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桃花开始翩然 > 194岁月是把杀猪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章含烟的母亲早就扔下她不管,她本身是跟奶奶一起长大的,亲人的离世、父亲的病重、未婚夫的忘恩负义使她的生活雪上加霜。

    孟一然想起刘翰辰那副德行,他觉得章含烟真的是眼瞎了,刘翰辰车祸的时候,是章含烟去照顾他的。

    在她落难之时都没有帮她反倒落尽下石的男人真的不配称为一个男人。

    有道是清官难断家务事,孟一然也没有敢多追问,以免招惹是非,他查房之后就回到医生办公室安静的等着李桃过来,随手翻了翻新的学术期刊。

    孟一然瞪着眼看着手表,又站起来从窗户里眺望,感到这闲暇时间也像忙起来一样焦灼啊。

    8点过10分的时候,李桃终于来了,手上还捏着一个手电筒。

    她气喘吁吁的赶来还双手合十的请孟一然那原谅她迟到了10分钟。

    原来是她发现家门口楼道里的灯坏了,于是买了一个灯泡想换一下,又发现家里没有梯子,于是敲借了楼下人家门借了一个梯子去换灯泡,这才晚了一点。

    孟一然擦了擦李桃脸上的灰说到:“你怎么不等我回家,这种事怎么还要你去做!”

    李桃娇憨憨的笑了一下:“我问了一下楼下的大叔,他说报修两个星期了小区物业都不来,楼上还有一个老爷爷,晚上会接孩子放学,我就想还是等那物业公司自己换了算了,方便自己也方便他人嘛!”

    孟一然拧开了李桃带的保温饭桶还有两个乐扣乐扣的保温饭盒,鲜嫩欲滴的糖醋排骨整整齐齐的码在饭盒里面,简直就是艺术品。

    孟一然不由自主的感叹到:“哇塞好香啊!!”

    保温饭桶里放着盈盈一盏乌鸡汤,正好够两个人喝的,同时还放了两根西洋参,汤色如茶,香气扑鼻,简直不能更治愈。

    主治大夫接了个电话回来远远闻到医生值班室的饭香味,他转身就躲出去了。

    他可没有真的想打扰两个年轻人谈恋爱的嗜好,于是趁着住院部外风清气爽到楼下看看还有哪些患者在散步,顺便提醒一下9点钟快到了,要锁门了。

    孟一然刚开始动筷的时候想起章含烟,他迟疑了一下告诉李桃:“额……这两根香蕉是她刚才给我的。”

    李桃有点坐不住了:“这么说现在只有她一个人照顾她父亲?奶奶也去世了……她好可怜啊!那她吃饭了没啊?”

    孟一然摇头:“……不知道,她父亲是吃过了……”

    当然她父亲吃的是病号饭,她吃没吃孟一然也不会问啊,鉴于以前那么奇怪的同学关系,孟一然的关心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他就更不会问了。

    李桃是个古道热肠的类型,她撇下孟一然先去809病房探头望了一下章含烟,李桃去了5分多钟没回来,弄的孟一然还有点醋溜溜的。

    孟一然吃了半碗饭下去的时候,见到李桃牵着章含烟走了进来:“一然,你这还有方便筷子么?”

    李桃跟章含烟寒暄了一下之后便问她吃饭了没有,她支支吾吾的样子,就知道她是真的没吃饭。

    章含烟形容消瘦的很,她跟李桃轻轻拥抱了一下,李桃发现她全身都是一把骨头,一丁点肉都没有。

    虽说是骨感美少女,可是这样瘦的一把柴火一般就已经是不健康了。

    章含烟本身就很白,因为贫血,嘴唇都没有什么血色,就显的更白了。

    李桃把她叫进了医生休息室:“我晚上做了很多排骨,还有乌鸡汤,你跟我们一起吃点吧!”

    章含烟使劲摆手:“这怎么好意思……!!”

    李桃从背后推了一下章含烟:“快来吧,不然晚点你回到宾馆去又得叫外卖。”

    李桃是通过刘翰辰了解到章含烟不会做饭,然而她还不敢直接告诉对方自己怎么知道她只能吃外卖的,这缘分也太诡异了。

    孟一然没想到李桃真的把章含烟拉了过来,眉毛一挑,心下只能忍着了,他只得再给章含烟再找一副筷子。

    要知道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吃李桃做的饭,现在要跟章含烟分,他还有点舍不得。

    李桃确实带了很多的饭来,章含烟也实在是饿了,没再推辞,坐下来跟他二人一起吃。

    章含烟喝了一大口的乌鸡汤,一股暖流下肚,她一口气提上来似的,喉咙间翻滚着的哽咽的情绪,终于抑制不住了,她抱着李桃大哭起来。

    李桃给孟一然做了一个:“我该怎么办?”的表情。

    孟一然无语的摇摇头:“我不知道!”

    孟一然趁此机会先把他的那份汤倒出来,以免的待会章含烟喝光了怎么办,李桃可真是大方,洗了一个一次性的杯子把乌鸡肉都挑出来给章含烟了。

    章含烟压抑的情绪太久了,又因为李桃这样不计前嫌的对她,她现在对过去的种种感到后悔。

    从少年宫时代就认识的人,分明一直两看相厌的情绪,现在却还惦记她的好,叫她一起吃饭,这就很难得了。

    李桃拍了拍章含烟的后背安慰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别哭了,吃饭该不消化了。”

    章含烟止住了哭泣,平复一下情绪细细的吃起饭来。

    李鑫灏请了两个小时的假终于赶上晚班,一进屋闻到医生办公室套间休息室里传来的饭香探进头来,看见了梨花带雨的章含烟心口莫名奇妙的一滞。

    校花就是校花,形容如此憔悴颜值也是扛打,乌青的黑眼圈反倒衬托的她皮肤白的如同聂小倩。

    是了,孟一然怼章含烟的哭泣带着强劲的免疫力,李鑫灏可不行,或者说一般的雄性动物都不行。

    李鑫灏瞬间递给孟一然一个眼色,疑惑的表情意思是你这还带开后宫的?

    孟一然坦然介绍一下:“50床患者家属,我的初中、高中同学,外国语学院毕业的,你还想知道什么自己问。。。”

    李鑫灏干脆搬了一张凳子坐到了章含烟旁边:“美女,你自己一个人啊?!”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章含烟现在真的是孤苦伶仃无人可依,她听了这话,心情更糟了,这真是一个不好的开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