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惹爱成瘾 >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转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总之就是很奇怪,而且他对你特别好,都说无事献殷勤,我总觉得他对你这么好,是有所图谋的。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陈晨有些戒备的说道。

    陈墨敲了一下他的头教训道,“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莫爷爷是真的关心我们。”

    “好吧,可能是我多想了吧,不过你下次能不打我的头吗?”陈晨揉着被敲的地方抗议。

    萧云芳听到了两人的对话,眼神又黯淡了一些。

    等陈墨出去打热水的时候,她才问陈晨,“你刚刚说,那个莫老对你姐特别好,是有多好?”

    “妈,你是不知道,那个莫老对姐姐真的是太好了……”

    陈晨正憋在心里觉得难受了,这会儿巴拉巴拉的说个不停,把所有莫老说过的话都说了一次,还模仿得像模像样的。

    最后还好奇的问道,“妈,你不觉得那个莫老很奇怪吗?他为什么要对姐姐这么好啊?什么啊?”

    萧云芳不知带该怎么回答陈晨的疑问,只是心里多了很多苦涩罢了。

    为什么会对陈墨这么好?

    因为陈墨是莫家的孩子啊……

    她疲惫的闭上眼睛,有些心累得不知该怎么跟陈墨说这件事情了。

    晚上的时候,还是陈墨留在这里照顾萧云芳,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萧云芳一直想找机会跟陈墨说这件事情,可几次都没法开口,只能试探的问道,“墨墨,你说……如果你是景染,有一天你的亲人找到了你,你会不会跟他们相认吗?”

    正在倒水的陈墨听到这个问题,心里一紧,手中的杯子便掉落在地,发出刺耳的声音。

    萧云芳紧张的问道,“怎么了?没烫到吧?”

    “没事没事。”陈墨赶紧摇头,急忙去收拾碎片。

    “你别伤到手了,小心些。”萧云芳不放心的叮嘱。

    陈墨快速的收拾好,又重新的倒了水,递给萧云芳的时候才问道,“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就是……想到了,就问了。”萧云芳有所隐瞒的道。

    “你说的相认,是指什么相认?”

    “就是……跟她的亲人走,离开原来的家吧。”

    陈墨摇头,眼神坚定的看着萧云芳,“不会。”

    “嗯?”萧云芳不解的看向她。

    陈墨再一次肯定的答道,“不会跟他们走,因为我始终觉得,养育之恩大于生育之恩,而且,亲生父母当初为什么要抛弃自己的孩子呢?既然都抛弃了,又来找回去是几个意思?他们不知道这样会打扰到别人现有的幸福吗?硬要把她现在的生活搅得一团乱才好吗?”

    说到最后,陈墨的情绪已经明显的激动了,眼眶也有些泛红。

    萧云芳紧张得不敢喘一口气,“可是……可是毕竟亲人啊?”

    “当初抛弃的时候,为什么就没有想到是亲人?”她赌气的说道。

    萧云芳蹙起了眉头,总觉得陈墨这样说话有点偏执,想到了莫老,想到了莫成宇,最后她还是叹气的劝道,“其实当年的事情未必是我们以为的那样啊?万一她不是被亲生父母抛弃的呢?比如是被人贩子拐卖的呢?被仇家故意抱走的呢?”

    萧云芳做着各种推测。

    而且之前在车上的时候,她不是还很支持景染去找亲人的吗?

    怎么态度突然就变了?

    “不管是什么样的可能,都跟我没关系,又不是我。”陈墨有些语气不爽的说道。

    她都这么说了,萧云芳也不好再说什么。

    但心里却有了忧虑。

    陈墨的态度都这么明显了,她还怎么接受自己的身世啊?

    之后几次欲言又止,都是还没提到,就被陈墨给打断了。

    她摆明不想跟萧云芳继续这个话题了。

    夜声人静,陈墨坐在医院的过道里,一个人在想着事情。

    萧云芳吃了药之后睡下了,手术就在明天,医生还是莫老找人帮忙安排的骨科权威,陈墨没那么担心了。

    而此刻心里的不安,完全是因为刚刚萧云芳的那番话。

    自从知道自己有可能不是萧云芳的女儿之后,陈墨一直有些紧张和担心。

    担心她会不要自己,让自己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

    所以才在白天她那么问自己的时候,会态度那么强烈。

    陈墨知道,那是她在试探自己。

    她想,自己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吧?她不会再让自己离开了吧?

    可是心里还是有些担心,怎么都没办法平静下来。

    活了二十多岁,才知道一直疼爱自己的母亲,并非亲生母亲。

    这个转变,让她怎么接受呢?

    一个人接受了现在的生活,突然换一个生活环境的话,会觉得害怕,没有安全感,甚至孤独。

    陈墨又想到了景染。

    当初她被莫成宇收养到家里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彷徨过?

    这一夜,她注定是没休息好。

    因为萧云芳是第二天一早的手术,所有人都来了。

    莫老,莫成宇,景染,陈晨,还有表舅。

    表舅是萧云芳的表弟,也就是之前萧云芳说要投靠的表弟。

    之前手机无法联系上,可没少让这个表舅担心过。

    后来借用了景染的手机,才联系上了。

    十点整,萧云芳被送入了手术室,陈墨还是担心起来。

    莫老一直跟她保证说这个医生的医术很好,让她别紧张,可她还是觉得不安,可能是因为心有所牵挂吧。

    为了让她宽心,景染主动提及下楼去走走。

    手术很漫长,在这里等着只会神经紧绷。

    陈晨也劝她,“姐,我会在这里等着的,你跟小染接下楼去走走吧,这几天你都没休息好。”

    “嗯,那我下去走走。”陈墨的确需要出去深呼吸一下。

    到了楼下,天空已经开始飘起了零星的小雪。

    这里的季节偏冷,雪也比江城要下得早。

    陈晨缩了一下脖子,出来的时候没围围巾,这会儿感觉有点冷了。

    景染将自己的围巾解下来递给她,陈晨刚要推拒,景染就把自己的羽绒服帽子带了起来,对她笑道,“我这样就不冷了。”

    “好吧。”她也没客气,接受了景染的好意。

    两人就在这零星的小雪中漫步前行,陈墨因为心中有事,所以没怎么说话。

    到是景染一直在安慰她,让她放宽心。

    陈墨忧心忡忡的问了她一个问题,“小染,你说,如果你找到了你的亲人,你会跟她们相认吗?”

    “当然会啊。”景染迅速答道。

    她猜想应该是萧云芳试探过陈墨,所以才会让陈墨问出这样的问题。

    “为什么你回答得这么肯定?难道你就没想过,你现在的生活很好,很平静,不想再去进入新的生活,认识根本就是陌生人的家人吗?”陈墨就是困扰在这个点上。

    “这么说吧,作为孤儿的我,曾经希望我的身边,都是我的亲人,很多时候,看到别的同学都有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什么的,我就特别的羡慕,小的时候不管是学校的亲子活动,还是其他的家长需要参与的活动,我那边永远都是缺席,叔叔那时候很忙,而且我也不想让叔叔去,那样会让人知道我是一个没有爸妈的孩子,所以……我希望我身边围绕的人,都是我的亲人。”

    陈墨心里有些难受。

    到不是因为自己的问题,而是听到了景染这么说之后,想到了自己知道她的身世,却不能说而觉得难受。

    她有些歉意的看着她,“真希望……你能找到你的亲人。”

    “我也希望,只是这一生,看上去是希望渺茫了,孤儿院那边没有一点线索。”景染不禁失落起来。

    陈墨安慰她,“我觉得……一定会有找到的那一天。”

    “墨墨,我跟你说,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都会改变,但是亲情是不会变的,而且爱情久了,也会变成另外一种亲情,所以你要相信,能跟亲人相认,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不要那么害怕,而且你知道吗?很多丢失了孩子的家庭,有多渴望能找到自己的孩子,甚至很多家庭不惜倾家荡产,也要找到孩子,因为对他们来说,孩子就是他们的命,是他们生命的延续啊。“景染拉着陈墨的手,很认真的说着了这些交心的话。

    陈墨颇有感动。

    “再说了,爷爷跟叔叔也不是那样的人,他们肯定会对你好的。”景染感叹了一句。

    陈墨拧起眉头看着她,仿佛不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

    景染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赶紧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回去看看吧。”

    “额墨也没细想,跟着景染回到了手术室。

    路上景染都还在观察,看陈墨是不是明白了什么,可她却只在担心萧云芳,其他并无什么表情,她也觉得奇怪了。

    陈墨既然那么问自己了,肯定是知道了一点吧?

    什么自己都那么说了,她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萧云芳的手术的确很顺利,比预期还要早出来半个小时,现在等她麻药褪去苏醒过来之后,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陈墨踏实了不少,对莫老更是感激了,“莫爷爷,谢谢你帮我这么多,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跟我那么客气做什么?我帮你是应该的。”莫老摇着头说道。

    莫成宇咳了一下,提醒莫老,“父亲,你都呆了这么久了,应该回去了。”

    莫老虽然不想走,但是想到自己答应了莫成宇,便起身跟陈墨告别,“你啊,别太累着自己,该休息的时候就休息一下,人的身体又不是铁,还是需要休息才有精神的。”

    墨乖巧的点头。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