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恐怖悍刀行 > 【070】海龙王谣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猛虎帮每名帮众身上都有一块令牌,作用是验证他们的身份。

    而帮主,则拥有一块镀金令牌,王猛在成为帮主以后,陈升便将这东西转交给他了,作为王猛荣登新帮主之位的证明。

    秦月生摸着手中这块比巴掌还大的令牌,自语道:“猛虎帮,你们这帮人还真是没完没了了,看来青阳城是留你们不得啊。”

    放下令牌,秦月生随即拿起那个小罐子,此罐子里装着两颗龙眼大小的丹丸,气味上闻起来倒是挺清香的,只是因为不知其药效的关系,秦月生不敢冒然服用。

    毕竟他也不知道自己靠着超级辅助器吃下带毒的丹丸,结果是会获得到全能精粹,还是直接嗝屁了。

    这种事情可赌不得。

    至于那块纯金鞋垫,秦月生交待春风拿去洗洗,等以后熔掉后可以用来作为购买丹丸的资金。

    目前青阳城一直没有大额丹丸进货,秦月生就打算选个日子抽个空,去往扬州府海购一番,当然了,前提肯定是得资金到位,好的丹丸价格可不便宜。

    “少爷。”

    这时曹正纯从屋外走了进来,府内刚刚发生过那种事情,秦月生便让曹正纯去看看秦枫的反应。

    此事虽然不知为何,但秦月生多少也能猜到那王猛杀入秦府肯定是因为自己,毕竟那厮杀人的时候一直在一个劲的吆喝秦家小儿出来见他。

    “少爷,老爷他不在府中,二夫人也不在。”曹正纯说道。

    “哦?那去了哪。”

    “听服侍老爷的阿福和服侍二夫人的阿香说,有一艘秦家旗下之前去长安运货的货船今早会抵达姑苏码头,老爷和二夫人都前往接渡了。”

    “噢。”秦月生松了口气:“原来他们不在府里啊,我说刚才闹了那么大的动静,怎么不见他们身影。”

    将那小罐子递给曹正纯,秦月生道:“再去帮我做件事,把这个拿给华大夫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毒,对人体有没有害处,没有就拿回来。”

    “是。”

    ……

    姑苏码头。

    青阳城临靠姑苏河,又有南来北往的货商,故而水运非常发达。

    此次秦枫特意让人去长安进货的货船抵达,他自然是要亲自来码头把关的。

    身为秦家家主,普通货物当然不需要秦枫如此亲自下场,但这次这艘货船从长安进过来的乃是昂贵玉石木料,总价值超过四千两黄金。

    这笔钱对于秦家来说也不是什么小数目,所以秦枫特别上心。

    与段红锦站在码头停靠处,姑苏河上游处,一艘二层货船缓缓驶来,船头位置插着三杆大旗,具都有‘秦’大字。

    船靠帆,帆借风,却是一路飞进。

    “老爷,船来了。”段红锦轻声说道。

    “嗯。”秦枫点头,一直绷着的身板也算是放松了不少。

    商船靠近码头,全貌尽收于岸上众人的眼中,但奇怪的是,此刻甲板上竟然看不到一名船员,整条船相当的安静。

    这种情况是极为不正常的,一般来说,靠岸以后,抛锚、挂绳、下帆是必要操作,不然船只就会撞上码头,或者不受限制的继续往下游飘去。

    “老爷夫人小心!”

    立马就有护卫将秦枫与段红锦拉开,没几个眨眼工夫,便见那艘货船猛地撞上了码头边缘,直接将码头的青石都给撞出了大量裂缝。

    若不是秦枫离开了一段距离,恐怕就危险了。

    “什么情况,怎么连一个抛锚的人都没有。”守在码头边的秦家船工们纷纷发出疑问。

    有几名反应快的立马拿出岸边应急绳钩往船只抛去,通过固定住货船围栏,迅速往甲板上爬去,准备上船抛锚。

    然而刚登上甲板的瞬间,这些船工就都愣住了。

    出现在他们眼前的,竟然是一张张随地散乱的人皮。

    头皮发麻,后背发凉就是他们此刻最好的写照。

    “上面的,发什么呆?还不赶紧固定住船只。”一名站在码头上的秦家督工立马大声喝道。

    “死,死人,这上面全都是死人啊。”

    “嗯?”秦枫与段红锦对视一眼。

    哪怕还没有看到甲板上的情况,他们此刻也已经感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把船固定住,放下木梯让我们上去看看。”秦枫说道。

    那几名船工吃着秦家的饭,自然得办事,纵使心里再害怕,也还是乖乖照做,很快随着几条沉重铁锚被丢出甲板落入水中,货船顿时就稳定了下来,一条条堪比成人手腕粗的麻绳被丢到码头上。

    留在码头的船工赶忙将这些麻绳捆绑住镶嵌在码头地面里的铁杆上,如此一来,船只就被彻底控制住了。

    看着一块用方板制成的木梯被缓缓放下,秦枫对段红锦说道:“你就不要上去了,留在这里等着我就好。”

    “好的老爷。”

    当走上甲板,秦枫才明白了为何那几名船工为何会表现的如此慌张失措。

    眼前这幕场面,真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住的,就算秦枫身为秦家家主,在看到那一地的人皮时,依旧忍不住浑身发凉,有些说不出话来。

    “老爷,甲板上一共二十三张人皮,全都是此船船员。”护卫检查一番后,走回来汇报道。

    秦枫:“船舱里呢?船里面检查过没有?”

    “还没。”

    “赶紧去检查。”

    “是。”

    看着这一甲板的人皮,秦枫脸色凝重。

    当了这么多年的秦家家主,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

    到底是何人手段如此残忍,竟做出这等狠毒之事。

    水匪?还是江洋大盗?

    不多时后,进入船舱里的护卫们都出来了。

    “老爷,里面还有几十张人皮,除此之外……”护卫语气一顿,有些犹豫要不要说。

    “继续说下去。”秦枫道。

    “有个房间,里面全都是没了皮的船员尸首,但很奇怪,他们的尸首全都像浆糊被黏到了墙上一样,撬都撬不下来,另外……”护卫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忍心的说道:“船舱里存放的玉料,全都已经变成粉了。”

    这句话宛如晴天霹雳,瞬间将秦枫震撼的惨白了脸色。

    他之所以会亲自来到码头,还不就是因为这批走水运的货物实在是太贵重了。

    没想到千担心万担心,最坏的情况还是出现了。

    “报官,快去报官。”

    ……

    正所谓无风不起浪,起浪湖海荡。

    秦家出的这一遭子事,很快就在青阳城传播了开来。

    你能管得住自己的嘴,但别人的你可管不住。

    也不知是谁第一个泄露出去了口风,弄得很多百姓都知道了在秦家货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人皮,无皮血尸,化为粉末的玉料。

    这三件事情越传越广,越传越离谱,坊间很快就出现了诸多说法。

    其中最为让众人感到认可的说辞,就是秦家货船得罪了海龙王,于是乎便有海龙王的手下海夜叉前来惩罚船员。

    又恰好剥人皮就是传闻当中,海夜叉惩罚渔民的手段。

    此事不到一日,便已是愈发玄乎,同时闹得沸沸扬扬,不少老头老妇人纷纷拿着各种贡品走到姑苏河畔,将东西丢入河中,祈求得到海龙王的原谅。

    而那艘秦家货船,官府的捕快已经将其给控制起来了,方圆五百步之内不允许闲杂人等靠近,很多好事百姓站在禁线外面观望,但也只能够看到几名捕快在甲板上来回徘徊的身影。

    “邢捕头,这事不像是人干的吧。”

    “小刘,把你对此事的理解告诉我。”

    “我认为,此事必有蹊跷。”

    邢彪:“……”

    刘小六:“……”

    沾满了无皮血尸的房间里,几名捕快脸上绑着白布,正在房间里四处寻找着蛛丝马迹。

    他们全都是青阳城衙门里多年的资深捕快,对于一些惨案血案也算是见过的比较多了,之前那些年轻捕快在房间里待不了多久,就得跑出去大吐特吐一番。

    次数多了着实影响办案效率,身为带队者的邢彪便让老捕快全都进来查案,而那些新捕快则到外面守着,不许让百姓靠近此船。

    “大人。”

    “大人。”

    突然,屋外传来了脚步声,邢彪转头望去,便见荀生出现在了门外,正拿着一块手帕捂住鼻口问道:“怎么样了?”

    邢彪道:“大人,这些血尸全都是被利器流利剥下,看着很像是当年江南出名恶贼‘血手屠夫’的手法,不过目前还不能够确定就是他所为。”

    荀生问道:“这些人死了多久?”

    “仵作还在判断,目前在下也不知道。”

    看着眼前着满屋血红,一具具血尸黏在墙上宛若蜘蛛一般,荀生不禁打了个寒颤,下意识摸了摸自己戴在大拇指上的玉扳指。

    眼前这场景还真不能久看,看多了难保晚上睡觉做噩梦。

    正当荀生准备返回到甲板上时,忽听脚下一块木板似乎响起了轻微松动,也不见他有所反应,一只血淋淋的手臂猛地从木板之下破出,一把就抓住了荀生的脚腕。

    轰!

    随着地面上一个空洞的出现,荀生本人已消失在了众人眼中。

    “大人!”

    “大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