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人魔之路 > 第517章 碾压之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北河话音落下后,季无涯双手就拍在了棺椁的两侧,接着身形从中一跃而起,落下后双脚踏在地上,发出了“咚”的一声,就连整个石室都轻颤了一下。

    由此可见,这具金甲炼尸的的重量,已经达到了让人惊骇的地步。

    看着面前的这具金甲炼尸,尤其是正对其毫无情感波动的眼眸,人形怪物有一种淡淡的危险感觉。

    尽管还没有交手过,但他几乎可以肯定,这具炼尸能够对他构成极大的威胁。

    “嗷!”

    就在他如此想到时,季无涯口中传来了一声低吼,接着身形化作了一道金色的残影,向着前方的人形怪物横冲而去。

    感受到季无涯身上散发出来的势不可挡之势,人形怪物心中一沉。

    但是此人同样没有任何的迟疑,将手中的鬼头大刀紧握,横劈竖斩迎了上来。

    二人靠近后,季无涯举起了金色的拳头,双臂抖动一拳拳轰出,准确无误的砸在了人形怪物劈斩而出的刀芒上。

    一时间锵锵之声不绝于耳,一颗颗火星从刀芒跟季无涯碰撞的拳头上迸发。

    但双方仅仅是一个照面的交手,人形怪物就从面前身形比他矮了一大截的季无涯身上,感受到了一种让他都为之色变的恐怖力量。

    只见在季无涯狂风骤雨般的攻势之下,人形怪物节节败退。

    仅仅是片刻间,此人的后背就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到了此时更是退无可退。

    人形怪物承受的压力暴涨,而且他双臂发麻,有一种难以抵挡的感觉,体内魔元的更是处于一种疯狂消耗的状态,形势岌岌可危。

    在他面前的这具金甲炼尸,实力竟然如此恐怖。

    就在人形怪物越发感到不支时,只见他喉咙鼓动了一下。

    “刺啦!”

    从他口中,纤细无比的血毒刺迸射而出,一闪即逝刺在了季无涯眉心位置。

    “叮!”

    只听一道脆响传来。

    遭此一击,季无涯头颅震了震,然而在他的眉心位置,却连丝毫痕迹都没有留下。反观人形怪物祭出的血毒刺,顿时崩散开来,消散在了空气中。

    “这不可能!”

    人形怪物一声惊呼,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嗷!”

    回应他的是季无涯的一声嘶吼。

    其双臂交替,一道道金色的拳影,铺天盖地对着人形怪物罩来。

    他曾经可是一位武王境界的古武修士,古武修士修炼的便是肉身,因此单纯肉身的强度,季无涯比起面前的人形怪物,可要高出一大个级别,对方如何能够伤及他。

    “锵!”

    某一刻,随着季无涯一拳砸出,人形怪物手中的鬼头大刀顿时一滑,胸前露出了大片的间隙。

    “砰砰砰……”

    下一刻,就听一道道拳拳到肉的闷响传来。

    当季无涯的拳头落在人形怪物的身上,此獠身躯表面被轰出了一个个大坑。

    一时间咔嚓咔嚓的骨裂声响,接连不断传来。

    “哇!”

    人形怪物当即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千钧一发之际,此人身躯强行一扭,便从季无涯的攻击中挣脱了出来。

    “噗噗噗……”

    只见季无涯的拳影,尽数落在了人形怪物身后的墙壁上,对于北河来说要毁掉都极为吃力的墙壁,面对季无涯的攻势,脆弱得就像豆腐,其上留下了一个个深深的壁洞。

    避开季无涯凶猛的攻势后,人形怪物立刻向着石门之外夺命而逃。

    仅仅是一个照面的交手,他就领教到了这具炼尸的恐怖,因此毫不犹豫的退走。

    此时的他,已经受了严重的伤势,实力为之大受影响。

    “现在想走,晚了。”

    在看到此人的举动,北河一声轻笑。

    只见他大手一挥,一道黑芒就从他的袖口中一闪即逝。

    下一刻,人形怪物向前奔行之势猛然一顿,竟然是他的脚踝位置,被一只黑色铁环给死死禁锢。

    而这只黑色铁环人形怪物并不陌生,正是他的那件法器。

    “唰!”

    趁此机会,季无涯辗转对着此人追杀了过去,转瞬就到了其身后,一时间铺天盖地的拳影,继续对着此人浑身上下罩去。

    人形怪物张口祭出了一张散发出惊人波动的血色符箓,此物方一被他祭出,便立刻爆开,形成了一层血色的光幕将他给罩住。

    “砰砰砰……”

    下一刻就听阵阵闷响传来。

    当季无涯的拳头轰在那层看似薄弱的血色光幕上,后者血光明灭不定的闪烁了起来,却并未泯灭。

    只是看架势,人形怪物祭出的这张血色符箓,也只能暂时抵挡季无涯而已,绝对不可能长久。

    不过这点时间对季无涯来说够了,绝对能够将脚踝上的法器给收回,并立刻跑路。

    “嗯?”

    但是下一息,他就心中一跳,因为他跟脚踝上的这件法器,竟然没有丝毫的心神联系。

    不止如此,在被此物给禁锢的刹那,他体内的魔元就变得迟滞和难以调动起来。

    “该死!”

    人形怪物一声暗骂,他已经猜到,必然是北河已经将他的这件法器给神不知鬼不觉的炼化了。

    但让他奇怪的是,明明他跟那件法器的心神感应还在,不知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

    虽然如此想到,人形怪物的动作却是不满,此人体内魔元滚滚爆发,尽数向着脚踝的位置涌去,而后就见此人脚踝位置血光大涨,五子禁灵环顿时有着被撑开的之势。

    “波!”

    可一切似乎都晚了,此刻只听一声轻响传来,罩住人形怪物的那层血色光幕,在季无涯连绵不绝的攻势之下,终于破碎而开。

    仅此一瞬,人形怪物脸色大变。

    此时的他可谓内忧外患,不禁体内魔元越发迟滞,季无涯这具金甲炼尸更是杀到了近在咫尺的地方。

    “莫非你还不出手吗!”

    人形怪物惊惧之余,口中一声爆喝。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季无涯发动凶猛攻击。

    面对雨点般袭来的拳头,人形怪物只能将手中的鬼头大刀挥舞起来,交织成了一张刀芒形成的黑色大网。

    当季无涯狂风骤雨般的拳头,落在刀芒交织而成的大网上,后者只是微微一顿,便崩溃开来。

    “哐啷……”

    随之此人手中的鬼头大刀,斜斜飞了出去,砸在了北河身后的墙壁上。

    “砰砰砰……”

    接踵而至的,就是季无涯拳拳到肉落在了人形怪物的身上。

    这一次,人形怪物的身躯就像是破布袋一样,季无涯的轰击之下扭曲变形,体内的脏腑还有骨骼,尽数碎裂。

    “轰!”

    在北河的注视之下,突然间人形怪物的巨大的肉身轰然炸开。残肢断臂,鲜血碎肉席卷而开,距离最近的季无涯,当即被喷溅得全身都是。

    虽然北河在关键时刻激发了一层罡气护体,但是他所在整个地底石室的墙壁还有地面上,都被侵染的血腥一片。

    “嗖!”

    一只巴掌大小的黑色元婴,脸上带着浓郁的惊慌失措,向着石门之外激射而去。而这只元婴,赫然是那中年男子的模样。

    北河还没有来得及动作,季无涯的身形已经瞬移般出现在了中年男子的元婴身后,接着一拳轰出。

    “嘭!”

    下一刻,中年男子的元婴连惨叫都没有发出,便爆开成了一小片粘稠的血雾。

    做完这一切后,季无涯矗立在原地,其神色古井无波,胸膛也只是微微起伏。仿佛斩杀了一个元婴期的魔修,对他来说并没有费什么力气。

    北河只是短暂的一愣,便回过神来。

    此刻他看向矗立在前方,浑身上下宛如被鲜血侵染的季无涯,眼中浮现了浓郁的惊奇。

    这具武王境界的古武修士炼制而成的炼尸,果然没有让他失望,其实力绝对能够硬撼元婴中期修士了。

    而且最主要的是,这具炼尸的肉身很难毁坏,因此便可以仗着金刚不坏之身,纠缠元婴后期修士都不在话下。

    “嘿嘿嘿……”

    北河咧嘴一笑,接着便撤下了罡气。随之他便闻到了眼前的石室当中,充斥着一股浓郁到极致的血腥味,让人闻之有一种作呕的感觉。

    若是他所料不错的话,刚才那中年男子除了修炼了魔功之外,应该还懂得一些血道术法。换句话说,那就是此人修炼的魔功,并不如他这般纯粹。

    就在这时,北河的目光扫向了中年男子自爆后,掉在了远处墙角位置一只沾满了鲜血的储物袋,一声轻笑道:“这位器灵道友,你我二人又见面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