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权少,宠我我超乖! > 第241章 揭秘季白间的身份(二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 ?    “季白间,你是谁?”房间中,响起宋知之的声音,很清脆。

    她就是想要知道,他是谁?

    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他到底是谁。

    “我是季白间。”季白间说的很清楚。

    宋知之蓦然笑了。

    她看着季白间。

    所以他还是不会告诉她。

    还是不会告诉他,他到底是谁?

    而她居然还做了这么多的心里挣扎,而她居然还一直觉得,她在让季白间做一件很为难的事情,她甚至还想过,季白间如果真的告诉了她,就算他是杀人狂魔她也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他,只要他都告诉她。

    她起身,起身准备离开。

    她觉得他们之间可能是没办法好好聊天的。

    而她也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彼此好聚好散。

    她离开的身体,被他一把抓住。

    宋知之挣扎不开。

    季白间的力度惊人。

    季白间说,“坐下。”

    宋知之不坐。

    “坐下。”季白间声音有些冷。

    宋知之回头愤怒地看着他。

    “坐。”季白间声音温和了些,“以我现在的状态,我追不上你。”

    宋知之还是坐了下来。

    那一刻甚至觉得,季白间很怕她离开。

    所以才会那么紧紧的把她拽着手心里。

    她听到他说,“我确确实实是季家的第一个孩子,我确确实实是季云雷和他前任已逝的妻子生下来的。只不过,我的出生,带上了我前世的记忆。”

    宋知之一怔。

    季白间直言道,“或许可以用你的话来说是重生。你可以重生在你自己身上,而我重生在了别人的身上。而这就是为什么,我从出生开始,我就比别人厉害,我就什么都知道!”

    “你前世?”宋知之有些不敢相信。

    她以为她已经是这个世界的另类了,她从未想过,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一个和她一样的怪物存在。

    季白间说,“我前世,叫叶晟珩。”

    “这个名字……”宋知之好像有所耳闻,猛地想到什么,“叶氏家族?!”

    “对。”季白间说,“叶氏家族,第十代正孙。”

    “传闻智商最高却最无能的那个?”宋知之扬眉。

    季白间脸色有些难看。

    “还短命。”宋知之补刀!

    因为自己在叶氏管辖下工作,自然就对叶氏的族谱有些了解,所以叶晟珩的这个名字她有些熟悉,当时去翻阅叶氏资料的时候,看到叶氏历代的掌舵人,最年轻最帅的那个就是叶晟珩了,不过他担任的时间很短,就只有年时间,记录上写,他病死,具体什么病没有记载出来,反正就是死了,而后代对他的评价也不高,也就没多少人关注!

    她直直的看着季白间,直直的看着他。妙书斋小说网..

    季白间说,“害怕吗?阴魂不散。”

    宋知之摇头。

    怕什么怕。

    她也死过一次。

    她只是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季白间怎么就是叶晟珩。

    那叶泰廷……不就是他的堂弟了?!

    宋知之捋清楚关系后,更加震惊了。

    季白间都老成这样了啊。

    要活着,到现在也都七老八十,也该入土了!

    她突然想到季白间之前老是叫她小朋友,说什么第一次看到她的感觉就是小屁孩一个。

    这么一想,季白间真的是个老头子了!

    “你继续。”宋知之稳定情绪。

    季白间开口,“我死的时候岁,我岁继承叶氏掌舵人之位,在我岁那年我祖父还在即位,他当时出差去他国,第一次去打通炎尚国对外贸易的世界之门,谈成之后,在回国的路上,私人飞机突然爆炸,坠落在了国外,连尸体都不剩。而与此,我父母被叶泰廷的父亲囚禁了起来,我被迫当上了继承人之位。”

    “你就当了一年。”宋知之说。

    “因为一年后我死了。”

    “病死?”

    “不是,他杀。”季白间回答。

    宋知之其实也猜到了,“是叶泰廷。”

    “是叶泰廷一家人。”季白间说,“叶泰廷的父亲和我父亲是亲兄弟,我父亲是老大,他父亲是老二。家里就两兄弟。当年筛选继承人的时候,选定了我的父亲,叶泰廷的父亲表面服从内心却极其不满!他不能接受为什么同样都是一个父母的孩子,他也不觉得他比哥哥差,为什么他不能得到家族的荣誉,他不能成为那个继承者,所以他有了谋反之心。”

    宋知之默默的听着。

    听着他继续说,“钱家你知道吗?”

    “知道,就是现任钱秘书长的家族。这个家族是一直跟随叶氏而成长的,所以在怀疑易温寒身份的时候,我想都没有想想过钱贯书。”宋知之回答。

    “对,钱家就是依附于叶氏家族,他们的存在就是一直保护叶氏家族一直扶持叶氏历久不衰。而当年,叶泰廷的父亲,联合钱家当时的秘书长,先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囚禁了自己的亲兄弟,然后杀了他的亲侄子!”季白间说的云淡风轻,但最终经历了多少残忍多少血腥,他只字不提。

    宋知之有些不忍,她说,“这么看来,叶泰廷一家人是你的仇人。”

    天大的仇人!

    说着的那一刻,整个人突然一阵激灵。

    她说,“你说我们的仇人是一个!”

    所以……

    她发现了什么吗?!

    她本来一直没有往叶泰廷的身上怀疑。妙书斋小说网..

    季白间给予了肯定的回答,“对,想要陷害你家的人就是叶泰廷。”

    “为什么?”宋知之想不明白,“叶泰廷做这个有什么意思,他不是一心只是想要让商管有人接替然后保住叶氏几百年的根基不倒吗?!”

    季白间看着她的模样,笑了笑,“你再想想。”

    宋知之咬牙,就一瞬间,她想到了。

    她说,“易温寒是叶泰廷的儿子!”

    “还不算太笨。”季白间表扬。

    “可是我想不明白,叶泰廷为什么会这么做?”

    “所以,我来告诉你。”季白间声音本来集团很好听。

    这一刻确实尤其的动听。

    季白间开口道,“叶氏家族一向人丁稀薄你应该知道,叶氏这么多年旁系几乎没有,从来都是一根独苗,很难得在我父亲那一辈人有两个兄弟!而叶家也确实很奇怪,历代下来生的都是男孩!无一例外。”

    结果好不容易有了两个小孩,却还搞的家破人亡,血流成河。

    “所以你们叶家真的是一个传奇。不仅生男不生女,还都是高智商人群!”

    季白间点头,“或许是天妒英才,所以到了叶泰廷的时候,他被诊断出先天性不育。彻底的要断了叶家的命脉。”

    大概就是报应。

    “可不是说易温寒是他儿子吗?”宋知之诧异。

    就是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叶泰廷的身体情况,叶泰廷没有子嗣,她才一直没有往叶泰廷的身上怀疑。

    再说,叶泰廷如果有子孙后代为什么要伪装自己没有?!

    这是要达到什么目的?!

    她觉得信息量有些大,她有些接受不过来。

    “现在科技很发达。叶泰廷不是天生不能人道,只是存活率极其低下,很不容易受孕,而从他父亲当上了叶氏掌舵人之后,就一直在给他治疗,直到,开始有了试管的医疗技术。叶泰廷每个月都会培养很多生殖染色体,一直到终于有一天,有一个女人帮他怀上了。”季白间说,“那个女人你应该知道是谁。”

    “聂文芝。”宋知之回答。

    “是。而那个时候,叶泰廷已经了。”季白间说。

    “还真的是老来得子。”宋知之笑。

    “你想想,经历了前面这么几十年没有子嗣没有继承人,突然宣布有了继承人,那些虎视眈眈的人会怎么样?”季白间问。

    “你的意思是,叶泰廷之所以把易温寒藏起来,就是不让人知道他的存在,为的就是保证他的绝对安全。”

    “当然不只是。”季白间说,“叶泰廷岁才有了易温寒,而叶泰廷还能够陪易温寒多少年,他担心的是,在他死后,易温寒还太年轻,不能好好掌控商管机构,会被篡位夺权,所以想在自己去世之前,重新整顿商管机构,把那些不怀好意的人全部扫除,给易温寒一个宽广大道。”

    “叶泰廷会不会太残忍了点,就因为想要给他儿子铺路,让这么多人互相残杀。”宋知之愤怒,“而我父亲首当其冲就是炮灰一个!还不只是让我父亲当靶子,叶泰廷居然还把聂文芝放在我父亲身边,随时都想要我父亲的命!我在怀疑,叶泰廷是不是也在其他首席身边安插了人?!”

    “或许有,但没有对你父亲这么上心!”

    “为什么?”宋知之问,“为什么我父亲会被特别对待!”

    “这就是为什么,我暂时不想给你说我身份的原因。我不知道叶泰廷是不是知道你父亲事情,是不是你父亲有些暗地势力对他产生着威胁,所以才会这么一直防备着你们!加之,如果你父亲对商管需求的欲望很强烈,那我们之间,很难和睦。”季白间直白。

    宋知之沉默。

    季白间担心的很对。

    既然季白间才是叶氏真正的掌舵人,他拿回自己的东西理所当然,而他父亲如果强势要抢,那么他们就会成为敌对。

    可是。

    她说,“你会相信我吗?”

    “嗯?”

    “我们家不会抢别人的东西。”宋知之很肯定。

    季白间笑,“我相信你。”

    所以告诉你了。

    没发现吗?

    宋知之心口波动。

    为什么季白间可以这么相信她。

    而她却一直在怀疑他。

    她说不出话。

    季白间也没有为难她,他说,“从出生开始,我就知道我和别人不一样。我带着我前世所有的记忆,所以我很清楚我的出生是要做什么。而当年,我们一家惨遭杀害死,除了钱家的鼎力支持,还有一个暗杀组织在帮忙。”

    “死尸?”

    “应该是,我调查了这么多年依然没有调查出来那个随时都要听从叶泰廷指挥的组织头目到底是谁,因为每次和他们过招,要么逃走要么死,唯一还剩下一个被发现活命的……”

    “谁?”宋知之问。

    “聂文芝。”

    “她也是?”宋知之差异。

    “是。”季白间肯定,“她应该知道很多。”

    “但她现在什么都说不出来。”宋知之可惜。

    季白间抿唇,他继续说道,“因为很清楚我需要对付的人太强大,所以在我长大的这期间,我学了很多东西。除了学习现在和当时不一样的知识文化,还需要学习格斗,拳击,枪战,顺便还要学习一些医术,计算机,商贸等等。”

    “对你而言难吗?”宋知之问。

    “不难。”季白间回答,“刚好带着智商投胎了。”

    宋知之无语。

    这货就是在显摆吧。

    “理论上的东西对我而言都不难,即使在我那个年代从未接触过电脑,我的学习进度却可以比别人快十倍,所以能够在一定多年掌握一般人如果才能够掌握的东西。唯一对我有些难的就是体能。”

    “可是你很厉害啊。”宋知之说。

    “因为我花了我人生一半的时间都在做这种事情,我上一世死得……”季白间停顿了一下,“有点惨。”

    宋知之其实很好奇到底有多惨?

    但一想到自己亲人都被杀,那种滋味她再清楚不过。而她运气比他好,她重生在了他家人都还在的时候,而他一觉醒来,过了几十年了,他的仇人正在享受着他们家的一切,过得顺风顺水。

    “想知道吗?”季白间问。

    “你会告诉我?”宋知之惊讶。

    “不会。不太光彩的事情,说出来一会让我很没面子。”季白间直白。

    这特么算什么不光彩的事儿!

    被人陷害防不胜防有什么丢人的。

    这货的面子观挺大的啊!

    “还有想问的吗?”季白间说。

    太多事情,该交代的就都交代了。

    “有。”宋知之点头。

    季白间开口,“你说。”

    “当年你即位的那一年听说昏庸无度,喜好女色?”

    民间传言。

    他后宫佳丽三千,享年岁。

    “你信吗?”季白间问。

    宋知之有些不适以为,“谁知道?”

    “当初我祖父去世,我父母消失,唯一剩下我是继承人故意不杀我让我上位,目的就在于好让我的昏庸来铺垫叶泰廷父亲的完美的接替。”

    “好处很多。第一,对外洗脱他们的罪名。叶氏掌舵人死了,其继承人突然失踪不见,只能由继承人的继承人上位,叶泰廷父亲让我坐上了,他没有谋反之心。第二,我上位了之后,无所作为,还沉迷女色,这样的情况下他依然辅助我,在外界一片声讨中还是大力支持我,再次表明他没有谋反之心。第三,奈何我英年早逝,民众大快人心,极力拥护叶泰廷的父亲上位。民众也看到了,他不想坐上掌舵人之位,可惜继承人去世,叶氏不能一日无主,所以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当上了叶氏掌舵人。所有一切都是顺应民意而已,他真的没想过要掌舵人之权位。”季白间说得云淡风轻。

    就好像,在平铺直叙一个电影故事。

    他眉头一抬,“夫人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吗?”

    “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沉迷女色?”宋知之问,显得很执着。

    “夫人的意思是,为夫有没有和其他女人有染?”季白间一字一顿。

    “对,就是有没有后宫佳丽三千!”宋知之冒火!

    要她说得多明白?!劳资就是在乎你到底是不是干净的!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