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权少,宠我我超乖! > 第224章 一旦喜欢上,命都可以不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病房内。

    殷勤直直的看着季白间。

    他感觉季白间再不回答他,他可能会七窍流血而亡。

    季白间说,“叶泰廷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也不是我有什么漏洞被他发现,是因为宋知之。”

    “宋知之?”殷勤又茫然了。

    季白间眼眸微动。

    18岁那年差点死于车祸,就是因为被叶泰廷发现了什么,但好在,也因为那场事故,彻底打消了叶泰廷的疑虑。

    现在,却因为宋知之一家人,叶泰廷想要再次赶尽杀绝。

    他彻查出了很多事情,但在宋家的事情上,却一直没有头绪。

    叶泰廷为何会这边的针对宋山?!

    是宋山握有他不可见人的秘密?

    季白间深思。

    而如此突然安静的环境让殷勤有些透不过气了,他大口呼吸,“季白间,有种一次性把话说完,话说一半不说了你想要憋死谁!”

    季白间睨着殷勤。

    有殷勤在的情况下,没那条件深入思考。

    他说,明明白白的给殷勤解释,“我刚刚就说了,宋山成为了叶泰廷的眼中钉,叶泰廷三番五次的想要杀了宋家,而我现在成为了宋知之的丈夫,我也就是宋家的一份子,叶泰廷想要从多方削减宋山的势力,自然就会想要杀了我。但在炎尚国,他顾虑很多,不敢轻举妄动,所以一次又一次的把宋家人引向国外,想要秘密解决。”

    “在国又是死尸组织?”殷勤问,“这是叶泰廷的人?”

    “我现在不知道这个组织是不是就是叶泰廷的组织,但和很久以前的手法,如出一辙。不是他的,至少都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季白间。”殷勤还是好多没想明白,但有一点他非常清楚,“在什么都没有真相大白之前你就急着动手,你不觉得有些过于草率吗?我不是怕死,我反正天生贱命一条,除了我妈估计也没谁真在意我死活,就算我妈在乎,我死了她也能活得有滋有味。我就是不明白,像你这种人,做任何事情考虑方方面面硬是没有任何漏洞的人,在没有绝对胜算的把握下,怎么就要动手了?”

    “因为我答应过宋知之,保她家人安全。”季白间说。

    给了殷勤一个,非常清晰明了的答案。

    殷勤很久之前就在想,季白间这货应该会长命百岁,像他这么能算计的人,那可能死。

    现在他不这么认为了。

    他觉得季白间会死在女人手上。

    对,就是那个唯一的女人,宋知之。

    “叶泰廷不死,宋家就一天都不可能太平。”季白间喃喃,似乎是在对自己说,“这是我唯一能够想到,保她以及她家安全最直接有效的方法。”

    殷勤“啧啧”了两声。

    所以说,男人不能谈恋爱。

    一旦谈恋爱,命都可以不要。

    ……

    商管机构。

    宋知之上班。

    婚假请了十五天,这也不过才耍了一个零头的时间,宋知之就急着来上班了。

    很多人表示费解。

    按理。

    所有人都知道宋知之和季白间结婚,浓情甜蜜,天造地设,盛世婚礼更是让全国的女人都嫉妒得发狂,此刻不应该还在甜蜜温存中吗?这么急着来上班?是工作狂?还是,婚姻只是假象?!

    所有都只是揣测。

    而那个被揣测的主角,此刻却半点都没有异样的,坐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里面。

    她回家换了一套衣服,简单买了点早餐吃过,就来这里了。

    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宋知之开口,“进来。”

    宋知之的属下,策划部门的文员张荷,因为她只是经理的资格,没有权限配备秘书,所以每个部门都有一个文员,文员除了处理部门的相关文字类工作之外,也算兼职她的办公秘书。

    “有事儿?”宋知之看着她。

    “宋经理,今天看你来上班,就会想问一下,你参加今天的早会吗?”

    “这段时间部门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没有的,都是些常规化的事务。”

    “那我暂时不参加了,还是由主管代我主持。”

    “是。”

    张荷恭敬的离开。

    宋知之这次来上班当然不是来做工作上的事情,她只是来看看她父亲,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

    她想了想,离开办公室。

    刚打开房门。

    迎面就看到了易温寒。

    大抵是都去部门会议室开早会,易温寒抱着笔记本电脑,往会议室去。

    看着宋知之那一刻,脚步顿了顿。

    宋知之也这么看了他一眼。

    “宋经理不好好享受自己的新婚,就这么来上班了?”易温寒讽刺无比。

    “我之所以来上班,就是为了抑制你的发展。”宋知之笑,“这个答案你可满意。”

    易温寒脸色明显难看了很多。

    宋知之也不想和他浪费时间,转身直接离开。

    易温寒抱着笔记本的电脑,手指在用力,很用力。

    他真的恨不得杀了宋知之。

    屡屡,想到这个女人就恨不得千刀万剐。

    因为这个女人,他的人生似乎都在受挫,分明他应该有的一个大好前程,现在全部功亏一篑,还得隐忍着自己的情绪,在她眼皮子底下生活。

    他咬牙切齿。

    他就不相信,他弄不死宋知之!

    总有一天这个女人会跪在他身下,求他,求他放过他!

    想象都会觉得很爽。

    所以他总是在要疯狂的那一瞬间,又陡然的安慰自己,宋知之现在的得意只是暂时的,马上,马上就要,生不如死了。

    “温寒,就差你了。”一个同事突然叫他。

    易温寒眼中的恶毒,一闪而过。

    他大步走进会议室。

    而此刻。

    宋知之也迅速的来到了她父亲的办公室。

    刘自忠的去世,他父亲就没有了助理,或许因为这个原因,到底他父亲身边少了一个人给他出谋划策,才会让自己压力大到这个地步。

    她敲门而进。

    宋山看着自己女儿,很诧异,“知之,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看你又白了几根头发了。”宋知之笑着走过去。

    “爸头发都没几根黑的了,俨然就是一个糟老头子了!”宋山玩笑的说道,让自己女儿坐在了他对面的位置。

    宋知之看着她父亲的头发。

    真的是白了很多。

    她收拾好自己有些感伤的情绪,她说,“爸,现在你组织的项目,进展如何了?”

    “哎。”宋山叹气,“进度就是很不理想。现在刘自忠也不在我身边,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其他人说了他们也不明白我在说什么。”

    “你给我说说看,我看能不能帮你什么。”

    宋山看着自己女儿。

    宋知之眼神很认真。

    宋山想了想,开口道,“现在时间很紧迫,也就还有十天时间,但全国各地的组织报名而来的人之中,层次不齐,顶尖的也不知道有几个,我正在安排进行一轮测试,留下来最优秀的几个人跟着我去国。”

    “这种选拔,交给下面的人就可以了,爸为什么把自己逼得这么紧?”宋知之诧异。

    “虽若这些事情可以交给其他人处理,但是昨晚上很晚了,叶老还亲自给我打了电话,说这次去国的事情,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这直接关系到我们是否能够进驻国经济的关键,让我无论如何这次一定不要错过了机会。”宋山说,“以前叶老还从来没有这般的给我说过一件事情,想来这次肯定也是非常重视。所以压力与日俱增。本来我国的业就不是主流产业,竞争力本来就不大,现在招募的这些人我也初步了解了一下,在国际上能够排上名次的少之又少。”

    “叶老这么重视这次的事情吗?”宋知之有些诧异。

    宋山点头。

    虽若这确实是一个打通国经济商业的重要方式,也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但叶老不可能不知道我国的一个现状,明知道我国在没有明显优势的情况下,应该不至于传递这么大的压力给她父亲吧?!

    “大约是叶老很想给我一次表现的机会吧。”宋山说,“昨晚上叶老和我通电话,也说了现在的局势,他很看好我,但不能不服众,所以希望我可以创造很多奇迹,他才能够有所依据。而且他也说得很清楚,他现在年事已高,选择继承人的事情就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让我自己好好掂量。”

    宋知之看着他父亲,在深思熟虑。

    叶老说到这个份上,显然确实是明示暗示得很明白了。

    面临着继承人的选拔,她父亲不可能压力不大。

    她说,“爸,有些事情不是承受着压力就能够解决的,我们想把叶老安排的事情做好,至于结局怎么样,我们没办法控制。先看看,目前这些达人到底实力在哪里吧。”

    “也只能这样了。”宋山点头。

    “有名单吗?我想看看这些人的基本情况。”宋知之问。

    “嗯。在电脑上。”宋山把电脑拿给宋知之。

    宋知之看着电脑上的人员介绍。

    说实在的,她对这一块也很陌生,几乎很少接触,要说她唯一知道的达人……宋知之紧咬着唇瓣,她暂时不往那边想。

    她和他父亲捋了一上午,把接下来的所有安排,全部清晰明了的排了出来,甚至把每个时间点都把控得很精确,而后,技术的问题,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她伸了伸懒腰。

    “爸,我先回去了。季白间还在住院,我去陪陪他。”宋知之说。

    宋山那一刻突然有些叹气。

    “怎么了?”宋知之问。

    刚刚不是才把所有项目弄好了吗?虽然技术有些棘手,但该做的,她都已经帮他做好了,他突然又这么叹气做什么?!

    宋山重重的说道,“我听子铭说,这次的事故还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故。子铭说季白间看上去不是那么简单,爸当然也不是说什么,你们结婚了爸还是希望你们可以好好的,毕竟爸也看得出来你们是互相喜欢。但是知之,爸就只有你和你弟弟两个孩子,爸希望你学会保护好自己。”

    宋知之沉默了半秒,缓缓开口道,“爸,我知道保护好我自己。我给子铭哥哥也说的很清楚,如果季白间对我,对我们家里人有任何危害,我会无条件站在我们家这边,这是我和他曾就谈过的条件。我很清楚我的立场。”

    宋山摸了摸自己女儿的头,“为难你了。”

    “怎么会?”宋知之笑道,“反而,我很庆幸,我们一家人还能够这么在一起。”

    宋山笑着点了点头,“去吧,季白间伤势也不轻,你作为妻子的,你应该多照顾他。爸这边没什么大事儿,你不用太放在心上。”

    “嗯。”

    宋知之从她爸的办公室离开。

    她不是来上班的,自然也不用打卡。

    所以那一刻就直接离开了机构。

    坐在小车上,脑海里面其实还是一直在想很多事情。

    想项目的事情,虽若他们已经尽力,但显然竞争力不足。

    又莫名在想她和季白间的事情。

    他们之间……到底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她也不知道!

    这么想着想着,轿车停靠在了医院停车库。

    宋知之带着路小狼去季白间的病房。

    病房内,空空如也。

    宋知之就这么看着。

    路小狼也这么看着。

    所以,季白间走了?!

    宋知之脸色有些难看。

    她转身,转身走向护士前台,“季白间出院了?”

    护士连忙查询电脑上的记录,恭敬道,“是的,上午10点出院的。”

    “嗯。”宋知之应了一声。

    她转身离开。

    那一刻,碰到了严谨。

    严谨看到宋知之,主动招呼。“宋小姐。“

    “严医生。”宋知之此刻心里很抓狂,即使嘴角带笑。

    “你是来看白间?”

    “嗯。”

    “他出院了,上午殷勤给他办的出院手续。”

    “刚知道了。”宋知之依然笑。

    笑着掩饰自己想要掐死季白间的冲动。

    “其实白间的身体状况,按照常人而言,是不适合这么早出院的,但他又不同于常人,所以我就放他回去了。回去的时候有很多医嘱,我都告诉他了,但他这人听进去的很少。”严谨数落着,“其他我就不多说了,我就很严肃的告诉你一件事情。”

    “嗯。”宋知之看着严谨。

    突然这么严肃,是不是……季白间身体有什么不好?!

    刚刚恨不得掐死季白间的冲动,这一刻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季白间伤到腿部,其实除了小腿之外,大腿两侧也有些不同程度的损伤,所以……”严谨似乎停顿了一下。

    那一刻的欲言又止,让宋知之差点崩溃了。

    宋知之眨巴着眼睛,“所以,季白间伤到关键部位了?”

    “……”严谨直愣愣。

    宋知之咬着唇瓣。

    沉默就是默认。

    “是真的?”宋知之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一刻觉得心跳都要跳出来了。

    “也可以这么理解。”严谨点头。

    宋知之那一刻突然有些天崩地裂。

    她都还没有洞房呢?!

    严谨看着她的模样,还特别的安慰道,“你也别太担心,以他的状态,应该3、5个月可以恢复。”

    “可以恢复吗?”宋知之默默的,松了一口大气。

    上辈子都没有好好享受,至少是没有好好的主动享受。

    这辈子她还想好好的,好好的和季白间过上“好日子”!

    “应该可以。”严谨点头。

    “需要我做什么?”宋知之问,很认真的问道。

    “你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刺激他,有时候可能会适得其反。更重要的是,不要试图尝试夫妻之事,会影响恢复。”严谨看上去非常严肃。

    “好。”宋知之忙的点头。

    一看就是信以为真。

    ------题外话------

    下午3点,不见不散哦!

    就是那么爱爱爱爱你们……(* ̄3)( ̄*)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