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宋世妙医 > 第563章 月夜围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杨仙茅闷声闷气说:“我居无定所,不会在一个地方长住下去,所以,过不了多久,我就要离开渝州,又何必给你添麻烦。”

    夏银花似乎已经知道了杨仙茅的答案,上前一步,几乎贴在他怀里,仰着脸说:“我没说要把你一辈子留着,我只觉得你人好,想跟你好一场,这样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杨仙茅瞧着她说道:“你不知道我惹下的麻烦。马掌柜要对付我,如果你跟我好,你会成为他的目标。你的茶肆也别指望好好的开下去,甚至你跟你婆婆的生命都有危险。他这个人是不择手段的。”

    夏银花呆了一呆,声音有些苦涩,说道:“你在吓唬我。”

    “我告诉你吧,刘五爷派人护送我从徐家村回来,他们盯着马掌柜,知道他派人想暗中算计我,所以才一直送我到江边码头,本来想邀请我去他们家的,我拒绝了,我不想受约束。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大不了我一走了之。如果你跟我好,我走了就害了你,他们就会迁怒于你,甚至用你来对付我。我一方面不想连累你,另一方面也不想因此受到制约和牵制,你明白吗?”

    夏银花摇摇头,更坚定地望着他说:“我不明白,我最想知道的是,你是不是喜欢我?是不是在乎我?你要喜欢我,在乎我,我什么都不怕!”

    杨仙茅心里暗叹,我要是不在乎你的话,当初就不会甘冒奇险从马强的手中救了你,也不会上门找奎里正的晦气,只需要用钱来回报你当初对我的好就行了。算来算去,其实自己心中对这漂亮的小寡妇多少还是动了感情的。

    但是冷静想想,他不能如此优柔寡断,便斟字酌句的说道:“你那么年轻漂亮,又帮过我,要说我不喜欢你,那是瞎话,但是我不能……”

    他刚说到这,夏银花已经一下子双手搂住了他的脖颈,踮着脚,深深的吻住了他的双唇。

    杨仙茅呆在了当场,没有任何动作,没有抗拒,也没有迎合,任凭她肆意的亲吻着自己。

    好半晌,夏银花这才将红唇慢慢离开了他,眼睛闪亮着望着他说:“不要往下说了,我知道的,有你这句话,我就心满意足了。我知道你是有本事的人,我恐怕也拴不住你的心,但是,只要你心里有我,我就比什么都开心。好了,你走吧。”

    说罢,夏银花后退两步,眼睛红红的,背着手望着他。

    杨仙茅默默地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到屋角,将自己的箱子挎在肩上,头也不回走出了房门。

    他听到了后面关门上闩的声音,没有回头,他担心自己回头,就再也没有力气走开,夏银花的火热热情,是让他难以抗拒的。

    他沿着青石板路静静的往前走,他能听到远处不时传来狗叫,一些屋檐下还有人说话。

    再往前,走出两条街,就是他住的客栈。

    这时,他站住了。因为他看见了前面有两个人,一左一右堵住了他的路,同时后面也有脚步声出来,他们站在大街中心,呈品字形将他围在当中,而他的左右没有小巷,对方选择的路段非常好,让他无处可逃。

    杨仙茅并不想逃走,他就这么静静的站着,瞧着前面两个人。这两个人一个身材极其魁梧,手里拿的是一根沉重的熟铜棍;另一个则很瘦小,手里拿的是一把单刀。

    他眼角往后瞥,后面却是一个女人,手里拿着一柄长剑,在月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那拿单刀的小个子上前两步,压低声音说道:“姓杨的小郎中,我们无冤无仇,不过有人花钱买你的命。所以得罪了。”

    说罢,三人同时出手,朝着杨仙茅飞掠而来。

    使单刀的小个子横着一刀砍向杨仙茅的腰间,而那使熟铜棍的魁梧大汉棍子带着强大的劲风朝着杨仙茅当头劈了下来,身后的女子也几乎同时赶到,手中长剑刺向了杨仙茅的后心。

    杨仙茅根本没有任何闪避,身后的长剑铛的一声刺入了他的后心,剑尖扎进了他的肌肤,但是也只进入寸许,就好像刺到了一面坚韧的藤盾,长剑顿时晃动起来,却再也无法往前推进半点。

    熟铜棍带着劲风重重砸在了杨仙茅的头顶。杨仙茅整个身子晃了一下,他额头上鲜血向两边飞溅。

    矮个子横扫的一刀也狠狠砍在了杨仙茅的腰间,咔的一下竟然嵌入寸许,随后就再也砍不进去。巨大的力道让杨仙茅身子横着跨了半步。

    三个人都惊呆了,他们惊诧的不仅是杨仙茅没有任何闪避,更惊诧的是杨仙茅居然用血肉之躯抵挡他们的致命的攻击。当然,最让他们惊讶的,是他们的攻击似乎只伤到了杨仙茅的肌肤,而没有伤到内脏。

    在他们惊愕的瞬间,杨仙茅出手了。他左手抓住了横砍过来的单刀的刀刃,右手使出秋风斩,毫不留情劈在对方的肩部,就听咔的一声,矮个子肩部传来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与此同时,在那熟铜棍击中他头部的瞬间,借着对方惊愕失神的空档,杨仙茅的左腿已经斜斜的一脚,踢中了那魁梧大汉跨出的右脚的迎面骨,同样传来了咔嚓一下骨裂的声音。

    这两个人都发出了一声惨叫,而后面的女子眼见自己长剑居然无法刺入对方后心,反应极快地迅速飘身后退。

    杨仙茅左手指一弹,一枚细如牛毛的梅花针划过夜空,无声无息准确的射入了她的环跳穴,这女子顿时摔倒在地。手中长剑当的一下,脱手落在了青石板地上。

    这三人自以为论武功绝对跟杨仙茅相差无几,三人合力应该能击杀杨仙茅的,想不到一招之间居然被杨仙茅重伤两个,制服一个。其中原因主要是杨仙茅的反击手段太令人匪夷所思,他没有跟他们游动,而是硬接他们的攻击,然后同时出手还击,因此拼了个两败俱伤,只不过杨仙茅的伤,似乎只在表层,而他们都骨裂了。

    杨仙茅缓缓将镶嵌在自己腰间的那柄单刀拔了出来扔在地上,冷冷的声音说道:“我之所以没有杀你们,是因为你们还算光明正大,没有暗中偷袭,所以我只伤了你们而已,你们走吧。”

    使单刀的的矮个子点点头,他知道杨仙茅说的不是假话,至少对他来说,杨仙茅是手下留情的,因为刚才那一掌劈中他的右肩,如果杨仙茅那掌是劈中他的脖子,他的脖颈此刻已经断了。

    而身后的女子也是一阵后怕,杨仙茅能够用细如牛毛的梅花针刺入她的环跳穴,要想射瞎她的两眼,也并不是什么难事,显然是手下留情,所以那女子也是脸色铁青,愣在了当场。

    他们想不到杨仙茅将他们重伤制住,却放他们走,甚至不问是谁来谁派他们来暗杀自己,不由得心中感激。

    那矮个子忍住右臂剧痛,也不去捡那柄单刀,点点头低声说道:“阁下武功高强,武德高尚,我们十分惭愧,谢过少侠不杀之恩,我们欠你一个人情。不过我们绝对不是来杀你的唯一的人,所以你要留心。”

    说罢,那矮个子汉子弯腰捡起自己的单刀,忍着痛扭头往回走,身材魁梧的大汉,右腿骨裂痛得额头冒汗,但是他却讶异的对杨仙茅说:“我这一棍居然打不死你,你的铁头功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佩服佩服,青山不改,后会有期,希望下次再见我们能成朋友。”说罢拖着熟铜棍跟着走了。

    身后那女子已经将环跳穴的梅花针拔了出来,杨仙茅在其上并没有加注内力,所以没有封住她的穴道,只是让她当时感觉一麻,摔倒在地而已,所以她双腿还是能够行走。她将梅花针捻在手中,挣扎着站起来,捡起地上的自己的长剑,蹒跚地走到了杨仙茅身边,将两枚梅花针还给他,说道:“阁下神功盖世,多谢不杀之恩。后会有期。”

    她说着往前走了两步,又站住,回身过来,看见月光下杨仙茅的鲜血一直在不停缓缓往下流淌,腰间的伤的鲜血已经染红了半个身子的衣服,不仅赞叹道:“你当真不怕死?”

    杨仙茅没有说话。

    那女子歉意地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们是马掌柜重金请来的杀手,他不只请了我们,还有其他的人。——马掌柜怀疑你杀了他儿子,还杀了夷人匪首乞弟的十五个手下。所以他已经把这件事报告了乞弟。听说乞弟要亲自来找你了结此事。”

    杨仙茅点了点头,说了一声:“谢谢,请转告马掌柜,让他准备好足够的棺材。”

    那女子身子一震,这之前如果杨仙茅这么说,她会觉得杨仙茅在虚张声势,可是现在她觉得杨仙茅说的是实话,即便真要跟杨仙茅死磕,只怕付出的代价也是十分惨重的。

    她点了点头,脱下手腕的一个玉镯子,递给杨仙茅:“多谢你手下留情,这手镯值些钱,送给你,算是谢礼。”

    没等杨仙茅拒绝,她已经将手镯塞到了杨仙茅手里,转身蹒跚着追那两人而去。

    杨仙茅想了想,到底将手镯放在怀里,他想看看这不是钱的手镯,不知道是否触犯五弊三缺,能否保留下来。

    他琢磨那女子的话,心头很是震动,他原以为这三个人只是马掌柜派来的杀手,没想到反叛首领乞弟要亲自来找自己。与马掌柜这样的码头帮派为敌或许还好一点,但如果跟一支反叛的夷人军队为敌,那就非常麻烦了,好在自己可以化明为暗,让对方难以找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