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库 > 万古神尊 > 第23章 盗墓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库] https://www.biqik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自古以来,鬼神之流是否真正存在,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鬼神之力却是真正存在的,这乱葬岗阴冥之力交织,使得天地灵气变得浑浊不堪,刚到这里苏辰就感觉灵力运转滞涩,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

    不过他没有离开,继续前行几步就看到了那个小院子。

    意外的是,院子前站着几个一脸嚣张的人。

    陈家的那些打手!

    “妈的,死骗子给老子滚出来,上次在拍卖行算你幸运,这次别想跑!”

    为首的打手姿态张扬,见无人应答,他立马冷哼一声。

    身边几人立马会意,狞笑上前猛的一脚踹碎了房门。

    院子内摆放着一些瓶瓶罐罐,上面还带着尘土,那个贼眉鼠眼的男人正在院子中央一脸焦急的收拾东西,见到几人冲来脸上立马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你,你们怎么来了!”

    男人瞪大了绿豆眼,几个打手同时上前。

    乱葬岗小屋前杀机席卷,贼眉鼠眼的男人绿豆眼圆瞪,猥琐气质不改,陈家的打手则一脸的嚣张。

    “袁开,你以为你真的能逃得出我们的手掌心?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么交出地图,要么我们杀了你!”

    说话间,众人同时上前一步,那弥漫的杀机更加强盛!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说的地图到底是什么啊,你们放过我吧。”

    袁开在不断的后退,绿豆眼中闪烁着精光。

    远处,苏辰正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短暂的接触,他已经发现这贼眉鼠眼的男人绝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他倒是很想看看,这家伙怎么解决眼前的麻烦。

    院子中几个陈家的打手已经包围了袁开,这贼眉鼠眼的男人真的慌了。

    论实力,他根本不及眼前几人!

    而且回来的仓促,机关陷阱没来得及开启,现在的他,根本没有什么保命的手段!

    不断的后退,袁开感受着狰狞的杀机越发的慌张,但就在这时,他见到了苏辰。

    眼中立马闪过一抹猥琐的笑容,接着突然蹦了起来,不断的朝着苏辰的方向挥手。

    “苏辰少爷,您来救我了啊,快帮我把这群人赶走,我立马把地图交给你。”

    袁开的声音引动了诸位打手的目光,他们同时向着苏辰看了过去。

    此刻,苏辰一脸黑线。

    什么地图?

    袁开这么说,完全就是要把他拉下水啊!

    这个混蛋。

    “怪不得上次在拍卖行坏了我们的事,感情你们俩竟然是一伙的!”

    为首的打手脸色阴沉,余下众人也是满心的不爽。

    不过他们却并不担忧。

    一个刚刚可以修炼的废物而已!

    他们可是步入锻体境界多年!

    而且占据了人数上的优势!

    这小镇虽然是苏家的地盘,但现在苏辰的身边可没有任何守卫!

    就算他们灭掉了苏辰,苏家也绝不会因为一个废物而和陈家开战的。

    “苏辰,怪就怪在

    你太弱了!”为首的打手一脸嚣张,再度开口:“你们几个看着袁开,其余的人,随我冲!新仇旧恨,就在今天了结!”

    嗖!

    破空声惊响,众人立马向着苏辰冲了过去。

    苏辰的脸彻底阴沉了下来。

    这群人显然不是智障。

    袁开所说的他们也并没有全部相信,这些人,不过是想要借着这个借口对他动手而已!

    而这一切的根源,显然就是拍卖行之中的事情。

    陈家的跋扈贯穿全族,这已经是燕都城人尽皆知的事情了。

    不过,在偏离了家族势力范围的情况下竟然还敢这么嚣张?

    苏辰的眼中骤然间杀意闪烁,晶莹的四海神舟立马运转开来,灵力充斥四肢百骸,苏辰脸色冰冷立身于原地,并没有其他的动作。

    这让打手们的表情更加嚣张。

    苏辰,竟然被他们恐怖的气势震惊的连动作都忘记了。

    废物,果然是废物!

    就算做出了几件惊动小镇的事情,依旧是废物。

    “受死吧废物!”

    一人怒吼,拳头夹杂全身力量猛的向着苏辰冲击而来,势大力沉的攻击眼看着就要落在苏辰的身上。

    苏辰忽然动了。

    手臂前伸,速度快到惊人!

    空气中残影阵阵!

    嗖!

    巨大的力量已经引起破空声,在速度最快一人即将冲到他面前的时候,苏辰五指张开,铁钳一般的手掌狠狠的掐住了冲来一人的脖子。

    打手们的动作戛然而止!

    被扼住咽喉的打手脸色铁青,他已经感受到了那股力量。

    无可抵抗,沉重骇人!

    苏辰嘴角上扬,淡淡开口:“废物?”

    咔嚓!

    话音刚落,五指用力,脆响声中被扼住咽喉的打手脑袋立马无力的耷拉了下去。

    余下众人立马瞪大了眼睛。

    仅仅眨眼间,那打手竟然被杀了!

    如此的干净利落!

    面前的这个一袭白衣的年轻人,还是他们印象中的废物吗?

    苏辰单手背负身后,冷冷的将打手的尸体甩了出去,冰冷的目光落在了其余人的身上。

    “还来吗?”

    几人脸色一变,紧接着就是浓郁的愤怒,被一个曾经的废物以如此姿态命令,那种强烈的反差感让他们极度不爽。

    “上!”

    为首的打手一声怒喝,众人立马向着苏辰冲了过去。

    苏辰笑了。

    千钧之力爆发,空气中残影阵阵!

    下一刻,苏辰竟直接出现在了众人的身后!

    一拳轰出,杀机无限!

    轰!

    距离最近的一人根本来不及躲闪,千钧之力加身,他根本无法承受!

    噗!

    一口鲜血喷出,其中竟夹杂着破碎的内脏以及骨渣!

    紧接着,那人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一拳之威,已经如此恐怖!

    苏辰动作不止,片刻间脚下已经倒下数人!

    还活着的打手彻底慌了。

    苏辰却已经没有继续杀戮的意思了。

    这些虽然仅仅是下人,但杀的多了,难免

    会引起陈家的注意,以他现在的实力,可无法对抗一个家族的怒火。

    “滚,回去告诉你们的少爷,这小镇,我罩的!”

    苏辰一脸不屑,张狂的声音充斥天地四野。

    众人闻言纷纷色变,想到赶你刚刚苏辰的强势,二话不说连滚带爬的离开了乱葬岗。

    “垃圾。”

    不屑的收回目光,苏辰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了院子,但下一刻,他的脸就黑了下来。

    袁开这家伙,又跑了!

    “奶奶的!”

    苏辰咬牙切齿,却忽然想到了什么,手指晃动,黑色的古戒里立马冲出一道彩色的流光,紧接着就是鹦鹉的骂街声:“臭小子,你特么疯了,大白天还不让鸟睡觉了?”

    刚说完,鹦鹉就发现苏辰的笑容无比'亲切'。

    “你想干什么?”

    鹦鹉满脸警惕。

    “你是不是很擅长模仿?”

    鹦鹉一脸疑惑,苏辰接着说道:“狗知道不,去闻闻院子里的味道,然后帮我找一个人。”

    “妈的,老子咬死你!”

    ……

    杂乱的坟包之间,袁开一脸窃喜不断的前行。

    “狗屁的苏家大少爷,狗屁的陈家,也不过如此嘛,还不是被爵爷我耍的团团转?你们慢慢玩吧,爵爷我走了。”

    说着,袁开正要向前,却感受到了一股异样的气息。

    “爵爷?原来你是个盗墓贼啊。”

    正前方,一袭白衣正靠在枯树旁。

    正是苏辰!

    神州大地浩渺无边,有修士自然也有普通人,因此也衍生出许多行业。

    盗墓者正是其中之一。

    因为经常做一些挖坟掘墓的勾当,外人通常称盗墓者为掘爷,但那些盗墓贼觉得这个称呼不符合自身高贵的气质,便修改了其中一个字。

    爵爷这个称呼,也就流传了下来。

    此时,爵爷袁开满脸震惊。

    他完全没有想到多少惊世大墓都挡不住的他,竟然被苏辰拦住了。

    贼眉鼠眼的男人一脸的幽怨。

    “苏大少爷,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本来我应该请你喝点的,但是爵爷我真的有事,永别了!”

    说着,袁开猛的从包里掏出了一个铁球,猛的向着苏辰扔了过去。

    苏辰冷笑,轻而易举的躲开,但正要前冲的时候落在地上的铁球猛的炸开!

    四散了铁片带着惊人的力量,若非苏辰肉身强悍,这一击足以让他遍体鳞伤!

    趁着这个机会,袁开疯了一般向着远处跑去。

    “妈的,耍我!”

    苏辰咬牙,一个纵身猛的腾空而起,呼啸间已经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袁开瞪大了眼睛怒骂:“爷爷的,还特么没完没了了是吧,那就别怪爵爷不客气了!”

    他直接从包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小盒子。

    刹那间乱葬岗内涌动的阴冥之力变得躁动起来,同时,盒子上浮现一缕黑雾。

    苏辰人在空中脸色猛的一变。

    就是这种气息!

    “苏大少爷,事先说好我可不

    是恩将仇报!”

    说着,袁开直接将盒子扔向了苏辰!

    砰!

    停留在空中的盒子吸收了足够的阴冥之力后忽然爆开,内部藏着的黑雾直接暴露在空中。

    阴冷的气息席卷而来。

    “哼!”

    苏辰冷哼,四海神舟立马开始运转,他一声怒喝。

    “诛邪!”

    灵力在手中凝聚出一把散发着森然寒意的长剑,力劈之下前方蒸腾的黑雾立马发出了滋滋的响声!

    见到这一幕,袁开慌了。

    “竟然连这种力量都奈何不了你!”

    苏辰却是脸色一变。

    对于黑雾的来源,袁开显然比他更为清楚。

    绝对要从这家伙的口中套出有关这黑雾的线索!

    苏辰身体一纵,猛的下落,诛邪横举,抵在了袁开的脖子上。

    袁开立马满脸贱笑。

    “苏大少爷,把您的剑拿远点,刚刚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玩笑?”苏辰笑了,笑的很开心。

    “那我也跟你开个玩笑好了!”

    “嗷!”

    非人一般的惨叫声,立马在乱葬岗传来。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