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恐怖悍刀行 > 【156】 六臂外骨,物归原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砰!

    这一掌含有惊人之威,邪物顿时就浑身一震,就有如点燃炮竹般的冲天而起,秦月生随即起身,猛力一跃,整个人便飞速跟了出去,当即‘千手化佛’一招使出。

    千手佛法相瞬现,千手千臂飞快拍出,消耗着秦月生体内内力的同时,也给那邪物带去了狂风骤雨般的凶猛袭击。

    就见邪物身体不断开裂,竟有如破碎的镜面一般。

    相比较于光头大汉,这邪物的身体可以说是非常坚硬了,挨这么多掌下来仍未要消散的迹象,倒是让秦月生有些另眼相看。

    不过这仅仅只是开始而已,千手化佛的威力却是持续越久时间,威力会变得越来越大的。

    秦月生调动起体内全部内力,愣是打的邪物撞上了这地窟里的岩顶,随即继续往地面上方撞去。

    轰!轰!轰!

    轰鸣之声频频传来,九华道士和土方道士二人的眼中很快就消失了秦月生与邪物的身影,只剩下岩顶处那个不规则的大洞。

    “这……”九华与土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愣是说不出话来。

    这个秦公子……好像有点强悍啊。

    轰轰轰轰轰轰!

    秦月生火力全开,千手佛法相的千条手臂已经出掌出到完全看不出的形状了,全部都是残影。

    上升途中,一切岩石泥土都在乱掌当中湮灭,在秦月生的‘千手化佛’面前强行开出一条康庄大道。

    咔咔咔!

    邪物完全没有反抗挣扎的机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在千手化佛面前不断碎裂。

    轰!

    泥土炸开,露出了地表的景象。

    重见天日的感觉着实让人眼前一亮,也就是在同一时间,秦月生体内元气伴随着内力一同掺入千手佛法相当中。

    在烈日之下,苍穹之下。

    邪物终于再也撑不住了,于秦月生的眼中咔擦碎裂,彻底炸裂了开来。

    秦月生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邪物身躯主干,直接进行了分解。

    【分解成功,获得‘六臂外骨x1’】

    啪啪啪啪啪!

    大小不一的邪物残躯如同下雨般零零碎碎的洒落在了地面之上,秦月生看着手中这条形状奇怪的骨骼,不禁陷入了沉思。

    只见这是一条成人小臂长的笔直骨头,其表面左右两侧各有三根弧钩状骨尖,总共是六根。

    这玩意从形状上面来看,很像是甲胄之类的东西,秦月生便试着往自己身上靠近。

    当靠近秦月生身体的瞬间,这奇怪骨骼瞬间就像是闻到了鲜血的饿狼,直接自动宛若蜘蛛般爬到秦月生背后,一把抱住了他的整个后背。

    噗嗤!

    六根骨尖瞬间就刺上了秦月生的皮肤,但距离一指左右的距离时,秦月生便用内力给拦了下来。

    “这东西想刺入我的身体。”秦月生纳闷。

    分解出来的时候,分解显示这个骨骼名为‘六臂外骨’,就说明应该不是能害自己的东西。

    犹豫再三,秦月生散去内力,任由这骨骼将六根弧钩状骨尖直接刺入到了自己体内。

    不得不说这东西的尖锐度是真的锋利,哪怕外锻圆满以及秦月生100的体质都没能挡住其锐度。

    当六根骨尖尽数扎入到自己的体内时,秦月生便感觉背后一痒,六条手臂骨骼顿时就从秦月生背后生长了出来。

    随即一条条、一块块筋络、血脉、肌肉、脂肪、皮肤一层层焕然新生。

    仅仅三个眨眼工夫不到,秦月生背后便多出了六条与他本体手臂一模一样的手臂。

    “这!!!”

    人总是会对新东西感到陌生,就像是刚出生时你无法做到靠着自己的双腿自由行走一样,秦月生此刻也无法随心所欲的控制住自己这六条手臂,虽然他的确是可以做到操控,但都很勉强,并且不熟练也不精准。

    本想是控制第一条手臂的,结果第一条没反应,反倒是第四条做出了动作反馈。

    “这样子看着反倒显得我像是一头邪物。”秦月生笑了笑,随即将六臂外骨从自己背后取下,顿时六条手臂瞬间枯萎风化,眨眼间化为地面上一堆沙土,任谁都看不出来,这原本还是长在秦月生背上的六条手臂。

    不一会儿后,九华道士便和土方道士一同从地窟入口里跑了出来,着急的奔到秦月生身边问道“秦公子你没事吧?”

    “无妨,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

    “那,那个诞生了灵智的邪物呢?”土方道士着急的看着四周说道。

    “已经被我给消灭了,二位道长不用担心。”秦月生淡然说道。

    “秦公子真乃少年豪杰啊,贫道钦佩。”九华道士一听邪物竟然已经被秦月生给铲除了,当即激动的夸赞道。

    那新生的邪物一经诞生了灵智,便为天地灵物,一旦让它们有机会找地方修炼起来,他日必成天下祸害,荼毒百姓,祸乱一方。

    秦月生能够将邪物拦截住且消灭,可以说是功德一件了。

    “九华道长谬赞了,我只不过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已。”秦月生谦虚说道。

    封印一事已经解决,虽说半途中发生了邪物这个意外,但所幸的是并没有引发什么危机,土方道士留下继续看守地窟,秦月生便跟着九华道士一同返回前山,准备去领取自己应得的那三纸丹方。

    得到了这三种丹方以后,秦月生以后便可以自产自销,或者让秦家也做起卖丹丸的生意。

    要知道青阳城这方圆数百里内,只有西祁山观具有着炼丹的能力,作为丹丸的唯一出货处可谓是大赚特赚,若是秦家以后也掌握了炼丹手艺,开始炼丹,这卖丹丸势必会成为秦家最赚钱的生意。

    九华道士走到前方,秦月生跟随在他数步之后,刚才来时匆忙,没能好好欣赏西祁山观里的景色,这会该做的事情已经做了,秦月生自然是闲下心来,闲情雅致的瞧看着四周花草树木、道家建筑。

    “咦?”

    就在这时,因为无意间的一瞥,九华道士腰间佩戴着的一块玉佩突然引起了秦月生的注意。

    那是一块祥云纹玉佩。

    “这是……”秦月生脑海当中灵光一现,连忙伸手在自己的天魔腰袋里不断翻索,很快便取出了一块已经被压到最深处的玉佩。

    同样是祥云纹玉佩!

    刹那间,秦月生便回想起了误入万花城里的那日,自己曾在幽兰练字木桌上见到的那句话

    幽谷芳兰四月开,九天星华落长河。

    幽兰说过,那个答应一定会回去接她的男人名字叫做……

    秦月生极为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张九华!”

    九华道士顿时就停住了脚步,很诧异的回头看着秦月生“秦公子怎么知道贫道的名字。”

    “你真的是张九华?”

    “这正是贫道的名字。”

    秦月生连忙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他的肩膀,“你记得她吗?你还记得她吗?从万花城里逃出来这么多年,你就没有找到一点能够把她从那里面给救出来的办法?”

    九华道士一脸茫然“不知道秦公子说的她是?”

    “幽兰,你看这块玉佩!”秦月生将手中拿着的祥云纹玉佩递给对方。

    “幽兰……贫道不认识此人啊,不过这玉佩。”九华道士满脸惊讶“这玉佩乃我祖上传下来的宝贝,有阴阳之分,早在三十多年我就不小心将它给弄丢了,至今一直心存遗憾,怎么会在秦公子你这。”

    只见九华道士将两块玉佩彼此贴合到了一块,随着他轻轻一按,便听‘咔’的一声,两块玉佩直接就契合镶嵌在了一起,犹如一块,浑然一体。

    “不是你自己在万花城的时候将这块玉佩送给了……”秦月生突然一顿,话语戛然而止。

    他明白了,在这一刻,秦月生什么都明白了。

    那日从白瓷照壁里逃出来后,除了自己以外,陈春这些人全都丧失了自己在万花城里存在过的记忆,一切回忆皆以忘却。

    而自己可能是因为精神属性提升的很高的关系,并没有受到失忆的影响,所以幸运的保留住了在万花城里的那段记忆。

    但是,九华道士当初可能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三十多年前,他应该还只是一名普通道士吧,根本无法避免失忆的下场。

    也就是说,他早已忘记了幽兰这个人的存在,完全就不知道对方是谁。

    而那个女人在万花城里三十多年来的默默等待,根本就是徒劳的。

    她等的人,从头到尾都不可能再回去接她。

    秦月生心里一时间不免有些沉重,幽兰对于他来说,是一位恩人,没有幽兰他根本就不可能逃得出万花城。

    而临死之前,幽兰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再见得那个答应了她的男人一面。

    眼下这个真相,着实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秦公子?”九华道士纳闷的看着秦月生。

    “没,没什么。”秦月生无奈的笑了笑。

    既然张九华已经忘记了那段记忆,那就让他永远的忘记下去吧,幽兰已经永远的消失了,若是自己帮他回想起万花城和幽兰,恐怕对于他来说,这反而会变成往后余生,一段足以令他懊悔终生的遗憾。

    “之前我在青阳城里淘货的时候,遇见了一位老商人,他跟我说这块玉佩是一个叫张九华的人,在三十年前因为手头窘迫而当给他的,可是这么多年来此人却未曾再回去赎过,他后来便将这块玉佩卖给了我。”秦月生缓缓说道“我刚刚看到道长你腰上佩戴着一块一模一样的玉佩,这才试着喊玉佩主人的名字试试看,没想到真的是你。”

    “啊?是这样吗,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九华道士纳闷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不过任他想破脑子,还是没能想起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把这块玉佩给拿去当了的,真是匪夷所思。

    真的有这么一回事吗?莫名感觉不知道哪里出现了一丝空缺。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物归原主,结局圆满。

    “多谢秦公子为我找回了这块玉佩,不知道当初你是用多少钱买来的?贫道把钱还给你。”九华道士问道。

    秦月生摇了摇头“缘分无价,这块玉佩,我就送给道长了。”

    九华道士带着秦月生到了清风道士的住处以后便离开了,看他临走时拿着玉佩精心摩挲的模样,显然是异常喜爱这块玉佩。

    清风道士坐在蒲团上奇怪的看着九华道士离去的背影说道“他这是怎么了?感觉跟碰到了什么喜事一样。”

    秦月生淡淡道“我也不太清楚。”

    “秦公子,这是观主答应你的三纸丹方,你看看。”清风道士早有准备,伸手从怀中取出三份信封递给了秦月生。

    就见三份信封正面上各写着‘凝神丸’‘补血丸’‘舒筋活骨丸’等字样,却是丹方的名字。

    秦月生一一打开,当然了,凭借他的见识,自然是看不出来这三份丹方有没有问题,需要返回秦府以后,专门找人来炼制以后才可判断真假。

    但秦月生估摸着西祁山观怎么说都不至于在这种事情上面跟自己耍小动作,毕竟这道观在青阳城一带还是很有名望的。

    将三封信塞入怀中,秦月生拱手道了一声“这次多谢清风道长了。”

    “诶,秦公子谢我作甚,我可什么都没有做啊,不说了,喝茶喝茶,来喝喝我这自己亲手种植翻炒的西祁山茶,看看味道如何。”清风道士指着旁边的那张木桌,随即就给秦月生泡起了茶来。

    虽然秦月生对于茶道并不感兴趣,但既然清风道士热情邀请,他作为客人也不好拒绝,只能坐到桌边,静静欣赏起了清风道士的泡茶手艺。

    不得不说,这一套一套泡茶的步骤做下来,其姿势行云流水,稳如老龟,还真挺秀的。

    ……

    西祁山观最高处,黄庭拿着一块黄晶放在自己眼前,凭借着这块黄晶,他终于可以做到无伤的直视天空之上的那颗金色命星。

    只见自命星表面有一丝丝金线落入西祁山观当中,似乎二者因为这些金线而连接在了一起。

    黄庭收回目光低声自语道“命星之人,未来不可限量,若我能带着西祁山观伴其左右,以后未必不能依靠傍运将本观恢复到巅峰姿态,这秦家少爷我得好好护着,西祁山观以后的运势,就全都靠他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