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谁来咬狗 > 第十七章挥拳狂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师妹,怎么啦!”宿管王岩飞窜过来问道。

    被吓住的是一位身材高挑,貌美如花的二八少女,名叫李嫣然。

    此时,李嫣然俏脸泛白,颤声指着居室说道:“王师兄,这屋里有一个鬼!”

    王岩闻言,大着胆子,一脚踢开屋门,瞧见牛老狗,顿时汗毛炸立,拉开架势,运转灵力,色变喝问:“何方妖孽,在此何为?”

    “这位师兄,莫要误会,我非是妖孽,乃是新来的试炼弟子。”牛老狗清醒过来,下床站立,出声辩言。

    “妖孽休得诳我,我们这里,怎会有如此衰老的试炼弟子,快快速速离去,否则休怪这下无情!”

    王岩运转灵力,在手上形成一个黄色光球,作势欲发。

    “师兄息怒,我真的是新来的试炼弟子,我叫牛老狗,不信可以查名册记录。”牛老狗慌恐。

    “牛,牛,你说你叫牛什么来着?说清楚点。”王岩以为自己听觉出了毛病。

    “师兄,我姓牛,老黄牛的牛,名老狗,老树根的老,大黄狗的狗。”

    牛老狗怕王岩听不明白,赶紧详细解释。

    “噗嗤”,王岩身后的李嫣然听了牛老狗的解说,忍不住娇笑一声。

    王岩呆了一呆,绷紧的脸色,涣然冰释,绽放出放肆的笑意。笑完,取出登记名册查阅,果然看到关于牛老狗的记录,心中的防备彻底消散。

    “牛,牛,牛老狗是吧!我问你,你怎住进的金行武技弟子居室?”王岩询问。

    牛老狗将情况具体说明,王岩恍然,又问:“你能修炼的是那种类别的武技?”

    “禀师兄,我是火行武技。”牛老狗老实回答。

    “火行武技?那你住在这里干什么玩意?”

    王岩瞥了李嫣然一眼,觉得自己处理事情太温柔,在女人面前少了威风,便忽一变脸,一把将牛老狗揪出居室,指着远处一座院落冷声道:“去,那边才是火行武技弟子的居处。”

    牛老狗看了一眼远处的院落,再看看黑沉沉的天色,陪着小心对王岩道:“师兄大慈大悲,让我明天再去行吗?”

    “不行!”王岩断然拒绝。

    “师兄,我~”。

    牛老狗欲待再争取争取,可话还没说完,王岩已非常不耐烦的挥手斥道:“休要??拢?辖艄龆孔樱

    “师兄,您看天都黑了,我老眼昏花,视力不佳,行走夜路不便,今晚我就容我在此室暂住一夜吧?”牛老狗豁出老脸求道。

    “滚,你知道这是谁住的居室吗?这是李嫣然师妹的居室,你莫非想与李师妹共处一室,行不轨之事乎?”王岩高声训斥。

    一旁的李嫣然闻听王岩的话语,脸色绯红,怒道:“王师兄,你休胡说八道!”

    王岩一愣,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话语确实非常不妥,连忙道歉道:“李师妹,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李嫣然哼了一声,脸色阴沉如水。

    牛老狗嘟哝道:“我这把年纪还能对别人行什么不轨之事?我还怕别人对我行不轨之事呢!”

    牛老狗嘟哝的声音虽小,但还是传入了李嫣然的耳朵,令她脸色涨红,却又不便对老人发火,只能羞怒埋怨王岩:“王师兄,你怎么这么无用,一点点问题都处理不好?”

    王岩闻言,怒目瞪着磨人的牛老狗,心想:他妈的,都是这老东西,害我如此丢脸!

    越想越是怒火升腾,越看越是觉得这老家伙甚是碍眼,王岩不由失去理智,飞身一脚,将牛老狗踹出三丈开外,啪嗒一声,跌进院中的蓄水池里。

    旁边的李嫣然吃了一惊,嗔怒瞪了王岩一眼,赶紧呼叫周边一群正好奇围观的试炼女弟子,前去救人,众人女弟子跑过去,将牛老狗拉出水池。

    所幸牛老狗并无大碍,只是被呛了几口清水,不一会就缓了过来。

    牛老狗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坐在水池边上,挽起裤腿,只见王岩踢中的地方,一片乌紫。

    李嫣然看见,不禁尊老之心大动,从储物袋里拿出膏药和棉签,蹲下身,给牛老狗涂抹起来。

    王岩睹见李嫣然的举动,本就对其美色垂诞三尺的他,顿时醋意横生。

    王岩虽有自知之明,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根本就配不上貌美如花的李嫣然,但这并不妨碍他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心思。

    醋意横生的王岩走过来,对李嫣然道:“李师妹,让我来吧!”但却被李嫣然哼的一声,给拒绝了,只好站在一旁斜眼瞅着牛老狗,干生闷气,心中对牛老狗又嫉又妒,恨不能以身代之。

    此时,牛老狗心里很是窝火,想起自己一生锦衣玉食,奴仆万千,家资亿万,俗世间谁人不尊,谁人不敬,就连俗世里的王公大臣见了自己,都得礼敬三分,怎象此际,是个人都敢跳出来殴打自己!

    “修仙修仙,难道为了修仙,为了延长生命,为了传宗接代,就可放下尊严,活得连狗都不如吗?狗被人殴打时,尚能呲牙裂嘴,伺机反击,比如大黄狗之于柳云飞。而作为人,作为骨子里一直都是充满血性的人,难道我就自甘堕落成,别人想打就打,想揍就揍的窝囊废吗?不,这绝不是我牛老狗的性格,亦不是我牛老狗的人生!”

    牛老狗心潮起伏,如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只见他悄然从储物袋中,掏出昨天捅插马飞的那把小刀,暗握于手,拨开李嫣然涂抹膏药的雪白嫩手,慢慢站起,靠近王岩,找准他的腰眼,说时迟那时快,呼哧一刀捅了进去,并趁王岩发愣之时,汲取昨天痛揍马飞的经验,猛然将王岩扑翻倒地,挥拳狂殴。

    王岩反应过来,欲行反抗,却才发觉腰部经脉不畅,灵力无法运转,且浑身乏力,想反抗也反抗不了,只好紧咬牙关,任由牛老狗将他揍成猪头,步了马飞的后尘。

    王岩的性格比马飞刚硬,不是一个层次的货色,是故虽被揍成猪头,但却不肯开口求饶,只是眼里闪现着恐惧。

    围观的女弟子们,呆呆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一时间都不知该怎么办了,待王岩被牛老狗揍成猪头,昏厥之后,还是李嫣然首先反应过来,娇声喝道:”都看什么看呀,还不赶快拉架,都要出人命了都!”

    女弟子们才恍然清醒,将两眼凶光的牛老狗强行拉扯开,并喊来一帮正隔山观火的男弟子,将昏厥的王岩七手八脚抬走了。

    牛老狗则在李嫣然惊异的目光中,伛偻着身躯,蹒跚着脚步,顶着夜色,借着微弱的星光,走向火行弟子居住的院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