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我家师父总撩我 > 017长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长远

    金和银两只眼睛发光,许木心不禁心一哆嗦,金和银便对许木心道:“不用喽!”浪费食物可耻!

    金和银立刻蹲下,两只手捡起跑出纸袋子的小笼包,别说还有点发烫,金和银癫癫的用手擦了擦,放了回去。

    许木心看金和银这个样子,只是以为她零用钱被臧笙歌收着,以为是贫穷限制了小银子的想象力,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把自己的零用钱全部给了金和银。

    金和银直愣了,难道是平时老打劫木木,把他给劫出惯性了,这败家的习惯可不好,金和银踮了踮木木给自己的钱,反问道:“这那来的?”

    “这你就别管了,去花吧!”许木心一脸正气,眼睛里神采奕奕。

    许木心还没聚焦,钱袋子就砸在自己的眼珠子上,眼冒金星的许木心,慌慌张张的接住了钱袋子,错愕的看着金和银。

    金和银拿着纸袋子也看着许木心悠哉道:“不需要!”

    许木心一只手拿着钱袋子,另一只手揉了揉眼睛:“小银子以前花我钱也没有那么见外,这是怎么了?”

    金和银看许木心一脸迷糊的样子,露出姨母笑:“浪子回头呗,觉得挺对不起木木的,从小到大一直欺负木木来着,可是木木一直都让着我,我怎么可以一直花木木的钱呢!”

    许木心悬着的心放下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从金和银手里夺走了小笼包,义正言辞道:“浪费粮食可耻,小银子把它给我吧,回去喂我的阿猫阿狗。”反正不给小银子就对了。

    许木心想着想着,金和银就气不打一出的笑,后来笑够了的金和银拍了拍许木心的肩膀,憋着想要笑下去的欲望:“不用,不用。”反正也不是给人吃的,金和银想着许木心刚刚说的话,觉得自己也太坏了,竟想着给臧笙歌吃这些小笼包!

    许木心一副明白的样子,点了点头:“那要不要我在给小银子买一屉小笼包,毕竟你都饿瘦了!”许木心乖乖的把那袋小笼包还给金和银,不忘嘱咐道:“其实这个喂蝌蚪也行,都掉地上了!”

    金和银听许木心说那句自己都饿瘦了,心里犹豫一会儿,总觉得有些别扭,木木是不是用错了,其实应该是饿胖了,缓过神后金和银拍了拍自己的脑门,都怪臧笙歌不按套路出牌,把自己都带偏了,那有饿还饿胖了的,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那袋小笼包:“可惜的是今天的小笼包都卖没了,我这是最后一屉,木木!”所以更加不能浪费,还是带回去给臧笙歌吃吧!

    许木心有些气自己把小银子好不容易排队买的小笼包弄地上了,便对金和银道:“那小银子现在要做什么?”

    金和银叹了叹气:“回宫呗,我是使了一些咱俩以前偷溜出你家的那些招才出来的,原本就是为了出来找木木玩的,现在也见到木木了,自然是要回去了!”只是答应臧笙歌的小笼包金和银已经擦的很干净了,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许木心道:“那就再见!”

    ——

    金和银拿着小笼包回去的时候,没想到爹来了,听下人们说的时候,还以为是北帝来找自己所以跑到特别快,金和银害怕臧笙歌顶不住毕竟自己是偷偷溜出宫的。

    到宫门外才知道自己搞错了,原来是爹来了,不是父亲来了。金和银很先入为主的,虽然金老不是她的生身父母,但是金老对她的养育之恩,金和银不敢忘,金和银原本想抱一抱金老,可是看到北帝在,就收敛了些。

    平静的叫了声:“爹!”爹和父亲终归是不一样的,爹显得有点亲密,而父亲就疏远了。

    金和银看了眼旁边的北帝,觉得有点于情于理他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便走到北帝面前叫了句:“父亲!”金和银看了眼站在金老旁边的臧笙歌,他好像很支持自己这么做,收回视线。

    就看见爹顿了顿,抽出那条老腿,要给自己行礼,还没开口,北帝便说话了:“金兄,祁儿都是你一手带大的,朕也没尽什么责任,就不用给这孩子行礼了!”

    金和银看着爹也默默的点了点头,走到了臧笙歌身边,拉着他的手,随便的坐在了一旁的两个空位上。

    臧笙歌一得机会便凑近金和银,小声道:“让你去买个小笼包怎么长时间?”

    金和银看了看旁边:“还要排队当然慢了,就知道损我,我哪知道爹会这么快就来问罪,肯定是听到咱俩把床给造塌了的谣言呗!”

    臧笙歌在一边偷笑:“不一定,金老不会是那种乱想的人!”

    金和银觉得有几分道理,顿了顿:“到时候你可得帮衬着我点,爹训起人,估计连他自己都害怕!”

    另一边北帝对金老说:“既然金兄来找祁儿,那朕还有些事情要办,你就好好和孩子叙叙旧!”

    金和银看着北帝那健朗的背影:“父亲大人您慢走!”

    北帝心想,这孩子真是没大没小,要是盛窈这么和自己说话还不得去罚抄《女则》?笑了笑,淡淡的往正宫去了。

    气氛突然安静了……

    臧笙歌握了握金和银的手对金老道:“小银子的事,金老放心,都挺好的,至于谣言床塌了的事情,是我体重的问题!”

    金和银在一旁忍不住笑出了声,补刀道:“是啊!”

    金老原本是要说话的,可是这问题还没开口,臧笙歌就全盘托出了,自己也不好在问什么了,点了点头:“我说的不是这件事,我想问的是笙歌你的腰没问题吧,我可还指望着你们给我抱外孙呢。”

    金老又转头对金和银道:“你姐姐在过几天就要生了,本来是喜事的,我这宫外又听说笙歌腰摔着了,不行把原来你俩那床搬进宫里,这床的事情我也听说了。”

    金和银捂了捂脸,一直以为爹会问床塌了的事情,却没想到爹的关注点是臧笙歌的腰还有孩子的问题,便笑嘻嘻道:“爹想的真长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