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恐怖悍刀行 > 【119】一个都别想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怎么回事。”听到这声巨响,阮灵洪顿时脸色一变,眉头也是深深皱起。

    他红刀寨在这片区域里也算是一方巨头的存在了,如果不是外来人员,根本不敢来此撒野。

    “黑狼,你过去看看。”阮灵洪对着站在自己身后一名青年说道。

    “是。”

    此人直接就朝着寨门方向走了过去。

    阮灵洪哈哈一笑“小事,各位不必在意,继续吃喝吧。”

    ……

    轰!

    看着红刀寨十多寸厚的铁门在自己一拳之下直接被打的从中弯曲变形,秦月生双手一把抓住整扇铁门,直接就将其整个从墙上拆了下来。

    顿时红刀寨引以为傲的防御便被秦月生给破解,如入无人之境。

    咻咻咻!

    一根根箭矢袭来,秦月生连躲都懒得躲,当这些箭矢靠近秦月生体表的瞬间,立马就像是撞上了一堵铁墙般,直接撞断,全部掉落在了地上。

    站在箭塔上射箭的山贼们都看呆了,此人是什么神仙?

    大步走进红刀寨内,顿时一群持长枪的山贼便摆开一字长蛇阵,齐齐冲来,以长枪刺向秦月生体魄。

    锋芒毕露,这些长枪枪头具都是打磨的尖锐光滑,普通人若是被捅上一枪,轻轻松松的就能得到一个血洞。

    铿!铿!铿!

    秦月生不避不躲,任由这些山贼将枪头刺中自己身体,顿时内力就将这些人的攻势全给挡了下来,让他们无法触碰到自己的身体。

    其实秦月生哪怕不用内力抵挡,这些山贼也无法伤到他,毕竟秦月生的体魄怎么说都是外锻圆满,早已是凡兵铁器刀枪不入的存在。

    但人刀枪不入,可不代表着衣服刀枪不入,这些枪头要是捅到了秦月生身体,估计他的衣服又要变得破破烂烂的,被人给认成是丐帮弟子的事情,秦月生可不想经历到第二次。

    嗡!

    内力顺着这些枪头依附上枪柄,随即全部蔓延到了秦月生身边山贼的手上。

    啪!啪!啪!

    就见在内力的作用下,这些山贼手掌虎口处瞬间寸裂,其伤势究竟有多疼,也就只有当事人才心里清楚了。

    “啊!!!”

    一个个山贼丢掉手中长枪,纷纷捂着手掌跪倒在了地上。

    秦月生继续前进,这一路上胆敢阻拦他的山贼,全被秦月生一掌拍飞,下场非死即残。

    很快,在众多山贼都不敢再靠近秦月生时,一名黑衣青年却是及时的出现在了秦月生面前。

    他的出现就像是一盏聚光灯,吸引了全部山贼的注意。

    “是黑狼!他来了。”

    “黑狼可是大当家的徒弟啊,一身武艺超群,更是刀枪不入,有他在一定可以制服这个家伙。”

    黑衣青年的出现,直接就让在场所有山贼感觉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个个不慌不怂了,全都慢慢镇定了下来。

    “阁下为何擅闯我红刀寨,今日是我师父‘红刀老爷’大寿,周边山寨各大高手全部云聚于此地,过了我身后这道内门,便是宴席所在,阁下如果存心找事,可得掂量掂量清楚了。”

    黑狼冷面说道。

    “我不找事。”秦月生停下脚步“只是想来此打听个人,若是问到了那人下落,我便立马离开。”

    黑狼“何人?”

    “‘我来也’刘知章。”

    “我们寨里没有这个人。”

    “这我知道,我只是想知道他的下落。”

    “我说了,我们寨里没有这个人,阁下还是请回吧,今日我师父大寿,我就不追究你的冒犯之罪了。”

    “呵!你不肯说,自有其他人肯说。”秦月生猛地伸手拔刀,直接一刀就朝着黑狼砍去。

    顿时就见一道丈长刀气从镇邪刀上延展而出,更显威力无穷。

    随着秦月生一刀对着黑狼迎头斩下,镇邪刀在空气中划落时猛地响起一声刀鸣,瞬间周边山贼手中的红刀纷纷不受控制的抖动了起来,隐隐有种要从主人手中飞出的趋势。

    黑狼见秦月生突然暴起动手,正欲举刀反击,但哪知他手中那把红刀在镇邪刀的刀鸣响起之后,竟生出了一股不受控制的力道,整把刀死死的往地下垂去,不愿意与镇邪刀交手。

    黑狼脸色一变,连忙弃刀躲之,但却是晚了,秦月生直接一刀从他肩头斩落,一路削到了腰部。

    顿时一堆血肉肠子就流了出来,痛的黑狼捂住腹部,崩溃般的惨叫。

    秦月生又一刀划出,便见一颗大好头颅应声飞起,却是帮他了结了身体痛苦。

    黑狼一死,附近所有山贼纷纷脸色瞬变,面无血色,手中红刀却是再无力握紧,一把把的掉在了地上。

    看着那扇黑狼走出来的内门,秦月生兴奋的甩去镇邪刀上的血液“周边的山贼都聚集于此了吗,真是不错的消息。”

    随即,他便一脚踩进了那扇门中。

    ……

    一百张宴席的人都在热热闹闹的喝酒吃菜。

    秦月生走出内门,眼前便是一副这样的场景。

    与豪绅商贾摆宴时的规格差不多,没什么稀奇的。

    秦月生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毕竟今日是阮灵洪的寿宴+婚宴,有很多山贼会到场很正常,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就一定认识这附近十里八地所有的山贼。

    “客人,您的请帖带了吗?”立马就有一名山贼走上来与秦月生接头。

    秦月生笑了笑“人来齐了吗?”

    “差不多了吧,这附近比较出名的几位寨主都到了,其他人我就不太清楚。”山贼笑着回应。

    “挺好,那就麻烦你帮我给你们大当家送一份礼吧。”秦月生笑眯眯的将内门关上,插上门栓。

    然后对着门栓轻轻一拍,整根门栓顿时就镶嵌进了门板之内,这要是有人想要出去,就只有强行破门这么一个办法了。

    “客人,你……”山贼看的一愣。

    不给他反应的机会,秦月生直接抓住对方腰带,然后用力朝着宴席首桌方向抛了出去。

    “啊!!!”

    此人瞬间就化为一颗人型流星,以着抛物线状从宴席上空划过,期间所过之处,下方宾客无不纷纷震惊诧异的抬头观看。

    很快这情况便引起了正在喝酒的阮灵洪注意。

    就见山贼距离阮灵洪所坐的酒席越来越近,眼看着他就要整个人砸到桌面上了。

    阮灵洪眼疾手快,直接拿起自己随身携带的拐杖,左手持杖,右手对着杖头猛力一拍。

    便见这根拐杖瞬间就像是攻城弩般爆射而出,赶在那山贼坠落之时,插入了对方身体内,同时携带着这山贼往远处飞去,最后将其身体钉在了一面墙上。

    这突如其来的动静自是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其中又以阮灵洪最为愤怒,这要是当着他的面,这桌酒席被砸了,他这张老脸还往哪里搁,以后岂不是成了十里八地的笑话。

    “敢问是何方神圣。”阮灵洪站起身,声音极其洪亮的说道。

    所有人纷纷望向那个山贼飞来的方向,便见一名少年正面带微笑的站在内门前方,手中还提着一把黑刀。

    “我来此地,只是想找一个人,哪怕是他的下落也行。”秦月生伸手指着自己背后那扇门“所以今天,我要是没有得到想知道的事情,谁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好大的口气。”距离秦月生最近的一桌酒席,一名挺着个将军肚胖子起身喊道。

    秦月生眼皮子都不眨,直接一飞刀甩出,顿时飞刀就从他的右眼直入,后脑勺贯出,瞬间了结了此人的性命。

    砰!

    胖子肥大的身体一头栽在桌上,直接就将这张酒席给压了个侧翻,桌上碗碟筷勺全都稀里哗啦的砸碎了一地。

    “二弟!!!”

    胖子旁边的一名鬃髯大汉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自己的二弟竟然说死就死了。

    他愤而拔刀,立马朝着秦月生杀了过去。

    砰!

    秦月生一脚踹出,此人直接跟风筝一般高高飞起,摔落在了数丈之外,落地时,胸膛已是整块坍塌下去,死的不能再死了。

    “你们这些当山贼的,脾气都这么冲动吗。”秦月生歪头“就不打算听听我到底想要找谁?也许你们当中有人会知道,这样就可以保住一条命了。”

    阮灵洪一见几息时间都不到,秦月生就击杀了自己的两名宾客,顿时脸色阴沉如水,则出声问道“阁下就不怕知道了也没命去见吗。”

    “这就不是你需要担心的事情了。”秦月生看着远处的阮灵洪“那我就开问了,‘我来也’刘知章,你们这有没有人知道他躲在哪?”

    “我来也?”

    “看来又是一个家里女人被玷污的苦仔。”

    一时间宾客们议论纷纷。

    阮灵洪再也忍不住了,此人完全是将他这个红刀寨寨主视若无睹。

    豁然间,阮灵洪一跃而出,在各宴席桌上如蜻蜓点水一般,快速逼近秦月生。

    “大当家接刀!”

    一名红刀寨山贼立马就将自己的佩刀丢给了阮灵洪。

    便见阮灵洪半途接住,直接拔刀以刀法攻向秦月生本人。

    瞬间刀影连连,这阮灵洪虽一把年纪,但手上的快刀功夫却是丝毫不弱。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