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恐怖悍刀行 > 【023】水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高鹏家吃过晚饭,农家菜都比较朴素,大多为蔬菜,最好的就是一块猪头肉了。

    秦月生一边用梅菜扣肉扒白米饭往嘴里送,一边对站在自己身后的曹正纯问道:“我交待给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少爷,全照你的吩咐,我已让人临时打造了十块木浮台和十个笼子,又买了十头大肥猪,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相信这会诱饵都已经送出岸了。”曹正纯弯腰应道。

    “让人好好盯着。”

    “是。”

    ……

    姑苏渔湾。

    跟随秦月生一同来到白河村的十名护院齐齐将十个关有肥猪的笼子推进了河中,只见这十个笼子下方乃是用圆木柱绑扎而成的浮台,可以很好的承载着肥猪的重量而不下沉。

    每块浮台都系着一条足有手腕粗的渔绳,可以让人到时候再把浮台给拉回来。

    待浮台飘出五六丈远,便因为渔绳拉扯的关系而停住了,十头肥猪待在笼子里相当受惊,一直哼哼唧唧的没完。

    岸边打桩,渔绳绑上。

    相当熟练的做完这套步骤,十名秦府护院便安安静静的在岸边等待了起来。

    秦月生对于白河村一事可谓是相当重视,知道自家少爷这份想法的护院们不管是因为命令还是为了秦月生许诺给他们的加工费,这些护院都会认真去做秦月生交待下来的事情。

    很快,夜深了。

    一层乌纱笼罩在姑苏渔湾的上空,使得夜幕月光只能洒下微不足道的几缕,就显得河面上相当昏暗,那些一根根在微风当中轻轻摇晃的水伞都透露出一丝莫名的诡异。

    十头肥猪在浮台上哼哼唧唧了几个时辰,却是疲惫了,此刻具都有气无力的趴在笼子里休息,大耳朵跟扇子似的一摆一摆,驱赶走浮飞于水面之上的蚊虫。

    “丑时了,那十头猪都还活着。”一名秦府护院低声说道。

    “别急,距离天亮还早着呢。”

    就在众人舒筋展骨、活动手脚之际,一块木浮台所在位置的水面突然抖动起了大量的波纹,同时还有水花溅跃声响起。

    这动静瞬间就吸引到了所有人的注意,众人纷纷将目光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便看到自那块浮台下方,竟然从水面底下伸出了一只苍白的手臂。

    咔!

    手臂毫不费力的就扯断了笼子的一根围栏,随即一头湿漉漉的黑发脑袋破水而出,有如泥鳅般钻入笼中,抱住那头肥猪就开始了血腥的啃食。

    大量血液从肥猪体内爆射飞扬,一声声撕心裂肺的猪啼在河边回荡,众人就宛若心脏被一只大手给狠狠抓住了一般,莫名有些喘不过起来。

    “那,那是什么东西,是人吗?”

    “不,不清楚。”

    十息不到,一头原本还生机勃勃的家畜便被啃咬到一条只剩下连接着猪头的脊骨。

    不知何时,空气当中已弥漫起了一股血气。

    “出现了,你们守在这里,我马上回去告诉少爷。”一名护院转身拔腿就跑。

    由于通报者有一位就足够了,其他人哪怕看的心里发毛,也不好意思提出什么自己要暂时离开的说辞,只能留守在岸边继续盯着那个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

    吃了一整头活猪竟然不能让那个东西感到满足,它继而一跃到了不远处的另外一个笼子上,开始破笼使用起第二头鲜活的食物。

    这时借着黯淡的月光,护院们才勉强看清楚那家伙的具体模样。

    这是一个相当难以用言语描述的怪物。

    它有着与常人一般的上身,相当宽但是却枯瘦的骨架,一层像是各种皮肤黏合起来的组合皮层覆盖在它的全身,浓密及肩长的黑发遮掩住了它的整张脸,让人看不清楚它的面部模样。

    “咕!”一名护院腹中突然忍不住响起了一阵咕噜声。

    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但在深夜当中,却是相当醒耳。

    嘶!

    那人随之转过头来,乱发之下,两颗空洞无物的眼窟窿死死盯着秦家护院所在方向。

    “我们被发现了。”有人惊道。

    话音刚落,那人踩在浮台上有如青蛙姿态一个双腿弹射,顿时整个人便朝着岸边一跃而来,竟硬生生横跨数丈距离,直接落地在了岸边。

    “动手。”

    此时此刻,显然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谁都知道眼前这个怪物不可能与他们沟通,以对方生吃活猪那个架势,定然危险性非同小可。

    秦家护院虽然都只是会些大众拳脚武学的武者,但多年习武下来,实力还是有的,同时也明白慌而生危,阵脚一乱必定败的道理。

    再加上自己这边人多,哪怕那东西真是怪物也只有一个而已,众人纷纷拔出腰间佩剑,准备与对方大战一场。

    然而……

    噗嗤!

    一名刚刚拔出佩剑的秦府护院难以置信的低头看着自己胸口,大量的血沫子从他口中沿着嘴角流出。

    就在瞬息之间,那怪物已经一拳打穿了他的胸膛。

    这速度,这力量,这爆发力。

    已经超出了秦府护院所能够应付的范围,就算是他们人数再多,以量也抗衡不了质了。

    “蔡老二!”一名秦府护院看的目眦欲裂,对方乃是他的童年好友,多年相处下来,二人感情极深,现在他眼睁睁的看着好友死在了自己面前,愤怒瞬间就充斥满了他的心房,直冲他的脑海。

    人在愤怒之下非常容易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此人拔刀便冲了出去,向着那怪物一刀劈出。

    砰!

    毫无任何作用,怪物一掌拍飞铁刀,下一击五指猛力洞穿了对方的脑颅,随着五指合拢一抓,这名护院的头颅瞬间就爆开了。

    红的白的,各地稀里哗啦的东西散落一地,彰显血腥至极。

    ……

    当秦月生提刀赶到的时候,岸边只剩下满地的残肢断臂了,一道人影正跪在血肉正中,双掌如勺状捞起不知道什么东西往嘴里塞去。

    浓浓的血气,修罗地狱般的现场。

    “少爷,就是那个怪物。”报信的护院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一切。

    自己来返的速度已经很快了,只是这么一会,兄弟们就全死了?

    曹正纯和华时鹊以及高鹏等人提着灯笼火把站在秦月生身后,表情也是相当震惊。

    听到秦月生这边的动静,那正在享用食物的怪物缓缓转过了头来。

    借着火光,秦月生看清了那个怪物的模样。

    多么丑陋狰狞的一张脸啊,没有嘴唇的大口边缘缝满了线头,远远望去这张脸上就像是爬满了蠕动的蜈蚣。

    没有任何犹豫,眨眼间秦月生便已选择出手。

    高达2.5的敏捷不是开玩笑的,仅仅只是几步,秦月生瞬息抵达那怪物身前,手起刀落,一刀斩出。

    虽然秦月生不会任何刀法,但他的身体力量足以让他的任何一刀都具有莫大威力。

    一个拳头试图阻挡住秦月生的攻势,但下一息便被一刀斩落,同时刀刃狠狠砍在了对方胸前,轻松贯入其中,划出了数寸的伤口。

    砰!

    秦月生只感觉眼前一花,刚刚反应过来之际,一个硕大的拳头便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猛力击中了他的脸部。

    【是/否——分解‘水鬼吕斌凉’】

    【分解成功率2.3%】

    “是!”

    【分解失败】

    秦月生倒飞而出两丈多远,整个人重重砸到了地上。

    镇邪刀卡在了水鬼的胸口,在镇邪刀的威力下,可以看到水鬼的胸膛正在出现融化现象。

    “咳咳!”秦月生捂着流血流了自己半张脸的鼻子从地上爬起,得益于体质4.0的作用,再加上铁布衫的外功防御,他正面挨了水鬼一拳后仅仅只是流鼻血,鼻骨有些剧烈疼痛,倒没有断裂。

    “这鬼祟好强。”秦月生暗道。

    自己如今的实力,外锻境之下的武者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而因为从来没有碰到过外锻境武者的关系,秦月生从未发挥过自己的全部实力,上次在天仙阁里交手牛涛,他基本上就是一个大人打小孩的心态。

    而现在,自己苟了这么久、吃了那么多的药才提升出来的这一身实力,终于是可以完全发挥出来了。

    眼前的水鬼应该扛得住自己的全力爆发。

    想到这个,秦月生心里就莫名兴奋了起来。

    咔咔咔!

    水鬼在秦月生爬起的瞬间,全身骨骼噼里啪啦的响动,只见它身形一跃而起,直接便有如缩地成寸般,以着极快的速度奔到了秦月生面前。

    虎形!

    不等水鬼出手,秦月生便已经一拳砸在了它的脸上。

    起码在两百斤以上的拳力猛烈灌出,当场就将水鬼的脸给打到凹了进去。

    然而它的皮肤就像是坚韧的牛皮一般,竟相当具有柔韧性,很快秦月生就感觉到了自水鬼身上,一股隐隐将自己拳头给反弹回来的反震力。

    脑袋一侧,快速躲开水鬼的拳头,但绕是被拳风擦过自己脸颊,秦月生也感觉那个位置传来火辣辣的炙疼。

    “呕!”水鬼举起另外一条手臂往嘴里一插一拔,顿时它刚刚被秦月生用镇邪刀给砍断的独臂又重新恢复了正常。

    看起来像是在断口处黏上去的,不过这条新的手臂明显与它的另外一只手不匹配。

    一大一小,一粗一细,看的特别怪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