王远结果解药看了看,随手扔给了宋杨。

    “现在我可以走了……”

    “啪!”

    云横秦岭刚要问是不是可以走了,王远又是一掌结结实实印在了云横秦岭的胸口,云横秦岭第五次出现在了复活点内。

    “我操!!!!”

    复活后的云横秦岭这地崩溃,指着王远歇斯底里的叫道:“你到底有完没完,解药不是给你了吗?”

    “哦?我说过解药给我我就放你走?”王远挑了挑眉毛反问道。

    “这……”云横秦岭顿时语塞,的确,王远刚才只是要解药,并没说拿到解药后会怎样。

    “那你究竟怎样才放我走?”云横秦岭带着哭腔问道。

    “还没想好!”王远抓了抓后脑勺道:“先杀你几天解解气吧。”

    “我……”

    云横秦岭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现在云横秦岭是真的后悔了,后悔没听北冥有鱼的话,干嘛偏偏来惹这个王八蛋,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掉,还特么一点儿道理都不讲,这也太特么难缠了。

    就在云横秦岭绝望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人群中走了出来,不紧不慢的来到了王远跟前。

    “老鱼,你不是不来吗?”

    看到那人,云横秦岭不由得一愣,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北冥有鱼,在此之前北冥有鱼可是再三强调过自己不插手来着。

    “是你啊!”

    这时,王远也认出了眼前这个老家伙,讲道理,虽然北冥有鱼和云横秦岭同为兄弟会的人,王远并没觉得北冥有鱼有多讨厌。

    “嗯,是我!”

    北冥有鱼点了点头道:“年轻人啊,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要赶尽杀绝……”

    “关你屁事!”王远撇了撇嘴不屑道。

    王远和北冥有鱼又不熟,而且还是敌对关系,自然不会理会北冥有鱼的话,再说了这事和北冥有鱼也没啥关系。

    “呵呵!”北冥有鱼笑了笑道:“我是兄弟会的会长,他们都是我人,能不能给叔一个面子。”

    “你的人又怎样?无缘无故杀我朋友,你空口白牙就想让我放了他?”王远冷笑着说道。

    放人当然不是不可以,可怎么也得拿出点诚意来,这一次王远惊动了朋友圈一大半的朋友来助拳,好不容易才把云横秦岭堵起来,岂是一句话就能放人的。

    “我懂,我懂!”北冥有鱼老油条一般的笑了笑,掏出一个红色的盒子递到了王远面前,并打开了属性展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