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 > 第99章 江大壮上进吧!(一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要是唐立仁拿其他人跟唐立仁比,唐栓还有话说,但是唐立仁举出的是唐瑾睿。

    唐立义比唐瑾睿多读了几年书,可是唐立义考的还没有唐瑾睿好,唐瑾睿考了头名案首,唐立义直接考了个吊尾巴,这差距真不是一丁点的大。

    “瑾睿还不是一个劲儿地闷头苦读,他抽空还会抄抄书赚点钱,平时笔墨纸砚啥的,也不一定要买最好的。瑾睿咋说来着,他知道我挣钱不容易,说,能省一点是一点。老四说过这样的话吗?他只嫌弃你们给他的不够多,不够好吧。”

    别说唐立仁在唐大柱和唐瑾睿两个之间更偏疼的是唐瑾睿,实在是唐瑾睿值得人心疼啊!懂事听话贴心还争气,唐大柱真的就是一个闷葫芦,没娶马氏前,不懂表现,娶了马氏后,更是被马氏攥得牢牢的,想他们拿点东西孝敬,真是做梦来得快点。

    唐栓被唐立仁堵得无话可说,气急败坏道,“你现在是要跟我算这账了!”

    唐立仁懒懒开口,“没兴趣。那钱是我孝敬给你们二老的,你们爱咋用就咋用,你们不舍得将钱花在自己身上,全都用在老四身上,这是你们的选择,我这个当儿子的没话说。要说心里想啥,那就是心寒,同样是你们的儿子,为啥就能那么偏心呢?”

    “反正你爹和我不同意分家!你就别想了!”老张氏咬着牙恨恨道。

    咋能分家呢!这分了家,以后咋供老四读书?老四可是要考状元,当大官的!

    唐立仁直接放出他最后一句话,“分家后,我每年给你们二老十五两银子的孝敬,逢年过节,也会准备礼物。这个待遇是基于你们二老主动愿意分家。如果最后是我使了手段,让这家分了,那么抱歉,每年十五两银子的孝敬改成五两银子,逢年过节的礼物,顶多也就提块肉,别的免谈。”

    老张氏气得捂着月匈口,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恶狠狠瞪着唐立仁,那眼神不像是看儿子,完全是在看仇人,“你——你——你——你可真是好啊!我咋就生了你这么个儿子!你以为你说分家就分家,我倒是要看看,你爹和我不同意,这家咋可能分!”

    唐立仁嗤笑一声,“爹,娘如果不相信,大可以试试看,我不介意的。我就等爹,娘三天。如果三天内,我没有得到你们的回复,我就当你们是拒绝了,那就别怪我做些啥了。”

    唐栓痛心疾首地望着唐立仁,完完全全就是一个被儿子伤透了心的老父形象,“老三,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你就这么对我和你娘,你真是太伤我们的心了!”

    唐立仁有些惊奇地看着唐栓,以前他一直当老张氏会演,原来他这亲爹也没差到哪儿去,同样是个会演的。

    “那你们呢?这么多年,你们偏心着老四,就不伤我的心?反正我的心也早就被你们伤透了。”

    这当然是假话,唐立仁要说难受,肯定是有一点的,难受过后就没啥了,他有娘子,有儿子,对爹,娘的疼爱也就那样吧,有最好,没有也拉倒。

    唐栓一噎,咬咬牙,伸出三根手指,“每年的孝敬银子太少,得三十两才行!”

    刚才还是伤心欲绝的老父,现在就开始跟他谈起银子了,唐立仁真的一点也不伤心,思绪发散了一下,他那么精明会算账,恐怕还是像了他这亲爹。

    “不可能,只有十五两银子。”眼见唐栓还要开口,唐立仁又道,“爹,你最好赶紧想清楚啊,要是你再讨价还价,别十五两了,我马上给你降到十两,五两。反正村里分家后,每年给老人的赡养也就三四两银子,我给五两,也没人会戳我的脊梁骨骂我不孝顺。”

    唐栓恨恨道,“你可真是我的好儿子!难道父子情,母子情是用银子能衡量的?你想过我和你娘会有多难受不?”

    难受?看不出来,唐立仁只看出他们因为银子少,不能再大手大脚地供唐立义而难受。

    “不是爹,娘你们先用银子来衡量所谓的亲情?我只是跟你们学罢了。好了,就三天。天也晚了,爹,娘你们就早点休息吧。”

    唐立仁说完,起身,慢悠悠地打开房门出去,又随手将门关上,迎着月光大步离开。

    唐立仁一离开,老张氏就拍着大腿打算哭,“我咋生了这么个儿子啊!老天爷啊,你张开眼睛看看啊,我没法厚了!没法活了!”

    唐栓正因为唐立仁的狠心绝情而难受,耳边又响着老张氏那堪比噪音的哭嚎,更是一个脑袋两个大,“刚才老三还在,你咋不冲着老三哭,现在人都走了,你哭啥哭!哭顶个屁用!”

    被骂了的老张氏缩着脑袋,现在的唐栓因为发怒,老树皮似的老脸狰狞一片,还真是有些吓人,“老头子,那你说该咋办?老三完全就是油盐不进啊!难道真要分家?”

    唐栓一张枯树皮似的老脸上青白交加,最后狠心一咬牙,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分!”

    老张氏不可置信道,“老头子你疯了,你真打算分家?这家咋能分啊!这要是分了家,老四和玉儿以后该咋办啊!”

    “老三说要分家就只能分家。老三的手段,这些年你还没尝试够?现在主动同意分家,每年还能有个十五两银子的孝敬,要是不同意,老三真的发了火,就只有五两银子了!”

    在做决断时,男人的确是比女人更加果断,只是短短的功夫,唐栓就做好了决定。

    老张氏至今仍然不敢相信,这家竟然就要这么分了?简直跟做梦似的,她直到现在都觉得不踏实,好像踩在云端上,整个人都落不到实处。

    唐栓比老张氏清醒的多,很快就想到实际问题,“要分家了,你打算跟哪房住?”

    一般而言,分家后,老人都是跟着长房住,不过唐栓既然这么说了,那肯定不是存着跟唐立忠一家住的心。

    老张氏回过神,“我肯定是跟老四住。”

    唐栓点点头,他就知道他这老妻是跟他想到一块儿了。

    老大的确是长子,但是性格老实巴交,八棍子打不出个屁来,再加上老大家的没儿子,眼看着是要绝户。唐栓实在是看不上老大,所以真没想过跟老大住。

    老二爱算计,也不是个有大出息的,直接略过。

    老三——

    唐栓老眼一闪,他不能不承认老三的确是个有出息的,能挣钱,养的瑾睿眼看着会读书,将来的前程怕是不会差。

    不过咋说呢,老三太厉害了,唐栓大多时候都挺怵老三的,要是跟老三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唐栓担心自己受不住。更别提三房不止一个老三,还有一个顾明卿,那也是个厉害的。顾明卿的手里还有老四的罪证,万一要是住在一起,顾明卿一个不高兴下就拿出罪证毁了老四咋办?

    跟三房住的念头只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唐栓就放弃了,一起住不舒服,心里也难受。况且唐栓心里也有些心虚,他对老三一家是没啥好的,要是跟着一起住,老三他们未必会好生孝敬他,何必呢。

    那就只有老四了。老四可是唐栓真心疼爱的儿子,更是寄予了厚望的儿子。唐栓就等着老四这个儿子出人头地,考中进士当官,改换唐家门庭。

    “好,我跟你想到一块儿去了,我也是打算跟老四一起。”

    老张氏心里还是难受,“这家咋就分了呢?咋就分了呢?”

    老张氏忽地咋咋呼呼,狠狠拍了下唐栓,疼得唐栓龇牙咧嘴,不等唐栓开口骂,老张氏的声音就响起来了,“老头子,你说唐晶晶那臭丫头是不是个丧门星?从她醒来后,你说说都闹出多少事了?把我气病,如今老三又来说分家。这一桩桩一件件的,跟唐晶晶都脱不了关系!唐晶晶压根儿就是个丧门星啊!”

    老张氏说到最后下了结论。

    唐栓心里也开始嘀咕,别提,听着老张氏的话是有些道理,他以前看不上唐招娣,但是更看不上现在的唐晶晶!

    唐栓在心里琢磨了一下,也没琢磨出什么,随意摆摆手,“好了,别想那么多了,赶紧睡吧。眼看着要分家了,以后那丫头咋样也跟你没关系了。”

    老张氏问道,“明儿个就跟老三提分家?”

    唐栓冷哼一声,“那么急干啥,让老三等着,后天再说也不晚。睡了。”

    第二日,周氏要去跟相熟的人家说话做做绣活,顾明卿今儿个没什么事,她想着她还没跟周氏去过,所以主动提出陪周氏去。

    周氏倒是很高兴,顾明卿挽着周氏的手一起走,远远望去,不知道的怕是会当这是一对亲密的母女,不过这对跟母女也没什么两样的。

    周氏跟顾明卿透了一句,唐家快要分家了。

    顾明卿美眸一闪,她那公公的动作倒是真快啊。不过分家好啊,起码能离唐晶晶那穿越女远一点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顾明卿和周氏正到门口,从外传出一阵敲门声,唐晶晶正好也带着唐来娣要出门,迎面和周氏,顾明卿撞上。

    唐晶晶笑容甜美地跟顾明卿和周氏打招呼,然后主动去开门。

    门口立着的正是原来唐招娣的未婚夫江大壮,此刻他右手正提着一只死透了的山鸡。

    唐晶晶这段日子也接收了原主的记忆,知道眼前的是原主的未婚夫,于是带着挑剔的眼神打量眼前的江大壮,长得普普通通,也没有多么英俊,唯一能稍微看得上眼的,也就只有他因经常打猎而锻炼的不错的身材。

    江大壮看到周氏,喊了声人。

    顾明卿和周氏都没有打算留下来听他们说话的意思,没想到唐晶晶主动开口,“三婶,二嫂,你们还是留一下吧。正所谓男女授受不亲,要是只有我和江大壮,到时候别人说闲话,那该怎么办。”

    唐晶晶这话一出,周氏一时间还真不好主动走了,不过——

    “男女授受不亲?晶晶这话你是从哪儿学来的?”

    唐晶晶随意回答,“我就是听人那么一说。我自己也忘了。”

    周氏的面色愈发古怪了,在乡下可很少讲究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更别提江大壮和唐晶晶定有婚约,私下里见见面说说话,谁能说些什么?

    以前也没见唐招娣那么注意,现在的唐晶晶着实是有些古怪。

    江大壮更是被唐晶晶无情的话给伤到了,眼里一片受伤,抿着干裂的嘴唇,喃喃道,“招娣你咋——”

    “停,别喊我招娣。我最讨厌这名字!”唐晶晶不悦地打断江大壮的话,郑重道,“别再喊我招娣,喊我晶晶!三日晶的晶。”

    这咋又改了名字?江大壮更是一头雾水,不过他还是改了口,“晶晶,我才听说你受伤了。所以赶忙去山里打了一只山鸡给你送过来补补身子。”

    唐晶晶有些嫌弃那血粼粼的山鸡,不过她也没拒绝,而是让唐来娣去拿。

    唐来娣高兴地从江大壮手里拿过山鸡。

    唐晶晶看着唐来娣手中那只不是很肥的山鸡,嘴角一撇,“这山鸡瞧着也没多少肉。不过就我们大房的人吃应该够了。我可不会把肉再给奶和姑他们这些白眼狼吃,结果留给大房的就一块肉。”

    顾明卿无语地看了眼唐晶晶,她可真是什么都敢往外说,唐招娣恨不得瞒得死死的事,她就这么轻松地说出来了。

    唐来娣也意识到唐晶晶说了不该说的,当她想阻止的时候已经晚了。

    江大壮一开始见唐晶晶嫌肉少,还有些羞愧,但是在听到后面的话,整个人都有些不好,是他想的那样吗?

    “招——不是,晶晶你说啥?啥叫留给你们大房的肉就只有一块?是我以前给你送的肉,你只能吃一块?可我那时候问你,你不是说你吃的挺多?”

    唐晶晶有些懊恼,跟江大壮说这些干啥,原主唐招娣为了大房的日子过好一点,每次都把江大壮送来的肉贡献出去,她自己就只能吃一块。但是江大壮问原主唐招娣,她都会支支吾吾说吃了很多,肉很好吃。

    唐晶晶先是骂了原主唐招娣,又开始骂江大壮,你是傻子啊,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唐晶晶抬眼朝江大壮的脸看去,只见江大壮的眼里是浓浓的伤心,还流露出点点的怨怪。

    唐晶晶原本还有些心虚,但是在看到江大壮竟然敢怪她,她就立马不心虚了!

    唐晶晶觉得她真是傻了,她有什么好心虚的,之前收江大壮肉的是原主唐招娣,骗江大壮说她吃了很多肉的也是原主唐招娣,跟她有什么关系?

    原主唐招娣固然有错,江大壮的错也不少!

    “你那么看着我做什么?是在责怪我?你有资格责怪我?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就不会动动脑子想想。你不知道大房在唐家的地位啊。就我奶那样的人,你说大房有点什么好东西,她不会抢走?这么简单的道理,你怎么就想不到!”

    顾明卿嘴角一抽,被唐晶晶这么一说,所有的错都是江大壮和老张氏的,她唐晶晶什么错也没有。

    周氏听着唐晶晶的话,觉得还有些道理,但是仔细想想又觉得怪怪的。再一想,唐晶晶这不就是无理三分闹,这种事老张氏是最喜欢做的了。

    江大壮不擅口舌争辩,被唐晶晶说得面红耳赤,“我——我——我——”了大半天。

    唐晶晶见江大壮这样,不禁更加讨厌江大壮,说话间也带出了几分厌恶,“一个男人就该月匈襟广阔,心怀太天下才是。老是盯着几块肉做什么?没出息!”

    江大壮震惊了,震惊过后就是浓浓的伤心了,他从唐晶晶的嘴里听到了什么?

    这回就连周氏也听不下去了,忍不住说了一句公道话,“晶晶你的话未免太过分了。什么叫老是盯着几块肉,什么叫没出息?你不知道江家是什么情况?大壮送给你的肉全是他们从牙缝里省出出来的。你江大娘身子不好,常年卧床养病。你小壮弟弟还要读书。

    这些肉对江家来说弥足珍贵!你以前为了大房在家里的日子好过一点,瞒着大壮说你每次都吃了不少他送来的肉,这也就算了。可你如今的话是不是太过分了,你这是在糟践大壮的心意。”

    江大壮对着周氏感激道,“谢谢婶儿。”

    唐晶晶被教训了,心情有些不好,如果是唐家其他人,她早就顶过去了,但是开口的是周氏,她认为的好人,所以她忍了,“三婶,我是一时激动,所以才说错话的。”

    唐晶晶转而对江大壮道,“大壮,对不起,我没什么恶意的。”

    江大壮几乎要认不出他的未婚妻了,明明她的未婚妻是那样的羞涩胆小,总是用崇拜爱慕的眼光看着她,还会甜甜地喊他“大壮哥”,为什么现在的她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

    江大壮觉得他遭受到重大的打击,一时间有些回过神。

    好一会儿,江大壮才闷闷开口,“没事,我没放在心上。”

    唐晶晶对江大壮的感官更不好了,这么点小事,还要想那么久,原谅还原谅地心不甘情不愿,这男人真是够小气的。

    “大壮,你是男人,眼界不能太小。作为一个男人,你该想想如何立业,你这去山里打猎,你说说能挣几个钱?你说说你能把一个家撑起来?”

    任凭哪个男人都不会喜欢被女人接二连三地质疑,特别是唐晶晶只差没指着江大壮的鼻子来一句,你是个没用的男人了!

    老实的江大壮也忍不住发火了,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厚实的嘴唇紧紧抿着,眼里也燃烧着一簇簇愤怒的火苗。

    周氏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唐晶晶是不是疯了!?周氏真不想继续待下去了,拉着顾明卿就要走,谁知道又被唐晶晶接下来的话给震到了。

    “所以你该去从军!”

    周氏要抬的脚步倏地放下,看向唐晶晶的眼神就跟打量什么稀奇物种似的。顾明卿也有惊讶,不过须臾就恢复了平静,看来唐晶晶是不甘心于平淡生活,她渴望的是人上人的地位啊!

    唐晶晶不觉得她的话有多么的惊世骇俗,有多么的让人难以接受,她自顾自地说着,“大壮你听我的,没错,从军才是你最好的出路。你说说你不识字,没法子考科举做官,也就只有一把子上山打猎的力气,你不从军,你以后能有什么出息?

    从军好啊,上阵杀敌,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当一名人人敬重的大将军,这才是你该走的路!“

    唐晶晶越说眼睛越亮,在场的人也越来越无语。

    周氏真的有种想将唐晶晶的脑袋掰开,看看里面到底都装了什么的冲动。唐晶晶居然想让江大壮去从军?她怕是真的疯了吧!

    要知道每到服兵役时,各家各户都忙着凑银子,想要以银抵消,免得送家里的男人去战场送死!唐晶晶倒是好,张嘴就叫江大壮主动从军,这要是能从出个名堂,倒是真能当个将军,但是那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在军中,一个新人没背景没银钱,你凭什么往上爬?倒是可以凭杀敌的数目,立军功,慢慢往上爬,但那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去挣前程!要不是走投无路了,谁会乐意走这条路!

    更别提江大壮不是自己一个人,他还有老娘和弟弟要照顾呢,可以说江大壮就是江家的顶梁柱!江大壮能被唐晶晶几句话说的不顾家人,跑去从军?这怎么可能!

    江大壮气得连跟唐晶晶说话的心都没有了,重重喘着气,最后憋出一句,“我走了。”

    说完,不等唐晶晶回应,转身就离开。

    唐晶晶见江大壮不应承,心里对他是愈发不喜,深感原主唐招娣这个未婚夫真的是很不行啊。

    唐晶晶在心里感慨完后,又跟周氏说,“三婶,你说他怎么就不能体谅我的一片心呢。”

    周氏顿时无语,她真不想看这侄女越走越偏,但她到底只是隔房的婶子不好多说什么,再加上她也算是看出来了,唐晶晶不是听人劝的性子。

    周氏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吐出,苦口婆心地说了一句,“晶晶啊,你回去问问你娘,如果她有一个儿子会让他去参军不。”

    ------题外话------

    谢谢亲们投的票票,送的花花(づ ̄ 3 ̄)づ

    月末了,可以求票票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