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恐怖悍刀行 > 【188】沙子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伸手抓来那些护卫掉落在地上的刀,秦月生直接一把把的甩出,将他们所骑着的骏马尽数削首,便见一匹匹好马没几个眨眼的工夫,就已经全成了无头死马。

    “你们若是饿了的话,可以去拾来柴火,我帮你们处理一下,让你们吃马肉。”看着四周这些瘦到满脸发黄、皮包骨的难民们,秦月生说道。

    “马肉!”

    一听到这二字,顿时这些人就眼前一亮,一个个仿佛看到了食物的饿狼。

    “你好大的狗胆!竟然敢杀了我的马!”张黄之看到自己的爱马在秦月生一击之下身首分离,瞬间震惊的怒道。

    “本想着饶你一命,看来是没这个必要了。”秦月生冷眼一瞧,直接随手一甩,便见一道寒光飞射而出,直接就贯穿了张黄之的咽喉,却是秦月生随身携带的飞刀。

    “少爷!”那些护卫纷纷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这下惨了,就算是他们能够将秦月生这个凶手带回江河盐帮,也赎不了自己的罪过。

    看到秦月生竟然杀了人,一时间在场所有难民都不禁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他们这些难民,未离开家乡之前都是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何曾见过这种画面,顿时就一个个都有些傻眼了。

    秦月生喝道“要吃马肉就赶紧,再不拾来柴火,我可就走了。”

    在饥饿的折磨下,其他的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难民的男人们立马扭头便去附近寻找柴火,好在道路两旁就是密林,没一会儿他们便从其中拿出了不少树枝树叶。

    秦月生持刀将马身均匀砍成数大块,取出自己的火折子帮忙这些难民把柴火堆点燃,顿时路边便升起了一堆熊熊篝火。

    “这些人暂时被我所伤,一时间无法动弹,你们可以选择杀了他们,也可以将他们绑起来,随你们,这火差不多可以了,你们自己把马皮处理一下,便可以用火烧烤,虽然没盐,但多少也是可以吃的。”秦月生说道。

    这么多匹马,足够让这些难民们吃个饱了,他随手做一件好事,就可以救下这些人的性命,倒是让人感到欣慰。

    “多谢恩公,多谢恩公。”

    在众多难民的感恩戴德之下,秦月生便继续朝着东边开始了赶路。

    看着秦月生的背影,刚刚被他救下的少女黄柔立马对周边人说道“来,大家赶紧行动起来,先把这些人给绑起来,再把马肉给烤了。”

    撕下各自身上破碎的衣服,众人将张黄之的护卫们全给绑了个死死的,这才蜂拥到那些被秦月生切好的马肉旁边,开始对着篝火烧烤起来。

    在这些难民忙着烤肉的时候,黄柔则走到了刚刚被撞飞的那位老人身边,很不幸,因为年纪大又体弱多病的原因,这位老人被撞飞的瞬间便已经死了。

    黄柔遗憾的摇了摇头,将他搬到了路边,亲手挖泥土往对方的尸首上盖去。

    天下之大,这种无家可归的难民性命简直贱如蝼蚁,根本没有人会在意,黄柔让其死后不会暴尸荒野,已经算是很好的对待了。

    抬头望着苍天,黄柔忍不住摸着自己手腕上系着的黄巾叹息道“师父,这天下还要再属于大唐多久啊。”

    ……

    在秦月生的全速飞奔之下,很快便在太阳下山之际赶到了东海之畔。

    陆地与大海相间的地方,全都是纯白色的沙子,沙滩一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配合上夕阳倒映在海面上的红芒,风景倒是不错。

    不过秦月生来到的此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更是人烟罕至,他便沿着这雪白沙滩,一路往南方再起征程。

    之前在刺史府的档案屋里,他曾看到过沙子洲这边虽然偏僻,但还是有一些村落存在的,都是一些背井离乡的苦命人聚集在一起报团取暖,大家把房子都建在一起,继而慢慢发展成了村落。

    在秦月生的狂奔之下,果然于南边二十多里远的沙滩上发现到了一处炊烟袅袅的小渔村,看样子此刻村里的人们正在做晚饭。

    “今晚倒是不用夜宿野外了。”秦月生笑道。

    刚走进小渔村,便见几个扎着冲天辫,脖子戴长命锁的红肚兜小娃娃在村口的大树下嬉戏。

    一见到秦月生这个陌生人,他们立马害怕的掉头就跑,嘴里还惊慌的大喊着“人贩子来了!人贩子来了!”

    看的秦月生是哭笑不得。

    马的,小小年纪,防范意识倒还挺强的。

    在这些孩童的吆喝下,顿时一个拿着锅铲的妇女便从各自房屋里跑了出来,待看到秦月生后,脸色不免感到了一丝疑惑。

    “在下路过此地,见天色已晚,不再适合赶路,便想来你们村借个卧榻之地,一顿之饱,我可以付钱。”秦月生拿出一锭银子说道。

    见到银子的瞬间,所有人顿时纷纷眼睛大睁,虽说他们居住在东海边,但平日里要买些什么生活用品也是得去扬州府的,想到自己夫君平日里辛辛苦苦的打鱼卖鱼才能赚几个钱,眼前这个少年一出手便是如此阔绰,她怎么能够忍得住银子的诱惑。

    当即笑道“当然行,当然行,公子先进来坐吧,我正在做饭,你算是来巧了。”

    在妇人的邀请下走进屋中,秦月生顿时就闻到了一股香味,看来这妇人的做菜手艺应该不错。

    自顾自的坐到桌边,秦月生便看到两名小童坐在自己的对面,正双眼炯炯有神的盯着自己,又好奇又警惕。

    “平常很少有外人来你们这里吗。”秦月生问道。

    “嗯……”一名小童有些惧生的应道。

    秦月生随即在天魔腰袋里摸索,最后拿出一块碎银递给了他“知道这是什么吗?”

    “知道,是银子。”小童小心翼翼的接过。

    “哥哥问几个问题,如果你们两个人能够回答的上来,我还会再给你们,到时候你们便可以拿着这些钱让你们的娘亲带你们去扬州府里买糖吃,买小人玩。”秦月生笑道“懂了吗?”

    “知道,知道。”

    “很好,那我问你们,沙子洲上有没有什么像是破城这样的地方。”

    “什么是破城?”

    “就是那种城墙都破了,但是还存在的城池,外型上和扬州府差不多,但是没有扬州府那么大。”秦月生详细的解释道。

    “唔……”两名小童手托着下巴仔细思索,但是想来想去好像自己也没见过这样的地方,最后只好很是遗憾的摇了摇头。

    “那这附近还有像你们村子这样的村子存在吗?”

    “有,有破船村和海螺村,不过都离我们村子挺远的,还要往南边走过去才能看到。”

    秦月生将这条信息暗暗记下,如果在这个村子里发现不到什么信息,那自己自然就只能去其他的村落打探打探消息了。

    再将一块碎银丢给对方,秦月生不再询问,随即闭嘴开始等起了饭来。

    砰!

    突然间,房屋大门被人从外面猛地撞了进来,响起一声巨响。

    便见一名皮肤黝黑的壮汉提着一张渔网从屋外走了进来。

    “今晚可能会下大雨,我捕鱼回来的时候看到有乌云正在海面上集结,看架势这场雨要是下了就不会小。”大汉看到坐在桌旁的秦月生时,立马就闭上了嘴巴,有些纳闷“家里来客人了?”

    “是位路过的公子,来我们家里借宿一宿的,你好好招待。”妇人的声音立马从厨房里传了出来。

    “稀客稀客,平常我们村里都很少来人的。”壮汉将渔网放下,只见那上面粘着很多贝壳,同时还散发着一股很明显的海腥味。

    秦月生道“打扰了。”

    “诶!小兄弟你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既然你来到我家中,那就是与我有缘,哪里是什么打扰,天下之大,能见到面、说上话就是缘分。”壮汉拿来一块擦脸的布擦抹全身,待确定身上的汗渍都擦干净以后,他才从一个小柜子里提出一坛酒走到桌边坐了下来“这是我珍藏了好久的酒,今晚咱喝几杯,我们村真的是太久没有人来了,这沙子洲可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呢。”

    秦月生笑了笑“行。”

    很快,那妇人便做好了饭菜,都是一些海鲜,如螃蟹、虾、鱼、贝壳之类的,很典型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若是放在青阳城,这些东西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家能够吃得起的。

    看着这一家人吃饭时气氛热热闹闹的,秦月生与壮汉把酒言欢,听他述说出海打渔的生活,倒也是颇为有趣。

    酒足饭饱之后,秦月生便躺到妇人给自己准备的一张床榻上睡了过去。

    这本床本来是那两个小童睡的,但是秦月生一来,他们就只能让床,跑去与他们的父母同睡。

    毕竟不管怎么说,秦月生都是出了钱的‘大主顾’。

    夜深,大片的乌云从海面上悄悄飘来了陆地,随着云中轰隆作响,果然如那个壮汉所说,是即将要下雨的征兆。

    然而在乌云笼罩之中,似乎有一道道的黑影正从海面之下朝着岸边靠来……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