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恐怖悍刀行 > 【039】天魔邪刃的能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黑风高杀人夜。

    秦月生一个人待在房间当中,用黑布将天魔邪刃给缠绕了起来,直到无法再看出这把武器的造型为止。

    桌上整整齐齐的放着一副罗刹面具,十把匕首,两个火折子。

    秦月生打开窗边的衣柜,顿时一大堆花里胡哨的衣服便显露在了他的眼中。

    不得不说原主的穿衣风格还真是够骚包的,衣柜里什么风格的男式长袍都有。

    黑色的,紫色的,红色的,蓝色的。

    带有牡丹花图案的,带有竹子刺绣的。

    更甚至还有一件一眼望去全都是不着衣缕的百女磨豆腐刺绣纹样。

    骚,简直明骚至极了。

    秦月生可没有那么厚的脸皮能做到把这种衣服穿在身上外出。

    一番挑选后,他换上了一件对行动有帮助的黑色劲装。

    “如此就可以了。”

    秦月生拿上天魔邪刃和罗刹面具,随即便从窗户翻了出去。

    由于今夜所做之事是打算隐瞒身份的关系,秦月生采用轻功外出,待离开青阳城后,他就找了处无人的角落开始把面具戴上,拆下裹在天魔邪刃上的布条,快速冲进了陨星山当中,直往东边的三锥峰方向奔去。

    夜色影响视线,秦月生于树梢之间快速跳跃前进,就像是一只灵活轻巧的松鼠。

    血红色的天魔邪刃在月光下散发着微弱红光,刀柄上的无数面孔在疯狂的无声呐喊。

    终于,三锥峰的轮廓,虎牢寨的身影出现在了秦月生眼中。

    “我还有108点全能精粹,已经没什么好攒着的了,保险起见,现在全部用掉。”秦月生将108点全能精粹分别加在了力量、敏捷和体质上面。

    力量6.0→9.0

    敏捷4.0→9.0

    体质9.0→11.8

    嗡!!!

    秦月生浑身一鼓,整个人就像是胖子一样臃肿了起来,但没几息工夫,很快又重新缩了回去,恢复为正常。

    秦月生顿时就感觉到了自己身体上的变化,全身骨骼好像整体都稍微增长了一些,导致自己长高了。

    不过长高的幅度并不是很大,估计也就几指的样子。

    感受着体内充斥着的澎湃力量,秦月生不再犹豫,直接就朝着虎牢寨方向飞快冲了过去

    速度比较起之前,远远要快了不止一倍。

    距离虎牢寨越来越近,那山寨木墙上的火把堆就显得极为醒目,在秦月生看到木墙上站岗的山匪时,对方自然也看到了他。

    十多名山匪纷纷举起手中弓箭,对着秦月生便是一轮抛射了出去。

    “有敌人!!!”

    昨天才刚刚遭受过来自外敌的袭击,连大当家都差点折了,这群山匪今日自然更为警惕。

    顿时虎牢寨内从低到高,火把连连亮起,就像是边疆传信用的烽火台一般,很快最高处的一个巨大铜鼎猛地烈火暴涨,便燃烧起了熊熊烈焰,火光冲云霄,染苍穹,宛若金乌临天,一时间照亮了大半座三锥峰。

    “呜!”

    “呜!”

    沉闷的号角吹响,其动静瞬间响彻整座山寨,每个山匪纷纷拿起自己的武器,严阵以待起来。

    虎牢寨能够在陨星山甚至是京历道上享有凶名不是没有道理的。

    当秦月生一刀扫飞朝自己射来的箭矢,落地后抬头仰视着整座虎牢寨,一时间不禁被这座山寨给震撼到了。

    整座虎牢寨依山而建,层层而上,就像是梯田一样,足有十多层之高,在寨门上一层的位置,竟然摆放着一尊巨大的白银虎头,其虎口咆哮,正对着站在下方的秦月生。

    在整座虎牢寨的阴影之下,他的身影却是显得非常渺小,不值一提。

    但……

    秦月生握紧天魔邪刃,面具下的脸庞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兴奋的笑容。

    杀!

    双腿猛地一蹬,秦月生所站之处的地面瞬间就发生龟裂并且塌陷下去了一大片土地。

    而他整个人则是借着马踏飞燕一跃一丈半之高,轻而易举的便蹬上了虎牢寨的寨门围墙。

    大量的箭雨扑面而来,密不透风,少说也有上百根,秦月生一连归海一刀十数斩,大量刀气迸发而出,直接于半空中斩断了那些逼近的箭矢,将其一根根裂为数截。

    噼里啪啦的掉落在地上响彻起颇有节奏的声调。

    大量的山匪从上方沿着楼梯快速跑下来,人头涌动,数量之多,秦月生一时间还真不好估测出来。

    不等有山匪主动靠近,秦月生主动爆冲迎进,高举天魔邪刃对着一名山匪便是一刀。

    没有使用刀法,此人瞬间就被秦月生一刀从颈部砍到了大腿根部。

    血液喷溅,当即洒了秦月生一脸。

    “好刀!”秦月生回旋返身一劈,正中另一名山匪的铁刀。

    但对方的凡兵劣铁怎么可能会是天魔邪刃的对手,顷刻断为两截,一刀照常砍在了山匪胸膛之上。

    噗嗤!

    天魔邪刃锋利,直接从此人胸前砍到了背后,一条脊骨根本没起到任何作用。

    “吼!”

    正当秦月生准备交手下一人时,这两个被天魔邪刃砍中,本该已经倒地死去的山匪突然起身嘶吼了起来。

    就见他们浑身肌肉高速膨胀,骨骼疯长,体型肉眼可见的扩长了起来。

    没几个眨眼工夫便已经长到了丈高,就像是一个小巨人一样。

    但这可不是关键,这二人全身衣服碎裂,肤色青绿,更额生双角,双眼猩红,口长獠牙,双掌双脚具都变为了尖锐的利爪。

    “这是!”秦月生恍然就回想了起来。

    这二人的模样与那天魔心界里的天魔简直相差无几,虽没有一模一样,但起码有个六七成相似。

    秦月生瞬间警惕起来,做出防备姿态,担心这两个天魔化的山匪会攻击自己。

    但让秦月生没有想到的却是,这两头怪物直接就转身迎向了那些围过来的山匪。

    他们力大无穷,身体坚硬,一掌一挥之下必有虎牢寨山匪当场毙命,死相凄惨,很快就染的满地血红,血气刺鼻。

    五息之后,两头天魔突然身体发生崩溃,肌肉皮肤就像是融化的雪糕般流落地面,最后连骨骼都成了泥状,让人完全无法分辨出来,这两坨黏糊糊的东西其实是两具尸体。

    这一连串起起伏伏的变化实在是让秦月生没有反应过来,随着他再次挥刀大开杀戒,才终于是搞明白了问题所在。

    原来但凡是被天魔邪刃砍伤杀死的人,都会根据个人身体素质,时间不等的出现天魔化。

    天魔化后的人不会攻击秦月生,反而会成为他的帮手,为他冲锋陷阵,共同杀敌。

    当然了,这种好事自然也有限制,根据这个人的身体素质不同,崩溃发生时间便会有快慢之分,总之最后下场都会变成一滩黏糊糊的尸泥。

    天魔邪刃,并非是一把神兵利器。

    而是一把具有邪力的魔兵邪器。

    连续斩杀十多名山匪,秦月生便多了十多头天魔的助力,当真是有如神将下凡一般,在众人当中杀得有来有回,不可开交。

    眼看着小喽??郎瞬抑兀?沼谑怯幸蝗嗣偷卮由喜阍鞠拢?种兴?读ρ骨卦律??ァ

    感受到头顶劲风,秦月生天魔邪刃便是扫地横天,逆劈迎上,与那人的攻势狠狠拼撞在了一起。

    铿!

    秦月生武器占据上风,气力又是优势,那人压根就抵挡不住,瞬间双刀碎裂,整个人还滚葫芦的倒飞了出去。

    秦月生越砍越上头,双眼当中隐隐亮起了一丝红光,同时他没有发现到,现场有一缕缕的血雾正不断被摄入天魔邪刃当中,让天魔邪刃材质变得更加晶莹剔透了起来。

    “何人竟然闯我虎牢寨?!”

    天空中突然响起一声暴喝,这声音洪亮如钟,声势如雷。

    秦月生当即就感到双耳一震,整个脑子都嗡嗡了起来。

    “好强的音劲!”秦月生捂着耳朵望天,脸色瞬间严肃起来。

    杀了这么久的喽???笥阒沼谑浅隼戳恕

    高墙之上,一名白发白髯大汉稳稳站定,只见他虎背熊腰,双手各持一柄瓮金锤,明眼着就并非等闲之辈。

    看到戴着罗刹面具的秦月生,巩冯汉眉头紧皱,却是好奇起自己山寨何时惹上了这么一号人物。

    “难道是昨晚那些人的同伙?”

    没有多想,既然此人已在虎牢寨里大开杀戒,那么自己作为徐三请来的帮手,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理。

    不等巩冯汉出手,秦月生便已一跃而起,在高低不等的高墙之上不停飞跃,几个眨眼的工夫便已来到了巩冯汉所在。

    没有任何废话,当即便是一刀斩出。

    “来得好!就让我瞧瞧你的厉害!”巩冯汉暴喝,整个人持瓮金锤一步踏出,携巨人砸山之势双锤尽出。

    砰!

    两个看起来金闪闪的锤子瞬间就宛若脆弱的西瓜一般被刀气给砍出了一条凹痕。

    不等对方反应,秦月生已携天魔邪刃来到了近处,实刀一斩将瓮金锤削成两半,继而对着巩冯汉项上人头逼去。

    巩冯汉虽然武器不占优,但却表现得相当冷静,一个腰背后倾,轻松躲过秦月生这必杀一刀,随即单臂撑地,双腿如旋风般有力的踢向秦月生面首。

    这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秦月生不禁暗暗敬佩此人的变招速度,同时左臂虎形轰出,欲与对方进行正面较量。

    巩冯汉心里暗喜,使用瓮金锤乃是他对自己的伪装,故意给对手一个自己擅长锤法的错觉。

    但实际上,巩冯汉乃是十多年的腿法高手,一身实力尽在这双腿之上,腿力更是不下于七百斤,寻常武者根本就承受不住他的一腿之威,骨头断裂是常见下场。

    在巩冯汉的窃喜当中,他的右腿已然踹中了秦月生的拳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