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恐怖悍刀行 > 【196】小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邪虫王身体裂开的瞬间,秦月生才发现此怪体内竟然全都是大量的那种黑色带状邪虫,简直就是一个大型邪虫携带载体,秦月生顿时看的有些恶心。

    难怪此地刚刚有那么多的寄生邪虫出现,想来就是这个邪虫王的功劳了。

    眼看着即将就要有大量的邪虫从邪虫王体内飘出,秦月生当即以千手化佛镇压,任何一只敢从邪虫王体内出来的邪虫,全部都得死于千手佛法相的掌下。

    躲于暗中的陈兰看到秦月生已经与邪虫王斗在了一起,顿时脸上就不禁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邪虫王最大的威力并非以身体去攻击别人,而是它的血液拥有极容易感染的瘟毒,谁要是敢打伤它,基本上就离死不远了,特别眼下还是在水中,一旦被邪虫王的血液污染,你根本无处可逃,只能老实等死?”

    果然,当邪虫王身体被砍坏的瞬间,便有大量绿血从它体内流了出来,快速淡化在了海水当中。

    感染邪虫王,厉害的可就是这感染的能力。

    秦月生一边以天魔邪刃和斩龙剑击杀邪虫,看到绿血飘散出来的瞬间,他直接以内力包裹身体,防止自己的身体与这些血液有所接触。

    历来碰到这些虫子,秦月生遭遇到的全都是一些毒之类的效果,自然是吃一堑长一智。

    海量的黑色邪虫从邪虫王体内流出,在秦月生的快刀快剑之下,邪虫王没几息工夫便已经崩溃了大半身躯。

    很快,这片水域便已经被邪虫王的血液给染绿了,浑浊一片,难以视物。

    独眼龙看不清楚秦月生的身影,顿时心中便动起了逃跑之意,那神人正与那头怪物交手,自己若是能够在此时逃脱,回到船上以后立马让手下人将船只驶离此地,以秦月生打算在此地寻找什么的架势来看,他应该不太可能为了追回自己浪费时间,那么这就是自己最好的逃生机会。

    瞬时间,独眼龙拿出自己吃奶的力解除了腰上系着的绳索,随即快速的就往海面游了上去。

    他的游泳速度很快,秦月生又无暇顾及于他,顿时独眼龙心中便不禁浮现出了一股目标得逞的兴奋。

    但就在这时,一只寄生邪虫突然间出现在了独眼龙的眼前。

    “什,什么!”

    看到这个大敌,独眼龙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连忙摆腿甩手就打算逃离,但邪虫的移动速度何等之快,直接就一口气钻入了独眼龙体内,没了秦月生的庇护,他瞬间便被邪虫了给占据了身体。

    “呃!呃!”独眼龙捂着自己的脖子,他很快就感觉到自己开始失去了呼吸,窒息的痛苦令他头脑都要开始发昏了。

    咕噜噜!咕噜噜!

    如此一来,秦月生之前给他的那口气却是彻底给泄露一空,此人离死不远了。

    邪虫王的死亡并没有让陈兰感到伤心难过,反而她还更加激动了起来。

    作为魔教这次派来江南的高手,陈兰是十人当中实力最弱的一个,只有内力境一重的实力,但是她玩毒可是一把好手,往往不靠自己出手便能够击杀目标之人,所以这次便被魔教给委以重任。

    看着比自己实力强大的人死于自己手底下,这是陈兰最喜欢看到的画面。

    墨绿的海水当中,看不清里面的情况,陈兰翘首以待。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突然从绿水当中冲了出来,陈兰定睛一看,顿时满脸诧异。

    “他还活着?”

    邪虫王的毒血,乃是陈兰精心调制过的,很容易瞬间透过内力高手的内力渗入其体内,但这个秦月生,竟然一副看起来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的样子。

    “干,这东西有点毒的,竟然把我‘不败战躯’的效果都给逼出来了。”秦月生提着天魔邪刃和斩龙剑暗道。

    不过好在此虫毒虽然毒,但分解掉以后也是有些收获的。

    比如一颗虫丹带给了秦月生2500点的全能精粹。

    最近秦月生一口气得到了不少好东西,首先是巨大头颅掉落的五字真言,以及温天赐掉落的御雷真诀和风神腿。

    这些都是相当高级的手段,若是提升起来,可以为秦月生带来不小的实力增幅。

    当初巨大头颅仅凭这五字真言的‘危’一个字,就湮灭了宝瓶寺里除了秦月生与宝净高僧以外的所有高手,足以证明这个五字真言的威力。

    而御雷真诀和风神腿更不用说了,能被千年奇人温天赐作为主要手段,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若是再秦月生手中得到更大的提升,潜力不可限量。

    所以说目前秦月生正是需要用到全能精粹的时候,任何有关于全能精粹的进账,都能让他感到开心。

    “他没事?怎,怎么可能,邪虫王的毒哪怕内力境五重的高手接触了,也讨不到好。”陈兰满脸的震惊当中,便见秦月生漂浮在水中开始脑袋四顾。

    “那家伙竟然给我逃了,真是胆肥。”秦月生怒道。

    没了独眼龙,他游泳起来就很麻烦了。

    这时,一具僵硬的尸体从旁边缓缓飘了过来,秦月生一看到这人,瞬间感到了诧异“独眼龙?”

    此时的独眼龙已经死了,口中一坨邪虫正在蠕动,想要从他口中爬出。

    秦月生直接抓住独眼龙的尸首就将其分解,然后一刀斩断了这条邪虫。

    【分解成功,获得‘潜水x1’‘游泳x1’‘天生水性x1’】

    看到分解掉独眼龙后掉出来的这三颗光团,秦月生顿时眼前一亮,好东西!直接就解决了他水性不好的问题。

    “早知道分解掉这家伙就能解决麻烦,我还留着他的性命作甚,真是麻烦。”秦月生暗道。

    独眼龙死就死了,秦月生压根没有一点感觉,本来就只是拉这个家伙下来带路的,既然他自己作死逃走,那么死在寄生邪虫身上,就怨不得别人了。

    尘埃落定,秦月生随即继续开始搜查起了铜铸剑城的情况。

    很快便让秦月生发现到了一个情况,这座铜铸剑城所有地方都是一致的,唯独一块地皮有翻动过的痕迹,明显是有人在自己来之前动过。

    对于这种情况,秦月生立马就表现出了自己的重视。

    直接开始用天魔邪刃对这块地皮开始了挖掘,没一会儿,一块铁板便出现在了秦月生眼中。

    这块铁板疑是什么东西的大门,可能因为当初那场海啸的关系,这会倒塌盖在了地面上。

    “有人碰过的痕迹,那份地图除了我和宝净大师看过,也就剩魔教那些人知道了,难不成魔教的人比我早先了一步?”秦月生连忙伸出四条手臂抓住了铁板,用力开始掀动,顿时浊泥涌动,一个地洞就出现在了秦月生眼中。

    “原来在这。”秦月生立马就朝着地洞里面游了进去。

    地洞漆黑,不过对于秦月生来说倒是没什么影响。

    很快游过一条挺短的水道后,一处立于水面上的平台便出现在了秦月生眼中。

    与外面的废墟相比,这平台完好无损,宛若一处世外桃源。

    “没想到铜铸剑城的地下竟然别有洞天。”秦月生从水中爬上平台,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石台呈弓字型,尽头便有一座三层小楼,再加上梅花树开放,倒是一处雅致之地。

    秦月生观察一番,见没什么特殊的地方,便直接朝着那座小楼走去,但就在这时,便见突然有大量的虫子从石台之下爬了出来,密密麻麻的朝着秦月生涌来。

    有埋伏!

    秦月生直接一刀砍出,便听天魔邪刃砍在这些虫子的身上发出了铿锵作响的铁音,宛若砍在了铁上一般。

    不过就算是铁也不是天魔邪刃的对手,一只只虫子飞快在秦月生的刀下身亡。

    呱!

    与此同时,石台下开始爬出来了一只只黑色青蛙,它们背上生长着大量的白色脓包,一看就知道充满了剧毒。

    “吼!”

    秦月生也懒得浪费工夫,直接荡魂吼大喊一声,虽然荡魂吼是对付邪祟的工夫,但音波却是实打实的威力,这些虫子根本就不是荡魂吼的对手,一只只瞬间身体僵直的倒在了地上,彻底失去了动弹。

    砰咚!

    豁然间,一个落水的声音突然传来,虽然说这声音非常轻微,但是却逃不过秦月生的耳朵。

    “谁?”他当即一刀砍出,刀气直接砍碎了那片区域的石台,顿时石头碎裂,露出了一个躲藏在石台底下的女人。

    正是陈兰!

    陈兰一脸凝重的看着秦月生,却是万万想不到对方竟然还有音波功这类的武学,却是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以至于眼下还暴露了位置。

    这可是大大的不妙了,要知道陈兰虽然身为内力高手,但是却是内力武者中的垫底,排除掉用毒的手段,基本上随便来个内力境一重的武者都能够击溃她。

    没有任何犹豫,陈兰直接朝着小楼方向逃去,眼下就只有自己的那些同伴能够救他了。

    然而她的轻功明显没有秦月生厉害,没几步便被秦月生给追上了,见此情形,陈兰只好回身双手打出。

    就见她双掌墨绿,明显自带剧毒,却是一双毒掌。

    “五毒缠手!”陈兰眼中狠光一现。

    顿时墨绿色的内力便从她体内散发了出来,秦月生顿时就闻到了一股腥臭味,却是有毒。

    碎星手!

    秦月生双手一动,瞬间便见陈兰的双臂直接断裂,靠着自己强大汹涌的内力,秦月生瞬间就废掉了此人双臂。

    一剑抵在陈兰脖子上,秦月生质问道秦月“你是魔教的人?”

    谁曾想陈兰直接主动以脖子在剑锋上一抹,顿时便丧命在了秦月生的斩龙剑下。

    “能做出这种事情,定是魔教中人无疑了。”秦月生甩去剑上的血液,便将陈兰给分解了。

    得到一个‘万毒全经’,却是专门讲该怎么养毒,控制毒虫,毒性内力的修炼之法反而次之,典型的歪门左道。

    对于秦月生来说价值并不大,毕竟他不好用毒这一口,而实力仅仅只有内力境一重的陈兰,所分解出来的内力丹对于秦月生的增幅也是少的可怜,只能说聊胜于无了。

    踏着一地的虫尸,秦月生立马就朝着那座小楼走去。

    既然这个用毒的内力武者有可能是魔教的人,那么肯定其余的魔教中人都到这个地方来了,秦月生势要将其一网打尽,以证自己的实力。

    “若此地真是剑冢密藏的所在,那必要全部入我手中。”

    伸手推开小楼的大门,秦月生直接走了进去。

    ……

    一把普普通通的铁剑插在一个小鼎内,鼎中盛有细沙,可以固定住铁剑。

    在小鼎前方,三柱齐人高的香正散发着雾气,这是一间纯粹由竹子搭成的房间。

    “嗯?”当看清楚眼前的情况,秦月生顿时一愣,总感觉踏入这个房间以后,就不知道哪里莫名有一些奇怪,

    蝉鸣,夏日。

    窗外的小水塘里有鸭子在戏水,一只只蜻蜓在池塘上方盘飞,时而降落在了池塘边的狗尾巴草上。

    秦月生终于是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了,这空间不对。

    他很清楚此处位于海底之下,这小楼四周他也是看过了的,窗外不可能会有池塘这种东西,更别提池塘的水面上还倒映着一轮发亮的太阳倒影了。

    这地底下怎么可能会有太阳。

    耐着心中的疑惑,秦月生立马就朝着那把铁剑走了过去,这应该是此地最有价值的一件东西了。

    越往铁剑走去,秦月生便感觉自己的视线仿佛被无限拉长,明明那把铁剑就在几步之外,但是自己却死活无法伸手将其抓住。

    咫尺天涯,天涯咫尺。

    既然抓不到,秦月生所幸便站住脚步不抓了,直接摘星手一伸,试图将这把剑给从小鼎里吸出来。

    然而铁剑纹丝不动,坚如磐石,却似有千斤之重。

    就在秦月生打算加大力度时,屋内角落突然传来了一声淡笑。

    “小兄弟想要这把剑,何须这么麻烦,直接去拿便是了。”

    秦月生心头一惊,怎么会有人!

    自己进入房间后可是把整个房间都给检查过了,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影,也没有任何可以用来藏人的地方。

    这说话之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